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五經

1簡介

這是《禮記》之中記敘孔子師徒一段對話。

2全文

曾子問曰:「君薨而世子生,如之何?」孔子曰:「卿大夫士從攝主,北面, 於西階南。大祝裨冕,執束帛,升自西階盡等,不升堂,命毋哭。祝聲三,告曰: 『某之子生,敢告。』升,奠幣於殯東几上,哭降。眾主人卿大夫士,房中,皆 哭不踴。盡一哀,反位。遂朝奠。小宰升舉幣。三日,眾主人卿大夫士,如初位, 北面。大宰大宗大祝皆裨冕。少師奉子以衰,祝先,子從,宰宗人從。入門,哭 者止。子升自西階,殯前北面,祝立於殯東南隅。祝聲三,曰:『某之子某,從 執事,敢見。』子拜稽顙哭。祝、宰、宗人,眾主人,卿大夫士,哭踴三者三, 降,東反位。皆袒,子踴,房中亦踴感謝者三,襲衰,杖,奠出。大宰命祝史, 以名遍告於五祀山川。
曾子問曰:「如已葬而世子生,則如之何?」孔子曰:「大宰大宗從大祝而 告於禰。三月,乃名於禰,以名遍告及社稷宗廟山川。」
孔子曰:「諸侯適天子,必告於祖,奠於禰。冕而出視朝,命祝史告於社稷 宗廟山川。乃命國家五官而後行,道而出。告者五日而遍,過是非禮也。凡告用 牲幣,反亦如之。諸侯相見,必告於禰,朝服而出視朝,命祝史告於五廟,所過 山川;亦命國家五官,道而出。反必親告於祖禰,乃命祝史告至於前所告者,而 后聽朝而入。」
曾子問曰:「並有喪,如之何?何先何后?」孔子曰:「葬,先輕而後重; 其奠也,先重而後輕,禮也。自啟及葬,不奠,行葬不哀次,反葬奠,而後辭於 殯,遂修葬事。其虞也,必重而後輕,禮也。」
孔子曰:「宗子雖七十,無無主婦,非宗子,雖無主婦可也。」
曾子問曰:「將冠子,冠者至,揖讓而入,聞齊衰大功之喪,如之何?」孔 子曰:「內喪則廢,外喪則冠而不醴,徹饌而埽,即位而哭。如冠者未至,則廢。 如將冠子而未及期日,而有齊衰大功小功之喪,則因喪服而冠。除喪不改冠乎?」 孔子曰:「天子賜諸侯大夫冕弁服於大廟,歸設奠,服賜服,於斯乎有冠醮,無 冠醴。父沒而冠,則已冠埽地而祭於禰;已祭,而見伯父叔父,而後饗冠者。」
曾子問曰:「祭如之何則不行旅酬之事矣?」孔子曰:「聞之,小祥者,主 人練祭而不旅,奠酬於賓,賓弗舉,禮也。昔者,魯昭公練而舉酬行旅,非禮也; 孝公大祥,奠酬弗舉,亦非禮也。」
曾子問曰:「大功之喪,可以與於饋奠之事乎?」孔子曰:「豈大功耳!自 斬衰以下皆可,禮也。曾子曰:不以輕服而重相為乎?孔子曰:「非此之謂也。 天子諸侯之喪,斬衰者奠。大夫,齊衰者奠。士,則朋友奠,不足,則取於大功 以下者;不足,則反之。」
曾子問曰:「小功可以與於祭乎?」孔子曰:「何必小功耳!自斬衰以下與 祭,禮也。」曾子曰:「不以輕喪而重祭乎?」孔子曰:「天子諸侯之喪祭也, 不斬衰者不與祭。大夫,齊衰者與祭。士,祭不足,則取於兄弟大功以下者。曾 子問曰:「相識?有喪服可以與於祭乎?」孔子曰:「緦不祭,又何助於人。」 曾子問曰:「廢喪服,可以與於饋奠之事乎?」孔子曰:「說衰與奠,非禮也, 以擯相可也。」
曾子問曰:「昏禮既納幣,有吉日,女之父母死,則如之何?」孔子曰: 「婿使人吊。如婿之父母死,則女之家亦使人吊。父喪稱父,母喪稱母。父母不 大,則稱伯父世母。婿已葬,婿之伯父致命女氏曰:『某之子有父母之喪,不得 嗣為兄弟,使某致命。』女氏許諾,而弗敢嫁,禮也。婿免喪,女之父母使人請, 婿弗取,而後嫁之,禮也。女之父母死,婿亦如之。」
曾子問曰:「親迎,女在塗,而婿之父母死,如之何?」孔子曰:「女改服 布深衣,縞總以趨喪。女在塗,而女之父母死,則女反。如婿親迎,女未至,而 有齊衰大功之喪,則如之何?」孔子曰:「男不入,改服於外次;女入,改服於 內次;然後即位而哭。」曾子問曰:「除喪則不復昏禮乎?」孔子曰:「祭,過 時不祭,禮也,又何反於初?」
孔子曰:「嫁女之家,三夜不息燭,思相離也。取婦之家,三日不舉樂,思 嗣親也。三月而廟見稱來婦也,擇日而祭於禰,成婦之義也。」曾子問曰:「 女未廟見而死,則如之何?」孔子曰:「不遷於祖,不?於皇姑,婿不杖,不菲, 不次,歸葬於女氏之黨,示未成婦也。」
曾子問曰:「取女,有吉日而女死,如之何?」孔子曰:「婿齊衰而吊,既 葬而除之。夫死亦如之。」
曾子問曰:喪有二孤,廟有二主,禮與?孔子曰:天無二日,土無二王,嘗 ?郊社,尊無二上。未知其為禮也。昔者齊桓公亟舉兵,作偽主以行。及反,藏 諸祖廟。廟有二主,自桓公始也。喪之二孤,則昔者衡靈公適魯,遭季桓子之喪, 衛君請吊,哀公辭不得命,公為主,客人吊。康子立於門右,北面。公揖讓升自 東階,西鄉。客升自西階吊。公拜,興哭,康子拜稽顙於位,有司弗辯也。今之 二孤,自季康子之過也。
曾子問曰:「古者師行,必以遷廟主行乎?」孔子曰:「天子巡守,以遷廟 主行,載於齊車,言必有尊也。今也,取七廟之主以行,則失之矣。當七廟五廟 無虛主。虛主者,唯天子崩,諸侯薨與去其國,與袷祭於主,為無主耳。吾聞諸 老聃曰:『天子崩,國君薨,則祝取群廟之主而藏諸祖廟,禮也。卒哭成事而後, 主各反其廟。君去其國,大宰取群廟之主以從,禮也。袷祭於祖,則祝迎四廟之 主。主出廟入廟必蹕。』老聃雲。」
曾子問曰:「古者師行無遷主,則何主?」孔子曰:「主命」。問曰:「何 謂也?」孔子曰:「天子諸侯將出,必以幣帛皮圭告於祖禰,遂奉以出,載於齊 車以行。每舍,奠焉而後就舍。反必告,設奠卒,斂幣玉,藏諸兩階之間,乃出。 蓋貴命也。」
子游問曰:「喪慈母如母,禮與?」孔子曰:「非禮也。古者,男子外有傳, 內有慈母,君命所使教子也,何服之有?昔者,魯昭公少喪其母,有慈母良,及 其死也,公弗忍也,欲喪之。有司以聞,曰:『古之禮,慈母無服,今也君為之 服,是逆古之禮而亂國法也;若終行之,則有司將書之以遺後世。無乃不可乎?』 公曰:『古者天子練冠以燕居。』公弗忍也,遂練冠以喪慈母。喪慈母,自魯昭 公始也。」
曾子問曰:「諸侯旅見天子,入門,不得終禮,廢者幾?」孔子曰:「四。」 請問之。曰:「大廟火,日食,后之喪,雨г服失容,則廢。如諸侯皆在而日食, 則從天子救日,各以其方色與其兵。大廟火,則從天子救火,不以方色與兵。」 曾子問曰:「諸侯相見,揖讓入門,不得終禮,廢者幾?」孔子曰:「六」。請 問之。曰:「天子崩,大廟火,日食,後夫人之喪,雨г服失容,則廢。」
曾子問曰:「天子嘗?郊社五祀之祭,?簋既陳,天子崩,后之喪,如之何?」 孔子曰:「廢」。曾子問曰:「當祭而日食,大廟火,其祭也如之何?」孔子曰: 「接祭而已矣。如牲至,未殺,則廢。天子崩,未殯,五祀之祭不行;既殯而祭, 其祭也,屍入,三飯不侑,?不酢而已矣。自啟至於反哭,五祀之祭不行;已葬 而祭,祝畢獻而已。」
曾子問曰:「諸侯之祭社稷,俎豆既陳,聞天子崩,后之喪,君薨,夫人之 喪,如之何?」孔子曰:「廢。自薨比至於殯,自啟至於返哭,奉帥天子。」曾 子問曰:「大夫之祭,鼎俎既陳,籩豆既設,不得成禮,廢者幾?」孔子曰:「 九。」請問之。曰:「天子崩,后之喪,君薨,夫人之喪,君之大廟火,日食, 三年之喪,齊衰,大功,皆廢。外喪自齊衰以下,行也。其齊衰之祭也,屍入, 三飯不侑,?不酢而已矣;大功酢而已矣。小功、緦,室中之事而已矣。土之所 以異者,緦不祭,所祭於死者無服則祭。」
曾子問曰:「三年之喪,吊乎?」孔子曰:「三年之喪,練,不群立,不旅 行。君子禮以飾情,三年之喪而吊哭,不亦虛乎?」
曾子問曰:「大夫士有私喪,可以除之矣,而有君服焉,其除之也如之何?」 孔子曰:「有君喪服於身,不敢私服,又何除焉?於是乎有過時而弗除也。君之 喪,服除而後殷祭,禮也。」曾子問曰:「父母之喪,弗除可乎?」孔子曰: 「先王制禮,過時弗舉,禮也;非弗能勿除也,患其過於制也,故君子過時不祭, 禮也。」
曾子問曰:「君薨,既殯,而臣有父母之喪,則如之何?」孔子曰:「歸居 於家,有殷事,則之君所,朝夕否。」曰:「君既啟,而臣有父母之喪,則如之 何?」孔子曰:歸哭而反送君。曰:「君未殯,而臣有父母之喪,則如之何?」 孔子曰:「歸殯,反於君所,有殷事則歸,朝夕否。大夫,室老行事;士,則子 孫行事。大夫內子,有殷事,亦之君所,朝夕否。」
賤不誄貴,幼不誄長,禮也。唯天子,稱天以誄之。諸侯相誄,非禮也。
曾子問曰:「君出疆以三年之戒,以?卑從。君薨,其入如之何?」孔子 曰:「共殯服,則子麻,弁?,疏衰,菲,杖。入自闕,升自西階。如小斂, 則子免而從柩,入自門,升自阼階。君大夫士一節也。」
曾子問曰:「君之喪既引,聞父母之喪,如之何?」孔子曰:「遂。既封而 歸,不俟子。」
曾子問曰:「父母之喪既引,及塗,聞君薨,如之何?」孔子曰:「遂。既 封,改服而往。」
曾子問曰:「宗子為士,庶子為大夫,其祭也如之何?」孔子曰:「以上牲 祭於宗子之家,祝曰:『孝子某為介子某薦其常事。』若宗子有罪居於他圍,庶 子為大天,其祭也,祝曰:孝子某使介子某執其常事。攝主不厭祭,不旅,不假, 不綏祭,不配。布奠於賓,賓奠而不舉,不歸肉。其辭於賓曰:『宗兄宗弟宗子 在他國,使某辭。』」
曾子問曰:「宗子去在他國,庶子無爵而居者,可以祭乎?」孔子曰:「祭 哉!」請問:「其祭如之何?」孔子曰:「望墓而為壇,以時祭。若宗子死,告 於墓而後祭於家。宗子死,稱名不言『孝』,身沒而已。」子游之徒,有庶子祭 者以此,若義也。今之祭者,不首其義,故誣於祭也。
曾子問曰:「祭必有屍乎?若厭祭亦可乎?」孔子曰:「祭成喪者必有屍, 屍必以孫,孫幼則使人抱之;無孫,則取於同姓可也。祭殤必厭,蓋弗成也。祭 成喪而無屍,是殤之也。」孔子曰:「有陰厭,有陽厭。」曾子問曰:「殤不? 祭,何謂陰厭陽厭?」孔子曰:「宗子為殤而死,庶子弗為後也。其吉祭,特牲。 祭殤不舉肺,無?斤俎,無玄酒,不告利成,是謂陰厭。凡殤與無後者,祭於宗 子之家,當室之白,尊於東房,是謂陽厭。」
曾子問曰:「葬引至於?恆,日有食之,則有變乎?且不乎?」孔子曰: 「昔者,吾從老聃助葬於巷黨,及?恆日有食之,老聃曰:『丘!止柩,就道右, 止哭以聽變』。既明,反而後行。曰:『禮也』。反葬,而丘問之曰:『夫柩不 可以反者也,日有食之,不知其已之遲數,則豈如行哉?』老聃曰:『諸侯朝天 子,見日而行,逮日而舍奠。大夫使,見日而行,逮日而舍。夫柩不蚤出,不暮 宿。見星而行者,唯罪人與奔父母之喪者乎?日有食之,安知其不見星也。且君 子行禮,不以人之親<疒占>患。』吾聞諸老聃雲。」
曾子問曰:「為君使而卒於舍,《禮》曰:『公館復,私館不復』。凡所使 之國,有司所授舍,則公館已,何謂私館不復也?」孔子曰:「善乎問之也!自 卿大夫士之家曰私館,公館與公所為曰公館。公館復,此之謂也。」
曾子問曰:「下殤,土周葬於園,遂輿機而往,塗故也。今墓遠,則其葬也 如之何?」孔子曰:「吾聞諸老聃曰:『昔者史佚有子而死,下殤也。墓遠,召 公謂之曰:「何以不棺斂於宮中?」史佚曰:「吾敢乎哉?」召公言於周公,周 公曰:「豈不可?」史佚行之。下殤用棺衣棺,自史佚始也。』」
曾子問曰:「卿大夫將為屍於公,受宿矣,而有齊衰內喪,則如之何?」孔 子曰:「出舍於公館以待事,禮也。」孔子曰:「屍弁冕而出,卿大夫皆下之, 屍必式,必有前驅。」
子夏問曰:「三年之喪卒哭,金革之事無辟也者,禮與?初有司與?」孔子 曰:「夏后氏三年之喪,既殯而致事,殷人既葬而致事。《記》曰:「君子不奪 人之親,亦不可奪親也,此之謂乎?」子夏曰:「金革之事無辟也者,非與?」 孔子曰:「吾聞諸老聃曰:『昔者魯公伯禽有為為之也。今以三年之喪,從其利 者,吾弗知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