評論(0

普里皮亞季河

標籤: 暫無標籤

第聶伯河右岸最大支流。源自烏克蘭西部沃倫州的科韋利附近沼澤區,北流經白俄羅斯南部,東南注入烏克蘭第聶伯河上的基輔水庫。長761公里。流域面積11.43萬平方公里。河口年平均流量448立方米/秒,年徑流量14.5立方公里。幹流經波列西耶沼澤地,無明顯河岸,春汛期(4—5月)常泛濫。結冰期12月中至次年3月末。有運河同涅曼河和布格河相通。大吉科維奇以下可通航591公里。盛產多種魚類。沿河主要城市有莫齊爾和切爾諾貝利等。

1外文名稱

俄語:Приять
  

2核爆炸

1986年4月26日凌晨1點23分,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四號機組發生猛烈爆炸,8 噸多強輻射物質傾泄而出,威力相當於500顆在廣島爆炸子彈,6萬多平方公里土地受到污染,320萬人遭到核輻射的侵害。不到十天,整個歐洲有兩億人,從體外曝露接觸到切爾諾貝利泄漏出來的輻射。 蘇聯動員了83萬4千人參加救災,這批人當中,已有5萬5千人因受輻射而喪生,7萬人成為殘疾。核電站附近的居民,至今仍舊受到輻射的危害。
烏克蘭北部的切爾諾貝利風景優美,周圍松樹和白樺樹林茂密,森林內布滿河流和各種珍禽異獸,而且人口眾多。前蘇聯1973年開始在這裡修建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於1977年正式激活。

3隔離區

然而,自1986年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發生后,離核電站30公里以內的地區被闢為隔離區,很多人稱這一區域為「死亡區」,20年了,這裡仍被嚴格限制進入。隔離區外有一個檢查站,持有自動武器的軍人在這裡值勤,欲進入隔離區的人必須具備合法手續和有效證件,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則絕對禁止進入。所有從隔離區出來的人,還必須在專門儀器上接受檢查,如果身體遭受輻射超標,必須採取相關措施。
往前看去,路的兩旁樹木瘋長得很高很茂盛。穿過白樺樹、白楊樹和松樹構成的樹林,可以看到一棟棟單門獨戶的樓房,所有的窗戶都沒有玻璃、牆上密布鬱鬱蔥蔥的爬山虎。一路下去,這個曾經被人類佔據的地方,又變成了野生自然的天地。
2006年4月13日,在切爾諾貝利核電站30公里隔離區內,一名烏克蘭男子行走在荒蕪的小路上
到了夜晚,所有的房屋都黑漆漆的,夜風吹過無窗無門空洞洞的房屋,發出嗚嗚的哀號,街道上多年沒有出現過人影,只是偶爾會有野狼或者野狗嗖地穿過。
這裡早已成為一座「死亡之城」,只有每晚仍會忠實站崗的街燈帶來一點溫暖,昏黃的燈光靜謐的街道,訴說著幽幽的故事。

4現狀

切爾諾貝利的輻射牌
庫帕奇是其中必經的一個村子。但這個村子卻沒有房屋,遠遠看去,只有一些超出地面少許的土墩,就像一個規模龐大的墓地。但這不是人類的墓地,而是房屋的墳場。嚮導解釋說,因為輻射太強的緣故,當地的房子都被埋了起來。
紅蘋果落滿樹下無人拾
普里皮亞季,曾是大多數核發電廠工人的聚居地,如今卻一片荒蕪。那裡的輻射量非常高,要到達普利佩雅特,要經過三個檢查站。在普里皮亞季的中心廣場,白楊樹瘋長,柏油路面開裂,公寓、酒店、辦公室全都空無人跡。記者去過無數被戰爭毀滅的村莊,但還未曾見過這樣被生命拋棄的城市。
廢棄的切爾諾貝利火車站
在切爾諾貝利附近,隨處可見紅艷艷的野生蘋果,普里皮亞季的中心也一樣,樹下的落果給這裡鋪上了一條深紅的地毯。核輻射,就像白雪公主那個可惡的后媽,給這裡所有的蘋果都下了毒。如果誰把這裡的蘋果咬上一口,就會比白雪公主睡得更久,可能3萬年也醒不過來。
沒有風,突然間,一扇金屬門卻被吹開了。普里皮亞季,是一座幽靈之城。
被徹底遺棄的普里皮亞季
人們在城鎮的中央集合,各家只能攜帶簡單的行李和寵物,然後由政府派出的車隊把他們送往安全的地方。被疏散的人群都被統一安排在政府提供的帳篷里居住,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周圍半徑30公里的整個地區都被劃為隔離區,士兵們在各家門上加了鎖還貼上封條,人們以為很快就可以回到這世世代代居住的故鄉,豈料,這一走就是20年,甚至是永遠。
如今這裡已是一座無人居住的「死亡之城」。經歷20年的風風雨雨,大部分樓房已經破敗不堪,許多院落雜草叢生。隨行記者拿出測量儀一量,連車內的輻射強度都達到了每小時154毫倫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