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電視劇反特暗戰

電視劇《暗行者》是一部反特、抗日、懸疑題材!也是大陸著名小說家「藍晶」的新作,該小說題材與電視劇不同,是一本網路玄幻題材,作家藍晶,70年代生人,雙魚座。本名胡劍鷗,長住上海。網路知名玄幻作家,目前華語文化圈中最具人氣的奇幻小說家之一。

1電視劇

演職員表
演員表
暗行者
劉長德 王時雨
伊澤平 林 申
李宜儒 雷 牧
元 航
職員表
攝 影:米承衛 史山峰 孫豹 田亞民 李文浩
副導演:張衡張婷婷 寧述光
演員管理: 楊潔 楊璐璐
場記:王堯 成衛平 湯暢
燈光:曹耀強 王保偉
美術:田春喜 曲洪光 姜鳳元
服裝:王衛忠 劉彥
道具:曲洪全 栗勇斌 王衛鍾
造型:梁麗
化妝:凌賀 劉玉佩 程曉培 周凌
音樂編輯:李源 高海倫
視頻編輯:王思衡 良善才
生活製片:陳延軍 陳婷
統籌:梁金山 周雍
現場製片:張亞志 張書龍 郭沛恩 小費
播出信息
暗行者
名 稱:諜影神偷
又 名:暗行者
集 數:二十一集
題 材:抗日、反特、懸疑
類 型:劇情
年 份:2011年
導 演:楊志堅、曹偉
電視劇暗行者

  電視劇暗行者

編 劇:胡蓉、王婕、徐子沅
語 言:國語
字 幕:中文
製片地區:大陸

2小說

精彩片段
這是一個新舊交替的時代。
稱霸大陸數百年的舊日霸主,已經顯露出了老邁頹唐的景象,一個年輕的帝國卻在短短的幾十年之間興起,就像所有充滿了朝氣和雄心的年輕人一樣,他開始挑戰老霸主的權威,爭奪大陸的霸權。
與此同時,束縛了人類思想近千年的神權,也早已沒落,雖然大部分人仍舊相信上帝的存在,教廷卻已喪失了以往高高在上的地位,此刻教廷的光輝只能夠照耀到僅僅三千平方公里的教廷國。
一開始對這最感到興奮的便是各國君王們,但是他們很快發現,隨著神權的衰落,他們頭上那頂神賦的王冠也開始變得黯然失色。
中間階層的興起,預示著一股新的勢力已經登上政治舞台,短短的十幾年內,大陸各地暴發了數百場革命。
令中間階層鼓起勇氣拿起武器的原因是一樣東西--火藥,這件從鍊金術士的實驗室裡面流出來的發明,讓戰爭徹底變了模樣。
也正是因為火藥的成功,使得世人看到了魔法為普通人所用的曙光,有多少人期望魔法不再是為魔法師所獨有,因此在火藥被廣為運用之後的一個多世紀中,越來越多的魔法師實驗室裡面的成果,被挖掘了出來。
所有的成果最先被運用的地方肯定是戰爭,這些神奇而又強大的武器,讓戰爭徹底改變了以往幾千年一直延續下來的樣子。
新的武器,新的戰爭模式,同樣也進一步增強了大陸新霸主的野心。
新老霸主之間的戰爭不可避免地發生了。
在戰爭之初,人們預測這場戰爭將持續幾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但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僅僅半個月都不到,大陸舊的霸主,曾經輝煌顯赫了六個多世紀的亞法帝國潰敗了。
在特雷斯通往松嫩平原的山路上,一支長長的、看不到盡頭的軍隊正在無精打采地緩緩往前移動著,這正是剛剛從前線潰敗下來的亞法帝國的軍隊,這裡有整整十六個兵團,將近九萬餘人。
和所有潰敗的軍隊一樣,這些沿著山路而行的士兵樣子看上去顯得異常凄慘,他們兩眼無神,垂頭喪氣,不少人更是將步槍當作是拐杖,路中央行駛的馬車上裝載著斷腿折臂的士兵,他們甚至連呻吟的聲音都顯得有氣無力。
一陣馬蹄聲由遠而近,騎在馬上的是一個看上去憂心忡忡的年輕尉官,因為滿臉落腮鬍子的緣故,他看上去有三十上下的年紀,穿的制服上看不到和士兵們一樣的灰土和血跡。
這個年輕尉官的名字叫雷克.赫爾,他比那些普通士兵要幸運許多。
雖然只是一個不起眼的軍務官,卻能夠有一匹戰馬代步,這是很多比他官階高的軍官都無法享受到的權利,他所任職的軍務處又是個油水相當足的部門,雖然軍務官不像軍需官那樣,能夠依靠「吃」那些軍用物資撈大筆的錢,不過他們也有自己的財路。
在軍務處里赫爾中尉算不上有錢,當然他也絕非清白得像嬰兒一樣,他只不過沒有其他軍務官那樣明目張胆,赫爾一向以真正的聰明人自居,而一個聰明人首先肯定是一個謹慎的人。
像他這樣的人,一般來說都會活得非常滋潤,但是此刻他卻有些憂心忡忡。
赫爾並不是為了戰爭的失利而感到憂心,事實上在戰爭還沒有暴發之前,他就已經預測到了帝國的潰敗,只要看看他的同事們所做的事情,就可以知道這場戰爭不可能勝利。
此刻真正令他感到憂心的原因是,今天早上,突然間來了一封密令,調他前往總指揮部。
他不能不好好想想,這到底意味著什麼。
如果不是因為他的那些比他貪婪許多的同事絲毫沒有受到審查的跡象,他肯定會以為一場大的整肅要開始了。
正當赫爾中尉疑惑重重地埋頭趕路的時候,突然間身後傳來了一片嘈雜的喧鬧聲,緊接著響起了一陣稀稀落落的槍聲。
不但有槍聲,甚至漸漸響起了炮聲,那是兩百毫米口徑臼炮發出的轟鳴。
雖然炮擊的地方離得很遠,但是那在群山之中滾滾而來的聲響,仍舊令赫爾中尉猛地一驚,他立刻催動戰馬朝著旁邊的山坡奔去,對於這種動靜他實在是太熟悉了,那是敵人空襲的警報。
正如赫爾中尉預料的那樣,當他剛剛騎著馬跑上山坡,進入一片稀疏的樹林,身後就響起了一片沉悶的轟鳴聲。
一股熱浪從身後席捲而來,中尉感覺到自己被這股熱浪推著往前進,幸好熱浪進了樹林之後,迅速削弱下來。
進入樹林之後中尉並沒有就此停頓,這裡仍舊不是最為安全的所在,那些稀疏的樹木並不能夠有效地阻擋空中的襲擊。他繼續往前趕,直到找到一塊極大的岩石才停了下來。
赫爾中尉從馬上跳了下來,迅速躲在岩石後面。敵軍空襲的時候騎在馬上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情,那無疑是在引誘敵人的空騎發起攻擊,尤其軍官是非常有價值的襲擊目標。
躲在岩石後面偷眼觀瞧,只見天空中上下翻飛盤旋著十幾個黑影,這些長著巨大翅膀的黑影,時不時暴發出一陣異亮的閃光,閃光過後便是一團火球從天而降,一旦落到地上,火球立刻隨著一聲沉悶的轟鳴爆炸開來,火球爆炸的範圍很大,邊緣甚至延伸到樹林深處。
最慘的就是那些馬車裡的傷兵,他們無疑是最顯眼的目標。一長串的馬車在轟鳴聲中化為灰燼,那些沒有被攻擊到的傷兵顧不得傷勢,拚命想要跳下馬車。
士兵們早已躲進了樹林,他們透過那稀疏的樹冠縫隙,不停地朝著天空射擊,不過中尉非常清楚,那根本就是徒勞,就算敵軍的空騎停著不動,在超過四百米的距離上想要擊中他們也只有靠運氣。
雖然中尉同樣也拔出了配槍,不過他並沒有射擊,他不打算做沒有意義的事情,更不想主動招引危險,對於他來說,此刻能夠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等待,或者等到己方的空騎前來救援,或者等到天空中的這些傢伙失去興趣,對於沒有任何空防能力的步兵團來說,這是唯一的辦法。
敵軍發起突襲的空騎之中有四個可以確定是魔導空騎士,以及十一架輕型魔導機甲。
正當中尉全神貫注於空中的激戰,突然間一架魔導機甲沖著他直撲過來,隨著一道紅光暴閃,一顆灼眼的火球由遠而近。
「轟」的一聲巨響,火球撞在岩石上炸裂開來,四周的樹木被炸得斷折紛飛,不過更令赫爾感到恐懼的還是因之而起的大火。
一聲嘶鳴,戰馬掙脫了韁繩橫衝直撞起來,這魯莽的舉動立刻送了它的性命,隨著又一聲低沉的轟鳴,魔導機甲發射的火球在它頭頂上方炸裂開來。
那血肉橫飛的景象讓赫爾中尉暗自慶幸他沒有騎在馬背上,不過此刻的赫爾沒有太多的心思去管這些,四周的大火正在迅速蔓延開來,偏偏附近除了這塊岩石,再也沒有其他可以用來隱蔽的障礙物。
赫爾中尉一邊在心底咒罵著,一邊拔出佩刀用力揮砍著,試圖砍出一道避火帶。
頭頂上傳來的一陣勁風令他感到駭異,抬頭望去,只見那架魔導機甲飛速從他頭頂上方掠過。
就在那一瞬間,中尉看清了這種可怕武器的模樣,說實話這東西確實很醜,它有一對至少六米長的巨大翅膀,背上有一個隆起的駝峰,身體底下是兩條收起的、鷺鷥一般的長腿,後面是展開如同扇子一般的尾巴,這東西沒有頭,卻有一隻核桃大小不停轉動著的眼睛,此刻這隻眼睛就緊盯在他的身上。
這東西居然還不肯放過他,竟然一個盤旋又轉了回來,這讓赫爾恐懼異常的同時又莫名其妙,他實在想像不出,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榮幸,讓一架魔導機甲緊盯不放。
雖然充滿了恐懼,但是赫爾的手卻自然而然地抬了起來,他的手裡有槍,槍膛里還有一發子彈。幾乎同時,底下的樹林裡面響起了一片槍聲。
赫爾中尉的射擊技術並不好,他是個軍務官,根本用不著上前線,他的槍法是在剛剛徵召入伍時短期訓練出來的結果,前後總共打了還不到一百發子彈。
所以當他看到攻擊魔機那扇子一般的尾巴被擊散開來,胸前同樣碎片紛飛的時候,他根本不知道,其中是否有他那一槍的功勞。
不過他立刻發現,現在絕對不是考慮這件事情的時候,因為他再一次看到了那致命的暴閃。
中尉甚至來不及反應,就感到自己被一股強大的不可抗拒的力量砸進了泥地之中,猛烈的撞擊令他眼前一黑。
中尉清醒過來的時候看到兩個士兵正抓住他的手往外拽,他的身上壓著許多斷折的枝杈,幾乎被活埋在了底下。
耳邊仍舊不時傳來零星的槍聲,中尉猜測應該是有敵人的空騎士被擊落,所以士兵們正在滿山遍野搜索。
但是對於中尉來說,這一切和他根本無關,剛剛死裡逃生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生命的可貴。
中尉唯一感興趣的便是那架差一點要了他的命的魔導機甲,那東西發出瀕死一擊之後便墜落在樹林之中,墜落地點離他只有十幾米,大部分殘骸被一棵樹的樹枝掛住,從底下可以清楚看到,魔導機甲的翅膀和軀體都有清晰的彈痕,子彈不但擊碎了尾翼,同樣也擊碎了胸前的金屬擋板,此刻破口仍舊往外冒著嗆鼻的暗紅色濃煙,這讓中尉非常容易地聯想到點燃的導火索和即將爆炸的火藥桶之類的東西,一向珍惜生命的他連忙往後退開了一段距離。
站在遠處看那殘骸,除了胸前有一塊並不太厚實的金屬擋板之外,其他地方是用一層木片、一層細密的鋼絲網再加上一層帆布,層層膠合在一起製成,看上去頗為輕盈也夠結實,只是沒有辦法防禦住子彈。
中尉暗自慶幸這東西的防護能力不足,要不然今天就可能性命不保。
他順便也哀悼了一下那匹英勇捐軀的戰馬,這匹馬儘管脾氣倔強、又難控制而且容易受驚,但畢竟跟了他兩年,多多少少有些感情。
赫爾中尉訕訕地從戰地醫院營地出來,沒有能夠從醫療官那裡得到傷員證明,讓他感到相當失望。
按照帝國軍隊的慣例,對於因為戰鬥而英勇負傷的傷員,很多罪名可以不加以追究,而此刻他正需要這些。
從軍醫處借了一匹原本用來拉車的馬,這頭牲口跑不快,不過總比他用兩條腿走著去強。
騎著這匹跑不快的馬,在入夜之前,中尉終於到達駐紮在前方小鎮的總指揮部。
小鎮的名字叫達安,是個有一百多戶人家的頗大的鎮子,鎮口用磨盤大小的岩石修砌了一道頗為厚實的圍牆,圍牆的後面架著小口徑的行營火炮和大口徑的臼炮,在炮營後面的廣場上,豎立著一排銀白色的機甲,它們的樣子和被擊落的敵人的機甲很像,只是身體更大一些。
小鎮的外面還有一支步兵團守衛,因為已經入夜,士兵們早就搭起了帳篷,帳篷就搭在山路邊上,一眼看去,長長的山路兩邊全都是營帳。
隔著一道圍牆,鎮子里和鎮子外的景象完全兩樣,外面的山路上靜悄悄,趕了一天山路的士兵們早已進入帳篷休息,但是小鎮里卻因為時間還早,而顯得異常熱鬧。
進入小鎮需要特別通行證,幸好赫爾的調令就可以算是一種通行證,小鎮上值班的軍務官替赫爾中尉安排好了住處,那原來是一座旅店,原本客房的大床不知道被扔到了哪裡,此刻換成了兩張摺疊軍用床,床頭的牆壁上打著一批釘子,可以用來弔掛衣服。
中尉雖然很累卻一點都睡不著,這一方面是因為他有放不下的心事,另一方面是因為旅店大廳非常吵鬧。
把剛剛從軍需處領來的東西往床頭一放,中尉徑直走出門去,他必須要找一個人。
他要找的那個人叫博羅溫.哈丁斯,他們倆在短期士官集訓班裡是同學,雖然短期士官集訓班僅僅只有三個月,卻足以讓臭味相投的人成為好友。
從訓練班出來之後,赫爾的運氣不錯地進了二十一兵團的軍務處,但是哈丁斯比他運氣更好,直接進入了總指揮部。
軍務處的好處是有豐厚的油水,而總指揮部的好處是容易得到擢升,所以四年過去之後,赫爾僅僅晉陞了一級,到現在還是中尉軍務官,而他的這位好友早已擁有了少校軍銜。
和中尉一樣,這位哈丁斯少校同樣也是一個聰明人,赫爾甚至覺得哈丁斯比他更加聰明,這是因為他在軍務部混得只能夠算不錯,而哈丁斯少校在總指揮部卻稱得上神通廣大,從他那裡可以知道許多機密內幕。
想要找這位哈丁斯少校並不容易,一道路障將小鎮一隔為二,路障的一邊是普通軍官駐地,另一邊是高級軍官駐地,憲兵守衛著這道邊界,中尉可絕對不敢亂闖,他唯一的選擇就是等待。
守在路障一側,等到一個傳令兵想要進去的時候,赫爾中尉花了二十軍卷,讓那個傳令兵幫他把哈丁斯叫出來。
一個多小時之後,哈丁斯那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中尉的眼前。
圍牆外一處僻靜的角落裡躲著兩個人,這是那位哈丁斯少校的安排,用他的話來說,小鎮里非常不適合談論機密,因為那裡根本就沒有秘密可言。
赫爾對此也有同樣的看法,就拿他本人來說,他手裡的調令上就敲著表示「機密」的印章,但是他仍舊把這件事情向自己的好友和盤托出。
哈丁斯稍微猶豫了一下,對這件事情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大部分是道聽塗說,所以他思索了片刻之後說道:「這件事情恐怕和總指揮部沒有任何關聯,調令雖然是這裡發出的,卻不是總指揮部的意思。」
他朝著四周仔細張望著,確認絕對沒有任何人,才壓低了聲音說道:「我聽到一些風聲,真正要發這個調令的是軍事情報處,上面已經決定將布朗頓、瑪菲洛和亞爾克這三個省割讓出去,做為戰爭賠償。不過在此之前,軍事情報處打算在這那三個省安插一些潛伏者。徵調人員名單是軍事情報處所提供,名單上的人全都是像你這樣,不太引人注目、沒有家庭拖累的軍官。」
赫爾皺緊了眉頭,這絕對不是他所希望聽到的事情,他很清楚所謂「潛伏者」就是「間諜」,而間諜絕對不是一項有趣的工作,伴隨這個名詞出現的經常有「監牢」「酷刑」和「死亡」等等一系列辭彙,其中的任一個都令赫爾感到毛骨悚然。
「有沒有辦法,讓我從名單上消失?」赫爾連忙問道,他頗有些提心弔膽。
「非常抱歉,我的朋友,在這件事情上我幫不上一點忙,雖然軍事情報處的那點破事根本沒有任何機密可言,但是情報處的人卻絕對容不得其他部門插手,事實上他們擬訂好這份名單之後,總指揮部肯定已將你們的身分從軍隊的名單上撤銷了。」哈丁斯說道,語氣充滿了無奈。
赫爾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床上,他的腦子早已變得彷彿一團亂麻。
和因為貪污而上軍事法庭受到審判比起來,當間諜顯得更加可怕,前者至少還有一條活路,而後者很可能死路一條,甚至連想死都做不到。
但是他也知道,既然他的名字已經落在了軍事情報處的名單之上,他就算想逃也逃不了,因為對於漸漸衰落的亞法帝國來說,其他的一切都在萎縮,只有情報部門變得越來越龐大。
對外有國家情報局、軍事情報處,對內有秘密員警、監察部,甚至連外交部都擁有隸屬於自己的情報機關,雖然這些情報機關未必能夠從戒備森嚴的貝魯帝國獲取任何有用的東西,但是用來對付他,卻足夠有餘。
輾轉一夜未眠,直到黎明時分,赫爾總算理出了一些頭緒,很顯然拒絕軍事情報處的徵召是一件不現實的事情,到了被佔領區之後,軍事情報處對他就鞭長莫及了,仔細想來,充當間諜也不是很可怕,最重要的是如何保護自己。
唯一讓赫爾感到難以放心的是軍事情報處那糟糕的保密能力,從床邊的櫥櫃抽屜裡面取出
了一面鏡子,赫爾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進入軍隊之後,他就留起了鬍子,此刻滿嘴落腮鬍子的他,讓人根本就難以看清原來的面貌。
同樣因為鬍子的緣故,讓他看上去像是一個三四十歲的老頭,有誰會想到他只有二十四歲?雖然從來沒有嘗試過,但在他看來,想要變成另外一個人,一個讓他的朋友都難以認出的人,應該沒有什麼困難。
被徵召入伍以前,他是一個頗為成功的裁縫,甚至差一點擁有自己的店鋪,就在他多年的積蓄足夠獨立開店的時候,一紙調令讓他的所有期望徹底破滅。
作為一個裁縫的他,曾經給各種人量體裁衣,其中不乏顯赫豪門世家之中的人物,不過更多的是平民百姓,從十歲當學徒開始,到被徵召入伍之前,他見識過形形色色的人物,作為一個成功的裁縫,想要縫製出讓每一個顧客滿意的衣服,首先得了解顧客本身,而他早已經是這方面的專家。
他已經想到應該如何保護自己。
赫爾自認還算是個愛國者,至少背叛國家的事情,他絕對不會做,不過這也並不意味著他會為了國家而犧牲,所以那危險無比的間諜工作,他肯定會丟在一邊,如何搪塞到時候再說,弄點捕風捉影的東西應該可以交差。
到了被佔領區之後,他唯一需要努力去做的就是演好另外一個自己,他絕對不打算做一個成功的間諜,他只需要做一個活著的間諜。
當然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還是得有一條後路,赫爾早已想好了這條後路,逃亡國外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電視劇《暗行者》圖片劇照下載

電視劇《暗行者》圖片劇照下載
[3-4]

小說目錄

第一集
第一章 潰敗
第二章 人體調製
第三章 對手出現
第四章 獵手之王
第五章 大道和捷徑
第六章 訓練
第七章 狂獸之災
第八章 礦城
第九章 交易
第十章 神秘人


第二集
第一章 秘密員警
第二章 意外的邂逅
第三章 麗達的幫助
第四章 挖掘地道
第五章 基地初成
第六章 美妙的收穫
第七章 意外的收穫
第八章 專家的指點
第九章 扮豬吃大象
第十章 諜網和收網


第三集
第一章 特別行動小組
第二章 走火入魔
第三章 黎明的拜訪
第四章 半路狙殺
第五章 意外的同路人
第六章 流氓公爵
第七章 再一次的調製
第八章 什麼是魔法
第九章 贊巴耳蜘蛛
第十章 徹底翻臉


第四集
第一章 手下
第二章 準備工作
第三章 各方密謀
第四章 動物於人
第五章 搶劫
第六章 欣賞混亂
第七章 你初一我十五
第八章 舞會的請柬
第九章 老友重逢
第十章 舞會的準備


第五集
第一章 天使之翼
第二章 作弊
第三章 陰魂山脈
第四章 傳奇魔法
第五章 意外的遭遇戰
第六章 失去控制的混戰
第七章 澤地之戰
第八章 終極境界
第九章 寂靜之海
第十章 蟲災


第六集
第一章 野人嶺
第二章 突入重圍
第三章 不死之王
第四章 力量的選擇
第五章 模擬幻境
第六章 亡靈之主
第七章 換寶
第八章 掌握力量
第九章 回到現實
第十章 新的一輪賭博


第七集
第一章 組建班底
第二章 兩張網
第三章 出山
第四章 噬魂教派
第五章 意外的發現
第六章 最強的武器
第七章 震懾的出場
第八章 死亡裁決
第九章 計畫
第十章 智囊團


第八集
第一章 前站
第二章 手術
第三章 梵塞風雲
第四章 實力還是實力
第五章 行動關鍵
第六章 驚天血案
第七章 慘劇
第八章 殘局
第九章 布局
第十章 變局


第九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冬臘月各自籌謀


第十集
第一章 自己的力量
第二章 匪徒襲擊
第三章 紅松喋血
第四章 善意和虛偽
第五章 初到教廷
第六章 家的感覺
第七章 會晤高層
第八章 看門狗
第九章 歷史的真相
第十章 資料堆


第十一集
第一章 另外一個世界
第二章 另外一位強者
第三章 多撒侖的回憶
第四章 復活后的收穫
第五章 魔蹤
第六章 裁判所
第七章 墮落之地
第八章 賭局
第九章 練功
第十章 僥倖得來的勝利


第十二集
第一章 死亡祭奠
第二章 看到未來的代價
第三章 需要什麼樣的力量
第四章 焰火的啟示
第五章 各家心思
第六章 陰暗之地
第七章 今天休息
第八章 寶物
第九章 教廷談判
第十章 援軍到達


第十三集
第一章 火山基地
第二章 戰爭時期的戀情
第三章 教皇的準備
第四章 臨時變計
第五章 偷襲
第六章 贏家
第七章 歸途的戰鬥
第八章 真正的目標
第九章 大爆炸
第十章 離開


第二部
第一章 新的目標
第二章 獲取記憶
第三章 回憶之旅
第四章 車站
第五章 泊利初印象
第六章 故鄉行
第七章 打獵
第八章 混戰
第九章 激戰
第十章 黑手
第一章 狸貓換太子
第二章 前往南方
第三章 排除障礙
第四章 消除標記
第五章 到家
第六章 貴族的含意
第七章 玩具
第八章 學問
第九章 應對之策
第十章 狼狽為奸
第一章 暗中的支持
第二章 意外的援手
第三章 政治明星
第四章 福利改革
第五章 一帆風順
第六章 不友好的來客
第七章 無畏的爭執
第八章 奇怪的拓本
第九章 風雲突變
第十章 夜戰
第一章 非公正決鬥
第二章 政治遊戲
第三章 黑大陸之行
第四章 雇傭兵
第五章 上路
第六章 小心翼翼
第七章 聯軍
第八章 苦戰
第九章 死戰
第十章 死亡禁地
第一章 惡魔對戰
第二章 捕獵寄生體
第三章 墮落天使再現
第四章 巢穴
第五章 神
第六章 高德的日記1
第七章 高德的日記2
第八章 高德的日記3
第九章 高德的日記4
第十章 歸途
第一章 趁火脫困
第二章 鬱悶失手
第三章 裝死逃脫
第四章 反擊
第五章 太極
第六章 盤問
第七章 天堂的線索
第八章 增強實力
第九章 暗黑祈禱
第十章 妖艷女諜
第一章 秘密行動
第二章 精靈城
第三章 禁區
第四章 大空戰
第五章 避難所
第六章 失而復得
第七章 海盜船長
第八章 黑大陸戰略
第九章 亡靈天災
第十章 各方盤算
第一章 論勢
第二章 論功
第三章 結婚前夕
第四章 行賞
第五章 婚禮
第六章 天堂峽谷
第七章 天堂之門
第八章 水世界
第九章 奇異的世界
第十章 神乎其技
第一章 魔核力量
第二章 偷藝
第三章 搜救隊出發
第四章 圍追堵截
第五章 兩人小組
第六章 自由和混亂
第七章 後路無憂
第八章 步入軌道
第九章 宗師匯聚
第十章 生命造器
第一章 超級武力
第二章 六大神器
第三章 扶持
第四章 宗師
第五章 成長
第六章 神器再現
第七章 抓間諜者
第八章 溝通
第九章 簡化版神器
第十章 死亡獻祭
第一章 脫困
第二章 最後的準備
第三章 空中之城的崩潰
第四章 領域之上
第五章 隱居
第六章 渾然天成
第七章 聖城
第八章 斗獸場
第九章 戰聖級的決鬥
第十章 女奴
第一章 修身
第二章 交易
第三章 人造心核
第四章 宗師考核
第五章 入住內城
第六章 赫淮斯托斯沙龍
第七章 沾到的詛咒
第八章 斗殺
第九章 成神秘術
第十章 搬兵
第一章 邀請
第二章 生和死
第三章 最後的戰鬥
第四章 天使之亂
第五章 聖陵
第六章 接引之舟
第七章 私心
第八章 脫逃
第九章 回家
第十章 新的開始


上一篇[《德州殺場》]    下一篇 [1970年8月3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