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曹學閔(1709—1787)字孝如,號慕堂,汾陽縣太平村人(今山西汾陽)。

1 曹學閔 -人物簡介

曹學閔13歲時,父即謝世。於清乾隆六年(1741)省鄉試中舉。乾隆十九年(1754)在京會試取為進士,選入翰林院為庶吉士。6年後授館職。乾隆二十六年(1761) ,改河南道御史,又5年進為弄科給事中,次年轉吏科掌事中。他專司糾察建言之職前後達8年之久,所上奏章,敷陳時事,都是關於政治得失、剔弊革新、有益於人民生產、生活的事宜。由此乾隆皇帝很賞識他的政見,對他所陳意見,屢批答可。曾因京城附近久旱,災重農荒,上書請清理弄獄,緩決人犯,減等發落,以重人命。乾隆帝准奏,並即日如見。乾隆三十六年(1771)提升鴻臚寺少卿。
乾隆四十三年(1778)因條陳選拔人才事宜,不合部議而降職。乾隆四十五年(1780)復補鴻臚寺少卿,乾隆四十七年(1782)以奏對切實,提升內閣侍讀學士。
曹學閔在朝任職30年,兩次擔任篡修官,三次巡試,兩充同考官,一貫質樸誠實,端品勵行,為官清慎,為乾隆深知信任。他與人交往不輕易就諾,但一經答應定要履行。也頗好施財行善,在京曾修山右三忠祠、三晉會館、楊椒山先祠、義園、永定門外掩骼會等,都是捐已薪俸,詳細計劃,親身督理。平生酷愛山水,雖嚴寒盛暑也不憚跋涉之苦,往往樂而忘返。晚年講求養性之道,性情更加沉默幽靜。詩文多抒寫性情,不事藻飾雕琢,翁覃溪稱他的詩「體格在香山、放翁間」。
著有《紫雲山房詩文稿》。與紀曉嵐「交最契」。紀曉嵐曾作《曹中丞逸事》、《曹慕堂宗丞家慶圖》等詩文。

2 曹學閔 -曹學閔與紀曉嵐

曹學閔,字孝如,號慕堂,山西汾陽人。乾隆十九年進士,官至內閣侍讀學士,宗人府丞。性恬淡,居官清慎,晚好性命之學。曹學閔與紀曉嵐為同年,「 交最契」 。紀曉嵐在《醉鍾馗圖為曹慕堂同年題》中說:一夢荒唐事有無,吳生粉本幾臨摹。紛紛畫手多新樣,又道先生是酒徒。午日家家蒲酒香,終南進士亦壺觴。太平時節無妖癘, 任爾閒遊到醉鄉。曹學閔死時紀曉嵐正在熱河校理圖書, 不得訣別,甚為遺憾,對朱硅所作墓志銘和錢大昕所作神道碑之遺漏,願作補綴,故作《曹中丞逸事》 , 稱讚曹學閔說:「天性恬淡,超然於聲利之外,似不甚預人事者。又和平靜穆,言訥訥如不出。而此二事,乃見義必為如此,賢者固不測哉!餘十六七歲入名場,三十通籍,仕宦四十餘年,閱事非一,閱人亦非一, 求如慕堂之古誼, 指不數數屈也。 」 所謂二事, 一是乾隆二十六年紀曉嵐與曹學閔同在翰林時發生的一件事: 當時館中同事有八九人因爭名而相互傾軋, 鬧得不可開交, 掌院因此要告到乾隆那裡去。 紀曉嵐自己也陷於其中, 不能自白, 惟有嘆息而已。而曹學閔則拍案而起, 邀請大家同去見掌院說: 「如掌院以為確有其事, 則將諸人革職也合情理。 那麼意見從何而來? 如彈章一上, 總需有證據才能評判是非, 請先告姓名。 」 掌院考慮一番, 終於沒有上奏, 涉及者也最終沒有受處分。 另一則是處理同年陳裕齋家事: 同年陳裕齋四十多歲還沒有兒子, 很想納妾, 卻因妻子阻撓而不能如願。 曹學閔便約同年捐資買一女子送到陳裕齋家中, 最終使陳裕齋獲得一子。 陳裕齋夫婦去世后, 他的女婿想霸佔他的家資, 使陳裕齋所納妾母子不能保旦夕。 聽者皆扼腕嘆息, 卻愛莫能助, 曹學閔又再邀同年數人前往, 將其女婿驅逐, 使陳裕齋遺孀母子得以平安度日。 當時人都說曹學閔多事, 而曹學閔並不介意。 講完這個故事, 紀曉嵐頗為感慨地說: 「嗟乎! 朋友以異姓列五倫, 所貴乎濟緩急、 恤患難, 不以生死易心也。 平時酒食徵逐, 聲氣攀援, 怡怡然親若兄弟, 及身遇小利害, 乃引嫌避怨, 坐視其後人之阽危, 亦安貴此朋友耶? 慕堂此舉, 余時有所牽制, 未能赴約, 然心恆愧焉。 論者乃以己不能為, 轉非慕堂之能為, 抑亦慎矣。 」 也就是說, 在紀曉嵐看來, 朋友的道義就是濟緩急、 恤患難, 不以生死易心。[1]
上一篇[紀晫]    下一篇 [田中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