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古代朝鮮有一種官叫做御史,職責和中國差不多,都是監察百官(朝鮮的官制似乎本來就是借鑒中國的)。而暗行御史,用現代語來解釋,就是「微服私訪的御史」。好像在韓國現今仍舊存在類似的官職。這個官職很受文學藝術的青睞,日本有皇名月以此為題材的漫畫,韓國也有,幾年前還改編成劇場版。

1基本信息

                                          
作品類別:動漫同人 作者名稱:金斷
暗行御史
授權級別:授權作品
文章狀態:連載中
小說首發站:http://1092638.qidian.com

2內容簡介

做為「新暗行御史」的漫畫迷,卻見不到同人小說。覺得甚是遺憾!就決定拿起筆,開創先河。也給這部漫畫打打氣,希望能多出幾部,暗行的同人小說!

3目錄

暗行御史
作者:金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做夢
第四章 穿越 第五章 目標 第六章 殺戮
第七章 春香

4作者

尹仁完(原著)&梁慶一(作畫)  
在眾多的戰爭之後,終於跨越過悲哀的離別,文秀的漫長旅途終於迎來了終點,但勝利最終是屬於誰的呢?尹仁完+梁慶一的《新暗行御史》即將在8月18日發售的《月刊SUNDAY GX》9月號上發表最終回(共75頁),又一部人氣漫畫作品宣告完結。
來自韓國的超級實力漫畫,令《灌籃高手》之父——漫畫大師井上雄彥拍案稱絕的少年漫畫巨作。脫胎於韓國古代傳說《春香傳》,用後現代演繹手法和精妙影視語言加以全新包裝的《新暗行御史》集歷史、武打、玄幻、搞笑、愛情種種賣點於一身。《新暗行御史》是在小學館月刊《少年SUNDAY GX》上連載中的人氣漫畫。原作的最大魅力就是陰暗冷酷的文秀和春香充滿迫力的武打戲。腐敗的官員和會使用咒術並擁有強大戰鬥力的超人集團一起襲來,文秀的旅途彷彿是修羅之道。本作是一部具有亞洲風情和黑暗風格的動作幻想漫畫,描寫了暗行御史文秀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東方有一個叫聚搷的國家,在那裡有一些被稱為暗行御史的秘密特工。所謂暗行御史,是由國王委派的特殊官吏。他們秘密到各地巡視,懲治惡政,拯救庶民。換句說說,暗行御史就是那個世界的欽差大臣。雖然聚慎這個國家現在已經滅亡了,但一個孤獨的暗行御史,仍然繼續流浪於浮世之中……
尹仁完,7月27日出生,o型血。興趣是上網與兜風。超愛韓國人氣女子團體「s.e.s」,他還是「Bada」的Fans。在韓國漫畫雜誌《少年冠軍》的《DEJAVU》初次與梁慶一合作。
梁慶一,3月26日出生,o型血。興趣是看電影與做菜。將來的夢想是當速食連鎖店的老闆。在韓國漫畫雜誌《少年冠軍》上以《小魔神戰記》出道。據當事者本人透露,尹仁完和梁慶一在1994年春有了第一次美麗的邂逅……然後兩人開始攜手合作,2001年梁慶一開始在Enterbrain社的《月刊COMIC BEAN》上連載《ZombieHunter死靈狩》,由此打響了他們進軍日本的第一槍。不過身為高橋留美子和安達沖fans,尹仁完始終更憧憬偶像所在的小學館,不久之後,尹梁二人便與小學館取得接觸並確立了合作事宜。 有了與編輯大人多年磨合的經驗,尹仁完總算可「聽懂」少量日語會話並出面一些宣傳活動,而忙碌的原畫梁慶一對日語繼續保持一竅不通的狀態;至於《新暗行御史》的責編N先生,則從此迎來了頻頻出國催稿的忙碌人生……雖然採用著如此不便的合作方式,卻絲毫沒有影響《新暗行御史》迅速成為《Sunday GX》的招牌作品,尹仁完和梁慶一也代表韓國漫畫人,對日本漫壇完成了一次漂亮的衝鋒。

5人物介紹

文秀
本作的主角,外表雖然亦正亦邪、不修邊幅、甚至放浪形骸、詭計多端,不似一般正面人物,但其實卻是頂天立地的前聚慎國大將軍。在國家被毀之後,依然秉持堅定信念,按照先王囑託,帶著隨時可能發作的隱疾(好像就是asthma,allergic asthma或bronchial asthma中的一種),憑一己之力走遍大江南北,匡正國綱,扶助百姓,以暗行御史的身份暗中保護疆土安危,並圖復國之道。途中歷經艱險,幾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直到現在依然沒有脫離危險,仍然徘徊在生死之間……  
身為主人公,不可避免地要身先士卒、擔起推動故事發展的重任,不僅要做到正經八百、大義凜然又要做到瀟洒不羈、獨具魅力,而時至今日,要想在多如牛毛、形形色色的眾優秀主角中嶄露頭角很難、而讓讀者對整篇故事留下深刻印象、進而追看不懈喜愛有加者,那就更是難上加難,簡直就是mission impossible!  
不過,文秀做到了。  
時而嚴肅時而狡詐、時而溫柔時而冷酷,背負國恨私怨的沉重、拖著苟延殘喘的身體,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你我的面前。他既不張揚、也不極端,卻有著自己的堅持,透徹的眼神背後,是洞察一切的明智,正因為他是這樣的人,所以總能化險為夷、絕處逢生,用特有的方式教會別人,生存的意義。
你絕不會想到他是來救你的,因為他總是把「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別以為我會救你們,不反抗的人我就先把他殺了」這種話掛在嘴邊兒,也難怪沒人會信他是個好人-_-不過,在千鈞一髮的生死瞬間,他就好似天使一般降臨,保護你、拯救你,完全出乎你的意料,沒想到真的可以被外表愚弄,一直深信不疑的那些正人君子,竟是一群衣冠禽獸、『溫柔』敗類,而被你誤會是最大反派的他,卻是惟一對你伸出援手的人。既帶有人類的人性又帶有一絲神性,他是二者完美的結合體,所以即便是真的神怪也會被他吸引,進而追隨、探索、信賴、或者敵對,而不管是跟隨還是對立,都是被他吸引的證據。  
他就是這種人。  
關於文秀的3個關鍵詞:
忠誠——對亡國已久的聚慎,忠誠無人能出其二,為了既是好朋友又是國王的那個人,他拒絕了一份美麗的感情,於是帶著對自身的譴責與內心對女孩的愧疚,他離開了聚慎,開始了一段並不漫長的旅程,遊歷世界各地的過程讓他的眼界更加開闊,也長了不少本事,認識了很多日後重要的人物,但當他又回到自己的國土時,一切都已面目全非。國王被刺,江山易主,生靈塗炭。卻原來,全是某些『存在』的陰謀詭計,他們既不是人也不是神,他們介於兩者之間,說他們是魔也許更合適,對人類感興趣卻又給人類帶來災難,就好像要考驗人類一樣,他們潛伏於世間,高高在上的看著自己的傑作為人類帶來的苦難,無動於衷的目睹著,血海、殺戮,而後用自以為是的理論,總結著人類的命運;用懸殊的力量,操縱著人類的生死,徹底的冷血干預者。
先是奪權,后又建立血腥政權,在本來鳥語花香的大地上,撒落罪惡的種子、血的洗禮,最不可原諒的恐怕是利用文秀的舊部來襲擊文秀的部分,也許人類本身的弱點,自己很難去克服吧,所以需要一個能夠指引自己的人,文秀本來擁有這種特質,但生性瀟洒不羈的他,並不願意去擔任這一角色,所以選擇了遠行,這本來無可厚非,但被留下來的人又該如何呢?衷心期盼能夠跟隨的人,撇下自己,獨自走了,那種彷彿被拋棄般的尷尬、又讓他們情何以堪呢?於是,難得的重逢就變的火藥味十足,突然勾起被留下的憤怒和怨恨,替代了再見面的喜悅之情,時間沖淡了心情,最清晰的竟然是仇恨!更何況時過境遷、物異人非,已是各為其主,戰鬥在所難免。曠日持久的對決,還是沒解決問題,那又能如何?總要有人死去才能結束。所以,舊部選擇了死亡。面對終身敬佩的那個人,無法徹底的痛下殺手,殘留在心中的那些感情終於超過了所有的怨,在最後一刻淡淡的微笑,然後死去,原諒了被拋棄的不公、原諒了無法跟隨的恨,原諒了一切……一句「……呵呵…到了這個時候,你說的話還是那樣殘忍……不過,算了,沒關係,這下終於可以回到戰友們的身邊了……」成為了在人世最後的話語,陣陣凄涼的,讓人心碎。
即使身邊發生了無數讓人動搖的事,心中的目標始終沒有改變,哪怕是面對和心愛之人相同樣貌的女子站在面前,也沒有一刻猶豫,手中的槍還是射出了子彈,打倒所有敵人,為了國家的未來和希望,所以,文秀的忠誠無人能出其右,為了這個國家而活的他,連自己的幸福和生命也可以捨棄。  
智謀——文秀的智謀可算是書中相當出彩的一部分。不問善惡、不管正邪,為了達到目的,他沒有絕對的原則,什麼也能辦到。也因此,他傷害了很多人,也對不起很多人,他和其他故事主角不同的恐怕這要算一項,一般故事的主角多是被別人虧欠,進而化身為拯救世人的大英雄,但文秀不同,從頭到尾他都準確貼合『英雄』的定義,做了不少讓人不敢恭維的事。  
比如李夢龍的死、比如山道被蒙蔽的追隨、比如元述的消逝、比如女友的病故……這一切都和他脫不了關係,或者說都是他直接或間接造成的。不能原諒他,卻也無法責備他,看過之後只覺得矛盾,這樣的人,幹嘛還要理會他?讓他去自生自滅好了!可是你做不到,因為他並不是為了他自己,他做的都是為了別人、國家等等,很討厭的傢伙呢,文秀。
別具邪氣的眼神,用的可以算是陰謀了,對付各地腐敗官員的招數,讓人不寒而慄。但是又不得不佩服他,每次都能達到目的,亦正亦邪,難以忘懷。  
愛情——這一點可以用幾個字概括:心門之外,情不自禁,動情之處,避而遠之,他日歸來,追悔莫及。

元述

主要配角之一,文秀的舊部,異主后立場對立,成為敵人。太過正直、乾淨的本性,一絲不苟極端的原則,導致有嚴重精神潔癖的他,無法接受別人的背叛,傷得也較一般人深。  
說白了,他的情感中,揉不進一粒沙子。從頭到腳,於公於私,都是個極端的人。  
那為什麼要把他提到第二位來說呢?明明就還有最大反派阿志泰、美女山道和一大堆魅力角色,幹嗎要先說這個精神有點兒不健康的大男孩呢?  
答案很明顯——因為喜歡吧!!  
是的,神經質、潔癖、單純、極端、脆弱、還有骨子裡的正直。犧牲過、也背叛過,英雄過、也墮落過……對於這樣掙扎著活在自己矛盾世界里的元述、比任何人活得都要辛苦的元述,我非常之喜歡。  
他再沒有笑過,在文秀離開以後。
不僅是因為被留下來的怨恨,還有人生突然失去目標、找不到方向的困惑,統統圍繞著心智尚不成熟的他,於是在殘酷的戰爭過後,他的內心無法平靜,渴望戰鬥的戰士本能,和不滿現狀無處宣洩的苦惱,就像活火山般不斷積蓄,等待爆發的一瞬……所以,當那一天來臨,當年那個年輕、稚氣未脫、又單純得讓人心痛的男子,成為了協助奪權的劊子手、高壓統治的有力幫凶、讓祖國血流成河的罪人……  
有人說,元述根本就是愛著文秀的,還是很荒謬、很痴情、暗戀的那種,而且還由愛生恨了。呵呵,也許吧,不能剝奪同人女的樂趣嘛!我不排除他有這樣的特質,就是依賴和心理上的不成熟。需要有人來引導他前進的方向,他才能不迷惘的邁步。像文秀那樣堅定的人,如果有他一句話,元述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跟隨,刀山火海的奉陪吧。可惜,元述始終沒有得到這樣的機會。因為對於文秀來說,他眼裡的元述應該是能帶給國家更多貢獻的棟樑,不是應該陪著自己浪費青春的僕人,所以文秀選擇了把他留下。於是,故意去迴避元述不舍的眼神,一句「你是男人吧?我可不要男人跟著」般的玩笑話就打發了真的依依不捨的孩子,讓那雙正直而深邃的眸子,漸漸消失在視線中……  
也許故事到此就該告一段落了,緣分盡了,可讓文秀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再次相見的時刻,竟成了刀槍相向的境地!當初那個形影不離跟隨在自己身邊的純潔男子,眼下卻成了助紂為虐的爪牙!到底是自己錯了?還是世事無常?還是哪裡出了問題?或註定是無法跟隨就會敵對,各自被命運推到了這一步?文秀也許來不及思考答案,就要作出選擇了,是打還是走?而答案是肯定的,打!元述變了,不再是當年那個乾淨正直的得力下屬、不再是那個能安心把背後交予他的那個戰場英雄,現在的他,只是個滿手血腥的惡魔,是罪惡的羽翼,必須制止他,在他陷得更深之前!
可惜,再一次的沒想到,制止的結果,竟是要了他的命……  
一瞬的猶豫,讓元述送了性命。  
身體被一刀貫穿,在森白陰冷的月光下,血色漸漸抽離,生命遠去。最後竟然沒有不舍,年輕的他,卻或許早沒有什麼好留戀了,回首過往,離開戰場之後的元述,像行屍走肉般,為了殺戮而活著,沒有意義,因此,死時,是面帶笑容的。儘管,他的話語每每讀來也是刺痛心頭,對文秀的那句「如果有你一句話,那我們到哪裡也會跟隨吧?」突然地,讓人淚流不止……啊,其實他還是他,還是那個骨子裡的花郎隊長,那位英雄,元述郎……  
——就這樣,元述死了。  
還以為,這樣的心痛就可以結束了,誰知道,卻原來埋伏著更加心碎的後文。消逝的生命被違反自然的力量硬是拉回現世,來不及拒絕,已經被利用,那已是傷痕纍纍的軀體,變成了真正的行屍走肉,不忍看到這樣被摧殘的他、直想移開目光,卻又被吸引……重又復活的他,身上積澱了更加悲愴的氣質,依舊憂鬱的眼神顯得神秘而蒼涼、伴隨著屬於死亡的特有氣息,飄蕩在他沒有焦距的目光里。  
多麼殘忍的事……死了還要被人利用,無休無止的墜入殺伐地獄。悲慘如他,似乎足以抵消之前的一切過錯了。於是,我為這樣的元述心痛不已,從生到死,他都無法按照自己的希望去做,他的生命充滿悲哀,所以不能不同情他,不能不被他吸引,不能不迷戀他……  
滿身繃帶,長風衣,一柄無形的殺型刀,毫無生氣的眼睛,周身瀰漫著死亡味道,彷彿吹自地府的陰風般悄無聲息,那就是重新出現在文秀面前的元述,他的樣子。  
——到這裡,我已經無法把眼光移開。  
文秀:你不洗嗎?你的身體……  
元述:很臭是嗎?……我不需要。
簡單的對話,透露了他始終是死人的事實,現在的他,身體雖然還能運作,可內部卻已經是千瘡百孔、不斷腐爛,刺鼻的屍體味道透過滿身的繃帶傳來,但肉體的糜爛卻沒有消磨他的意志,相反地,他的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堅定,無可動搖——跟隨文秀將軍。這就是他現在唯一想乾的事,唯一未了的心愿,不是為了其他人,只為了自己。  
那麼,這算是對文秀的愛情嗎?  
還是純粹的被吸引、想變得和他一樣堅強、一樣不可動搖?我始終覺得是近似於後者。不是因為我不是同人女,而是因為我根本沒有感覺到元述的感情有任何慾望的成份,反倒像個迷茫的孩子尋找燈塔的意味,所以我不覺得那是愛情。況且,雖然城府極深的文秀後來有利用情感的橋段,但元述給出了肯定的答覆「要說什麼?請不要用這麼噁心的眼神看我。」啊啊,真的好喜歡他……再次被獨自留下的元述,沒有了以前的浮躁,取而代之的是沉穩內斂的戰鬥方式,他作戰的身姿,只能用威風凜凜來形容,實在太酷了!!  
正因為越來越多的喜歡的心情,所以,不忍心看他再死一次的心情,也越來越重,壓在心上,快要讓人喘不過氣來。雖然擋不住違反自然規律的生命消亡,卻真的不忍了,不忍他再次承受死亡的過程、不忍他本就千瘡百孔的身體再次被傷害、不忍看他那雙沒有光亮的雙眸中流出淚水、不忍他死了還要心痛……
上一篇[急性心房心肌梗塞]    下一篇 [增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