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藏佛佛教藏密金剛薩埵蓮花生大士阿彌陀佛

密乘四部的每一部都有各自的精神宇宙模式,即壇城系統,這個系統有一密乘主神與一些眷屬神靈組成。壇城中的主神就是人們所稱的本尊神。每個修習密乘者都要以一位各自的本尊神作為觀修的對象。圍繞本尊神靈的眷必神相互之間只是形體和顯現標誌不同,實際上眷屬神是一類神,並且與本尊神保持一致。

1基本信息

在密乘教法中,壇城問題本身引起了一些爭論。壇城是本尊神秘密居處的模型,是本尊神居地的圖示。壇城真正的含義是變化多樣的神界結構形式簡略地表現為本尊主神及眷屬神的聚合處,是一個幫助修習者在觀想本尊在神界情景時的一象徵性觀修對象。
有關壇城的尺寸、形狀、結構和色彩等詳細資料,在介紹各個本尊神的經文中,如《尺度經》中均有記載。此外,為了方便背誦和記憶,通常將上述關於本尊的經書縮寫成短文,縮寫本和原本都有各種不同的註釋。
本尊神
雖然密乘有無以計數的本尊神,但可以將其粗分為三大類,即善相本尊;怒相本尊;善、惡相兼具本尊。較為著名 的善相本尊是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度母、無量壽佛等等。大威德金剛、金剛橛、馬頭金剛(或稱馬頭明王)、金剛手(亦稱恰那多吉)是較為著名的怒相本尊神。善、惡相兼具本尊神有密集金剛、勝樂金剛、喜金剛、時輪金剛和金剛亥母。
上述本尊被描繪成各種形體,有時候與常人形相一致:一面、二臂、雙腿;有時又描繪成多面、多臂、、多腿的神靈。
描繪本尊神所依的標準有兩個方面,一是該本尊所有的菩提心的無限知識,一是本尊的智慧特徵。正是這個原因,人們將所有的本尊歸入佛皈依的範圍。

2怒相善相

為什麼在密乘中有如此之多的怒相本尊神,而善相本尊神的數量並不是那麼多呢?這是因為佛陀教義的實質在於訓導信徒自己的意念能和其他人一樣持守戒律,那些無助的眾生有情,思維意念停留在由欺騙引起的煩惱之中。在無助的情況下,眾生有情被引向修積不恰當的業力的行為中去。由欺騙引起的煩惱是應該受到責難的一種煩惱,因而必須從根本上滅除欺騙的魔鬼。為了使修習者的意念能夠迅速地捕捉引起煩惱的邪魔,所以常把這些邪魔描繪成具體的可視形象。
大多數的眾生已經形成了將其他 有情物人微言輕自己的敵人、朋友,或僅僅人微言輕相識之人的概念。因而,在相互之間的聯繫中,他們懂得了恨和愛以及平和寧靜諸種感情。在密乘教法中,煩惱亦被看作一種敵人。
舉例來說,煩惱可能由一個被踏在神靈腳下衰竭待斃的魔怪形象來表示。觀眾應該這樣理解:踩在神靈腳下非人形的魔怪就是煩惱。同樣,密乘中的神靈也被描繪成戴著可怕的,令人生厭的飾物,或在神靈身上掛上諸如砍下頭顱、腦蓋骨、脛骨、人的心臟、腸子等等作為飾物。各種供品及其所配的裝飾了與各種恐怖物品相聯繫。但無倫如何,這些飾品或裝飾物都不能將其看作是為了上述目的的而真從殺死的人身上獲取的。它們僅僅表示個人之敵——煩惱所假設的實物形體,使用權用肉、血等恐怖物也僅僅是象徵煩惱的厭惡與可憎。
一個人修習密乘觀修的態度是判定他是否對那些由於欺騙作祟而陷入煩惱的眾生有同情心的標準之一;也是判斷其遣退煩惱能力的標準之一。釋迦牟尼佛(大莊嚴佛像)解釋密乘教法時,用那些狂努的形象作為激發信徒對煩惱產生憎惡的工具。這種狂暴的憎惡本身恰好是滅除煩惱邪魔的工具。因而怒相本尊神令人恐怖的形貌表情是展現了本尊神對煩惱的憎惡。
密乘儀式的完成也取決於修習者對那些深受煩惱之苦的眾生的同情和對煩惱的憎惡。諸如修習與舉行儀式的方法之類的內容在各種密法的釋文以及密乘儀典的儀軌書中都有描述。通過翻檢這些釋文和儀軌書,可以從中學到很多的東西。
神話故事
常見神話故事中神仙面對凡人時自我稱呼。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