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曹植排行第幾

標籤: 暫無標籤

    
曹操之子曹植(192-232)為三國時才華橫溢的詩人。他文才出眾,十多歲便能誦讀《詩經》、《論語》及辭賦等數十萬言,還特別善於寫文章。有一次,曹操看了他的文章,有點不相信,問他是否請人代作,曹植回答說:「言出為論,下筆成章,顧當面試,奈何請人?」正好鄴城新建的銅雀台落成,曹操命兒子們以此為題,立就一篇賦。曹植援筆立成,使曹操對他的才學刮目相看。曹植「性簡易,不治威儀。輿馬服飾,不尚華麗。每進見難問,應聲而對」,志向與才情都不同凡響,因而特別受到曹操的寵愛。曹操認為他是「諸子中最可定大事者」,多次想立曹植為嗣。但曹植「任性而行,不自彫勵,飲酒不節」,有一次坐著車子打開宮中大門外出,違犯了曹操的禁令,曹操十分生氣,「植寵日衰」。更為嚴重的是,赤壁之戰後,駐守襄陽的曹仁被關羽圍困,曹操任命曹植為中郎將,帶兵前去救援,可是曹植正好飲酒大醉,不能執行任務。曹操大怒,從此對曹植大失所望,曹植也就失去為嗣的機會。事見《三國志·陳思王植傳》。

    有人以為,在實行嫡長子繼承製的中國封建社會,曹植可立為嗣,應是曹操嫡妻所生的長子,但事實上不是。曹操並不很拘泥於封建禮教,向來主張唯才是舉,因此選立太子沒有嚴格按照排行,曹植之外,還曾想立五、六歲便能巧妙稱象的曹沖為太子,而曹沖只是環夫人所生的兒子,既非「嫡」也非「長」。

    曹植不是嫡長子,那麼他在曹操二十五個兒子中究竟排行第幾?眾所周知,曹植與魏文帝曹丕是一母所生的親兄弟,曹丕妒忌曹植的才華,處處猜忌提防他,即位之後,對曹植備加迫害。《世說新語·文學篇》記載了「七步詩」的故事。曹丕要曹植在行七步的短促時間中做詩一首,做不成就要「行大法」。曹植脫口成章:「煮豆持作羹,漉鼓以為汁。萁向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以其豆相煎,比喻骨肉相殘,其激憤之情,一覽無遺。這使曹丕更加忌恨他,只是顧及母親卞太后,才放他一條生路。這則故事使人知道,曹植有同母兄曹丕,因而有人便想當然地認為曹植排行第二。如丁晏所編《曹集銓評》一書的《出版說明》(文學古籍刊行社出版)中即明言:「曹植,字子建,是曹操第二個兒子。」

    但是,翻開《三國志·武文世王公傳》,就能看到卞太後生四子,曹植之上除曹丕外還有任城威王彰。這曹彰自幼不愛讀書,卻善射御,力大過人,立志當一個披堅執銳、臨難不顧的將軍。他曾孤軍遠征,大破代郡烏桓,又降服鮮卑,平定北方,曹操不由地稱讚說:「黃須兒竟大奇也。」曹彰須黃,故稱之。既然曹彰是曹植的哥哥,那麼曹植的排行至少是第三。此說最為流行,一些大型工具書中也說曹植是曹操第三個兒子。

    然而,卞后之前,曹操還有丁夫人與劉夫人,劉夫人生了曹昂與曹鑠,因劉夫人早卒,曹昂等由丁夫人養育長大。建安二年(197),張綉降而復反,曹操與之交戰,大敗,曹操為流矢所中,「長子昂、弟子安民遇害」。《三國志·武帝紀》的這一記載,明言曹昂是曹操的長子。曹丕在《典論·自敘》中也說:「建安初,……張綉降,旬日而反,亡兄孝廉子修、從兄安民遇害。」子修,曹昂的字,既然曹丕稱他為兄,且是曹操長子,那麼曹植之前,至少已有曹昂、曹丕、曹彰三人,因此,郭沫若在《論曹植》中說:「曹植,曹操的第四個兒子。」

    《武文世王公傳》記載,曹昂是「弱冠舉孝廉」,那麼他遇害那年至少是二十一歲,而當時曹植是六歲,兩人相差十五歲之多。與曹昂一母所生的曹鑠,既然母親劉夫人早卒,他的年齡就不會與曹昂相差太多,也有可能比曹植年長。這樣,曹植的排行應退居第五。

    曹操的嬪妃有夫人、昭儀、倢仔、容華、美人五等,僅兒子就有二十五人之多。這二十五人中,是否還有長於曹植的異母兄?所以,曹植是否排行第五還很難說。事實上,如果沒有新的史料問世,曹植的排行將一直是「難說」的。
上一篇[準確度]    下一篇 [雷達[電子設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