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朱點人(1903年—1949年),台灣在日本統治時期的重要作家,在白色恐怖中遇害。張深切曾稱之為「台灣創作界的麒麟兒」。1918年入醫校專攻細菌學。業餘從事文學創作。1932年發表小說《島都》,反映了日本殖民統治下台灣勞動人民的苦難和覺醒,反映強烈。1932年加入反日文化團體台灣文藝協會,其作品由前期的浪漫主義向愛國的現實主義轉變,努力透過對日本殖民政策的揭露,反省台灣民眾的性格弱點,以激揚民族意識,鼓舞社會抗日運動。1947年二二八事件后,加入台灣共產黨,從事反對國民黨的政治活動,1949年被捕遇害。著有《一個失戀者的日記》、《島都》、《紀念樹》、《無花果》、《蟬》、《安息之日》、《脫穎》等小說及詩歌、民間故事多種。

1 朱點人 -人物簡介

朱點人(1903年—1949年),台灣在日本統治時期的重要作家,在白色恐怖中遇害。台北市萬華區人,原名朱石頭,后改名朱石峰,朱點人為其筆名。

朱點人於1918年自老松公學校(現老松國小)畢業,之後進入台北醫學專門學校(現台北醫學院)當僱員。1933年與王詩琅、郭秋生等組織台灣文藝協會,發行刊物《先發部隊》,第一期后改名《第一線》再發行,對民間文學整理頗有建樹。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朱點人由於不滿國民政府的統治與二二八事件的刺激,思想逐漸左傾,並且加入台灣共產黨地下組織,1949年被捕,槍斃於台北車站。

2 朱點人 -人生歷程

朱點人,原名朱石頭,後來改名為朱石峰,台北市萬華人,生於西元一九○三年。從小家境貧寒且雙親早逝,自老松公學校畢業之後進入台北醫學專門學校當僱員,先是在醫學研究所擔任助理,後來專研細菌學。

他第一篇小說《一個失戀者的日記》發表於《伍人報》,之後陸陸續續有許多作品發表,於此展開其文學生涯,筆名有點人、描文、文苗等。青少年階段的朱點人喜歡躲在書房裡寫情書、朗誦情詩,但因為生性沉默,不擅長和異性交往,因此在情感上容易遭受到挫折,朱點人早期的小說創作大多不脫離浪漫愛情的主題。及至一九三二年他的小說作品《島都》發表后,才算進入更具批判性的文學創作階段。在一九三二年與文友創刊發行雜誌《先發部隊》,並發表小說《紀念樹》新詩《南國的女兒》、短評《關於外面的描寫應注意的要點》,張深切評朱點人作品時也盛讚他為「台灣創作界的麒麟兒。」期間他亦參與一九三○年代的台灣鄉土文學論戰,且主張使用中國白話文創作。

其後朱點人陸續有小說、民間故事、短文等作品發表,小說有《蟬》、《紀念樹》、《安息之日》、《秋信》、《脫穎》跟《長壽會》等,民間故事如《媽祖的廢親》及與廖毓文、楊守愚、李獻璋等四人合著的《邱妄舍》,短文則有反駁李獻璋指控他的小說《蟬》抄襲剽竊別人作品的公開信《 關於剽竊的問題-給獻璋君的一封公開信》等。其後一九三七年日本查禁漢文,朱點人至此就不再發表文學作品,後來更因無法以中文創作,導致他「簡直在台灣活不下去」,因而接受王詩琅的推薦到中國廣州擔任報社編輯,但又因為中國的生活跟他的志趣不合,不到一個月又返回台灣。

一九四三年賴和去世,主張以中國白話文創作的朱點人,竟然罕見的以日文發表了一篇《回憶懶雲先生》悼念賴和。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投降,國民黨政權接收台灣,朱點人受台共蔡孝乾影響,加入台共地下組織,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變爆發,一九四九年朱點人因為《台灣省工委會案》被捕,同年冬天槍斃於台北馬場釘刑場,得年四十七歲。

3 朱點人 -文學特點

朱點人為日本統治時期重要的作家,早期作品傾向由男女戀愛表現知識分子對個人自由的追求,後期作品則寫實性與批判性較濃厚,如《脫穎》描寫日本化的臺灣人,《秋信》則觸及日本在台灣統治的鞏固與遺老的悲涼心情。

4 朱點人 -文學美譽

主要以小說為主,「但是在同時期的作家裡頭他作品產量可算是較豐富的」,而且跟同時代的作家比較起來,朱點人的作品已經有相當程度的水準,因此被稱作是「台灣創作界的麒麟兒」自然是當之無愧。

5 朱點人 -重要作品

 1934 《紀念樹》,《先發部隊》第一期,1934年7月15日。

 1934 《無花果》,《台灣文藝》第一期,1934年11月15日。

 1935 《蟬》,《第一線》第一期,1935年1月6日

1935 《安息之日》,《台灣文藝》二卷七號,1935年7月1日。

 1936 《秋信》,《台灣新文學》一卷二號,1936年3月3日。

 1936 《脫穎》,《台灣新文學》一卷十號,1936年11月5日。

6 朱點人 -作品評價

朱點人的小說具有強烈的時代氣息。長期的處於日本殖民統治下的生活使他對台灣社會有深刻的認識,截取生活的橫斷面以真實地反映當時社會的尖銳矛盾和鬥爭,抨擊殖民當局的暴政和愚民政策,鞭撻漢奸走狗奴顏婢膝的醜態,歌頌台灣人民的民族意識和抗暴精神是他創作的重要內容。小說《島都》是這類小說的代表,它展示了日據時期,帝國主義與封建勢力相互勾結,利用封建迷信坑害窮苦百姓,搜斂錢財的社會現象。

小說主人公史明之父史蓁,在K 寺落成盛典后因交不起「捐款」,忍痛賣了小兒抵捐,后因過度思兒精神失常,投水身亡。史明小小年紀就認識到世態炎涼,社會的冷酷。他一直苦苦尋求窮苦人悲劇的原因。在苦難的磨鍊下,在世界性的革命思潮的影響下,他意識到殖民者與官商、豪紳的互相勾結,盤剝人民正是導致工人「愈勤苦愈貧困」的根源,覺醒了的史明挺身而出,組織團體進行堅決的鬥爭。一次又一次的被捕都不曾使他退卻,文章結尾是史明獲釋后蹤跡不明,「有人說他是鑽到地下去運動了」,暗示著鬥爭還在繼續。小說成功地塑造了史明這樣一個覺醒了的大無畏的民族主義戰士。

朱點人也擅長用嘲諷的筆法抨擊、鞭撻反面人物。《脫穎》主人公陳三貴是個做夢都想當日本人的民族敗類,一心想往上爬。苦心鑽營的三貴終於夢想成真,被犬養主任收為養子並把女兒許配給他,他改姓為「犬養」,自稱「犬養三貴」,衣食住行無一不是日本式的「三腳仔」,還自鳴得意。當昔日的朋友再見面時,他惟恐別人不知道他改姓,一再申明「我是犬養!」朋友意味深長地念著她的姓:「唔,犬養的,」一語雙關。

作者用犀利的筆鋒巧妙而含蓄地痛斥背叛祖國和民族的無恥之徒。朱點人小說創作的另一類重要題材是反映異性間的複雜情感,描繪人們在現實的衝擊下內心的矛盾、痛苦和哀傷。《無花果》寫的是少年苦哥單戀的經過和美夢的破滅。小說用日記的形式娓娓道來,筆墨簡潔樸素,卻把主人公內心情感的跌宕起伏表現得惟妙惟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