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據紅網)科學家研究指出:人是唯一能接受暗示的動物。

  暗示,是指人或環境以不明顯的方式向人體發出某種信息,個體無意中受到其影響,並做出相應行動的心理現象。暗示是一種被主觀意願肯定了的假設,不一定有根據,但由於主觀上已經肯定了它的存在,心理上便竭力趨於結果的內容。

  舉兩個實例。某人到醫院就診,訴說身體如何難受,而且身體日漸消瘦,精神日見頹喪,百葯無效,醫生檢查,發現此人患的是「疑病症」。後來,一位心理醫生接受了他的求治。醫生對他說:「你患的是某某綜合症。正巧,目前剛試驗成功一種特效藥,專治你這種病症,注射一支,保證三天康復。」打針三天後,求治者果然一身舒坦出院了。其實,所謂「特效藥」,不過是極普通的葡萄糖,真正治好病的,是醫生語言的暗示作用。

  二戰時,納粹在一個戰俘身上做了一個殘酷的實驗:將戰俘四肢捆綁,蒙上雙眼,搬動器械,告訴戰俘:現在對你進行抽血!被蒙上雙眼的戰俘只聽到血滴進器皿的嗒嗒聲。戰俘哀號一陣之後氣絕而終。其實,納粹並沒有抽該戰俘的血,滴血之聲乃是模擬的自來水聲。導致戰俘死亡的,是「抽血」的暗示:耳聽血滴之聲,想著血液行將流盡——死亡的恐懼,瞬時導致腎上腺素急劇分泌,心血管發生障礙,心功能衰竭。

  一正一反兩個例子,足以證明「暗示」的魔力。

  處在競爭激烈的時代,人們面臨的心理問題對自身的威脅,極容易接受消極與虛妄的心理暗示。

  醫治心病,最重要的莫過於自療。正如人們越來越看重身體鍛煉一樣,時時注意自身的心理鍛煉,使自己擁有一個健康的心理,比擁有一個健康的體魄更為重要。生活中我們不難看到,許多身患殘疾乃至身患絕症者,活得積極樂觀;而許多身體狀況正常者,卻活得無聊無趣終日煩惱,進而或怨天尤人、自暴自棄,或自囿於現實世界之外的幻想世界以自慰。

  同有半杯水,消極者說:「我只剩下了半杯水。」積極者說:「我還有半杯水!」同樣擁有,卻有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態度與價值判斷,也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自我心理暗示。

  留心過第三屆世界盃女足比賽嗎?看台上打出「中國女足必勝」的橫幅,是球迷對中國女足隊員的暗示,讓隊員們平添取勝的信心;而開賽前,女足隊員肩靠肩挽成一個圓圈,大喊:「中國隊,加油!加油!加油!」則是女足姑娘們給予自己的心理暗示,從而以最佳的狀態、飽滿的激情投入角逐。

  人生也是一場接一場的足球賽,勝負常在不可預料之間。讓我們時時給自己一個積極進取的心理暗示:我能贏。給自己喊一聲:加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