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韓國朝鮮大臣使節朝鮮近代人物

朴定陽(朝鮮語:박정양,1842年—1905年),朝鮮王朝後期大臣。字致中,號竹泉,本貫潘南朴氏。早年參加「紳士遊覽團」訪問日本,1887年—1889年因其出使美國而引起了清朝與朝鮮的一場外交糾紛。甲午更張時期一度出任內閣總理大臣,俄館播遷以後再任總理大臣。大韓帝國時期因支持獨立協會而被排擠,后負責光武改革的土地測量事業。他是19世紀末朝鮮親美開化派(貞洞派)的代表人物。

1生平

出使美國
1887年(高宗二十四年)六月二十九日,朝鮮高宗下教旨,任命朴定陽為全權大臣前赴美國,充任駐美公使職務,沈相學(后改為趙臣熙)為駐歐洲五國公使。此舉為朝鮮大臣閔泳翊及美國顧問德尼策劃,希望透過朴定陽等人出使歐美宣示朝鮮的獨立自主。朴定陽也成為朝鮮歷史上首任常駐美國的使節。
但是,朴定陽出使美國又是中國清朝非常不願意看見的。清朝作為朝鮮的宗主國,一直控制著朝鮮的外交權。朝鮮不經過清廷同意,擅自派公使常駐外國,是對清政府對朝宗主權的挑戰。清王朝的干涉勢必與朝鮮造成外交衝突,歷史上將這次事件稱為「派使西國之爭」。
在清廷的一再阻撓和干涉下,朴定陽啟程日期被無期限拖延下去。在幾番周折之後,最終清朝重臣李鴻章同意朴定陽出使,但他列出三條規則,稱為「三端」,要求朴定陽遵守。「三端」分別為:
1、韓使初至各國,應先赴中國使館具報,請由中國欽差挈同赴外部,以後即不拘定。
2、遇有朝會公宴酬酢交際,韓使應隨中國欽差之後。
3、交涉大事,關係緊要者,韓使應先密商中國欽差核示。
「三端」由清廷駐朝大臣袁世凱通報給朝鮮政府。朝鮮政府同意了清朝提出的「三端」,朴定陽也在1887年九月二十七日「辭陛」,九月二十九日啟程,搭乘美國軍艦從朝鮮仁川出發,途中經香港訪問閔泳翊,十一月十四日抵達美國舊金山,十一月二十六日(陽曆1888年1月9日)到達雪花紛飛的美國首都華盛頓。但是朴定陽並沒有遵守「三端」,他到達華盛頓以後,沒先去清朝駐美使館報到,而是徑自會見美國國務卿貝亞德,並在抵
出使美國的朴定陽一行。中坐者為朴定陽

  出使美國的朴定陽一行。中坐者為朴定陽

達華盛頓8天後在白宮向美國總統克利夫蘭遞交國書。朴定陽本人則對清朝使館搪塞道他沒有受到本國關於「三端」的正式命令,清朝發覺他在說謊以後,他又電告本國,稱:「前定三端,本不敢違,惟至美后,探查物情:如由華使挈往外部,美廷有意斥退國書,故冒罪違章,姑全使命,待回請罪。」同時對於他未接到「三端」的理由,仍不改口徑,堅稱「未承政府遵行之指揮」。清朝大失體面,對此十分惱怒。與此同時,朝鮮政府也派鄭秉夏與袁世凱會晤,請求清政府刪除「三端」中第一端,但是遭到清政府的拒絕。事實上,朴定陽本人並非不想去中國使館報到,他的隨員美國人安連(霍勒斯·艾倫)極力勸阻了他,朴定陽自己也說:「美廷有意斥退國書之說,是系安連探聞之事」,即他不遵「三端」的理由是安連想出的,只是這一隱情清朝不知道罷了。
此後,清廷不斷責問朝鮮政府,並要求追究朴定陽的責任,朴定陽自己也請罪,以此「一以懲使臣之不職,一以塞天津之詰責」。在袁世凱的施壓下,朝鮮政府不得不於1888年十月發電報,要求朴定陽「速還」。朴定陽遂於同年十月十六日歸國。然而朴定陽並沒有馬上回到朝鮮,而是以療養為由在日本滯留了約4個月,直到1889年五月才回到朝鮮首都漢城(今韓國首爾),朴定陽為避免袁世凱的追查,潛居於漢城南大門外,過了兩個月晝伏夜行的生活,直到七月二十四日才回朝復命,正式結束了他出使美國之行。
朴定陽歸國后,袁世凱將其斥為「華、韓罪人」,要求對其嚴厲懲罰,但遭到朝鮮的抵制,此事也就不了了之。風頭過去以後,朴定陽於1891年升任戶曹判書。在「派使西國之爭」中,朴定陽不辱使命,完成了出使美國的任務,亦迴避了清政府的問罪,而朝鮮政府與清政府巧妙周旋,成功達到了宣示主權的目的。朴定陽在美國期間還寫了見聞錄《美俗拾遺》,進獻給高宗國王,這是朝鮮最早介紹美國的書籍。朴定陽本人曾作為作為「紳士遊覽團」中的一員出使日本,這次又出使美國,使他開闊了視野,思想進一步開明。而他出使的隨員李完用、李商在、李夏榮等,都成為了後來朝鮮政壇叱吒風雲的人物。

擔任總理

1894年(高宗三十一年)六月,閔妃集團倒台,甲午中日戰爭爆發,朝鮮在日本的扶植下開始實行甲午更張。朴定陽雖然是閔妃集團官員,但他的思想屬於開化派,所以也被吸收進了金弘集組建的新政府,成為軍國機務處的一員,參與近代化改革——甲午更張的決策中。七月,朴定陽被任命為朝鮮王朝首任學務大臣,正式加入金弘集內閣。1895年四月改稱學部大臣。此時內閣中總理大臣金弘集與內部大臣朴泳孝勢成水火,最終朴泳孝排擠金弘集而得勢。但是朴定陽卻坐收漁利,於五月八日被任命為內閣總理大臣。這實際上出於閔妃的命令,閔妃欲藉助朴定陽、李完用等親美、親俄勢力(貞洞派)之力量,驅逐朴泳孝等親日派,以奪回政權。朴泳孝對此非常不滿,計劃暗殺閔妃,
朴定陽

  朴定陽

閔妃得到情報后發動宮廷政變,於閏五月十五日(陽曆1895年7月6日)將朴泳孝趕到日本,肅清了朝中的親日勢力,重新把持朝政,建立親俄政權。七月五日,金弘集被任命為內閣總理大臣,朴定陽轉任內部大臣,仍然掌握實權。
1895年八月二十日(陽曆10月8日),日本人入宮暗殺了親俄的閔妃,史稱「乙未事變」。兩日後,高宗在日本的強迫下廢閔妃為庶人,朴定陽沒有參與內閣會議,也沒有在廢后詔上署名。此時日本肅清朝鮮的親俄勢力,改組金弘集內閣,朴定陽辭去了內部大臣的職務,改任虛銜中樞院議長。1896年(建陽元年)2月11日俄館播遷以後,金弘集內閣垮台,高宗在俄國公使館宣布任命金炳始為內閣總理大臣、朴定陽為內部大臣,組建親俄政權。朴定陽聞訊後頭一個趕到俄國公使館,拜見高宗。由於金炳始堅辭不受,內部大臣朴定陽便署理內閣總理大臣,成為朝鮮親俄政府的首腦。
1896年9月,內閣改組為議政府,朴定陽被任命為議政府參政大臣,為議政府的二把手。此後歷任內部大臣、議政府贊政、度支部大臣等高級職務,大韓帝國建立后一度署理議政大臣(總理大臣)。1898年(光武二年),韓國掀起了獨立協會運動,是年10月29日,獨立協會在漢城市中心召開萬民共同會(官民共同會),朴定陽作為官員代表列席會議,並將萬民共同會提出的「獻議六條」進呈給高宗皇帝。在獨立協會運動期間,朴定陽始終作為開明派官員同情和支持獨立協會的示威活動,並與朝中守舊派形成對立。後來高宗倒向守舊派一方,堅持鎮壓獨立協會,朴定陽也因此遭到了排擠。1899年2月,獨立協會風波之後,朴定陽被降職為宮內府特進官,此後他就遠離中樞,做了閑職。1899年10月任量地衙門總裁官,負責光武改革的全國土地測量事業。1904年2月出任度支部大臣,10月改任宮內府特進官。1905年9月任表勛院總裁,同年11月,日本強迫大韓帝國簽訂《乙巳條約》,朴定陽上疏反對。同年12月15日(陰曆十一月十九日)去世。謚號「文翼」。

2評價

現代韓國史學界評價朴定陽為「朝鮮末期不偏不黨的穩健中立派」,並對他出使美國、支持獨立協會等行為表示肯定。也有學者把他作為「親美開化派」(貞洞派)的中心人物。日本駐朝代理公使杉村濬在1895年7月13日對本國政府的報告中稱朴定陽「性質極其溫順,十餘年來受王與妃之寵遇,兩陛下素對其推心置腹」。也有史料記載「定陽前後聚俸銀還獻之上,故能久於其位」,對其品行表示質疑。

3著作

朴定陽一生著述頗豐,他的主要著作有《從宦日記》、《竹泉稿》、《海上日記草》、《日本內務省及農商務省視察書啟》、《日本內務省視察記》、《日本農商務省視察記》等,被收錄進「韓國學文獻研究所」編纂的《朴定陽全集》(共六冊,1984年亞細亞文化社出版)中。
上一篇[瘋狂奔跑]    下一篇 [比茲·斯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