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人物概述

木戸松子(きど まつこ)(1843年-1886年4月10日)
木戶松子
京都三本木(現京都市上京區三本木通)藝妓。以幾松(いくまつ)藝名為人所知。幕末維新三傑桂小五郎(木戶孝允)的戀人。明治維新后成為其正室,改名木戸松子。幼名計或計子,號翠香院。
夫:桂小五郎(木戶孝允)

2簡介

在日本的書籍上,她的名字一次又一次被人重記;在日本的電影中,她的形象一遍又一遍被人演繹。她的美貌恰似清晨的百合待露而開,她的氣質正如臨水而照的青蓮滿含深韻,她的才藝好比翹足荷尖的蜻蜓輕巧飛舞,她的忠貞更勝纏繞磐石的蒲草,堅韌不移。她已經成為歷史刻在日本人的心裡,她就是與維新三傑之一的木戶孝允一起被人們廣為傳頌並封為從四位高官的著名藝伎——幾松。
成長
在計投身藝伎並接替幾松的這段時間,日本政局也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從1854年起,奉行尊王攘夷、討幕的勤王志士紛紛往京都而來,他們常常在游郭舉行集會,因為那裡可以消除緊張的氣氛,而且適合於密談。靠近御所的三本木也有很多志士往來,其中就有長州的桂小五郎,即後來的木戶孝允。當時的幾松以美麗的容貌以及高超的吹笛和歌舞技藝而聞名,桂小五郎自從認識了幾松之後就常常往來。但是桂並不富裕,所以傳說他因沒有錢去游郭和幾松相會,曾經以武力搶劫他人。
桂自從愛上幾松之後,一直想為她落籍,但卻很長時間為沒有錢而煩惱。桂有一個很好的好友,同是來自長州的伊藤博文,即後來甲午中日戰爭與李鴻章簽訂馬關條約的日本內閣首相。伊藤聽說這件事後,拿著刀架在老鴇的脖子上,終於逼迫她讓幾鬆脫離了藝伎籍。當時幾松20歲,桂30歲。因為幾松負擔著本家和養家的生計,而且落籍的費用也非常高,他們便在木屋町池上買了一間房子作為別宅,落籍后的幾松仍然繼續做著藝伎,也便於在勤王志士的聚會上收集情報。
1864年4月,桂擔任京都留守役,負擔著長州藩的外交任務,自「八一八之變」后,長州勢力在京都已很難立足,幕府控制的新撰組更是到處搜捕。這年6月5日又發生了池田屋事變,桂因遲到而逃過一劫,事變之後桂逃到了對馬藩邸。7月19日,禁門之變爆發,長州激進派舉兵進京,在禁門大敗後放火焚燒了長州藩邸。桂逃出京都后又再度潛入京都,在二條大橋下扮做乞丐潛伏下來。
當時京都高倉竹屋町的大黑屋當主今井太郎右衛門是毛利家的御用商人,幾松在他家做好飯糰后扮做商家之女路過二條大橋,然後將包有飯糰的包裹裝作無意中失落於橋下,送到桂的手中,以供給他飲食。後來桂在京都實在難以潛伏下去,只好通過常在對馬藩邸出入的商人廣戶甚助逃出了京都,追蹤桂而來的幕府爪牙燒毀了今井家並開始捕捉幾松。桂於是拜託對馬的同志接應幾松。1865年正月,幾松和甚助來到對馬,但這時桂已經去了出石,而且對馬藩的形勢也開始惡化,於是幾松只好在2月前往下關。
這個時候,長州藩高杉晉作舉兵一舉清除了藩內的保守派,同時也在尋找桂的消息。從幾松那裡得知桂的消息后,高杉要求桂回到長州一起行動,並委託幾松轉達書信,幾松帶著書信便往出石而去。
桂當時在出石靠著廣戶甚助一家的幫助開了一間小店,自稱為廣戶的分家廣江孝助。4月8日,幾松帶來了高杉的書信,桂會同甚助及其弟直藏立刻從出石出發經過京都、大阪,於5月26日乘船到達下關。

死亡

經長州藩主毛利敬親下令,桂小五郎改名為木戶貫治,后又改為準一,維新后改為孝允。幾松同時改名為松子,作為長州藩士岡部利濟的養女而入了長州籍,並正式與木戶結婚。兩人在山口町系米定居,因為木戶是明治政府的要人,後於1869年7月移居東京。木戶作為新政府的參議常常出外公差,之後又作為內閣顧問,事務繁忙。1875年木戶患上了腦疾,1877年前往京都,在京都再度發病。松子於是從東京前往京都照顧,5月26日木戶病故。松子於是剃髮出家,稱翠香院,在上京區土手町木戶墓邊隱居。
1886年,松子因胃病而去世,享年44歲,墓位於京都市靈山的木戶孝允墓旁。一對亂世伴侶終於能夠平靜地安於地下。
上一篇[難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