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曲水庵 -簡介

  曲水庵位於杭州西溪濕地公園交蘆庵之東、正等院之左。明祟禎元年(公元1628r年)雲棲古德禪師重新創建。依溪築一庵,門迎曲水,非舟莫渡,故名「曲水庵」。檐廊上懸「曲水庵」三字牌額,系奧嚴居士調御所題。又題匾額曰:「古先生之廬」。

2 曲水庵 -寺廟格局

  庵之中堂供奉著阿彌陀佛、觀世音、大勢至西方三聖菩薩。東西兩側的廡廊為香客宿舍。禪室左面為樓,樓上供奉著普門觀音菩薩像。樓下為講經堂。東面有一「懷閣」,含有面對西天懷念回歸之意。庵之四周,臨水種竹,長河瀠繞,匯成放生池,此為「生池飼魚」,曲水八景之一。放生池內種有蓮花,屋角種有梅花,竹篙邊種著菊花。

3 曲水庵 -文化淵源

  庵內還應有一座獅子石窟,有《《西溪百詠•曲水庵》詩為證:

  門外花溪曲曲回,擔簦頂笠接船來。

  籬邊金錯迎霜菊,屋角香浮帶雪梅。

  獅子窟中無野性,蓮花社裡有宗雷。

  匡廬滴漏重傳響,不是流觴集俊才。

  此詩描繪曲水庵四周花溪環繞,曲水迂迴,金菊錯落,雪梅飄香的迷人景色。為數眾多的香客、信徒,撐著雨傘,戴著箬笠,乘著一隻只小船,從四面八方湧來。這些香客,裡面有象南朝劉宋時期的宗炳、雷次宗一樣的文人隱士,他們都是為著景慕曲水庵的名望和影響前來禮佛、敬香的;而不是仿效蘭亭「曲水流觴」的那幫文人,飲酒吟詩。

  吳本泰有一首《菩薩蠻》詞描寫曲水庵,詞曰:

  鵝黃裊裊魚紋綠,遠山圍映深溪曲。清梵出花宮,苕亭在水中。流觴人不到,艇子安茶灶。客為放生來,游魚也散齋。

4 曲水庵 -開山高祖

  曲水庵之所以像「匡廬滴漏」那樣聲名遠播,不僅因其景色幽美,更主要的是這裡有一位得道高僧,名喚古德。

  古德法師諱大賢,古德是他的字。晚年自稱「一行道人」。苕溪人,原姓陸。幼年父母雙亡,無依無靠。有一次在雲棲貫知希先生家聽聞了楞嚴經的宗旨,幡然覺悟,遂投奔蓮大師剃度出家。蓮大師圓寂后,又受業於儒大師。他不怕勞苦,兢兢業業地干著燒飯、砍柴等勞作。空閑時,就去聽大師講演經文。他對經文能夠潛心研習,析微辨奧,從而獲得僧眾的好評,被稱之為「義虎」。他靜心修鍊,蠲除雜念,又才思敏捷,所以僧俗兩方,都十分器重他。名僧如鵝湖心律禪師、博山艤禪師;施主如太史錢謙益、京兆尹錢士貴,都察院左都御史唐世濟等,都紛紛請他去開席演講,分身說法。名望甚隆。

  古德法師有一段時間在桐廬富春江修鍊過。但更多時間是在曲水庵,總共有20多年之久。這20多年中,他組織佛社,設壇講法,從未間斷。他舌如蓮花,使人深受感動。外地來聽他演講的人很多,有時竟達萬人之眾。庵中地小容不下,於是聽講的人就把船泊在蘆花盪內,或手中撐著雨傘,或頭上頂著笠帽,坐在船上聽講,連附近的慈覺庵和香海居里都住滿了人。

  安徽吳應賓有贈古德法師詩一首。曰:

  莫道宮商調不同,從來有句本無功。

  金爐香散千花�,玉塵風生萬籟雄。

  新見德山如雪老,獨超遠社似生公。

  如何一瓣紅蓮舌,幻作青山滿目中。

  明崇禎己卯(公元1639)年秋,古德禪師坐化於講席之上。他的門人在花塢築一舍利塔,將其安葬。其著有《維摩折衷疏》、《金剛如說》、《發菩提心論解》、《五戒略解》等數種經書行世。

  他死後,由笠雲、籜如二法師繼席開講。聽講者皆將船停泊蘆盪之中。

5 曲水庵 -風景典故及作品

  秋水庵有「秋雪八景」,明時之曲水庵就有「曲水八詠」,且早於「秋雪八景」而聞名。

  大善法師在《西溪百詠》里專門撰有「曲水八詠」詩:

  一、法華秋霽

  秋山初雨霽,新展畫圖清。

  樹點峰痕碧,嵐描石竇明。

  皎空草木辨,寒削水天平。

  獨怪人如鳥,微微嶺半行。

  法華秋霽是一遠景。法華山位於西湖之西,去靈隱山後一里許。它的南面是玉泉、鷲嶺、天竺;它的北面是秦亭至留下的輦道。東西橫直一十八里。法華山有一花塢,萬花錦繡、林木茂美、清幽深邃,地絕幽邈。唐玉虯《春花秋月說西溪》:「繞入花塢,即聞泉聲潺潺,修篁古木,蔽日參雲,曲折六七里,始旁其底……滿牆梨桃,霏霏作董紅雪飛舞……十步一蘭岩,掩映其間……是處擅雲棲之竹,得靈隱之泉,兼十八澗之邃。」沈九如詩曰:「空翠撲衣裳,清風卷巾幘。」吳本泰:《菩薩蠻?花塢》:「花艷卻深藏,千松與萬篁。」陳豪《游花塢》:「連林修竹青無際,夾道流泉靜不喧。」又《重過花塢》:「修篁交翠天無罅。」潘飛聲《入花塢至白雲堆》:「綠雲入青蒼,十里天已綠。」皆可見萬木蒼翠、隱天蔽日之景。

  由於法華山幽邈深邃,每當秋天雨後,站在曲水庵向法華山遠眺,只見日映嵐光、雨收黛色、斷虹斜掛、瑞彩騰空,其景色如同―幅美妙圖卷,遊人為之沉醉。

  古德禪師有首《法華秋霽》詩曰:

  四時山色好,最好是新秋。

  翠靄晴堪掬,蒼煙澹欲流。

  斷雲掛高樹,飛瀑響林邱。

  一望通靈鷲,西峰落照留。

  這正是此美景的絕好寫照。

  陳昌遇復有一詩曰:

  一帶寒山立,稜稜以骨妍。

  堆藍忘石老,浮紫借霞鮮。

  摩詰閑吟在,吳興染筆先。

  容皴濃淡處,雁樹半迷煙。

  施萬也有―詩曰:

  雨余爽氣森,萬木爭弄色。

  峰前落照開,窈窕倚晴碧。

  曠覽豁幽衷,遐想雲中客。

  有約看秋山,明朝理孤策。

  二、佛慧晚鐘

  山寺晚鐘動,聲聲都到樓。

  兼風音自大,入夜韻偏幽。

  霞落溪光冷,雲迷塔影浮。

  飛鴻叫月出,添得滿空秋。

  據此詩意猜度,「佛慧晚鐘」應是指人在曲水庵而聽到從佛慧寺傳來的晚鐘之聲,最近也該是佛慧寺別院白業堂傳來的晚鐘之聲。

  佛慧寺在碧峰山腳下,五代晉天福七年(公元942年)由普覺明一禪師開山創造。明永樂間(公元1403―1424年)本源文達禪師重建。正德間(公元1506-1521年)被大火燒毀,那時正值都督萬表作為外護,祗圓法師宣揚宗教,皈依的信徒很多。於是請來佛家藏龍經典,作為寺廟永鎮之寶。把寺廟修建得煥然一新。後來月溪、圓朗二位法師相繼在下院修行。這下院在天寶村,別名圓通庵,又名白業堂。此白業堂是講師圓朗創立。他同母兄長祗園法師在碧峰山佛慧寺闡揚佛法,朗公協助他。祗園圓寂后,講壇法席愈加興盛,信徒們布施的財物更多。朗公不把這些布施來的錢財充作衣食之資,而把它用來購買30畝左右的地皮,建造了白業堂。白業堂共有五間,左右為靜室,後面為齋廚、浴室,四周圍牆高築,環境十分靜謐。和尚作晚課的鐘聲隨風飄送到曲水庵一帶,音韻悠揚悅耳。再加上黃昏之後,溪光冷淡,暮雲氤氳,塔影朦朧,飛鴻啼月,令人聞之心清慮澄,塵念全消。

  佛慧晚鐘如欲作近景處理,亦可認定為交蘆庵的晚課鐘聲。

  佛慧,原是佛教語。謂唯佛具有的至大至圓的智慧,即無上正等正覺。這種智慧能如實覺知一切真理,了知一切事物。交蘆庵原名正等院,故此,這佛慧鐘聲,亦可指從交蘆庵傳出的鐘聲。

  施萬的《佛慧晚鐘》詩曰:

  疏鍾起佛慧,谷靜聲逾響。

  高雲停不流,轉覺天宇廣。

  迢遞入寒煙,興來每獨往。

  卻憶十年時,攢眉發深想。

  三、北峰雲起

  釋大善詩曰:

  峰頂白雲起,雲起峰苕山堯

  乍疑半嶺雪,翻作滿山潮。

  影漏日光澹,氣蒸天漢遙。

  夜飛溪上宿,化雨滴芭蕉。

  北峰起雲,亦是遠觀之景,北峰指北高峰。北高峰「龍崗蜿蜒,猿攀蛇折」、「凌虛拔峭,孤聳碧落」。風起處,雲如潮湧,日光黯淡,嵐氣深幽,峰巒忽隱忽現,氣象十分壯觀。

  古德法師有詩曰,

  北峰何苕山堯,仰望石空際。

  時見煙霞窟,依微走雲氣。

  冉冉隨輕風,不盡徘徊意。

  我願結慈蔭,常覆談經地。

  古德法師盼望此冉冉隨風飄浮的雲氣,永結慈蔭,覆蓋此談禪聖地。

  施萬復有一詩曰:

  攜筇臨水坐,雲起面前峰。

  隔樹斷還續,遮山淡復濃。

  棲遲唯伴石,出沒豈從龍。

  無限逍遙意,隨風度遠空。

  坐在曲水之邊,透過樹梢遠望北高峰,雲濤起伏,視線時斷時續,山巒時隱時現,雲色忽濃忽淡,景色甚為壯觀。

  四、蒹葭泛月

  釋大善詩曰:

  泛泛蒹葭月,行行翠碧乘。

  波分千片玉,光碎幾層冰。

  心與境俱化,見將聞其澄。

  隨流不拔棹,一似折蘆僧。

  除了秋雪庵之外,曲水庵、交蘆庵一帶亦是觀蘆勝地,如大善《蒹葭里》詩中說的「千頃蒹葭十里洲」的澤國濕地,正是屠倬詩中所說的「短棹穿蘆磚,四面都是水,屋在蘆花上,船入蘆花里」的美妙情景。

  「半空映月明殘夜」的時候,蘆花蕭蕭肅肅,蕭蕭得月之魂,肅肅凝月之魄。

  這時候泛舟月下是非常美妙的。厲鶚說「僧言花時月泛最佳」。所以喜歡蒹葭泛月,寫出了「同行興彌深,蒹葭待秋素,欲驗溪僧言,孤槳盪寒兔」這樣的詩句。寒兔者,秋月也。

  文人墨客,最喜歡在蘆盪中賃舟泛月,寫出很多美妙的詩句。

  釋白可有詩曰:

  明月化為水,隨灣放小舟。

  行來三四里,碎卻一層秋。

  是物同無糸,此身覺更浮。

  蒹葭中暫泊,光影入深愁。

  施萬亦有詩曰:

  乘流遲山月,山深月初起。

  白露帶蒹葭,月光翻在水。

  恍若御天風,高歌雲漢里。

  他時紀勝游,無忘此夜美。

  五、竹林問渡

  釋大善詩曰:

  不設竹林渡,那堪頻問津。

  路由煙渚隔,春到水村新。

  覓侶清泠境,傳心寂寞濱。

  一從船子去,此後竟何人。

  曲水庵左近有一片大竹林。引來許多遊客。釋大綺有詩曰:「千畝不雲多,十個不雲寡。懸知擊竹處,更有問津者。」這大片竹林中,栽種著萬竿修竹,密密麻麻,中有曲徑通到溪邊古渡。此古渡人跡罕到。渡口對岸是一片根繁茂的桃林。在桃花掩映中隱約可見村民住房。

  施萬有詩描繪此景:

  萬竹最深處,通行唯有徑。

  徑盡人跡稀,渡古溪流靜。

  隔岸見桃花,村家知遠近。

  歸路望前山,坐待漁郎問。

  六、河水漁歌

  釋大善詩曰:

  漁人不相問,隔水辨歌音。

  菱葉一聲綠,蘆花幾調深。

  自垂溪上釣,久冷世間心。

  小艇番風去,蒼茫何處尋?

  河渚,俗稱河水,它是指今之蔣村、深潭口、三深、王家橋、周家村一帶那一大片網狀河流區和湖泊區,在西溪中段的北面,與西溪相連。這一帶有好幾個稱謂,《錢塘縣誌》:「河渚,本名南漳湖,亦曰渦水,在西溪東北,沙嶼瀠洄,蘆荻掩映,又曰蒹葭深處,再進為深潭口,高僧名士,蟬聯居隱,四圍斷岸,非棹不能渡。

  清康熙38年(公元1699年),玄燁南巡浙西曾至此地,賦有「暖催梅信早,水落草痕深」之詩句,於是這一帶奉旨禁樵採,一段時期內,自然風景得以保存。

  河渚居民,大多以網罟為業。孫士毅《河渚早春》詩:「破曉罷清盥,釣絲攜一縷。漁舟紛港漢……」此詩是描寫漁民清晨捕魚情景。漁人們起床梳洗罷,即紛紛下河捕魚,河港里遍是漁船,他們漁歌互答,一番歡樂豐收的景象。傍晚收網歸來,漁市上一片賣魚的吆喝聲。王積順有「瓜皮艇子往來頻……夕陽紅樹賣魚人」的詩句。

  施萬有首《河渚漁歌》詩:

  一水繞林巒,西回復東去。

  曲曲有漁家,自傍孤蘆住。

  日暮藹輕舟,歌聲出深樹。

  空負羨魚心,莫辨投竿處。

  僧廣(*:上宀下�)亦有一首《河渚漁歌》詩:

  �乃來何際,清機歷歷中。

  燈穿河影倒,歌雜水聲空。

  喉泠半蓑雪,韻長雙棹風。

  夜殘猶裊裊,餘響曳籬東。

  這一首首漁歌描繪了情趣極深的煙波妙境,顯示出一幅江南水鄉的漁樂之圖。

  七、生池飼魚

  釋大善詩曰:

  涸魚逃鼎難,聊借一池生。

  投餌吞無畏,窺人戲有情。

  臨陽翻藻色,趁雨濯鱗英。

  美道偏慈惠,應傳仁術名。

  《西溪梵隱志•曲水庵》載:「四圍並闞水映竹,長河瀠繞,匯為放生池。」這放生池很大,由數條溪河匯合而成。俗稱「千斤池」,可見飼魚之多。遊人紛紛投餌為戲,在陽光照耀下,魚兒翻滾,魚鱗閃閃發光,甚是有趣。

  八、西溪梅墅

  釋大善詩曰:

  十里梅花放,門前水亦香。

  溪山皆逞艷,草木盡成妝。

  檢點壽陽額,參差水部牆。

  一枝臨小閣,勁骨對寒芳。

  西溪梅墅不是名人別墅,而是梅農居住的小村落。《西湖志》稱西溪「獨盛於梅花,蓋居民以梅為業,種植處不事雜植,且勤加修護,本極大有而致。又多臨水,早春花時,舟從梅樹下入,瀰漫如雪。許承祖《西溪》詩云:「好山多在聖湖西,繞屋梅花映水低。過客探幽休問逕,雪香深處是西溪。」鮑診詩:「密竹障遠天,梅花擁村聚。花時如白雪,人家隱香霧。」胡介《西溪竹枝詞》:「有屋盡從梅里出。」柯一騰《雪後過西溪》:「臘月溪山行處獨,梅花世界入來深,」曹雪亻全《西溪看梅》:「山雨逶迤沉暮鍾,梅花此去幾千重。」吳春燾《懷西溪》:「西溪近在秦亭西,一十八曲雪色迷」等等,皆可見當時盛況。「西溪探梅」為錢塘十八景之一。

  吳梅村還為此題(似乎也是他作)過一幅畫送友人。他的詩《題河渚圖送胡彥遠南歸》中說:「我為作此圖,彷彿梅花墅。」吳梅村此圖亦可為《西溪梅墅》圖。

  西溪梅墅引來許多遊客,朱夢彪有《河渚探梅》詩:

  獨放西溪棹,因尋曲水梅。

  品高香早透,性逸色偏皚。

  境僻民風古,花深雨露培。

  春遊聊自適,對月且銜杯。

  釋大綺亦有《西溪梅墅》詩,詩曰:

  孤山狼籍時,此地香未已。

  花開十萬家,一半傍流水。

  從上可見,這個村落內梅農很多,房屋都傍溪而築,孤山梅花落盡之時,此地的梅花仍芳香如故。

上一篇[哥廷根戰役]    下一篇 [布羅伊公爵]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