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棋聖本因坊秀策

本因坊秀策(1829年6月6日-1862年9月3日),日本江戶時代的圍棋棋士,被許多人認為是圍棋黃金時期(19 世紀中期)當中最偉大的棋士。

1簡介

本因坊秀策

  本因坊秀策

本因坊秀策(1829-1862)
本因坊秀策的父親名為桑原輪三,母親名為龜,家中次男。日本文政12年(相當於西元1829年)出生於日本的因島市外浦町。

2生平經歷

本因坊秀策的幼名為虎次郎,三、四歲的時候,傳說只要給他圍棋棋子就會停止哭泣,然後就會將黑白棋排著玩。他的母親在他五歲的時候開始教導他圍棋。六歲時,受初段的尾道港富商橋本吉兵衛指導,二年後以分先打敗吉兵衛,被譽為神童。便被郡主三原公城淺野公召去,並賜姓安田,改名安田榮齋,安田氏歷代為三浦村村長。改姓名后各場合皆用村長之子的禮遇。其後拜竹原寶泉寺住持葆真和尚為師,習棋、漢文與儒家文化,養成溫和儒雅、尊師重道的性格。七歲時,到尾道港拜訪伊藤松次郎,松次郎驚為奇才,翌年推薦給江戶的本因坊丈和。後來丈和退休,開道場教導後輩,榮齋進步神速;九歲的冬天,經由淺野公的推薦,虎次郎前往江戶(註:現在東京一帶),進入本因坊家中成為本因坊丈和之弟子。十一歲時,取得初段認定回鄉,淺野公賜予當時一般家臣五人份的俸祿。回鄉不久后,再次前往江戶,途中與井上安節因碩的徒弟中川順節受二子四局全勝,自此「安藝小憎」的名號便傳開。十二歲其技連仁孝天皇都已聞曉,引起坊門注。十五歲時,取得了四段的認定后,改名為秀策(註:日本人跟中國人一樣,小時候會有一個幼名,成人禮(或稱為元服)后,會再有另外一個名字。跟中國人的『字』很類似。)十七歲的時候,他的薪俸增加到一般家臣的十二倍,十八歲的時候,在大阪與幻庵因碩對弈后,因而博得『赤耳妙手』的名號。丈和看過棋譜后,驚之為一百五十年來的天才,與一百五十年前的棋聖道策相比。
自幼投在本因坊秀和門下,很早便顯示出超凡的資質。在井上幻庵與本因坊秀和的第三次對決時,棋至中盤,幻庵精心設下了能置對手於死地的圈套,而包括當局者秀和在內的現場所有高手都未能看破,卻唯有當時年方十四歲以弟子身份在一旁遞茶伺候的秀策看出了盤面的殺機,遂佯做失手令茶盞翻倒,在秀和抬頭時以眼色示警,令秀和重新審視局面,這才躲過一劫。不過,在那時秀策的實力除秀和外還不為人所知,直到他數年後一次在外旅行時,偶遇已引退的井上幻庵交手之時連連獲勝,這才名動四方,震驚了棋壇。而這才只不過是秀策光芒萬丈的棋聖生涯的開始。
秀策二十歲時,被定為第十四世的本因坊的繼承人(不過並未成為十四世本因坊),並與其師丈和之女結婚。被秀和正式指定為本因坊一門的繼承人,並開始在御城戰中出場。誰也沒有想到,在此後直到秀和去世的十數年中,秀策竟在強者林立的御城棋戰中保持全勝!而且,敗在他手下的各家棋士,無不輸得心悅誠服。如此神乎其技,令人不禁聯想到兩百年前的本因坊道策,而更難得的是,秀策雖有如此冠絕古今的實力,為人卻極溫文謙和,因此,同代棋士大多與他交好,在他三十多歲染病英年早逝時,整個日本圍棋界都為哀痛。可能是史上最強棋士的秀策,卻因為辭世太早,連本因坊家掌門都沒有當上。
不過,雖然在御城棋戰中所向無敵,但在御城棋之外,秀策卻有一位好對手,此人便是安井一門的太田雄藏。
本因坊秀策碑

  本因坊秀策碑

這太田雄藏和秀策一樣是七段等級,但實際棋力殊不亞於當時身為八段准名人的秀和。雖然秀策棋力更在秀和之上,雄藏在秀策面前弱勢也並不十分明顯,然而,雄藏卻沒有在御城棋出場的機會。皆因日本古時棋士一旦升至七段,都要剃髮變成光頭,而雄藏是有名的美男子,對此甚為在意,寧可不升七段也不願剃髮,迫得棋壇為他開特例允許他不落髮而成為七段,但卻因此不可以在御城棋出場比賽,所以雄藏與秀策的對局,全是在御城棋以外的場合進行。兩人弈棋時針鋒相對,私交卻一直甚好,情形頗似當年的安井知得與本因坊元丈,如此棋逢對手的君子之交,委實令後人心折。
在二十一歲的時候,他被任命為『御城碁』,從這個時候開始擔任『御城碁』職務的十三年間,戰績為十九連勝,而且,並沒有輸棋的紀錄。

3人物成就

1849年,秀策升上上手,開始在御城棋出賽,創下十九局全勝紀錄,與棋聖道策御城棋十四勝二敗相提並論(道策兩敗為讓兩子局,均一目敗),直到後來小岸壯二的三十二連勝才打破此紀錄。
數年間秀策將天下數名好手都降級,當時眾人已認為秀策是未來的名人。當時上手的太田雄藏對此不以為然,彼時其為少數沒被降級的棋手,手合仍與秀策分先,外加雄藏大上秀策二十二歲,以前如師父般讓二子指導,自然反對。於是1853年在眾人的安排下,舉行分先三十番棋,直到第十七盤秀策才將雄藏降級,從秀策寄至家裡的信件可看出秀策對此高興非凡。之後至第二十二盤又多贏了二盤,第二十三盤雄藏弈出了生涯傑作,以白和棋。可惜雄藏後來遠遊,病死他鄉,三十番棋只下了二十三盤,從秀策寄至家裡的信件可看出秀策對於老對手的逝去,非常難過,更說再難遇到如此知音了。
秀策不只在棋藝表現優秀,在他晚年的時候,他拜書道家竹雪道人為師學習書法。傳說他書法優美,其書法與其師的筆跡常人難以分辨。他流傳的書法真跡並沒有留下多少。留下來的作品,除了他寫予石谷廣策的『圍棋十訣』,在某棋盤上所寫的『慎始克終,視明無惑』外,就只剩下他寫給其雙親的信件了。
秀策的布局被稱為『秀策流』,在現今的對局中,也常看到被使用著。另外,常有人說如果常常去排秀策的棋譜的話,棋力會有所提升。也有聽說一些高段者會去排秀策的棋譜。
秀策以其棋力及人格的高尚被稱為『棋聖』,到目前為止被以『棋聖』這樣的尊崇的除了第四世的本因坊道策外,就是秀策了。由此可見其地位之偉大。
秀策的遺物大部分都被放置在秀策生前的家中,現在被改建為『秀策紀念館』,很多喜愛圍棋的人們都會抱著探訪好友的心情去拜訪秀策的紀念館。

4棋風特點

秀策的棋風以簡明見長,妙入精微,尤將「見合」之藝術發揮得淋漓盡致,創造了對後世廣有影響的「秀策流布局」,秀策圍棋理論,於棋家獨闢蹊徑。不戰而屈人之兵,深諳兵法之道。秀策行棋,素以平和而見韜略,既無詭譎,亦無煞氣,卻以堂正之師,布羅仙大陣,於渺無形處,隱肅殺之機。
1862年8月,江戶第三次霍亂大流行,本因坊家亦有罹患,秀策不以本因坊跡目自重,屈尊紆貴,親往看護,不幸染病不治,僅以34歲之韶華,即英年早逝。秀策之於圍棋,君臨天下十數載,自明治以降,後人尊之為棋聖,與前聖道策,后聖丈和並稱圍棋三聖。

5棋聖軼事

隨著「啪」的一響,一隻茶杯摔在了地下。原本正要落子的秀和一頓,見是自己得意的弟子桑原秀策闖的禍,不由得瞪了他一眼。但正是這一眼卻使秀和躲過了致命的一劫。這是發生在幻庵和本因坊秀和之間爭棋中的一段故事。
天寶10年(即1839年),本因坊丈和把長門職傳於丈策,自己告老引退了。與此同時,立秀和為丈策的跡目。幻庵因碩似乎早就等待著丈和的退位,隨即提出要當名人棋所的請求,然而,老謀深算的丈和早已算到了這一變化,隨即派秀和前往迎戰。
天寶13年11月17日,兩雄的作第三次交鋒,若本局幻庵再敗的話則從此後對名人棋所再無機會,幻庵自知此乃最後一搏,已作好破釜沉舟,準備孤注一擲。弈至119手,白棋實地已明顯不足,但黑尚有一塊弱棋,若能分斷黑棋則白生機尚存。只見白聲東擊西,暗中撒網,白136手落後,果然秀和不識圈套,眼看要難逃中盤敗的厄運。正是因為秀策的杯子才使幻庵苦心設下的埋伏化於無形。幻庵雖覺得這隻杯子摔的有些蹊蹺,卻也沒有料到一個孩子能有如此能耐。原來在幕府年間,四大家族出奇制勝,常常有「秘藏弟子」,非到高段或上手地位不公之於中眾。這桑原秀策正是秀和的秘藏弟子,此時年僅14歲,奉命擔負記錄棋譜,一見老師失察,連忙摔杯示警。使秀和逃過一劫,也使幻庵因碩的陰謀再次未能得逞。

6赤耳之局

第127手
在日本棋史上,本因坊元丈、安井知得、幻庵因碩和本因坊秀和等四人,均有名人資格,但生不逢時,結果只升到八段,故而被後人稱為「棋壇四哲」,為其甚感不平。
然而,還有一人更加命苦,棋力在「四哲」之上,卻連掌門人都不曾當上。此人便是號稱「棋聖」的本因坊秀和的跡目--桑原秀策。
《棋魂》附身在秀策身上的棋魂 - 藤原佐為

  《棋魂》附身在秀策身上的棋魂 - 藤原佐為

秀策自小聰明絕頂,下起棋來心明眼亮,其精細入微之處,連成人也自愧不如。七歲時,其父領他去和當時名流坂口虎山下棋,虎山驚嘆其才,贈詩讚曰:「文字又是博技雄,白髮搔頭愧此童。」他十歲入坊門,拜秀和為師,第二年就升為初段。當時隱退的丈和名人見了秀策的棋,大喜過望,讚歎道:「此子實為一百五十年來之棋豪,坊門從此可以大大興盛了!」那丈和果然慧眼識人,秀策進步著實神速,弘化三年(1846)十八歲時便升為四段,實際棋力足有六段不止。乃師秀和高興得嘴都合不攏來,特別恩准他回家省親。
歸途中路過浪華時,秀策偶然得知幻庵正在此處滯留,不禁大喜。
他曾親眼目睹幻庵弈棋,深知此人棋力不在乃師秀和之下,早就有心領教,只苦於沒有機會。如今天賜良機,哪肯放過?所以四處打聽,尋上門去。
再說幻庵自跳出是非之門后,與弟子三上豪山到處遊山玩水,倒也自得其樂。行到浪華時,恰逢故人遷三郎。那遷三郎乃浪華一紳士,頗喜弈道,一見老朋友到來,自然殷勤招待,再三苦留多住幾天。幻庵不便推辭,便住了下來。
一天,遷三郎忽然領來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那少年一見幻庵,忙上前深深一揖,口中說道:「井上先生,別來無恙。」幻庵一怔,只覺得此少年有些面熟,再想不起是在何處見過。
只見遷三郎笑嘻嘻地走過來,對幻庵道:「這位是坊門的高足桑原秀策,棋力四段,今省親路過此地,想請老兄指導一局,不知老兄意下如何?」
幻庵一聽「坊門高足」,猛然想起四年前御城棋賽的情形,不由脫口說道:「莫非那打翻杯子的小童便是你?」秀策微笑道:「正是,正是。」旁邊遷三郎笑著介面道:「原來二位早已相識,那麼幻庵老兄務必指導一局,讓我等飽飽眼福才是。」幻庵笑道:「老朋友之命,愚兄哪敢違抗?請吧。」
這便是答應了。
幻庵乃身經百戰的八段准名人,一聽秀策只有四段,根本不曾將他放在眼裡。秀策擺上二子,幻庵還意猶未足,恨不得讓他擺上三、四子才過癮。
不料,僅僅數十手,幻庵的頭就大了,只覺滿盤都是黑子,鋪天蓋地般壓來,白子只有掙扎逃命的份兒。方知「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此子果然不凡,苦撐至102手,幻庵便宣布打掛。
原來日本棋士極重勝負,尤其羞於敗給下手,故對下手弈棋有一種永遠打掛的作風。這局棋幻庵雖然不肯明言輸了,但他心中有數,知道秀策的力量,讓二子弈十局輸十局,毫無僥倖的機會。於是第二天再弈,便自動改為讓先了。
弈第二局時,氣氛比起第一局可就大不相同了。幻庵既知秀策厲害,當然再不敢掉以輕心,圓睜虎目,一心要殺敗秀策。這場比賽雖非爭棋,但正因不是爭棋,反而弈得分外精彩,令人嘆為觀止(見棋譜)。
一開局,秀策便使出了獨創的得意布局。黑1、3、5先佔角,然後黑7守角,黑9小尖是秀策的一大發明,被稱為「堅不可破的小尖」。後來秀策以此布局在御城棋賽中大敗群雄,於是人人爭相效法,風行一時,被稱為「秀策的1、3、5」。直到現在,這種布局仍為人所採用。
幻庵不甘示弱,也祭起了鎮山之法寶-白10走大斜。原來大斜本為本因坊丈和所創,是坊門的殺招,但幻庵當年為了打敗秀和,將大斜研究得透徹無比,而且更有發現,結果反成為幻庵克敵制勝的法寶。此寶一祭,果然秀策著了道兒。黑23長,被白24、26連壓,再28、30連扳,黑棋成苦戰之形。
至白64,黑棋先著效力十去八九。第一天弈至89手,因天色已晚,打掛休息,形勢白棋有利。
三天之後,此局在另一個棋友原才一郎家裡續弈。原才慷慨好客,結交甚廣,故而三教九流的人都趕來看熱鬧,將一間諾大的客廳擠得水泄不通。
那幻庵優勢在握,更加心明眼亮,續弈的第一著白90便突入黑右上堅實的陣地。此手看似極險,但秀策苦吟再三,竟找不到可將其殲滅的辦法。至白118做活,白棋不但得到五目實地,還將黑棋右上寶庫破得精光,實地大大領先。
不過,黑棋雖居劣勢,仗著全局厚實,仍在全力維持。
且不談當局者在棋盤上拚命。那些觀棋者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其中更有些自命不凡者,評頭論足,指手划畫腳,恨不能代庖上陣,一展身手。不過議論者雖多,但有一條則是眾口一詞,即白棋必勝。只有一位郎中忽然說道:
「未必如此,依鄙人之見,恐怕是黑棋必勝!」觀戰者中認識他的人,知道此人醫術雖高明,於弈道卻是「擀麵杖吹火-一竅不通」,肚內自覺好笑。
耳赤之妙手

  耳赤之妙手

有人故意打趣道:「原來老先生精通此道,我等孤陋寡聞,失敬!失敬!那麼請問,何以見得黑棋必勝?」那郎中正色答道:「我雖不懂棋,但於醫道還馬馬虎虎。剛才秀策一子落盤,幻庵雖神色不變,耳朵卻突然紅起來。此兆乃驚急之下,人體之自然反映,一定是黑棋弈出妙手,白棋頗難應付,故而我斷言黑棋要勝。」
聞者莫不掩口而笑,還以為郎中在說胡話。不料再看下去,情勢果然有異。只見幻庵雙眉緊鎖,著著苦思,步步長考,不但耳朵紅,臉也漲得通紅,這才相信郎中所言不虛。原來,幻庵弈得興起,白122先引誘黑123打吃,待黑125補后,再126穿象眼,如此不但解消黑於A位的先手覷,而且可將中腹黑四子分斷,再施攻擊。幻庵自覺構思巧妙,心中正在得意,不料秀策胸有成竹,當即打出黑127手。此手既可聲援中腹四子,又可擴張上邊黑勢,同時消去了右邊白厚味,局面頓時為之改觀。幻庵越看越覺得此點實為全局必爭之要點,深悔白勢,仍是白棋有望之局。不過,在實戰中象黑127這樣的神來之筆,即便是一流高手,也未必就弈得出來。正因如此,這局棋遂得編入名局之林,稱之為「耳赤之局」。
當天弈至141手打掛,第二天再續。等到秀策打出165手后,白棋已無勝望。幻庵雖絞盡腦汁,拚命苦戰,無奈秀策一得優勢,弈得堅實無比,滴水不漏。全局整整弈了325手才終了,結果黑棋三目勝。
之後,幻庵又與秀策弈了三局。除一局幻庵「永久打掛」外,另二局秀策皆勝。幻庵大敗之下,不怒反笑,拉著秀策的手說:「下得好!下得好!
將來執棋壇牛角者,非君莫屬呀!」

7執黑不敗

在圍棋漫長的發展史里,執黑不貼目的歷史非常久遠,理由比較典型的是近代著名棋手圍棋教育家木谷實的看法,他認為執黑就應該不敗,這樣才能促進圍棋事業的發展!然而,在激烈的較量里,真正決定勝負的是實力,很少有人能夠執黑不敗!但是有一個人,在他的一生里真正作到了這一點,他就是本因坊秀策,在他短暫的一生里,所有的黑棋都是以不敗的戰績留在了人們記憶中。
「秀策流」

  「秀策流」

本因坊秀策在很小的時候就顯示出了非凡的才能,他九歲到東京,第二年成為初段。他下棋的時候被早已經隱居的前輩看到了,稱讚說,這是我們家一百五十年來的大器啊!我們本因坊門從此要大放光彩了!
秀策的棋被人評為「平和幽遠,妙入精微」,他的棋本就以堅實著稱,常常在中盤之前便已打好了不敗的根基,一旦獲優勢,別人便再難挽回。一來過去沒有貼目,黑棋本就稍佔優勢,二來加上精研「秀策流」,大家可以想見,秀策執黑時,實力絕難抵擋。於是人們稱秀策為「先番必勝」或「執黑不敗」。從現今留下的秀策的著名對局來說,稱他「執黑不敗」絕不為過。人們普遍認為,最體現秀策實力的棋局,一是御城棋,二便是他與太田雄藏的三十番棋決鬥。除此之外,秀策與關山仙太夫的二十局對弈亦是極其有名。

8御城棋之戰

1849年,秀策升上上手,開始在御城棋出賽,創下十九局全勝紀錄,與棋聖道策御城棋十四勝二敗相提並論(道策兩敗為讓兩子局,均一目敗),直到後來小岸狀二的三十二連勝才打破此紀錄。
數年間秀策將天下數名好手都降級,當時眾人已認為秀策是未來的名人。當時上手的太田雄藏對此不以為然,彼時其為少數沒被降級的棋手,手合仍與秀策分先,外加雄藏大上秀策二十二歲,以前如師父般讓二子指導,自然反對。於是1853年在眾人的安排下,舉行分先三十番棋,直到第十七盤秀策才將雄藏降級,從秀策寄至家裡的信件可看出秀策對此高興非凡。之後至第二十二盤又多贏了二盤,第二十三盤雄藏弈出了生涯傑作,以白和棋。可惜雄藏後來遠遊,病死他鄉,三十番棋只下了二十三盤,從秀策寄至家裡的信件可看出秀策對於老對手的逝去,非常難過,更說再難遇到如此知音了。

9主要戰績

與太田雄藏的三十番棋(1853-1856)
1.雄藏執黑中盤勝
2.秀策執黑中盤勝
3.秀策執白2目勝
4.秀策執黑中盤勝
5.雄藏執黑2目勝
6.秀策執黑弈和
7.雄藏執黑中盤勝
8.秀策執黑中盤勝
9.雄藏執黑2目勝
10.秀策執黑11目勝
11.雄藏執黑12目勝
12.秀策執黑13目勝
13.秀策執白5目勝
14.秀策執黑中盤勝
15.雄藏執黑中盤勝
16.秀策執黑中盤勝
17.秀策執白3目勝
18.秀策執白5目勝
19.雄藏執黑中盤勝
20.秀策執黑中盤勝
21.秀策執黑弈和
22.秀策執白1目勝
在第23局中,雄藏拼出全力,終於將持黑的秀策逼和,此局被譽為「雄藏的真面目」,是日本棋界的名局。第二十三局弈完之後,雄藏就去越后旅遊,不幸染病,竟然客死他鄉。但自此秀策的實力也完全展現出來。而且雄藏和秀策當時也被稱做最好的對手。
故雄藏一死,秀策痛哭失聲,有「自今以後,更無知音」之嘆。

10英年早逝

雄藏死去后,天下能與秀策稱的上是「敵手」的,只剩小他九歲的師弟村瀨秀甫(即本因坊秀甫);秀甫當時六段與秀策並稱坊門龍虎雙弟子。兩人曾做讓先十番棋,秀甫六勝三敗一和,秀甫後來成立方圓社后,發行《方圓新法》雜誌,曾以此戰績為榮。
1862年,尊王攘夷的呼聲越來越高,幕府已經完全無法支撐,更無暇管棋界事宜,於是上百年的御城棋從此停辦。而當時流行病起,秀策心地善良,好心回鄉探望,因此染病,沒多久就去世,秀策因而被譽為「為御城棋而生的棋士」。
秀策之死,秀和難過至極,稱之為一場夢。大秀策九歲的師父秀和,與小秀策九歲的師弟秀甫,三人共稱為「三秀」,其內容水平之高,甚至現今許多職業棋士也無法超越,江戶末期是圍棋的第二次盛世,三秀將圍棋的水平大大的提高。

11後世評價

秀策的棋風,眾人皆知的秀策流,不像丈和力量大殺型,也不像秀和巧妙交換,亦不需要什麼妙手。秀策以堅實的慢慢取實利,把錯誤降到最低,進入中盤時,已毫無破綻的完勝。秀策的堅實,以現代來說過於堅實而不免有點損,但在黑無貼目負擔的時代,黑棋卻可以一步一步的推向勝利。曾經秀策下完一盤棋,旁人問他說誰贏,秀策說「我拿黑棋。」,成為秀策的名言。後世評論「如果是沒貼目的棋,黑棋要照秀策的下法,白棋則要照秀榮的下法,讓子棋則非學秀哉下法不可。」。
石谷廣策雖為秀策師兄,卻對秀策十分敬佩,甚至自稱為秀策的徒弟,秀策也將「策」字相贈。秀策死後,廣策散盡家產,表彰秀策事迹。明治維新時,秀策地位已高過丈和,正式成為「后聖」(前聖為道策)。不過到了近代再次將丈和稱為「后聖」,三人合稱「三聖」。
秀策雖未繼承本因坊家督,棋力也只到上手,但後世尊其為棋聖,是以多省去跡目二字,直接稱其為「本因坊秀策」。
上一篇[崔成奇]    下一篇 [本因坊道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