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月稱菩薩生於印度一婆羅門家族,幼年學習外道典籍,長大后,經父母同意而入內道出家為僧,赴那爛陀寺禮月護阿闍黎受沙彌十戒而得月稱之名,年滿歲足受具足戒。他廣聞博學顯密教法,修證生圓次第,獲證甚深法性,具足希有神變等,但外現凡庸之相,好吃懶做,由此引起了寺中的很多凡夫僧人不滿,導致勸月稱遷單。

阿闍黎月護知其乃大成就菩薩的示現,非凡情所能揣度、窺測。由於無知而誹謗大菩薩罪業極大,是故阿闍黎為除眾惑、免眾造罪,則派遣弟子日稱伴隨月稱在寺院的附近山林中放牛。待氂牛都放到山那邊林中吃草去了,月稱就在他們自己住的帳篷里顯示稀有神變,在石板上畫一頭氂牛擠奶,並將牛奶提煉成酥油,並製成乳酪,經常將奶製品送回寺院供養僧眾。一天寺院的執事和幾位僧人又給月稱與日稱送來食物,同時又給氂牛送來飼料,他們看見先前送來的食物與飼料都沒有動用過,又見氂牛雖然都到山那邊吃草去了,而帳篷中卻擺放著很多新鮮牛奶、酥油、乳酪等食物,甚覺奇怪而問言,這是怎麼回事?日稱就將月稱菩薩顯示稀有神變的一系列事實告訴了他們。執事等人回到寺院后就將此事告訴了月護阿闍黎與全體僧眾。阿闍黎月護說:月稱已經獲得稀有證悟等自在功德,理當如是顯現。大家聞言心裡無不折服,並都對月稱菩薩生起了敬信之心。
複次,月稱菩薩曾有調伏外道果瑪日呷入內道的事迹。曾有一個外道果瑪日呷根本不相信月稱菩薩具有稀有神通等功德,因而故意詰言:「真正的帝釋天在何處?他在幹什麼?若汝回答正確,我當趣入佛道修學佛法。」月稱知其得度的時機成熟,有導其趣入內道的必要,故作如是回答:「真正的帝釋天在三十三天,其化身在彌勒菩薩的兜率內院聽聞佛法。」外道聽后疑言:何以見得?爾時月稱菩薩就以手指示虛空道:「帝釋天就在那裡。」外道尚未能見,月稱菩薩又再次指示,才得以見到。外道見而問曰:「您是誰?從何處來?」彼者答曰:「我從天上下來,是帝釋天之化身,今從彌勒菩薩的兜率天下來。」外道又問:「何故您非真帝釋天呢?真帝釋天又在何處?」答曰:「因為真帝釋天身上具有一千眼,我乃彼之化身,故只具有一千眼跡,實際真帝釋天安住在三十三天。」這時外道完全被這一系列的事實所折服,於內心深處發起了堅定不移的誠敬信心,從此皈依了佛教。
複次,月稱菩薩有降伏敵軍的事迹。印度多日嘎的很多軍隊企圖摧毀那爛陀寺,趕走寺院僧眾以及附近的在家人。在敵軍距離那爛陀寺還有半月路程時,大家聞訊后,立即招集諸班智達與在家眾共同商議,希望能得到一個完美的對策,雙方既不互相交戰,亦無煩惱、痛苦等,而令對方自然退兵。眾人對此,只是一籌莫展,在無計可施之時,突然寺中護法神的心間現出一隻鳥,鳥以人語說:「月稱有辦法,應速問他。」 依此眾人找來月稱菩薩,並將事情的緊迫危險性告訴他。他聽后說道:「方法固然是有,但需用石頭造一尊石獅子。」又說:「內道眾應該祈禱三寶,外道眾祈禱大自在天。」大家立即照辦,待石獅剛造完時,石獅自然裂成兩半,中間出來一人,並說道:「待我將此石獅重新修好即可。」言畢即作,石獅子造好后,由僧眾開光,月稱菩薩說需要在距離那爛陀寺北邊的十五由旬處安置石獅,大家就抬著石獅子一起走到所指定的地方,這時遙見敵軍步步逼近,但石獅仍如石頭般寂然不動,沒有任何反應。這時眾人心裡惶恐疑懼,並七嘴八舌地指責月稱,爾時月稱菩薩就從一邊站起來,手持四尺檀香木棒對準石獅頭部敲了三下,這時石獅子奮身而起,抖擻三次,獅面顯現紅色,徑往敵軍衝去。敵軍見勢不妙,生大恐懼,撒腿皆往回跑,各自逃命,一直退回到自己的國土。當地國王讚歎說:月稱菩薩以大神通力用石獅退回敵軍,雙方互不交戰,不損傷一兵一卒,不費吹灰之力,即使敵軍倉惶敗退,以如此方便自然平息了這場戰爭災禍,真是稀有!真是稀有!事後大家回到那爛陀寺,其中有少數人說,此非月稱一人之力,而是僧眾對石獅開光的力量所致,話音剛落,石獅遁入大地不見了。月護阿闍黎為除眾疑、澄清是非而說道:這的確是月稱的稀有成就與功德所致,因為他已經通達了勝義諦的甚深空性,故於什麼都不是中,什麼都可以顯現,也就是他證得殊勝成就的加持與果相而隨意任運之行。
複次,略述得文殊菩薩攝受的月稱論師與得觀音菩薩攝受的大聖者旃扎古昧(旃陀羅閣彌)辯論七年的事迹。一次月稱論師正在為眾弟子敷演大乘妙法時,見一位身量如孩童般的人徐步來到法堂中,卻站立不坐(當時印度的規矩,若人來到法堂,不願落座而站立者,表明有辯意),月稱論師見后,暗自疑言,是否來了一位善辯者,故停止講經,問道:「您從何處而來?學過什麼法?」來者答曰:「我從印度的南方來,學過《聲明巴那論》、《般若一百五十頌》、《真實名經》。」月稱菩薩想,從間接的意義上推知,已承認自己通達了深廣教理,但語句上卻很謙虛,僅學此三論而已。月稱論師懷疑來者是否是南方的旃扎古昧,又問道:「您是不是旃扎古昧?」答曰:「世間人都如是稱呼。」月稱菩薩聞言說道:「大班智達不應突然到來,您應該退後一段距離,我們要擊犍椎隆重地迎接您的到來。」月稱菩薩停止講法,告知僧眾準備二輛馬車迎接大班智達。前一輛馬車中安放著文殊菩薩木雕像,后一輛馬車中坐的是旃扎古昧。這時旃扎古昧以偈頌讚嘆文殊菩薩,文殊菩薩像喜而回頭,從此這尊木雕像再沒有轉過頭來,據說這尊具大加持的回首文殊菩薩像在那爛陀寺至今猶存,眾所周知。兩大論師為使眾生理解甚深法義,於自空與他空的觀點上互相辯論長達七年之久(按自宗全知麥彭仁波切的觀點,其實二宗本是無別一致的)。月稱菩薩直接主講了二轉般若法輪,間接也承認三轉法輪的如來藏光明,旃扎古昧在直接主講光明如來藏時,間接亦講述了二轉法輪的大空性,因此實際的本意卻等無差別。如是要義將在下文敘述。
複次,一天月稱菩薩在寺院附近的森林中安住,一時森林突然著火,火勢很猛,似要吞沒大片森林,目擊者很難過地說:月稱菩薩定被火燒死無疑。那爛陀寺中對月稱有信心者衝去救護,無信心者跑去看熱鬧。他們到了月稱菩薩住處的附近林中,見一帝釋天女現出半身,天女說道:「大家切莫驚慌,具甚深智慧的大成就者,慈悲的怙主月稱菩薩已經超離了四大的損害(火不能燒、水不能溺)等。」但他們不聽,徑直往前欲看個究竟。當他們來到跟前時,見四周林木全被猛火燒光,唯獨月稱坐處完好無損,未受到一點火勢的威脅,眾人見後生大信心,月稱菩薩慈言道:「我的上師龍樹以無生的般若智火已經燒毀了執著之薪,阿闍黎月護亦復如是,我也用無生的般若智火燒毀了執著之薪,如實證得了無生無滅、無來無去、如同虛空般的大空性,安住如是大空性的本體中,不論是火、還是水等皆無能損。」眾人聽后對大乘的般若空性亦生起了異乎尋常的極大信心,並隨月稱菩薩修學無生的般若法要。類似的種種稀有神變與功德等多不勝數,可詳見其傳記中。
此後月護阿闍黎請月稱回那爛陀寺作主要傳法的大堪布,他廣著中觀諸論,專事弘揚甚深了義中觀應成派之義理,使般若大法盛傳於世,如日中天。
月稱菩薩開顯了龍樹菩薩的究竟密意,抉擇了第二轉無相法輪中最為甚深了義的大中觀,故造有很多顯密論著:如以百萬正理抉擇諸法本體空性的論著是《中論註釋·顯句論》;從共同前行引入無上密法,獲得灌頂,受持三昧耶戒,入密乘后所修的生圓次第以及所得果等圓滿抉擇與講述的論著是《密集金剛註釋·燈顯論》。印度大智者們讚歎這二論時說:「天上有日月輪,地上有二顯論。」意即這兩部論著在整個世間是勝無倫比的。此外,講述正行究竟見解的論著有《中觀四百論註釋》、《六十正理論註釋》、《中觀五蘊論》、《中觀七十空性論註釋》、《入般若波羅蜜多頌》、《皈依七十論》、《祈禱觀音菩薩儀軌》、《密集金剛六字加行註釋》、《密集金剛現證莊嚴論註釋》、《金剛薩埵修法儀軌》、《忿怒甘露旋修法儀軌》、《讚歎度母文》等,特別對調伏分別心、打破一切實執、涵蓋深廣法義,最具權威的論著就是《入中論》及《入中論自釋》。《入中論》是直接趣入龍樹菩薩所著的中觀六論,間接趣入般若經,亦入密宗的大清凈等。是故本論是彙集了甚深中觀的無數正理與無上竅訣的一部殊勝論著。全知麥彭仁波切在《中觀莊嚴論註疏》與《定解寶燈論》中亦再三讚歎過,以月稱論師為主的中觀應成派是無上系派。宗喀巴大師在面見文殊菩薩時咨啟白曰:「聖者龍樹的密意,纖毫無誤最為了義抉擇的是否唯有月稱論師?」文殊菩薩答曰:「如是!如是!因為月稱曾於上方世界剎土中的一位如來面前發過菩提心,所以他具有甚深的智慧與猛厲的發心,勇於來到娑婆世界,專門光顯龍樹菩薩的密意,理應深信不疑,歡喜信受。」尚有大菩薩上師金剛丹畢在讚歎印度八十大成就者時說:「文殊菩薩之化身,龍樹尊者勝意子,聖月稱師我敬禮。」
尤其在藏地雪域講自空、他空,以無上的中觀正理來抉擇自空時主依月稱論師。是故欲入菩提正道者應誠心祈禱月稱菩薩,多聞思彼著之殊勝論典,若能誠心誠意地祈禱,彼之意傳加持決定會融入心間,因為他已經證得了究竟的金剛身,如今正在南贍部洲度化無量眾生。比如,以前大譯師尼瑪扎巴(日稱)對月稱菩薩生有強烈的恭敬信心而禱言:「將來若能在藏地雪域真正弘揚起中觀法要,該多麼地好啊!」因而他前往印度求受中觀的甚深教理,當他抵達印度后,經再三地祈禱月稱菩薩,面見月稱菩薩為他傳授很多殊勝教言,由此他翻譯了月稱菩薩有關中觀等方面的很多論著。從那時起藏地開始弘揚中觀甚深法要,併流傳至今,此等來源主要依月稱菩薩的意傳加持所致。故彼稀有成就、殊勝功德絕非口筆所能盡宣。以上對作者僅作了簡單的介紹。
──《入中論日光疏》 月稱論師 造頌 法尊法師 譯頌 益西彭措 著
月稱菩薩

  月稱菩薩

上一篇[難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