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木靈子是一個道人,俗家姓李,單名一個靈字。他原本是西夏王族血親,二十年前,西夏王朝為蒙古所並,李靈因此出家,自封道號為木靈子。

1 木靈子 -道號由來

  木靈子這道號說來極平常,也未有其它深意,只不過是把他「李」姓上下分開而己。 木靈子祖上並非姓李,據說西夏開國初年,有一個做過和尚的少年人,被西夏的一位公主看中,並且結為了連理。只因那位江湖人未有姓氏,因此所傳下來的後人,才都隨了西夏的國姓——「李」氏。
  木靈子的祖上是位江湖人,據說這位江湖人不僅有一個神奇的身世,而且還有一段神奇的際遇,因此他武學造詣高深莫測。這個江湖人把這身武學傳了下來,一直到了李靈這一代。

2 木靈子 -創立崆峒

  崆峒向來是天下聞名的道教聖地,傳說中的仙境。幾十年前,一位牧童在山中遇仙,學到了世間難以想象的奇妙武術。後來這牧童便創立了崆峒派。這個牧童即是崆峒派開山祖師木靈子,傳說木靈子的武功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是以近年來崆峒派勢力日益鼎盛,頗有與少林等名門大派抗爭的實力。
  木靈子更以一身驚世駭俗的七傷拳聞名於天下。木靈子為人最是嫉惡如仇,年輕時就在江湖中行俠仗義,憑著那手獨步天下的七傷拳,不知剷除了多少惡人,又挽救了多少無辜。現在雖年已漸高,脾氣仍不減當年。見到有人作惡事,定會嚴加懲戒,對本門弟子更是責之甚苛。<七傷拳>崆峒派傳世武功,乃崆峒派祖師木靈子所創。

3 木靈子 -鑽研武功

  祖上的功夫木靈子一直細加揣摩,最後他把主要精力用在了鑽研三門武功上,這三門武功的名字分別叫做,「天山六陽掌」,「天山折梅手」和「小無相功」。
  木靈子在對這三門武功逐漸精熟的同時,偶然產生了一個大心愿,那就是想方設法把這三本武功溶合在一起,另起爐灶創建一門新的功夫,然後再以這門新創的武功為基礎,開山立櫃,創立一個大門派,最好能與當時名滿天下的少林派、全真教以及中原丐幫分庭抗禮。
  可惜,木靈子的心愿一直沒有辦法實現。原因是這三門武功都太精奇,「天山六陽掌」以「剛」勁為主,「天山折梅手」以「巧」字見長,而「小無相功」更是注重內功修為。想讓這三種性質的功夫合而為一,殊非易事。
  儘管如此,但是木靈子依然十分自負,因為他對自己的這三門功夫信心十足,雖然他無法達成創立門派的願望,但是憑著這三門武功,他已經足以笑傲江湖。

4 木靈子 -隱居崑崙

  西夏亡國后,木靈子一直隱居在昆崙山中的一處小道觀里。半個月前,木靈子於武學上又有新的領悟,為了演練他在武學上究竟有多高的造詣,他做了一個危險的舉動——在某個月暗風高的晚上,偷偷潛入昆崙山內一個神秘教派的總壇,偷盜了像征著那個教派絕對權威的六件信物。木靈子不知道那六件似金非金的東西是什麼,他只知道那個教派的人都喚它做「光明聖火令」。

5 木靈子 -遭人追殺

  木靈子的做法無疑是迎風玩火,儘管他成功的潛入了那個叫做「大光明頂」的地方,並且順利的將那六個小牌子帶走,但是,他還是被人發現了。於是,他與那個教派中的人物大打出手。木靈子對自己的武功據有絕對自信,但是他仍然感覺十分吃力,因為那個教派中的人物真是不好惹,人人都是硬碴子。
  木靈子終於有點後悔了。後來木靈子給自己解釋說,如果論單打獨鬥,自己決不遜於那個教派中的任何一人,但是如果讓自己一個人斗七、八個像那樣歷害的高手,無論如何是受不了的。於是,木靈子逃之夭夭了。這一逃可真夠遠的,盡然從西域一直跑到了中原,而且是被人腳跟隨腳背的狂追到中原。但是,木靈子就是不服輸,他粗魯脾氣上來了,懷裡揣著六個小牌牌,就是不給人家。
  按木靈子的話說,你們不是人多嗎?人多老子也不怕,你們就是再多來那麼幾個什麼什麼「法王」,什麼什麼「使者」,老子還是不給你們那小牌牌,把老子惹怒了,把它們扔到哪個大江大河裡去,讓你們永遠也找不到!
  話雖這麼說,但木靈子還真有點害怕,自己就這麼沒命的跑,人家在後面就這麼屁顛屁顛的追,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啊。木靈子煩,越煩越想起自己想創一套獨步天下的武功那個心愿。如果自己真把那套武功練成了,什麼這個教那個教的,他木靈子獨個就都把它全挑了,還用像現在這麼灰頭土臉的給人追命?

6 木靈子 -校場比武

  木靈子橫下一條心,說什麼也要把這個武功練成。後來他就只存這個心思,日也想武功,夜也想武功,甚至怎麼就不遭人追殺了,也記不太清楚了。他只記得,他當時好像跨過了蒙古人佔領的地域,跑到了中原的南部,有一天夜裡進了一座大城,隨後那個神秘教派的幾個什麼「法王」「使者」之類的就追來了。他在城裡亂躲,不知怎麼的闖入了個大校場,那校場可真大,他年輕的時候,在西夏的國都也見過幾次校場,可是氣勢都不抵這個校場那麼宏大,原因是這個校場黑壓壓的布滿了人。
  當時這個校場上的人正在熙熙攘攘討論著什麼,有一個年過半百的魁梧老者,站在點將台上比劃著,木靈子聽台下的人一口一個「郭大俠」的叫他。但是木靈子那時心慌意亂,也無暇顧及其它,就沒頭蒼蠅一樣沖入了場中,想找個人多的地方躲一躲。但是正所謂心急吃不到熱豆腐,他木靈子方寸一亂,盡做錯事。他居然在百忙之中運起「小無相功」衝擊人群,然後奔向台上。
  這下可好,場中一下子被木靈子攪得大亂。幾十幾百個人被木靈子的「小無相功」內勁震飛,木靈子聽見上千張嘴巴在叫喚,什麼「哎呀,他媽的,你是誰?」「你個龜兒子,撞了我的腰啦。」「奶奶個熊,我屁股被你碰爛了。」「俺操你八輩祖宗,俺就剩一根腳指頭了,你他娘的也不放過,哎喲,俺的爹呀,痛死了。」其中叫的最多的話是「有姦細,大家快來抓姦細。」「蒙古人派人來搗英雄大會的蛋,大家快抓住他。」「郭大俠快來。」
  木靈子活了半輩子,第一次聽到這麼多罵人的粗話,因此記憶猶新。他還沒來得及解釋,就已經奔到了台上,他看見那個被人叫做「郭大俠」的老者,一掌就掃了過來。那一掌好剛烈啊,木靈子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世上居然還有比他的「天山六陽掌」還要剛烈的掌法。木靈子躲也沒躲,他想要親手驗證一下,是他的「天山六陽掌」更剛烈,還是那個老者的、木靈子本人目前無法叫出名字的掌法,更剛烈。
  木靈子運起「小無相功」內勁,使出「天山六陽掌」的招式迎了上去。雙掌相交,發出震天動地的一聲大響。木靈子只感到對方的掌力雄渾,內力連綿不絕,自己已明顯處於下風。他胸口一窒,腦中一片混亂,他曉得對方只要再加半成力道,他木靈子非死即是重傷。
  不料在這間不容髮的生死關頭,那老者忽然收回了內勁,木靈子頓時感到周身一陣輕鬆,險險就此脫力,但是他不服軟的脾氣上來了,硬是咬緊牙關沒有委靡於地。他聽到台下許多人在大聲鼓噪,吵吵嚷嚷,話里話外都是對那個老者的頌揚,對自己的貶斥。
  木靈子脾氣暴躁,但這一次卻輸得心服口服。而且他驚訝的發現,世上居然真的還有一種比「天山六陽掌」更剛強的掌力。他想起了祖上流傳下來的歷史,確定無疑的認定,這就是中原丐幫的絕學——降龍十八掌。
  木靈子記得當時自己與那老者對了一掌之後,台上有一個徐娘半老但仍然風韻楚楚的女人走了過來,她好像和那個老者說了一句話,大概好像是這麼說的:「靖哥哥,想不到天下間除了降龍十八掌之外,還會有這麼剛猛的掌力。只是不知這道人是哪裡來的?究竟是敵是友?」木靈子好像還記得那個老者笑著回了一句:「蓉兒,這道人的內功修為相當沉實,幾乎不在我之下。」木靈子不確定他們到底是不是這麼說的,但大概意思總歸是這樣的。那時木靈子幾乎沒有一句說話的機會,追殺他的神秘教派的高手就到了。
  再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木靈子真的記不得了。木靈子之所以能念念不忘上述那段往事,是因為他總是忘不掉二個人。與其說是二個人,還不如說是木靈子一生中僅有的幾個朋友中的二個最知心的。而那二個朋友正是從那個校場上開始認識的。他們一個是那位郭大俠的女兒,名字喚做郭襄。認識后木靈子才知道她有個外號,叫做「小東邪」。另一個是位年輕書生,也是剛剛從西域昆崙山來的,叫做風中雁。
  木靈子在那個校場上結識了這兩個人,當然是在經過許多麻煩的事情之後認識的。木靈子對他們的記憶很深刻,這來源於後來這兩個人在江湖上的偉大作為。詳細一點說,那就是:他們改變了江湖上的一段歷史,創造了武林中的一個千古傳奇。
  ——他們,一個開創了名動天下峨嵋派。一個創立了流傳百年的華山派。
  ——他們是這兩個後世武林名門大派的開山祖師。
  這兩個人對木靈子的影響很大,猶其是那個後來開創華山派的年輕書生風中雁。木靈子與他一見投緣,一直引為知己莫逆。雖然兩人因為各自的事情忙碌,見面的時候並不多,但是木靈子一直對他深為懷念。
  木靈子的回憶到這裡只是一個小小的段落,他的一生發生的事很多。這篇文章開頭是以他希翼創立一套蓋世武功為線索的。那麼,我們就讓木靈子以他開創那套武功是否成敗為回憶點,再講述一件與這個線索有關的故事吧。至於其它的記憶,就連木靈子本人都認為沒有必要去仔細探究,因為,那對他的一生,並不是最重要的。

7 木靈子 -初遇張三丰

  木靈子被神秘教派的十幾個高手追殺的事情結束后,他愈加對自己現在的功力不滿意。於是,企圖將他本身具有的三種神功相結合、從而開創一套獨步武林的功夫的心愿越來越強烈。木靈子因為這個原因而四處流浪,那時,他遇到了一位定居湖北武當山的道友。在與這個自稱張三丰的道友一席長談之後,木靈子得到了不少武學上的啟發。猶其是這位奇異的道友居然能從高山流水的自然風物里、結合自己的武學經驗,從而開創數套奇功,令木靈子即羨慕又汗顏。

8 木靈子 -開創拳術

  木靈子因為自張三丰身上得到的靈感,而遠走山川隱野。一邊仔細推究武學理論,一邊研究自然萬物對武學的引導作用。功夫不負有心人,五年時光,木靈子餓品山果,渴飲冷泉,終於將三功合一的心愿初步完成。他取「天山六陽掌」之剛、「天山折梅手」之巧、「小無相功」之力,合而為一,開創了一套震古鑠今的拳術。
  將三種分屬不同性質的功夫融合殊為不易。這不僅需要非比常人的智慧,更需要堅如鐵石的信心的勇氣。因為一種武功的創立,猶其是深奧博大的武學,需要人不停的用自身去探索和嘗試,如果稍有不對,立刻就是經斷脈折、走火入魔的下場。木靈子獨僻蹊徑,硬要讓三種相互獨立的功夫溶為一體,就更加是險上加難、匪議所思。
  木靈子將三功合一的拳術推導完成了十之八九,但是有一處最重要的地方,卻怎麼也尋思不通了。為了這三功合一,木靈子已經傾盡所有自身俱備的武學素質,如今,他已經才盡智竭。但是這怎麼也導思不通的地方,卻是他整個拳術的關竅所在,只有打通了這處關竅,他才能順利的將整個拳術演化為一個整體,如果不完成這個關健所在,那麼他的三功合一,還是一盤散沙,庸俗的就和平常拳法全無分別。五年的時候光換來的只是這樣一個結果,木靈子又怎麼甘心?
  有一天,木靈子在山野外漫無目的胡亂走動,一邊欣賞四野的樹木山川、飛鳥走獸,一邊結合自己的武學經驗,慢慢地推敲那個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關健之處。如何能將矛盾之處化解開,使之水火交融、一脈承轉,始終是木靈子近日所思索的事情。
  忽然,木靈子看到不遠處,一隻大雁凌空而起。那雁子在半空劃過一道優美的孤線,直向天邊掠去。此時正值日暮時分,遠山的夕陽透著晚霞映射出天光,照進入木靈子的眼帘。一瞬間,人與天的交合中,木靈子猛有所悟,似乎幾十天來纏繞的心底的繩結霍然解開,情不自禁的梳理思路,在這群山環抱的曠野中打起三功合一的拳術來。
  五年時光,他無時無刻不在研究此功,可是從未有過像他今天這般舞得大開大闔、渾然一體。他正自意氣風發的打得性起,猛然一聲高叫,反手開拳,碰的擊在旁邊的一棵老槐樹上。只見那樹紋絲不動,晃也未晃半下,然而木靈子卻興高采烈,目中淚光瑩然。因為高深武學,講究內含外韌,傷人於無形之中,如果出手發招,讓人一眼便知端的,所有結果顯於外形,那隻能算是庸俗平常,並不能算得上高明。真正臻入化境的武功,肉眼是無法查覺的,只有這樣的功夫,才最具有肉體上的殺傷力。
  一年之後,木靈子憑藉新創的『七傷拳』,打遍大江南北。三年後,又親手編寫《七傷拳譜》。最後在崆峒山開宗立派,與少林、武當、峨嵋、崑崙、華山並稱為六大派。活至九十一歲。
上一篇[健胸]    下一篇 [蒂法妮婭]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