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在春秋早期,晉國發生過一起同宗相殘的血案。最終經過長達67年的鬥爭,被封於曲沃(今山西聞喜縣)的小宗完全滅掉盤踞都城(今山西翼城東南)的晉國大宗,堂而皇之成為了晉國的新主人。後來,周桓王派虢仲率兵討伐曲沃武公,武公只好退回曲沃,周桓王立晉哀侯之弟公子緡為晉的國君,曲沃未能吞併晉國。

1簡介

曲沃代翼是發生於前704年晉國的內戰,晉國軍隊與曲沃武公之間的戰爭。
春秋早期

  春秋早期

前745年,晉昭侯把曲沃(在今中國山西省曲沃縣)封給其叔成師,是為曲沃桓叔。前731年,桓叔去世,其子曲沃庄伯繼位。前716年,曲沃庄伯去世,其子曲沃武公繼位。
前705年冬天, (史記記載為前706年),當時曲沃日益強大,曲沃武公誘殺了晉小子侯。明年春天,曲沃軍攻入翼城,此戰是為「曲沃滅翼之戰」。
後來,周桓王派虢仲率兵討伐曲沃武公,武公只好退回曲沃,周桓王立晉哀侯之弟公子緡為晉的國君,曲沃未能吞併晉國[7-8]

2起因

晉國自唐叔虞創業以來,一直是周王室的股肱之國,伴隨著周王室,穩穩噹噹的走完了西周275年的旅程。
晉穆侯七年(即前806年)隨周王討伐條戎、奔戎(大約活動在今山西絳縣、夏縣、平陸、永濟一帶),戰敗回來生了公子仇。晉穆侯十年(即前802年),穆侯率軍攻打千畝(今安澤縣北)的戎族獲勝,又生公子成師。當時就有國人議論:公子仇名字不吉祥;成師名字好聽,夠富貴。按照周代嫡長子繼承製度,公子仇年長於公子成師,且都為正妻晉姜所生,那麼晉國未來的國君就是公子仇,公子成師最多也是作為小宗分封出去,另立門戶。
前785年,晉穆侯死後,其弟殤叔發動短期政變而自立。前781年公子仇推翻殤叔,是為晉文侯。
前745年,文侯逝世,公子伯繼位,是為晉昭侯。
曲沃代翼

  曲沃代翼

前745年(昭侯元年),晉昭侯封其叔父成師於曲沃,史稱曲沃桓叔,並由靖侯之庶孫、桓叔的叔祖欒賓輔佐。曲沃的面積比晉國的都城翼還大,這就犯了一個大忌諱。即周代規定以周王的國都為標準,大諸侯國的都城不能超過周王國都的三分之一,中等諸侯國不超過五分之一,小諸侯國不超過九分之一。對此,晉國大夫師服當時就指出:建立國家應該本大而末小,即君主的力量、地盤應大於臣下,才能夠鞏固統治地位。但晉昭侯分封桓叔的曲沃比晉國都城翼還大,這就破壞了等級制度,肯定會危害其自身的統治地位。後來的事情果如師服所料。

3過程

晉室喪鐘
桓庄之族們在晉國擴張戰爭中屢立功勛,多有分封。這一伙人很快就開始做起美夢,想再演一出曲沃代翼的歷史劇。
桓、庄後裔眾多,雖與獻公同族,但逼脅君位,獻公深為憂慮。晉獻公敏感的意識到桓庄之族勢大,嚴重威脅著大宗的統治,唯恐自己成為又一個晉文侯。晉獻公於是與大司空士蒍謀划。前669年,士蒍唆使群公子盡殺游氏全族,又受命建都城聚(即今絳縣南城車廂城),集桓、庄群公子居之。同年冬,獻公發兵圍群公子,兵刃車廂城,桓、庄之族多被殺,殘存者逃往虢國。除開極少數如郤氏、欒氏、韓氏等親己派,其餘公族永遠消失了……
自那以後,晉國的公族便不再是直接左右晉國朝堂的政治集團。更為嚴重的是,不任公族竟成為晉國所特有的政治制度。之後的驪姬之亂,也只不過是將這一制度進一步完善而已,「不續群公子」已成國策,到晉文公稱霸中原時,作三軍六卿,晉國六卿如同一把雙刃劍一邊保衛著晉國霸業,同時還在蠶食著晉侯的君權,直至三家分晉。

4歷史意義

自桓叔封曲沃至此,曲沃與晉對峙達67年,共殺五個晉君(昭侯、孝侯、哀侯、小子侯、晉侯緡)、驅逐一個晉君(鄂侯),鬥爭涉及到了周邊八個諸侯國以及周王朝,曲沃最後終歸代翼。
曲沃代翼自然有其積極的意義,是一種新生力量代替腐朽勢力的結果,是春秋時代綿延時間最長、弒君最頻繁的諸侯國公族內部為爭奪權位而進行的流血鬥爭。結果是曲沃系淘汰翼都系,小宗滅掉大宗,這是對周代分封制度的巨大諷刺,更令周禮無法接受的是周王室接受了,也算是春秋時代禮崩樂壞的開幕式吧!從此,晉國大宗,也就是文侯一脈子孫自此基本成為歷史的塵埃;曲沃系子孫,也就是成師的子孫(史稱桓庄之族)居廟堂之高。新興的晉國充滿活力,在晉武公及其子晉獻公在位時期,晉國近乎瘋狂的橫掃太行山以西,領土面積急劇擴大,國力迅速膨脹。晉國逐漸強大起來,后又連續吞併周邊16國,開疆拓土,為以後文公稱霸、襄公接霸、乃至悼公復霸以及晉國延續150年的霸主地位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上一篇[《深度挖掘》]    下一篇 [晉孝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