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有狐》抒寫女子對流離在外的親人的思念和關懷,情感細膩,反覆詠嘆,正見情意深節切。這裡沒有風花雪月,只是生活的如實敘寫,也正因為真真實實,才有了動人和力量。就詩篇而言,是以一個女子的口吻表達了她對心愛之人的思念與憂慮。本詩抒寫憂念,為一唱三嘆的重章結構,其憂思哀婉感人。這本是一首清新自然的情詩,風致婉約,真摯感人。

1古詩

註釋
綏綏:從容獨行的樣子。
裳:衣服。
厲:通作「瀨」,水邊的沙地。
帶:衣帶。
賞析
《有狐》抒寫女子對流離在外的親人的思念和關懷,情感細膩,反覆詠嘆,正見情意深節切。以「狐」起興,實是因有所見,在對比中,穿著狐裘的貴人的暖和,更比照了自己身上的寒冷,由此即彼,聯想到親人在外的饑寒,又從「裳」到「帶」,再到「服」,由下而上,層層透出細緻如微的感情,和盤托出女子的心態。
《詩序》的見解
《詩序》認為:「《有狐》,刺時也。衛之男女失時,喪其妃耦焉。古者國有凶荒,則殺禮而多昏,會男女之無夫家者,所以育人民也。」[3]順著《詩序》定下的調子,《鄭箋》、《孔疏》越走越遠,說這首詩是:「皆陳喪其妃耦不得匹行,思為夫婦之辭。」又解釋說:「時婦人喪其妃耦,寡而憂是子無裳,無為作裳者,欲與為室家。」「裳之配衣,猶女之配男,故假言之子無裳,己欲與為作裳以喻己欲與之為室家。」[4]朱熹是主張「去序言詩」的,他曾批評《詩序》說:
《詩序》實不足信。向見鄭漁仲有《詩辨妄》,力詆《詩序》,其間言太甚,以為皆是村野妄人所作。始亦疑之。後來,仔細看一兩篇,因質之《史記》、《國語》,然後知《詩序》之果不足信[5]。
現代人不同見解
除此之外,對這首詩的不同理解還有:聞一多《風詩類鈔》認為是未嫁女子思念情人。金啟華《國風今譯》認為是寫妻子憂念丈夫久役無衣。陸侃如、馮沅君《中國詩史》認為是寫不得志者的憂愁。而張桂萍認為它是「古代大臣憂國之作」[10]。其中,金啟華的說法本自方玉潤《詩經原始》,較為合理。以此為基礎,筆者進一步揣摩玩味,仔細尋求《詩經》內證以成其說。毫無疑問,對「有狐」和「無裳(帶、服)」所指為何的理解是解讀本詩的關鍵。而實際上,本詩所觸及的不僅僅是「有狐」和「無衣」兩個問題點,而是這兩個問題簇。「有狐」涉及《詩經》中寫到「狐」的詩歌九篇;而無衣的問題牽扯到至少兩篇詩歌。而後者正是《有狐》抒情主人公所憂慮的內容,顯得格外重要。
有狐的象徵意義
認為《詩經》中的狐為「妖媚之獸」顯然站不住腳,是以後人之見而約束前人。而據牟應震的理解,「綏,像兩脛有所躡也」[14],那麼,「綏綏」應該是指狐行走的樣子,而無求偶的含義。李炳海認為:「在《詩經》產生的歷史階段,狐作為男性配偶的象徵,已經是約定俗成的習慣,狐形象的此種內涵對於那個時代的人們來說是不言而喻的。」這一看法無疑是正確的,這就從文化、興象的角度和深度揭示了「有狐」的象徵意義。 而進一步追問,此狐綏綏而行,在彼淇梁、淇厲、淇側又表明了什麼呢?俞樾說:「首言『淇梁』,明易涉也;次言『淇厲』,則涉之稍難矣;卒言『淇側』,則徘徊於水崖,不得涉矣,所以憂之彌甚也。」[16]很顯然,這種說法可能是過分推理了,詩中並未明言狐涉淇水。而至於其他一些認為本詩寫狐本為山獸而行水邊的,也大致與此相類。從全詩來看,「有狐綏綏,在彼淇梁(厲、側)」兩句是起興之語,而且興中帶比,但全詩的主旨在於憂念「之子」無衣。而聯繫無衣所指,有狐綏綏而行彼淇梁、淇厲、淇側正是在興言戰爭、遠役。《邶風·北風》和《小雅·何草不黃》即為有力的證據。《邶風·北風》有詩句曰:
莫赤匪狐,莫黑匪烏。惠而好我,攜手同車。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相關詩詞
除了上述分析的三首以及《有狐》,《詩經》中其它寫到「狐」的詩歌還有《檜風·羔裘》、《邶風·旄丘》、《秦風·終南》、《豳風·七月》、《小雅·都人士》等五首,但這五首詩均是直接寫到狐裘或是寫獵狐制裘的,並非以狐的形象起興。所以,統觀《詩經》中寫到狐形象的詩歌,狐喻指征夫是可信的。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齊風·南山》雖然沒有寫到戰爭、行役,以「雄狐綏綏」起興的該詩卻濃彩重墨地描繪「齊子」遠嫁魯國,也是遠行離家。
母題
或許上述推情入理會被視為另一種推理過度,但無庸置疑的是,「征夫無衣,征婦送衣」這一母題卻一再被摹寫。傳說中哭倒了八百里長城的孟姜女就是為了給丈夫送寒衣而到了長城邊的;甚至孫犁的《荷花澱》里也有水生嫂她們那伙婦女給參加隊伍的丈夫們送衣物的情節。當然,孫犁創作《荷花澱》寫到這一內容未必是從《有狐》得到靈感,但兩相對照,我們還是能感受到同樣的婦女對征戰在外的丈夫的真切關懷與真摯情愛。所不同的是,水生嫂她們是現代的女性,敢愛敢恨,敢想敢幹,在戰鬥的烽火中綻放成絢爛的荷花;而《有狐》的抒情女主人公卻只是憂心忡忡,一唱三嘆,以她獨有的韻致展示著她那豐富、細膩、純潔而又哀婉的內心情感世界。

2歌曲

個人耽美廣播劇《狐不歸》插曲
《有狐》
詞/商連 【千歌未央】
和聲編寫/息十二【糖果聲社】
演唱/無歡||任落落【決意同人】
念白/蘇榭【裔美聲社】
後期混音/紫陌千翼【流嵐醉】||馬甲君
念白:我到人世來 被世人所誤
都說人間有情 但是情為何物
浮生一樽長醉青丘洛城月冰冷
且笑且淚且飲雪色不歸舊時人
憶有狐綏綏千載夜靜夜深沉
人生情痴自古自是
風月兩不問
聽血色滴刃恰逝水無痕
難得苦海回身
聽痴燕呢喃情字零落
緣生傘骨下漸遠漸逝的黃昏
及至此刻,狐不歸總算明白。
世間九字情,驕悅貪慢痴惑惘滅賞,
他原本一樣都沾不得。
猊獓天【無】:浮生一樽長醉青丘洛城月冰冷
且笑且淚且飲雪色不歸舊時人
有蘇【落】:憶有狐綏綏千載夜靜夜深沉
人生情痴自古自是
風月兩不問
猊獓天【無】:聽
血色滴刃恰逝水無痕
難得苦海回身
有蘇【落】:聽
痴燕呢喃
情字零落
緣生
傘骨下漸遠漸逝的黃昏
台詞:穆拂衣:兄台可以再往裡面避一避么?
有蘇:呃,好……
穆拂衣:小心,後面水窪!
有蘇:啊。
穆拂衣:外面雨雖不大倒是頗有些煩心,這傘就給了兄台你吧。
念白:因愛故生憂
因愛故生怖
若離於愛者
無憂亦無怖
台詞:猊獓天:塗山笨狐狸,你看那邊的蘇樹結果了。以後你就叫有蘇可好?
靈狐無名:有蘇……嗯,是什麼意思?
猊獓天:你還是執迷不悟!
有蘇:(大笑)
猊獓天【無】:淡墨研三世薔薇斑駁影沉淪
莫失莫忘莫言前緣化作雪與塵
有蘇【落】:憶有狐綏綏百歲如流似波痕
清歌悠長離歌斷腸
生死不相恨
猊獓天【無】:聽
血色滴刃恰逝水無痕
你的指尖冰冷
有蘇【落】:聽
孤燕呢喃
情字零落
緣盡
青衫衣袂遠洛城飛笛聲
猊獓天【無】:聽
血色滴刃恰逝水無痕
嗔痴扭曲歌笙
有蘇【落】:聽
孤燕呢喃
情字零落
緣滅
紫陌垂楊紛紛飛碾化塵
有蘇【落】:聽
血色滴刃恰逝水無痕(心成灰無恨)
猊獓天【無】:聽
洛城醉夢回首百年身(夢醒待來生)
有蘇【落】:聽
夜雨滂沱淪落天涯人(情一往而深)
猊獓天【無】:聽
夜雪折竹
山中黃昏
合:世間
青丘狐不歸
生死又一輪
——END——
《大兵小將》插曲
歌曲名 有狐
原 唱 白若溪

3東山有狐名陋顏

成就
此文在作者的騰訊空間博得了上千人的點擊量,后又被搜狐博客圈設為精華。更於各大中文網加精,提讀。

摘錄

簡訊小說東山,有狐名陋顏18
秦夜的憂傷一眼到底,東山上所有的飛禽走獸都沾染過他的疼痛。他是神,而且是一個經歷了情劫的神,所以他的說教對我們比什麼都管用。相較於其它族類冗長的生命來說,人類的生命長度完全可以忽略不計……我們再愛一個人,也只不過是幾十年的空歡喜罷了。
簡訊小說東山,有狐名陋顏24
東山上的生靈,一張面孔,便是一世。秦夜眸色轉成妖異的紫色,對我唱起了綿長的咒語。須臾,我擁有了這一世的面孔。狐兒,保重。我點頭。唉呀,夜神,狐兒姑姑不要那張傾國面孔,可以給我嗎?一株修了八百年的桃樹忽然開了口。那你就跟她走吧。秦夜淡淡地說。
簡訊小說《東山,有狐名陋顏》44塵間雖然繁華,功名利祿又與我有何相關呢?我只是來塵間走上一遭,不存亂世心,不生害人意,我只是想安靜地度過我的人世光陰,再回東山!可我還沒來得及在塵間蒼老時,便遭了難,那位天師發現我是玄狐后頓起貪心,窮追不捨,一時不慎我瞎了一雙眼睛……
上一篇[零亂不堪]    下一篇 [易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