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伊斯蘭教什葉派伊斯瑪儀派分支尼扎里耶派的俗稱。又譯「木羅夷」、「木乃奚」、「沒里奚」。阿拉伯語音譯,意為假道學。中國史籍將尼扎里耶派以波斯阿拉木特堡為中心建立的伊瑪目王朝稱為「木剌夷國」。

1簡介

在中世紀的西亞裏海之濱出現過一個以山寨為堡,多事暗殺活動的阿薩辛派,它是伊斯蘭教什葉派伊斯瑪儀派的分支尼扎里耶派的俗稱,中國漢文史籍稱之為「木剌夷」,為阿拉伯語al-Mura'i或Mulahid的音譯,意為「假道學」或「異端」、「迷途者」,是穆斯林正統派賦予當地信徒的稱呼。這群「迷途者」因首任領袖的名字叫伊斯梅爾,而被稱為伊斯梅爾派。是創始人哈桑· 本· 薩巴(?-1124)以波斯阿拉穆特堡(Alamut)為中心建立的伊瑪目王朝(1090-1256)。
伊斯梅爾原為第五代伊馬目(伊斯蘭教什葉派的教主)的長子,因被弟弟頂替繼承權而自立教派。木剌夷人主要活動於11世紀末葉至13世紀中葉。10世紀時,該派佔領埃及、敘利亞。11世紀,勢力及于波斯,以阿剌模忒堡為根據地,擁有裏海南岸城寨300多座。十字軍東征時,他們又因暗殺十字軍中的穆斯林而被稱為刺客派。這教派的領袖稱為「山中老人」,以暗殺作為主要手段,總部設在高峰的頂上,稱為「鷲巢」。
木剌夷的山中老人在山谷中建立了一座大花園,花木庭榭,美麗無比。宮殿輝煌,裝飾有無數金銀珍寶,到處有管子流通美酒、蜜糖、牛乳。園中充滿各族美貌的少女,能歌善舞。山上養了一批幼童,從小就教導他們,說為領袖而死,可以上升天堂。等他們到了二十歲時,在他們的飲料中放入迷藥,於他們昏迷中每次四人、或六人、或十人一批抬入花園,任由他們在花園裡無所不為,所有美女都溫柔的服侍他們。
這些青年盡情享樂,舒服之極,相信確是到了《可蘭經》中所說的天堂樂園。過了一段時候,再用迷藥將他們迷倒,抬出花園。他們轉醒之後,甚是失望,山中老人召他們來見。這些青年自幼深受教育,確信山中老人是回教聖經中所說的大預言家,對他絕對崇拜。山中老人問他們從哪裡來,都答稱來自天堂樂園。山中老人於是派他們去行刺,說為教儘力,死後可入天堂。這些青年為了返回天堂享樂,行刺時奮不顧身,但求早死,所以往往成功。各國君主對山中老人都十分害怕,對他所提的要求不敢不答應。 這支恐怖教派曾令12世紀的塞爾柱的素丹們束手無策;曾使塞爾柱素丹國和哈里發王朝怕得發抖;曾作為一種促進因素助長了整個亞洲伊斯蘭社會的腐化和分裂;
刺客所服的迷藥是大麻一類,突厘語稱為Haschachin,西歐歷史家稱這個教派的教徒為Assassini。英文Assassin(刺客、暗殺者)一字就由此而來。

2覆滅

木剌夷國人屢劫蒙古旅商。蒙哥大汗為了維護大蒙古國的權益,擴大疆土,進行遠征披斯,以圖在該地建立一個統一的政權。指派給他的以後的任務是征服敘利亞:「從阿姆河兩岸到密昔兒(埃及)國土盡頭的廣大地區內都要遵循成吉思汗的習慣和法令。對於順從和屈服你命令的人要賜予恩惠和善待他們,對於頑抗的人要讓他們遭受屈辱。」
一二五二年七月末,旭烈兀命令怯的不花率領一萬餘人為前鋒先發。旭烈兀本人仍留在和林,繼續籌組西征軍。一二五三年十月初九,旭烈兀率軍出征,命宗王巴剌寒、禿塔兒率拔都從征之軍為前鋒,沿著絲綢之路進軍。 為了保證行動萬無一失,旭烈兀決定採取穩紮穩打,步步為營的策略,因為打下的土地都是他自己的領地。因此大軍行動遲緩,用了三年時間,才到達波斯國。一二五六年春,旭烈兀率領大軍抵達阿姆河畔。由於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是世仇,所以亞美尼亞和喬治亞的公爵們,也領軍參加遠征。(後來巴格達城陷落之後,他們的屠殺尤其賣力。)
旭烈兀大軍渡過阿姆河,開始向木剌夷地區(今伊朗北部)逼近。1243年,拖雷曾引軍過境,只在城外劫掠一番就離開了。木剌夷國的軍隊總兵力有十多萬人,在庫希斯坦(今阿富汗西北部和伊朗東北部)境內有六七萬人,在魯德巴爾區(今伊朗北部、裏海西南魯德巴爾一帶)有五六萬人。西征軍前鋒怯的不花進入木剌夷境內時,首先攻下庫希斯坦的幾個城堡,而後圍困其要堡古爾都苦。在此期間,怯的不花部先後消滅木剌夷軍5萬餘人,削弱了山中老人的實力。
爾後,旭烈兀大軍進至撒瓦。派庫喀伊兒喀率部,支援怯的不花,合攻庫希斯坦諸堡。兩位將軍攻克禿溫(今伊朗東部呼羅珊省費爾道斯)后,與旭烈兀大軍會合。旭烈兀繼續經過徒思(今伊朗東北部馬什哈德),抵達尼沙不爾州哈不杉(今伊朗東北部薩布澤瓦爾)。派貝克帖木克赴木剌夷諭降。當時,旭烈兀西征軍對魯德巴爾區(今伊朗裏海西南的魯德巴爾一帶)已形成包圍態勢。旭烈兀的進攻部署是:北軍,由不花帖木兒、庫喀伊兒喀率領集結於右翼馬贊達蘭(今伊朗北部馬贊達蘭省),待命沿海岸向西進擊。南軍,由捏克答兒斡兀勒、怯的不花率領集結於左翼,待命向西模娘(今伊朗德黑蘭東之塞姆南左右)以北進擊。中軍,由旭烈兀親率1萬人進迫禿馬溫(今伊朗德里蘭東北之達馬萬德),待機前進。以上三軍為主力,準備從東面進攻。另以巴剌寒、禿馬兒率朮赤系從征軍為支隊,待機向阿剌模特進攻,以策應主力軍作戰。阿剌模特是山中老人老巢,駐紮有木剌夷5萬重兵,憑險據守。旭烈兀遂決定圍困。
山中老人見到旭烈兀大軍壓境,感到無力自保,故派其弟沙歆沙去旭烈兀統帥部請降。爾後,他又遣其子帶300名簽軍來謁見。但是,山中老人不願出城,欲拖延時間,等待時機。 十一月初九,旭烈兀進抵阿剌模特,遂命蒙古軍中的中國工匠就近採伐樹木,製造投石機,並且沿著城牆架於阿剌模特四周的山腰和山巔上。旭烈兀正待下令進攻,山中老人派使者出城來見旭烈兀,言山中老人將於當日或次日出見。及至次日,山中老人又約次日出降,時至又失約。於是,旭烈兀軍從堡之四周大舉進攻。守城堡之軍用弓箭和岩石還擊。在準確而猛烈的回回炮轟擊之下,城堡的牆被砸塌了。蒙古軍沖入城堡,經過激烈戰鬥,守軍不支,山中老人被迫於十九日出降。直到現在,城牆遺迹上還能夠見到圓形炮彈砸出來的坑。  然後,旭烈兀讓人押著山中老人去每一處城堡勸降,有的自動開門投降了,也有的繼續抵抗,最後被武力消滅了。
十二月,旭烈兀率領大軍進入蘭麻撒爾附近。命令塔亦兒不花軍和波斯軍一起,圍攻蘭麻撤爾堡。塔亦兒不花軍和波斯軍奮戰數十天,才將蘭麻撤爾攻克。於一二五七年元月初二班師。至此,木剌夷國全部被旭烈兀大軍佔領。
旭烈兀大汗下令屠城。山中老人懇求讓他去拜見蒙哥大汗,以求赦免他的信徒。旭烈兀同意了,並且派兵護送他去卡拉崑崙。結果蒙哥大汗不見。回來的路上,蒙古兵用馬蹄將他踏為肉泥。木剌夷城市中的穆斯林被屠殺一凈。然後,旭烈兀大汗又下令將所有木剌夷的要塞夷為平地,並且把他們的大圖書館也放火燒毀了,所有的經書化為灰燼。因此,後世的伊斯蘭教無法深刻了解他們的教義。只有一個距離較遠的木剌夷要塞得以倖免,但是後來(1273年)還是被埃及的馬木留克騎兵消滅了。 波斯歷史學家 Juvaini評論說:世界清靜了。西方歷史學家 Edward Gibbon認為(消滅木剌夷)是對人類的貢獻。旭烈兀攻破了該派在高峰上的城堡,一舉而將之殲滅,不分老小,全部殺光。但這教派分佈甚廣,總部被摧毀后仍在別的地方繼續恐怖活動。

3記載

特點
明代宋濂等撰的《元史》對木剌夷有多處載錄,其特點有二:一是不同年代所採用的音譯不同;二是記載的主要是木剌夷與蒙古軍隊的交往與交戰的概況,對其本身的記載比較少,因此人們只能夠在《元史》中看到片言隻語的零散記載。由於《元史》倉促成書的原因,僅對木剌夷名稱的記載就有多種不同的音譯。依據汪輝祖撰寫的《元史本證》(下冊)的提示:「木羅夷、太宗元年。沒里奚、憲宗二年。木剌由、世祖至元十七年、十八年。沒剌由、成宗大德二年。木乃兮、郭侃傳。」可以看到《元史》的載錄狀況。
1:木剌夷 《元史》卷1《太祖紀》:「十七年壬午春,皇子拖雷克徒思、匿察兀兒等城。還經木剌夷國,大掠之。」
2:木羅夷 《元史》卷2《太宗紀》:太宗元年,「印度國主、木羅夷國主來朝。」
3:沒里奚 《元史》卷3《憲宗紀》:憲宗二年,「秋七月,命忽必烈征大理,諸王禿兒花,撒(丘)[立]征身毒,怯的不花征沒里奚,旭烈兀征西域素丹諸國。」
4、末來 《元史》卷3《憲宗紀》:二年壬子春正月,「遣乞都不花攻末來吉兒都怯寨。」七年丁已春,「乞都不花等討末來吉兒都怯寨,平之。」末來是「木剌夷」在《元史》中出現、卻又少見的另一音譯,此音譯按照洪鈞的理解,「疑末字為木字之誤,木來與木剌夷音相近也」。
5、木乃兮 《元史》卷149《郭寶玉傳》:「從宗王旭烈兀西征。癸丑,至木乃兮。」 清代地理學家丁謙(1843-1919)在《〈馬哥博羅遊記〉補註改訂》第22章提到:「勒黑忒,即木剌夷之異譯,非地名,亦非人名,釋義謂舍正路而入迷途,蓋回教人詈之之詞。」他在《元劉郁西使記地理考證》中,既列出有關木剌夷的音譯狀況,又在《西使記考證》中提示當時已經有其傳記,「木乃奚國,《元史》作沒里奚,又作木乃兮,洪氏有木剌夷補傳,汪氏刻有木剌夷別傳,紀載其事甚詳。」對其歷史活動予以簡明論述。
以「木剌夷」為譯名,清代史學家已經開始為木剌夷專門作傳。最早的可見清末史學家洪鈞(1839-1893)的《元史譯文證補》卷24「木剌夷補傳」。
曾廉(1857-?)所撰《元書》卷98《西域傳》中也有「木剌夷」條,但是比較簡單,《元書》卷4《憲宗紀》中有一段:「是歲(憲宗三年)旭烈兀大王征木剌夷,破其五兵萬,下一百二十八城也」。 清朝人汪康年(1860-1911)在他輯錄的《振綺堂叢書》里有清人撰「木剌夷補傳稿」(下文簡稱汪本),所述內容與洪鈞的基本相同,但是在一些人名、個別事件及文字表述上尚有差別。?《四庫全書》中有關於木剌夷的文章,僅在收錄《西使記》時就兩次提及「穆錫」:「新得國曰穆錫」;「其穆錫國在西域中最為兇悍……」聖武親征錄》有兩處提到:「壬午春又克徒思匿察兀兒等城,上以暑氣方隆,遣使招四太子速還,因經木剌夷國,大掠之。」「又西域之西忻都及木剌夷國主躬來朝會。」所記之事與《元史》所述基本吻合
上一篇[庾積]    下一篇 [道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