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曲牌是傳統填詞制譜用的曲調調名的統稱。俗稱「牌子」。明王驥德《曲律》說:「曲之調名,今俗曰『牌名』」。可見「曲牌」之稱由來已久。古代詞曲創作,原是「選詞配樂」,後來逐漸將其中動聽的曲調篩選保留,依照原詞及曲調的格律填制新詞,這些被保留的曲調仍多沿用原曲名稱:如〔折楊柳〕﹑〔後庭花〕﹑〔虞美人〕﹑〔懶畫眉〕等,遂成「曲牌」。從漢魏樂府﹑唐宋詞調以至金元劇曲散曲﹑明清歌謠俚曲,曲調屢有增減。明沈璟《九宮詞譜》共列曲牌685種;清乾隆十一年(1746)編成的 《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 ,彙集南北曲曲牌2094種(同名異體共達4466支),每種曲牌各有專名。明代以前所形成的戲曲聲腔,如崑山腔﹑弋陽腔,以及由明清俗曲發展成的戲曲劇種,大多以曲牌為唱腔的組成單位,通稱作「曲牌體」唱腔。

曲牌曲牌聯奏

1 曲牌 -基本概況

曲牌曲牌打擊

曲牌的文字部分須「倚聲填詞」,多作長短句,少用齊言。各曲的句數﹑用韻﹑定格(何處可加如「也羅」之類的和聲),以及每句的字數,句法和四聲平仄等,都有一定格式,從韻文文體來說,曲牌即為此種文體的格律譜。

每支曲牌唱腔的曲調,都有自己的曲式﹑調式和調性﹐以及本曲的情趣。各曲的分句分讀,和唱詞常相一致;曲調進行的高低升降,可因唱字的四聲調值和曲詞的思想感情不同,而有所變化。曲牌有長有短,節拍有定有散,但都有首有尾,自成起訖。

曲牌牌名來源不一,有以地名命名,如〔梁州序〕﹑〔伊州袞〕﹑〔福州歌〕﹑〔東甌令〕等。有以曲牌節拍或節奏特點命名,如〔長拍〕﹑〔短拍〕﹑〔急板令〕﹑〔節節高〕等﹔有以樂曲曲式結構命名,如〔三段子〕﹑〔四換頭〕﹑〔三疊排歌〕﹑〔三部樂〕等﹔有的以來源命名﹐如〔文序子〕﹑〔大迓鼓〕﹑〔賣花聲〕等﹔有因字面錯訛﹐轉義為名,如〔朝天子〕原是名種牡丹〔朝天紫〕﹔〔醉翁子〕原是唐人諷詠醉公子的篇名。此外尚有其他民族語言的音譯﹐如〔者古〕﹑〔魔合羅〕﹑〔拙魯速〕﹑〔阿納忽〕等等﹐以及歌者創用牌名。

曲牌原為聲樂曲,後在戲曲中有改為用器樂演奏的﹐遂演變為器樂曲牌。

2 曲牌 -內容類別

曲牌曲牌歌詞
1.西皮小開門:京劇胡琴曲牌,多用於配合帝王、后妃升殿時的儀仗、先導,以及他們本身念引、入座和大臣們參拜等動作,如 《宇宙鋒》 中秦二世的升殿等,有時也可以配合一般動作,切不限於人物身份,如《空城計》中的老軍掃街, 《群英會》 中魯肅放置假信等,均奏[西皮小開門]。

2.胡琴曲牌 :京劇的胡琴曲牌基本上和笛子曲牌一樣,也是用於打掃,更衣,梳妝,設宴,行禮,慶賀,祭奠,行路過場以及舞蹈等處,還有在配合啞劇式的表演動作時也經常使用。由於胡琴等弦樂器操作靈便自如,適應力強,所以胡琴曲牌在舞台上的運用比笛子曲牌更為靈巧。胡琴曲牌大部分是從崑曲用的笛子或嗩吶曲牌移用過來,如[小開門]、[萬年歡]、[柳搖金]、[山坡羊]、[川撥棹]、[傍妝台]等。也有來自民間絲竹樂曲的,如[花梆子]、[東方贊]、[小磨房]、[海青歌]等。這些曲牌改用胡琴演奏之後,由於胡琴各種定弦的特色和演奏時的弓法、指法的運用以及和二胡、月琴、弦子等的配合,往往會出現更為新鮮的效果。

胡琴曲牌又名絲弦曲牌,一般不用鑼鼓伴奏,有時只用單皮鼓或大小堂鼓擊奏花點。絲弦曲牌也有隻用彈撥樂器演奏而不要用弓弦樂器的,這是為了表現某種特定的情調,如《空城計》中諸葛亮在城樓撫琴所用的「琴歌」等。

3.吹打曲牌:凡嗩吶曲牌中的清曲牌,笛子曲牌,均稱吹打曲牌。

4.干牌子:干牌子又名干念牌子,原是可以唱的曲牌,後來改唱為念,去其曲調,僅留下鑼鼓伴奏的部分,以鑼鼓的音響節奏來襯托干念台詞的節奏,如[水底魚]、[撲燈蛾]、[四邊靜]、[金錢花]等都屬此類。這種干牌子有時也去其念白,僅以鑼鼓節奏來配合舞台上特定的身段動作。

5.大字牌子:京劇曲牌依其配器形式的不同,形成不同的類別,凡帶有唱詞,以群眾齊唱形式出現,並有嗩吶加鑼鼓伴奏的曲牌,就稱為大字牌子。所謂大字就是曲詞,過去的工尺譜,是把曲詞用大的字體寫在中間,而曲譜是附在大字旁邊的,故名。又稱混牌子,混曲牌,鑼鼓曲牌。

6.混牌子:凡把大字牌子去掉歌詞,僅由嗩吶吹奏曲調,並加鑼鼓伴奏的,名為混牌子。

7.清牌:凡把混牌子減去鑼鼓,僅由嗩吶吹奏的曲調,名為清牌子。

8.八板京劇胡琴曲牌,[八板]又名[老八板],是中國民間流行很廣的器樂曲。京劇多用於活潑輕鬆的舞蹈場面,如《紅娘》中的撲蝶(用西皮),《桑園寄子》中的綁子(用二黃),及《打花鼓》的舞蹈等,均奏[八板]。

9.八岔京劇胡琴曲牌,[八岔]是從八個曲牌里選出八個樂句,經糅合聯成一個完整的曲牌,因而得名。[八岔]的曲調順暢,旋律優美,音調與四平調相近,故多用於四平調或二黃原板的前面。如 《梅龍鎮》 、《問樵鬧府》等劇,均用[八岔]伴奏。

10.二黃小開門京劇胡琴曲牌,用法與[西皮小開門]相同,只是用於二黃戲中。如《賀后罵殿》中的趙光義和《大保國》中的李艷妃上場,以及《問樵鬧府》中范仲禹酒醉被送往書房,《清官冊》中寇準更換服裝等處,均奏[二黃小開門]。

11.反二黃小開門京劇胡琴曲牌,不一定用於唱反二黃的劇中,而是與正二黃的小開門變換使用。如《貴妃醉酒》中高、裴二力士及宮娥們向楊玉環進酒時,即奏[反二黃小開門]。

3 曲牌 -基本形式

曲牌曲牌技巧

一,由若干支不同的曲牌聯成一套;

二,主要有一支曲牌多次重複(其中有不同程度的變化)構成一套;

三,古人所說的「子母調」,即除引子、尾聲之外,基本上由兩支曲牌交互循環而成。類似纏達。在南曲、北曲中都有,如北曲的正宮套曲內常有[滾繡球]與 [倘秀「一宮到底」。南曲發展到崑曲時期,宮調的運用日益成熟,在嚴格之中又有其靈活性,一組套曲可以用二至三個宮調。但這些宮調也必須是相通的(屬於一種笛色,即屬於同宮系統),以求得調性上的統一和諧。此外,古人認為不同的宮調具有不同的聲情(調性色彩),可根據劇情選用相應的宮調。

套曲中的曲牌排列有一定的層次。基本上是慢曲在前,次為中曲,急曲在後,依次遞變。前面的引子和最後的尾聲常用散板,因而形成:散——慢——中——快——散的規律。套曲的名稱,往往以第一支曲牌以及所屬的宮調命名。如第一曲為正宮的[端正好],則稱為[正宮·端正好]套,如第一曲為[新水令]屬雙調,則稱為[雙調·新水令]套等。套曲就音樂來說,可分為北套與南套。北套為北曲,南套為南曲。崑曲中兩者兼用,但在用北套時,仍保持著北套一宮到底與一人主唱的特點。此外,還有南北合套與南北聯套的套曲形式 ,以表現人物性格的矛盾衝突和戲劇情節的跌宕起伏。並可以用集曲、借宮、犯調等創作手法以豐富其表現力。曲牌聯套的演唱形式是多樣的,除獨唱、對唱外,還有合唱(即齊唱)作為穿插。

4 曲牌 -特點

曲牌曲牌方法

曲牌是崑曲中最基本的演唱單位。全國共有300多種戲曲曲種,在音樂體系上分為兩種:板腔體和曲牌體。絕大多數劇種是板腔體,少數是曲牌體。而崑曲的曲牌體是最嚴謹的。據民國年間的曲學大師吳梅統計南曲曲牌有4000多個,北曲曲牌有1000多。常用的也僅200多個。最流傳的南曲曲牌如 《遊園》 中的[步步嬌],[皂羅袍],[好姐姐]、《琴挑》中的[懶畫眉],[朝元歌]。這兩齣戲也是用來為男女演員打基礎的。故崑曲中有女學《遊園》,男學 《琴挑》 的說法。

北曲諧S玫撓?「端正好」,「新水令」,「醉花蔭」,「點絳唇」,「粉蝶兒」,「鬥鵪鶉」,「一枝花」,「集賢賓」,等八套。崑曲中在應用曲牌時構成聯套,(又稱套數)通過聯套的選用、調劑、對比組成一個整本大戲的音樂和文學結構,基本上一齣戲是一個套數。

曲牌的音樂結構和文學結構是統一的。由於曲牌是由詞發展而來,又稱詞餘,在文字上是長短句式,寫作就是填詞。一個曲牌有多少字,幾句,每個字的平仄聲,都有規定。而且重要的詞位嚴格到仄聲中應有上(∨),去(\ )之別。如不根據平仄聲就要形成倒字,很難譜曲和演唱。這也是寫作和演唱崑劇難度很高的一個原因。

曲牌演唱的特點是「以字行腔」,腔跟字走、在演唱上也有一定的腔格,不同於其它戲曲可以根據演員個人條件隨意發揮,而是有嚴格的四定:定調、定腔、定板、定譜。

5 曲牌 -曲牌格律

 曲牌格律譜和詞譜一樣,是記述,標誌每支曲牌固定的字數、句數、句式、平仄、韻腳的辭書,和填詞一樣,按這個固定的譜序填入需要的字、詞,組成一支完整的曲。
如: 《滿庭芳》 北曲中呂小令(全曲十句九韻,只引頭三句)。   
西窗酒醒(韻),衾閑半幅(句),鼓轉三更(韻)。   平平仄仄 平平仄耠 仄仄平平   
曲牌格律譜是天下統一的,好象詩詞格律,作品符合率高低,直接體現作者的創作水平,也直接展現了優劣的文學素質。
曲韻、曲牌、曲譜在制曲過程中必須熟練掌握,廣泛應用,因為詩詞是文人俊造。

6 曲牌 -參考資料

[1] 戲曲網 http://www.xiqu8.com/html/xqbk/200804/398.html
[2] 戲曲資訊 http://www.liyuanchun.net/newsinfo.aspx?id=433&plid=433&typeid=1&type=45
上一篇[夏姬[人物]]    下一篇 [阿彌陀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