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暮雨江天 -作品基本信息

  小說作者: 孔璋

  

小說性質:公眾作品總點擊:12174月點擊:10周點擊:1
小說類別:傳統武俠總推薦:74月推薦:0周推薦:0
寫作進程:連載中完成字數:37788授權狀態: 授權作品

2 暮雨江天 -內容簡介

  他叫花平.

  他是一個不幸的人,初出江湖,就惹上了玉女宮的人,千里逃命,最後仍被逼入武夷絕谷,落下萬丈深淵.

  可他又是幸運的,不僅未死,更機緣巧合,學得了失傳百年的忘情訣.

3 暮雨江天 -閱讀信息

楔子

  一條金衣大漢手握半截桿棍,斜倚在一個花架上,不住的喘著粗氣.

  他瞧來約莫五十餘歲年紀,眉濃眼銳,面方額闊,身材壯碩,身上衣服雖然樣式簡單,卻做工甚是精良,此刻雖已被汗水浸透,卻仍是不沾不滯,所用衣料,顯也不是凡品.

  這是一間極大的房子,擺設的雖不是如何奢華,但細細看來,無一樣不是精緻考究,無一樣不是人間珍品,無論手工用料,都是無可挑剔,但偏生又布置的疏落開朗,絕無小家子氣.

  正如這房子的主人一樣,雖然不好奢華,但他的人在這裡一站,便足以證明他有資格位於萬人之上,完全不需要什麼衣服或是隨從來證明.

  只是....

  主人已近未路,房子里的擺設也已被打的亂七八糟.

  將這一切破壞的人,此刻就站在金衣大漢的對面.

  他身著一襲白袍,手中斜握著一把小斧,兩隻眼睛緊緊盯住金衣大漢,一瞬也不敢瞬.

  這金衣大漢有多麼頑強,多麼堅忍,當今天下,沒人能比他更清楚.

  和那金衣大漢不同,他面容之中,並無多少雄豪霸氣,倒是有著濃濃的書卷之氣,微微一笑時,自有著一種令人安心的魅力,再加這一身兼得優雅華貴的白袍,若是現身於酒肆行欄之間,必是女子們追逐的對象.

  此刻,他正在笑.

  金衣大漢喘了幾口粗氣,嘶聲道:『咱們過了幾招?『

  白袍人笑道:『三十三招.『

  金衣大漢道:『三十三招中,你換了刀,劍,棍,刺,斧五種兵器,用了七家拳法,三路腿法,兩門指法,四套掌法,無一種是你本來所學,是誰教你的?『

  白袍人笑道:『難道不能是我多年來暗中所學么?『

  金衣大漢冷哼道:『你我並肩多年,所經大小血戰,無慮百場,各自武功都清楚的很,你說這種話,也太可笑.『

  白袍人微微一笑,忽道:『其實大哥看錯了,我剛才共用了三門指法,第十七招時,你我擦身而過,我反手一指,刺你脅下,那是潘家的鑽心指,並非連家的判官指.『

  金衣大漢悶哼一聲,道:『近三年來,你並未出外征戰,也未遠離京城,這些武功,究竟是怎麼學到的?『

  白袍人微笑道:『我府中也沒有收養江湖殺手,奇人異士,大哥在我府中派了這麼多探子,這一點,自然也是清楚的很.『

  金衣大漢微微動了一下身子,卻未說話.

  白袍人笑道:『我若不說出來,只管大哥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些武功,都是趙普傳我的.『

  金衣大漢怒道:『胡說!趙普懂什麼武功?他若會武,我也不會將那事交於他辦...『一語未畢,忽地象是想起了什麼無比可怕的事一般,面色大變.

  白袍人笑道:『大哥想起來了?『

  金衣大漢嘶聲道:『不,不可能,那麼多,沒人能做得到...『

  白袍人嘆了一口氣,道:『事實就在眼前,大哥還不肯信嗎?『

  金衣大漢怒吼一聲,躍在空中,半截桿棍如雷轟般劈將下來.

  他這一生,也不知經過多少九死絕境,歷過多少修羅屠場,更擁有著無人能比的堅毅和自信,只要一口氣在,就決不會輕易言敗.

  只可惜,他此刻面對的對手,是天底下最了解他的人,無論是武功,是性情,還是他過往的一切......

  白袍人輕嘆一聲,眼中滿是憐憫之意,道:『時候不早了,小弟還想回去小睡片刻,這就請大哥上路吧.『

  小斧斜斜揚起,劃出了一道閃光.

  如果說金衣大漢的棍勢如九天怒雷的話,白袍人的斧光就宛若一記輕拂.

  一個多情公子,在自己心愛女子頭上的一記輕拂.

  棍斧一交即分,白袍人仍站在原地未動,金衣大漢跌跌撞撞,退開了六七步.滿眼都是驚恐之色.

  白袍人笑道:『出手越輕,發力越猛,石家的雷霆刀法,大哥該是再清楚不過,小弟將它化成斧法用出,不知怎樣,還煩大哥指點一二.『

  又道:『老石是絕對不會背叛大哥的,大哥還不肯信嗎?『

  金衣大漢猛地里大吼一聲,掌中斷棍片片碎裂,落在地上.

  那一斧看似輕柔,內里勁道卻是霸道無倫,若非他退身的快,雙手經脈只怕都已被震傷,他雖退的了身,那棍卻是護不住了.

  白衣人也露出一絲欽服之意.道:『大哥的實力,還在小弟估計之上,而大哥的鬥志,更是令小弟非常佩服.『

  『但是.這一戰,已經拖的太久了.『

  『西天吉門已開,請大哥上路吧.『

  金衣大漢躺在地上.

  白袍人站在他身側,微笑著,看著他.

  金衣大漢露出一絲慘笑,道:『你勝啦.『

  白袍人卻第一次收起了笑意,正色道:『大哥可還有什麼未了心愿么?小弟定當盡心竭力.『

  金衣大漢苦笑道:『只想知道一件事.『

  白袍人道:『小弟必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金衣大漢道:『你們,管這種武功叫什麼名字?『

  白袍人似未想到他竟是執著於這等問題,呆了一呆,方道:『小弟並未想過,趙普的意思,想要叫它做『天道『『

  金衣大漢的眼睛驟然睜大,道:『天道?你們竟管它叫天道?哈,哈哈哈...『

  笑聲漸漸小去,終於化作無聲.

  白袍人嘆了一口氣,道:『大哥若想詐死來給小弟最後一擊,小弟定會非常傷心.『

  『因為難判大哥生死,小弟唯有以槍矛之屬,遠遠戮擊大哥身體,一想到大哥身遭橫死,竟還不能全屍,小弟實是悲痛莫名.『

  金衣大漢連最後的圖謀也被看穿,自知今日已是一敗塗地,苦笑一聲,反手一拳搗在自己胸口,只聽一聲悶響,身體抽搐了幾下,不再動彈.

  白袍人微微一笑,忽地一躍而起,只聽拍拍數聲脆響,竟已在金衣大漢身上連點了數十下.

  並非是他太過小心,追隨這金衣大漢數十年來,不知見過他多少次死裡逃生,反敗為勝,無論是對於自己的戰友還是敵人,金衣大漢都已成功建立起了一種不死不敗的信心.

  但是,現在,不敗的神詆已經倒下,龐大的基業已經到手.

  環視著這房子中的一切,白袍人還有些不敢相信,從今以後,這一切,都是他的了嗎?

  夜色猶深,但看在白袍人的眼中,卻是一片光明,他知道,當他走出這間房子的時候,所能看到的一切,就都是他的了.

  終於,忍到這一天了啊...

上一篇[南國紅豆]    下一篇 [金賽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