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智曦(556—627) 唐僧。穎川(河南許昌)陳氏。年十二,投智者出家。居天台佛隴。習禪四十九年,精苦自勵,背不著床。見《佛祖統紀》九、《六學僧傳》四、《神僧傳》五、《高僧摘要》二、《唐高僧傳》二三。

1 智晞 -基本信息

  即釋智晞,出自《高僧摘要》中《續高僧傳·卷十九》
  姓陳。穎川人。童稚不群。幼怌物外。見老病死。達世浮危。深加厭離。訪尋勝境。伏聞智者。抗志台山。丹誠馳仰。年登二十。始獲奉值。律儀具足。稟受禪訣。樂三昧者咸共歸仰。宴坐之暇。時復指撝。創造伽藍殿堂房舍。悉皆嚴整。惟經台未構。始欲就工。有香爐峰。山岩峻險。林木秀異。然彼神祇。巨有靈驗。自古巳來無敢視其峰崖。登踐而採伐者。時眾議曰。今既營台。供養法寶。惟尚精華。豈可率爾而已。其香爐峰檉柏。木中精勝。可共取之。以充供養。論詳既訖。往咨於晞。良久答雲。山神獲惜。不可造次。爾夜夢人送疏雲。香爐峰檉柏樹。盡皆舍給經台。既感冥示。即便撝略。分部人工。入山採伐。侍者咨曰。昨日不許。今那取之。答曰昨由他。今由我。但取無苦。從旨往取。檉柏之樹。唯險而生。並皆取得。一無留難。先師智者陳曰。勸化百姓。從天台渚次。訖於海際。所有江溪。並舍為放生之池。永斷采捕。隋國既亡。後生百姓。競立梁[竺-二+(一/屍/邑)]。滿於江溪。夭傷水族。乃共頂禪師。往先師龕房。燒香咒願。當有漁人。見僧在[竺-二+(一/屍/邑)]上立。意謂墮水。將船往救。僅到便無。因爾梁[竺-二+(一/屍/邑)]皆不得魚。仍停采捕。時有僧法雲。欲往香爐峰頭陀。晞諫曰。彼山神剛強。卿道力微弱。向彼必不得安。慎勿往也。雲不納旨。遂往到山。不盈二宿。神即現形。驅雲令還。自陳其事。方憶前旨。深生敬仰。有弟子道亘。在房誦經。自往喚雲。今晚當有僧來。言竟仍向門下。即見一僧。純著衲衣。執錫持缽。形神爽陵自異常人。從外而來。相去三十餘步。才入路東隱而不見。俄頃之間。即聞東山有銅鐘聲。大音震谷便雲。噫喚吾也。未終數日。語弟子云。吾命無幾。可□香湯洗浴適竟。山中鳥獸。異色殊形。常所不見者。並皆來集房側。履地騰空。悲鳴喚呼。經口方散。十二月十七日夜。跏趺端坐。仍執如意說法。辭理深邃。既竟。告弟子曰。吾將汝等造次相值。今當永別。會遇靡期言已寂然無聲。良久諸弟子哭泣。便開眼誡曰。人生有死。物始必終。世相如是。寧足可悲。今去。勿爾鬧亂於吾也。又雲吾習禪以來。至於今日。四十九年。背不著床。吾不負信施。不負香火。汝等可自勤策行道。力不負人。弟子因咨當生何所。答雲如吾見夢。報在兜率。宮殿青色。居天西北。見智者大師。左右有諸天人。皆坐寶座。惟一座獨空。吾問所以。答雲灌頂。卻后六年。當來升此說法。春秋七十有二。以貞觀元年。十二月十八日午時。結跏安坐。如入禪定。時虛空中。有弦管聲。合眾皆聞。良久乃息。春秋七十有二。所窆龕墳。在光師智者龕前二百餘步。

2 智晞 -漢語譯文

  續高僧傳·卷十九
  釋智晞。俗姓陳氏。穎川人。先世因宦流寓家於閩越。
  晞童稚不群幼懷物外。見老病死達世浮危。自省昏沈愍諸淪溺。深加厭離如為怨逐。誓出塵勞訪尋勝境。伏聞智者抗志台山安禪佛隴誓訓迷途為世津導。丹誠馳仰遠泛滄波。年登二十始獲從願。一得奉值即定師資。律儀具足稟受禪決。加修寂定如救頭然。心馬稍調散動辭慮。受命遺旨常居佛隴修禪道場。樂三昧者咸共師仰。
  宴坐之暇。時復指撝創造伽藍。殿堂房舍悉皆嚴整。惟經台未構。始欲就工。有香鑪峰山嚴峻嶮林木秀異。然彼神祇巨有靈驗。自古已來無敢視其峰崖。況有登踐而採伐者。時眾議曰。今既營經台供養法寶。惟尚精華豈可率爾而已。其香鑪峰檉柏。木中精勝。可共取之以充供養。論詳既訖。往諮於晞。具陳上事。良久答雲。山神護惜不可造次。無敢重言。各還所在。爾夜夢人送疏雲。香鑪峰檉柏樹。盡皆舍給經台。既感冥示。即便撝略。營辦食具分部人工入山採伐。
  侍者諮曰。昨日不許。今那取之。
  答曰。昨由他今由我。但取無苦必不相誤。從旨往取。檉柏之樹惟嶮而生。並皆取得一無留難。
  先師智者陳曰。勤化百姓從天台渚次。訖於海際。所有江溪。並舍為放生之池。永斷采捕。隋世亦爾。事並經敕。隋國既亡。後生百姓為惡者多。競立梁滬滿於江溪。夭傷水族告訴無所。乃共頂禮禪師往先師龕房。燒香咒願。當有魚人。見僧在滬上立。意謂墮水。將船往救。僅到便無。因爾梁滬皆不得魚。互相報示改惡從善。仍停采捕。
  時有僧法雲。欲往香鑪峰頭陀。
  晞諫曰。彼山神剛強。卿道力微弱。向彼必不得安。慎勿往也。雲不納旨。遂往到山。不盈二宿。神即現形驅雲令還。自陳其事。方憶前旨深生敬仰。
  有弟子道亘。在房誦經。自往喚雲。今晚當有僧來。言竟仍向門下。即見一僧純著納衣執錫持缽。形神爽俊有異常人。從外而來。相去二十餘步。纔入路東隱而不現。俄頃之間即聞東山有銅鍾聲。大震山谷。便雲意喚吾也。未終數日。
  語弟子云。吾命無幾可作香湯。洗浴適竟。山中鳥狩異色殊形常所不見者。並皆來集房側。履地騰空悲鳴喚呼。經日方散。十二月十七日夜。跏趺端坐。仍執如意說法。辭理深邃。既竟告弟子曰。將汝等造次相值。今當永別。會遇靡期。言已寂然無聲良久。諸弟子哭泣。
  便更開眼誡曰。人生有死物調始必終。世相如是。寧足可悲。今去勿爾鬧亂於吾也。
  又雲。吾習禪已來至於今日四十九年。背不著床吾不負信施不負香火。汝等欲得將吾相見。可自懃策行道力不負人。弟子因諮啟。未審和上當生何所。
  答雲。如吾見夢。報在兜率。宮殿青色居天西北。見智者大師。左右有諸天人皆坐寶座。唯一座獨空。吾問所以。答雲。灌頂卻后六年當來升此說法。
  十八日朝語諸弟子。汝等並早須齋。吾命須臾。爾日村人登山參疾。食竟辭還。又曰。既苦遠來。更停少時。待貧道前去。其人不解。苦辭不住。當爾之時皎日麗天全無雲翳。謂參人曰。既已不住可疾去雨尋落。去者少時驟雨如瀉。春秋七十有二。以貞觀元年十二月十八日午時。結跏安坐端直儼然氣息綿微如入禪定。因而不返。時虛空中有弦管聲。合眾皆聞。良久乃息。經停數日方入石龕顏色敷悅手足柔軟不異生平。所窆龕墳在先師智者龕前二百餘步。
上一篇[硫化藍]    下一篇 [工業硫化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