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簡介

曾皙
禹的第五代孫少康封他的小兒子曲烈(子爵)於鄫地,建立繒國(姒姓)。繒國故址,在今山東省蒼山縣西北,原名「繒邑」,以當地多產絲織品而得名。歷經夏、商、周(改為鄫國)三代,大約相襲了近兩千年,一直到春秋時代,即公元前567年才被莒國所滅。這時候,懷著亡國之痛的太子巫出奔到鄰近的魯國,並在魯國做了官。其後代用原國名「鄫」為氏,後去邑旁,表示離開故城,稱曾氏,此為曾氏得姓之始。從曲烈至巫改為曾姓,經歷54傳至巫,57傳至曾點,58傳至曾參。
曾點(曾蒧、曾皙),字皙,是鄫太子巫的曾孫,是宗聖曾參的父親,是孔子的早期弟子之一,妻子上官氏。

2相關記載

曾點,字子晰,亦稱曾晰、曾蒧,春秋時期魯國武城(今山東省平邑縣魏庄鄉南武城)人。生卒年月不詳。曾參之父,孔門弟子七十二賢之一。與顏回之父顏 無繇、孟子之父孟孫激等並祀於曲 阜孔廟後部的崇聖祠。 《論語》載 他和子路、冉有、公西華侍坐孔子,談個人志趣時,他「鏗」然一聲,停止鼓瑟,說暮春時節,換上春裝,和五六位志同道合的成年人, 帶上六七個少年,去沂河裡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風,然後唱歌回來。孔子聽后大加讚賞,喟然嘆曰:你和我想的一樣!魯國大夫季 武子死,曾點弔唁「倚其門而歌」,被稱為魯之狂士。739年(唐開元二十七年)追封「 宿伯」。1009年(宋大中祥符二年)加封「萊蕪侯」。1530年(明嘉靖九年)改稱「先賢曾氏」。曾點墓在其故里南武城。

3相關文章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論語•先進》
【原文】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
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毋吾以也。居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
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求,爾何如?」
對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禮樂,以俟君子。」
「赤,爾何如?」
對曰:「非曰能之,願學焉。宗廟之事,如會同,端章甫,願為小相焉。」
「點,爾何如?」
鼓瑟希,鏗爾,舍瑟而作,對曰:「異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傷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夫子喟然嘆曰:「吾與點也。」
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為國以禮,其言不讓,是故哂之。唯求則非邦也與?安見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則非邦也與?宗廟會同,非諸侯而何?赤也為之小,孰能為之大?」
【譯文】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陪孔子坐著。
孔子說:「因為我比你們年紀大一點,你們不要因為我(年紀大一點就不說了)。你們平時總在說:『沒有人知道我呀!』如果有人知道你們,那麼你們打算怎麼辦呢?」
子路不假思索地回答說:「一個擁有一千輛兵車的國家,夾在大國之間,常受外國軍隊的侵犯,加上內部又有飢荒,如果讓我去治理,等到三年的功夫,我就可以使人人勇敢善戰,而且還懂得做人的道理。」
孔子聽了,微微一笑。
孔子又問:「冉求,你怎麼樣?」
冉求回答說:「一個縱橫六七十里、或者五六十里的國家,如果讓我去治理,等到三年,就可以使老百姓富足起來。至於修明禮樂,那就只得另請高明了。」
孔子又問:「公西赤,你怎麼樣?」
公西赤回答說:「我不敢說能夠做到,只是願意學習。在宗廟祭祀的事務中,或者在諸侯會盟,朝見天子時,我願意穿著禮服,戴著禮帽,做一個小小的贊禮人。」
孔子又問:「曾點,你怎麼樣?」
這時曾點彈瑟的聲音逐漸稀疏了,接著鏗的一聲,放下瑟直起身子回答說:「我和他們三位的才能不一樣呀!」
孔子說:「那有什麼關係呢?不過是各自談談自己的志向罷了。」
曾點說:「暮春時節,春天的衣服已經穿上了。我和五六位成年人,六七個青少年,到沂河裡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風,一路唱著歌兒回來。」
孔子長嘆一聲說:「我是贊成曾點的想法呀!」
子路、冉有、公西華三個人都出去了,曾皙留在後面。曾皙問:「他們三位的話怎麼樣?」
孔子說:「也不過是各自談談自己的志向罷了。」
曾皙說:「您為什麼笑仲由呢?」
孔子說:「治理國家要講究禮讓,可是他說話卻一點也不謙讓,所以我笑他。難道冉求所講的就不是國家大事嗎?哪裡見得縱橫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講的就不是國家大事呢?公西赤所講的不是國家大事嗎?宗廟祭祀,諸侯會盟和朝見天子,講的不是諸侯的大事又是什麼呢?如果公西赤只能做個小小的贊禮人,那誰能去做大的贊禮人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