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暴力型抑鬱症

標籤: 暫無標籤

暴力型抑鬱症往往難以發現自身的問題,由於情緒傳導障礙,他們無法正常的感受到周邊親人對他們的關愛,很難有感恩的想法,大多會對現有的自身狀況、生活狀況甚至社會現狀表現出強烈的不滿。太過在意自身的感受,甚至非常鑽牛角尖,會給人非常自我的印象。因此,和他關係親近的人,往往會生活的非常的辛苦,甚至很多也會產生抑鬱情緒。

1 暴力型抑鬱症 -如何預防抑鬱症

  抑鬱症會嚴重影響人的生活質量,輕者影響心情,對事情提不起興趣,影響睡眠,重則精神萎靡不振,產生厭世情緒,甚至會出現自殺的悲劇發生。
  方法:
  1.解決思想的壓力為先:傾訴——在我看來是最有效的早期的一種應對方式,因為人不能總是將自己孤立的看待,更不能一昧的壓抑自己,要知道很多的慢性病如近年來多發的腦血管病都不能排除這些因素的刺激,我想除過家庭成員的傾訴之外,對自己生活中信耐的朋友的傾訴的方式是最好的排毒方式了,因為,這樣不僅能增加朋友們之間的溝通,還可培養和加深互相之間的友誼。
  2.歌唱療法:可與朋友們去卡拉ok廳,大聲地,毫無拘束的盡情的歌唱,釋放胸中的鬱氣,對自己的情緒有調劑和釋放壓力有極大的好處。
  3.不談消極的東西:不談消極的東西這是預防抑鬱症發病的一大重點。親友最好也不要聽患者的消極的言談。這並不是不同情患者,主要的是親友聽患者談消極的東西,會強化他們好談消極的東西。
  4.運動療法:首推游泳,每周1-2次的定時定量的游泳是我這幾年身心保持健康的,消除壓力的最好的運動方式了,每次游完,我都會覺著身心輕鬆,神清氣爽,思維敏捷。其次是晚餐后的散步,也是一種很好的方式,最好選擇環境幽靜的花園漫步,看到花草樹木的蔥鬱,人的心境會很快的平靜下來,理性的思考,消除煩惱,一旦散步的習慣養成,你就會深切地體會到它的眾多好處。
  5.拓寬視野:培養熱愛讀書的興趣,豐富自己的精神生活,還可以瀏覽自己感興趣的網頁,閑暇時收聽廣播等方式了解世界上每天發生的新聞,儘可能不讓那種負面消極的情緒侵佔自己的意識。
  6.做有意義的事情:做有意義的事情可以讓人保持一個健康愉快的心情,每天嘗試著做三件事情,無所謂大小,即使是一個微笑或者是學做一道菜,只要是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情,你就會感到快樂。
  7.合理飲食:注意自己飲食習慣的,保證全面營養,增強體質這會對自己的身體起到一個有力的保護作用。

2 暴力型抑鬱症 -六大危害

  1、誘發軀體疾病:
  抑鬱症患者患心臟病的危險性增加2倍,遭遇中風的概率增加3倍。常見的誘發表現為,食慾減退、體重下降、性慾減退、便秘、陽痿、閉經、乏力等。患者親友心理上飽受很大的痛苦和折磨,工作狀況也受到一定影響
  2、思維長期消極悲觀:
  抑鬱心境可導致思維消極、悲觀和自責、自卑,感到任何事情都困難重重,對前途悲觀絕望。
  3、縮短壽命:
  一項歷經40年的研究發現,由抑鬱症導致功能失調而引起的死亡率,同癌症、糖尿病和心臟病人的死亡率一樣高。
  4、損害社會功能:
  患抑鬱症后,通常表現為思維困難,睡眠障礙,食慾下降,腦力勞動效率明顯下降,很難勝任日常工作,還會使人體免疫功能下降,使社會工作和生理能力下降。
  5、加重家庭負擔:
  抑鬱症的治療需要持續很長的時間,期間所應用的藥物,所參加的心理治療,所做的護理工作會耗費大量的人力財力,對家庭造成經濟上的負擔。
  6、功能下降:
  長時抑鬱情緒會導致思維困難,腦力勞動的效率明顯下降,影響大腦運轉,頭昏,記憶力下降。

3 暴力型抑鬱症 -抑鬱症 家庭暴力 橫斷面調查研究

  家庭暴力作為社會心理因素之一,是一個嚴重的負性生活事件,往往負性生活事件對人具有威脅性會造成較明顯和較持久的消極情緒體驗,對身心健康的損害更大[1]。抑鬱症患者遭受家庭暴力可能會影響到身心健康,那麼家庭暴力對抑鬱症患者心理因素的影響從不同性別方面分析,各自有何特點。本研究通過探討近一年家庭暴力與不同性別抑鬱症患者的個性、社會支持及應對方式的關係,從不同性別方面為抑鬱症患者的干預提供理論依據。
  對象和方法
  對象 病例均來自2002年7~12月在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精神衛生研究所和湖南省腦科醫院住院和門診患者,性別、文化程度不限,年齡18~65歲。診斷由2名副教授以上職稱者按照中國精神疾病分類與診斷標準第3版中抑鬱發作的診斷標準同時診斷為抑鬱發作,並同時評定漢密爾頓抑鬱量表(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 HAMD)評分大於20分。排除標準:有嚴重軀體疾病、神經系統疾病、精神發育遲滯、人格障礙等。符合標準者共72例。男性30例,女性42例。
  本研究對家庭暴力的定義,是指近一年親身經歷夫妻之間、父母與子女之間、兄弟姊妹之間等家庭成員間的精神虐待(如被辱罵、遭遇精神冷戰、經濟被剝奪、人身被限制、被遺棄等)、軀體虐待(如被扇耳光、抓、拳打、踢等)、性虐待(如性侵犯、性摧殘等)。將入組對象按有、無遭遇家庭暴力分為兩組。有家庭暴力組精神虐待21例(55%),精神虐待合併軀體虐待14例(37%),精神虐待合併軀體和性虐待3例(8%)。
  方法1. 調查工具 ①自行設計的家庭暴力調查表。包括一般情況(姓名、年齡、性別、族別、文化程度、職業、精神病家族史、物質濫用史、經濟收入、診斷、病程等)、近一年內家庭暴力(有或無、目睹者還是經歷者、經歷者主要是受虐者還是主要是施虐者,家庭暴力方式:精神虐待、軀體虐待、性虐待)、自殺程度。 ② 漢密爾頓抑鬱量表[2](HAMD)。由 Hamilton於 1960年編製,本研究使用的是24項版本。HAMD大部分項目採用0-4分,5級評分法,各級的標準為;(0)無;(1)輕度:(2)中度;(3)重度;(4)極重。分界值按Davis的劃分:總分超過35分為嚴重抑鬱;超過20分為輕度到中度抑鬱;小於8分為沒有抑鬱癥狀。③社會支持評定量表[3](Social Supporting Rating Scale, SSRS)。共10項,該量表將社會支持分為三個維度:客觀支持(3條)、主觀支持(4條)和支持利用度(3條)。④特質應對方式問卷[3](Trait Coping Style Questionnaire, TCSQ)。測評應付方式,採用姜乾金修訂版本,該量表有20個條目,分為積極(12條)與消極(8條)應對方式兩個維度。⑤艾森克人格問卷[4](EPQ)。龔耀先修訂,共88項,分精神質(P量表)、神經質(N量表)、內外向性(E量表外向和內向)和掩飾性(L量表)四個分量表。以上評估工具均具有較高的信度和效度,在國內已廣泛使用。
  2.調查方法 本研究為橫斷面調查研究。由1名研究者(工作5年以上精神科住院醫師)執行。在調查前進行了系統的方法學學習和細緻而嚴格的培訓。取得患者或家屬知情同意后,在安靜獨立的房間進行訪談。SSRS、TCSQ和EPQ等自評量表和家庭暴力調查表由患者在研究者的指導下填寫,其中有關家庭暴力和自殺部分的敏感問題則由研究者與患者進行深入訪談後由研究者記錄,對可疑信息則詢問其家屬或印證。對病情嚴重無法完成調查者,待其病情緩解后評定。HAMD由2名主治醫師評定,要求HAMD評分大於20分。
  3.統計學方法 在SPSS11.0上建立資料庫,計數資料用c2檢驗,計量資料用t檢驗。相關分析用Pearson相關。
  結 果
  1. 有、無家庭暴力兩組一般情況的比較
  表1:有、無家庭暴力兩組一般情況的比較
  項目
  有家庭暴力組(n=38)
  無家庭暴力組(n=34)
  c2/t值
  P值
  性別(例):男/女
  16/22
  14/20
  0.006
  0.936
  發病年齡(歲)
  33±8
  35±14
  0.589
  0.559
  婚姻(例)
  已婚
  未婚
  離異/喪偶
  23
  10
  5
  20
  11
  3
  0.536
  0.765
  文化程度
  初中以下
  高中
  大學以上
  19
  9
  10
  10
  9
  15
  3.582
  0.167
  職業
  工人
  農民
  幹部
  學生
  其他
  11
  6
  8
  6
  7
  10
  1
  14
  5
  4
  5.961
  0.202
  陽性家族史(例)
  11
  6
  1.270
  0.260
  兩組間性別和年齡比較,差異均無顯著性(P>0.05);兩組間在婚姻、職業、文化程度、家族精神疾病史等方面的差異亦無顯著性(P>0.05)。有家庭暴力組病程1個月~20年,中位數為3年;雙相抑鬱症6例,單相抑鬱症29例。無家庭暴力組病程1個月~28年,中位數3年;雙相抑鬱症4例,單相抑鬱症27例。
  2. 家庭暴力與抑鬱症患者HAMD各項因子及總分相關性的分析
  家庭暴力與抑鬱症患者的認識障礙(r=0.235,P=0.047)及HAMD抑鬱總分(r=0.240,P=0.043) 呈正相關,差別均有統計學意義。家庭暴力與HAMD其它各項因子均無相關性。從不同性別方面分析,各自有不同的特點。家庭暴力與男性抑鬱症患者的絕望感(r=0.367,P=0.046)呈正相關,差別有統計學意義,與HAMD其它因子及抑鬱總分均不相關;家庭暴力與女性抑鬱症患者HAMD各項因子及總分均不相關。
  3.抑鬱症患者有、無家庭暴力兩組SSRS、EPQ和TCSQ評分比較
  有家庭暴力組男性抑鬱症患者的主觀支持分、總社會支持分低於無家庭暴力組,差異有顯著性(P<0.05);消極應對分高於無家庭暴力組,差異有顯著性(P<0.05)。有家庭暴力組女性抑鬱症的支持利用度分低於無家庭暴力組,差異有顯著性(P<0.01);EPQ的N評分高於無家庭暴力組,差異有顯著性(P<0.05),見表2。
  表2:有、無家庭暴力兩組SSRS、EPQ、TCSQ評分的比較(分, )
  變數
  男性
  女性
  有家庭暴力組
  (n=16)
  無家庭暴力組
  (n=14)
  t值
  P值
  有家庭暴力組
  (n=22)
  無家庭暴力組
  (n=20)
  t值
  P值
  SSRS
  客觀支持
  8.38±2.92
  9.71±3.41
  1.16
  0.26
  7.41±2.17
  8.65±2.54
  1.705
  0.10△
  主觀支持
  18.81±4.88
  22.57±3.36
  2.42
  0.02△
  22.95±8.61
  22.90±4.28
  -0.026
  0.98
  支持利用度
  6.50±2.42
  7.29±2.05
  0.95
  0.35
  6.13±2.03
  8.10±1.99
  3.154
  0.00**△
  總社會支持
  33.69±8.20
  39.57±6.35
  2.17
  0.04△
  36.5±10.38
  39.65±7.15
  1.133
  0.26
  EPQ
  E
  51.2±10.01
  49.81±9.11
  -0.39
  0.70
  54.57±8.78
  51.90±8.09
  -1.021
  0.31
  N
  67.96±6.91
  65.42±8.54
  -0.90
  0.37
  64.17±7.40
  56.5±10.26
  -2.787
  0.01*△
  P
  71.93±8.46
  67.13±6.59
  -1.71
  0.10
  72.21±7.04
  69.42±7.26
  -1.264
  0.21
  L
  64.98±3.23
  64.79±4.17
  -0.14
  0.89
  62.32±3.24
  63.84±3.85
  1.392
  0.17
  TCSQ
  消極應對
  34.94±4.74
  30.07±6.47
  -2.37
  0.03△
  36.41±18.30
  27.70±9.48
  -1.907
  0.06
  積極應對
  23.63±7.41
  25.43±5.69
  0.74
  0.47
  29.3±11.33
  29.35±5.01
  -0.005
  0.99
  註:SSRS為社會支持評定量表;EPQ為艾森克人格問卷;TCSQ為特質應對方式問卷,*為P<0.05或**P<0.01。
  討 論
  負性生活事件作為社會心理因素,對抑鬱症患者的心理都有一定的影響,這些負性生活事件主要集中在婚姻家庭、工作方面[5],而家庭暴力是婚姻家庭問題的主要內容之一。家庭暴力作為負性生活事件也可能是導致抑鬱的一個方面,消極事件比積極事件對精神健康的影響更強有力,家庭暴力對受虐者的身心都會產生深遠的影響。本研究顯示:家庭暴力與受虐者的抑鬱程度相互影響較明顯,且受虐者的認識障礙也有相應的偏差。Beck(1985)認為抑鬱症患者自殺增加的根本原因是絕望的抑鬱和應激的增加。許多受虐者,由於軀體被傷害、經濟被控制、人身被限制等,使他們處於一種無助、無望、無價值、自罪和悲觀的抑鬱境地而採取自殺。對男性而言,家庭暴力與其絕望感相互影響較明顯。國內有學者研究發現抑鬱症自殺與絕望感、抑鬱情緒、自卑感呈正相關,絕望感對自殺的影響最大[6]。本研究發現對女性而言,家庭暴力卻與其HAMD抑鬱總分及各項因子均無關聯,這可能是女性由於受其他社會心理因素的影響所致。
  抑鬱症患者所面臨的應激源是家庭暴力(可能還有其它的生活事件),其社會支持、個性特點、應付方式等其它方面也可能是其致病的共同因素,它們相互之間的關係比較複雜。家庭暴力與抑鬱症患者自殺呈明顯關聯,患者的社會支持、個性和應對方式等社會心理因素對此關聯有一定的影響[7]。本研究顯示在社會支持方面,對男性而言,經歷了家庭暴力的男性抑鬱症患者,不僅社會總支持更差,而且對社會支持的主觀感受也很差;George等研究發現主觀社會支持是對抑鬱癥結局影響較強的一個因素[8]。對女性而言,家庭暴力與女性支持利用度相互影響較明顯。
  在本研究中,對男性而言,由於其主觀感受支持差,又遭受家庭暴力,更易出現消極應對。對女性而言,雖遭受家庭暴力卻不影響其應對方式。一種可能是女性患者的主觀社會支持尚好,家庭暴力對女性的應付方式不會構成影響;另外說明對女性受虐者而言,可能尚存著其他影響抑鬱程度的更為重要的中介因素,遭受家庭暴力者與大腦中5-HT功能降低有關[9]。本研究發現女性受虐后較易出現情緒不穩定,衝動。Brodsky 等認為衝動和攻擊人格特質是兒童期虐待和成人後抑鬱症自殺的中介因素, 10]。但本研究發現家庭暴力與男性抑鬱症患者的個性不相關,可能是樣本量偏少的緣故,需要今後擴大樣本進一步分析。
  家庭暴力可能影響抑鬱症患者的個性及心理因素,同時由於抑鬱症患者缺乏社會支持、不能有效地利用社會支持來源、精神質和不穩定的個性,以及消極的應對方式等,也可能促使家庭暴力的加重。本文提示了家庭暴力與抑鬱程度的緊密關聯,並且這種關聯尚與社會支持、應付方式、人格特徵等性別差異有一定關係。但是家庭暴力與抑鬱的關係中,究竟性別,還是與性別相關的其他心理變數的差異起更重要的作用,本研究尚不能清晰作答,則是未來研究需要考慮的問題。
  儘管本研究揭示了上述有意義的結論,但有幾點不足尚需提醒。一個是由於時間的原因,樣本量收集偏少;二是沒有結合家庭暴力的頻率和嚴重程度進行分析;三是橫斷面研究尚不能說明家庭暴力與抑鬱症心理因素的因果關係,都需要今後進一步探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