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朱春雨 (1939~2003)原名朱子澄,筆名遲犀。滿族。遼寧蓋縣人。歷任長春電影製片廠場記、文學編輯、譯製片翻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1 朱春雨 -人物生平

  朱春雨出版作品6種。其中有長篇小說《大業千秋》(1977)、《在人海里——道德見聞錄》(1982)、《山魂》1984年)、《滄桑小戶》(1985),中篇小說集《綠萌》(1982)、《白鶴浦》(1984)。朱春雨的小說創作以中長篇為主,涉及當代軍人生活中特種兵生活和道德衝突這兩個邊緣領域。著有長篇小說《山魂》、《橄欖》;中篇小說《沙海的綠蔭》獲1982年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和1983年第一屆解放軍文藝獎;長篇小說《亞細亞瀑布》1986年獲第二屆解放軍文藝獎;描寫滿族巴拉人生活的浪漫滿洲三部曲之《血菩提》獲1993年滿族文學獎。

2 朱春雨 -《血菩提》的評價

  《血菩提》年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也許它出版時的特定社會環境對它的接受範圍造成了很大的干擾,它一直遊離於評論者的視野之外。而實際上,這是一部有著深廣內涵和極高文學成就的作品。
  《血菩提》具有豐厚的內在意蘊。通過文化尋根,小說試圖尋找民族文化轉化創新的支點經過族性的審視,考察滿族乃至整個中華民族性的優長與劣根進行歷史反思,質疑顛覆了習以為常的歷史敘事。這種綜合的意蘊顯示了渾厚而深沉的文化意義,對於當代少數民族文化與文學的發展具有顯著的意義。
  《血菩提》通過文化尋根考察滿族乃至整個中華民族性的優長與劣根,質疑顛覆了習以為常的歷史敘事。試圖尋找民族文化轉化創新的支點,其立體的、綜合的、多元互補的意蘊顯示了渾厚而深沉的文化意義。小說有個意味深長的結尾「我」的女兒交的男朋友—一個巴拉峪小夥子很可能是我在一次狂亂的性愛中留在那裡的子。這個男孩子正準備出國,這是對於現代文明的嚮往與追求,而他來自深山密林的古老文明之所。「我」的女兒無疑是個現代文明的積極擁夏,她同他的戀愛表明傳統的民族文化和現代文化在這個身份暖昧的男子這裡達成了瞞和。當然作者沒有明言,而正是這種含糊其辭暗示了一種文化的理想傾向。
  可惜的是朱春雨剛剛在這條道路上邁開步伐就不幸身患重病,卧床不起,喪失了寫作的能力。否則,也許他會走的更遠、更開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