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智能是曹雪芹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水月庵小尼姑。她自幼在榮國府走動,常與寶玉、秦鍾玩笑,長大后,出落得十分妍媚。她看上了秦鍾送靈到鐵檻寺時,便乘機與她幽會。

1 智能 -智能(intelligence)

智能的定義

從感覺到記憶到思維這一過程,稱為「智慧」,智慧的結果就產生了行為和語言,將行為和語言的表達過程稱為「能力」,兩者合稱「智能」,將感覺、去記、回憶、思維、語言、行為的整個過程稱為智能過程,它是智力和能力的表現。它們分別又可以用「智商」和「能商」來描述其在個體中發揮智能的程度。「情商」可以調整智商和能商的正確發揮,或控制二者恰到好處地發揮它們的作用。

智能及智能的本質是古今中外許多哲學家、腦科學家一直在努力探索和研究的問題,但至今仍然沒有完全了解,以致智能的發生與物質的本質、宇宙的起源、生命的本質一起被列為自然界四大奧秘。

近年來,隨著腦科學、神經心理學等研究的進展,人們對人腦的結構和功能有了初步認識,但對整個神經系統的內部結構和作用機制,特別是腦的功能原理還沒有認識清楚,有待進一步的探索。因此,很難對智能給出確切的定義。

目前,根據對人腦已有的認識,結合智能的外在表現,從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側面、用不同的方法對智能進行研究,提出了幾種不同的觀點,其中影響較大的觀點有思維理論、知識閾值理論及進化理論等。

(1)思維理論。認為智能的核心是思維,人的一切智能都來自大腦的思維活動,人類的一切知識都是人類思維的產物,因而通過對思維規律與方法的研究可望揭示智能的本質。

(2)知識閾值理論。認為智能行為取決於知識的數量及其一般化的程度,一個系統之所以有智能是因為它具有可運用的知識。因此,知識閾值理論把智能定義為:智能就是在巨大的搜索空間中迅速找到一個滿意解的能力。這一理論在人工智慧的發展史中有著重要的影響,知識工程、專家系統等都是在這一理論的影響下發展起來的。

(3)進化理論。認為人的本質能力是在動態環境中的行走能力、對外界事物的感知能力、維持生命和繁衍生息的能力。核心是用控制取代表示,從而取消概念,模型及顯示錶示的知識,否定抽象對智能及智能模型的必要性,強調分層結構對智能進化的可能性與必要性。

綜上,可以認為智能是知識與智力的總和。其中知識是一切智能行為的基礎,而智力是獲取知識並運用知識求解問題的能力,是頭腦中思維活動的具體體現。

一般認為,智能是指個體對客觀事物進行合理分析,判斷及有目的地行動和有效地處理周圍環境事宜的綜合能力。有人認為智能是多種才能的總和。Thursteme認為智能由語言理解、用詞流暢、數、空間、聯繫性記憶、感知速度及一般思維7種因子組成。

《新華詞典》中提供給大眾的解釋:智慧和能力。一個人的智能既有先天遺傳因素,也有後天的學習和知識(智力)積累因素。如:智能超群。

2 智能 -人物名字

水月庵小尼姑(首見《紅樓夢》第七回)。她自幼在榮國府走動,常與寶玉、秦鍾玩笑,長大后,出落得十分妍媚。她看上了秦鍾送靈到鐵檻寺時,便乘機與她幽會。書中未表她如何會進庵當尼姑,但從她稱水月庵為「牢坑」的口氣看來,定是被迫的。庵中枯寂的生活束不住她對自由與愛情的嚮往,後來她又私逃進城看視秦鍾,不意被秦業逐出,從此沒有下落。按照曹雪芹的筆法,像智能這樣著重描敘過的人物,後文會有照應和下落,但在續書中已無跡可尋。 

3 智能 -描述

《紅樓夢》中智能兒最早出現於第七回,第十五回寫秦可卿之喪,寶玉等送葬來到饅頭庵,作者盪開一筆寫道:

原來這饅頭庵就是水月寺,……那秦鍾便只跟著鳳姐、寶玉,一時到了水月庵,凈虛帶領智善、智能兩個徒弟出來迎接,大家見過。鳳姐等來至凈室更衣凈手畢,因見智能兒越髮長高了,模樣兒越發出息了,……寶玉笑道:「能兒來了。」秦鍾道:「理那東西作什麼?」寶玉笑道:「你別弄鬼,那一日在老太太屋裡,一個人沒有,你摟著他作什麼?這會子還哄我。」秦鍾笑道:「這可是沒有的話。」寶玉笑道:「有沒有也不管你,你只叫他倒碗茶來我吃,就丟開手。」秦鍾笑道:「這又奇了,你叫他倒去,還怕他不倒?何必要我說呢。」寶玉道:「我叫他倒的是無情意的,不及你叫他倒的是有情意的。」秦鍾只得說道:「能兒,倒碗茶來給我。」 那智能兒自幼在榮府走動,無人不識,因常與寶玉秦鍾頑笑。他如今大了,漸知風月,便看上了秦鍾人物風流,那秦鍾也極愛他妍媚,二人雖未上手,卻已情投意合了。今智能見了秦鍾,心眼俱開,走去倒了茶來。秦鍾笑說:「給我。」寶玉叫:「給我!」智能兒抿著嘴笑道:「一碗茶也爭,我難道手裡有蜜!」

4 智能 -秦鍾和智能兒的「小愛情」

曹雪芹不愧是大家,好多不起眼的情感,經他的生花妙筆一鼓搗,立即就變得不同凡響起來。比如,秦鍾和智能兒曇花一現而且凄慘動人的「小愛情」就是。之所以說是「小愛情」,一是因為他們相愛的時候年紀尚小,二是因為他們的愛情如露珠一般短暫,三是因為他們的愛情很純真。

關於秦鍾和智能兒的愛情,小說中只有四段:

第一段:

且說那秦鍾寶玉二人正在殿上玩耍,因見智能兒過來,寶玉笑道:「能兒來了。」秦鍾說:「理他作什麼?」寶玉笑道:「你別弄鬼兒!那一日在老太太屋裡,一個人沒有,你摟著他作什麼呢?這會子還哄我!」秦鍾笑道:「這可是沒有的話。」寶玉道:「有沒有也不管你,你只叫他倒碗茶來我喝,就撂過手。」秦鍾道:「這又奇了,你叫他倒去,還怕他不倒?何用我說呢!」寶玉道:「我叫他倒的是無情意的,不及你叫他倒的是有情意的。」秦鐘沒法,只得說道:「能兒倒碗茶來。」那能兒自幼在榮府走動,無人不識,常和寶玉秦鍾玩笑,如今長大了,漸知風月,便看上了秦鍾人物風流,那秦鍾也愛他妍媚,二人雖未上手,卻已情投意合了。智能走去倒了茶來。秦鍾笑說:「給我。」寶玉又叫:「給我。」智能兒抿著嘴兒笑道:「一碗茶也爭,難道我手上有蜜!」寶玉先搶著了,喝著,方要問話,只見智善來叫智能去擺果碟子,一時來請他兩個去吃果茶。他兩個那裡吃這些東西?略坐坐仍出來玩耍。

這段話,是典型的「看似無情卻有情」,也非常符合少年時代發生的愛情的特徵,那就是「惡想」。錢鍾書先生和他的堂弟錢鍾韓先生幼年時代,也曾經喜歡過一個女孩叫寶寶,這兄弟倆表達愛意的方式比秦鍾還狠,他們用竹子自製刀槍,埋伏起來,當寶寶路過的時候,大吼一聲,裝著強盜,佯裝去刺寶寶,只到把小姑娘嚇哭嚇跑,才大大的得意一回,並在此處刻字:「刺寶寶處」。這樣朦朧的帶有一定攻擊性的感情,其實就是愛慕。很顯然,秦鍾對智能兒,就是如此。表面冷漠,內心熾熱,曹雪芹先生對於不同階段人的愛情表現方式的把握之精到,讓人嘆服。

第二段:

誰想秦鍾趁黑晚無人,來尋智能兒。剛到後頭房裡,只見智能兒獨在那兒洗茶碗,秦鍾便摟著親嘴。智能兒急的跺腳說:「這是做什麼!」就要叫喚。秦鍾道:「好妹妹,我要急死了!你今兒再不依我,我就死在這裡。」智能兒道:「你要怎麼樣,除非我出了這牢坑,離了這些人,才好呢。」秦鍾道:「這也容易,只是『遠水解不得近渴』。」說著一口吹了燈,滿屋裡漆黑,將智能兒抱到炕上。那智能兒百般的扎掙不起來,又不好嚷,不知怎麼樣就把中衣兒解下來了。這裡剛才入港,說時遲,那時快,猛然間一個人從身後冒冒失失的按住,也不出聲。二人唬的魂飛魄散。只聽「嗤」的一笑,這才知是寶玉。秦鍾連忙起來抱怨道:「這算什麼?」寶玉道:「你倒不依?咱們就嚷出來。」羞的智能兒趁暗中跑了。寶玉拉著秦鍾出來道:「你可還強嘴不強?」秦鍾笑道:「好哥哥,你只別嚷,你要怎麼著都使的。」……且說次日一早,便有賈母王夫人打發了人來看寶玉,命多穿兩件衣服,無事寧可回去。寶玉那裡肯?又兼秦鍾戀著智能兒,調唆寶玉求鳳姐再住一天。鳳姐想了一想,喪儀大事雖妥,還有些小事,也可以再住一日:一則賈珍跟前送了滿情,二則又可以完了靜虛的事,三則順了寶玉的心。因此便向寶玉道:「我的事都完了。你要在這裡逛,少不得索性辛苦了。明兒是一定要走的了。」寶玉聽說,千姐姐萬姐姐的央求:「只住一日,明兒必回去的。」於是又住了一夜。……且說鳳姐等又過了一日,次日方別了老尼,著他三日後往府里去討信。那秦鍾和智能兒兩個,百般的不忍分離,背地裡設了多少幽期密約,只得含恨而別,俱不用細述。

而這段描寫,表現的則是少年的懵懂和衝動。我們從兩人的對話來看,智能兒是要和秦鍾長久在一起,要離了尼姑庵,而秦鍾也表示同意,只是畢竟年輕,過於急迫了。不過從兩人的表現來看,確實是情真意切、情意綿綿的。而這樣的感情,從後面得到了印證。

第三段:

偏偏那秦鍾秉賦最弱,因在郊外受了些風霜,又與智能兒幾次偷期繾綣,未免失於檢點,回來時便咳嗽傷風,飲食懶進,大有不勝之態,只在家中調養,不能上學。……原來近日水月庵的智能私逃入城來看視秦鍾,不意被秦業知覺,將智能逐出,將秦鍾打了一頓,自己氣的老病發了,三五日,便嗚呼哀哉了。秦鍾本自怯弱,又帶病未痊受了笞杖,今見老父氣死,悔痛無及,又添了許多病症。

智能兒是重情的主兒,一旦情竇初開,便不顧一切,跑來探視秦鍾。這已經說明智能兒對秦鐘的感情,是很真摯的。只是,沒有想到的是,被秦父發覺,智能兒被逐,秦鐘被打,連帶著老父也一氣之下,病故了。悲劇的色彩已經顯露。

第四段:

此時秦鍾已發過兩三次昏,昏聵多時矣。寶玉一見,便不禁失聲的哭起來。李貴忙勸道:「不可,秦哥兒是弱症,怕炕上硌的不受用,所以暫且挪下來松泛些。哥兒這一哭,倒添了他的病了。」寶玉聽了,方忍住近前,見秦鐘面如白蠟,合目呼吸,展轉枕上。寶玉忙叫道:「鯨兄!寶玉來了。」連叫了兩三聲,秦鐘不睬。寶玉又叫道:「寶玉來了。」那秦鍾早已魂魄離身,只剩得一口悠悠餘氣在胸,正見許多鬼判持牌提索來捉他。那秦鍾魂魄那裡肯就去?又記念著家中無人管理家務,又記掛著父親積留下的三四千兩銀子,又惦記著智能兒尚無下落,因此百般求告鬼判。

只這一段,秦鍾與智能兒的愛情方成「正文」。秦鍾在臨死之際,依然挂念著智能兒,只是他已經無能為力了。作為秦鍾和智能兒這樣的小孩子來說,發生這樣的愛情,既是美好的,也是危險的。首先他們自己就沒有生存的能力,其次這種感情也不見容於社會,第三,因此,結果就只能是悲劇的,不僅給家庭帶來悲劇,也給自己帶來悲劇。這雙重的悲劇,正是《紅樓夢》大悲劇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也正因為此,秦鍾在臨死之前,給予了賈寶玉一番忠告:

「並無別話。以前你我見識自為高過世人,我今日才知自誤了。以後還該立志功名,以榮耀顯達為是。」說畢,便長嘆一聲,蕭然長逝了。

這段話,初看起來,好像是薛寶釵、史湘雲等勸賈寶玉立志功名一樣,其實不然。秦鐘的話,其實另有深意。那就是勸告和提醒賈寶玉:不要自以為可以主宰自己的命運,其實我們不能,我們太弱小了,即便連自己的愛情都保護不了。為此,應該求功名,然後才能保住自己的一份真感情!

很顯然,秦鍾求功名的目的和薛寶釵史湘雲的求功名的目的是不一樣的。只可惜,賈寶玉那裡能體會到摯友臨死前的忠告呢。而賈寶玉之後的悲劇遭遇,也印證了秦鐘的預言,即便是貴如賈寶玉者,也主宰不了自己的命運和愛情!

這,其實不是秦鐘的悲劇,也不是賈寶玉的悲劇,而是整個社會的悲劇!因為我們知道,秦鍾提出的辦法,也並不一定就管用!更多的情況是得到了功名,就遺忘了愛情,或者為了功名,失去愛情。

這,就是秦鍾和智能兒的小愛情!

上一篇[mediacoders]    下一篇 [顯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