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李勢(?―361年),十六國成漢皇帝。343年―347年在位。字子仁,李壽長子,以晉建元元年僣即皇帝位,在位五年,改元二次,太和、嘉寧。降晉后,封歸義侯,卒於建康。無子。

1重要史事

李勢沒有兒子,他的弟弟李廣要當皇太弟。李勢不肯。這是馬黨、解思明出面為李廣求情。李勢懷疑二人與李廣有陰謀。邊追捕二人,一方面派人攻打李廣。李廣聞訊后自殺。至晉永和三年為桓溫所滅,遷於建康,封歸義侯。昇平五年死。

2晉書載記一

勢字子仁,壽之長子也。初,壽妻閻氏無子,驤殺李鳳,為壽納鳳女,生勢。期愛勢姿貌,拜翊軍將軍、漢王世子。勢身長七尺九寸,腰帶十四圍,善於俯仰,時人異之。壽死,勢嗣偽位,赦其境內,改元曰太和。尊母閻氏為太后,妻李氏為皇后。
太史令韓皓奏熒惑守心,以過廟禮廢,勢命群臣議之。其相國董皎、侍中王嘏等以為景武昌業,獻文承基,至親不遠,無宜疏絕。勢更令祭特、雄,同號曰漢王。
勢弟大將軍、漢王廣以勢無子,求為太弟,勢弗許。馬當、解思明以勢兄弟不多,若有所廢,則益孤危,固勸許之。勢疑當等與廣有謀,遣其太保李奕襲廣於涪城,命董皎收馬當、思明斬之,夷其三族。貶廣為臨邛侯,廣自殺。思明有計謀,強諫諍,馬當甚得人心。自此之後,無復紀綱及諫諍者。
李奕自晉壽舉兵反之,蜀人多有從奕者,眾至數萬。勢登城距戰。奕單騎突門,門者射而殺之,眾乃潰散。勢既誅奕,大赦境內,改年嘉寧。

3晉書載記二

初,蜀土無獠,至此,始從山而出,北至犍為,梓潼,布在山谷,十餘萬落,不可禁制,大為百姓之患。勢既驕吝,而性愛財色,常殺人而取其妻,荒淫不恤國事。夷獠叛亂,軍守離缺,境宇日蹙。加之荒儉,性多忌害,誅殘大臣,刑獄濫加,人懷危懼。斥外父祖臣佐,親任左右小人,群小因行威福。又常居內,少見公卿。
史官屢陳災譴,乃加董皎太師,以名位優之,實欲與分災眚。
大司馬桓溫率水軍伐勢。溫次青衣,勢大發軍距守,又遣李福與昝堅等數千人從山陽趣合水距溫。謂溫從步道而上,諸將皆欲設伏於江南以待王師,昝堅不從,率諸軍從江北鴛鴦碕渡向犍為,而溫從山陽出江南,昝堅到犍為,方知與溫異道,乃回從沙頭津北渡。及堅至,溫已造成都之十里陌,昝堅眾自潰。溫至城下,縱火燒其大城諸門。勢眾惶懼,無復固志,其中書監王嘏、散騎常侍常璩等勸勢降。勢以問侍中馮孚,孚言:「昔吳漢征蜀,盡誅公孫氏。今晉下書,不赦諸李,雖降,恐無全理。」勢乃夜出東門,與昝堅走至晉壽,然後送降文於溫曰:「偽嘉寧二年三月十七日,略陽李勢叩頭死罪。伏惟大將軍節下,先人播流,恃險因釁,竊自汶、蜀。勢以暗弱,復統未緒,偷安荏苒,未能改圖。猥煩朱軒,踐冒險阻。將士狂愚,
干犯天威。仰慚俯愧,精魂飛散,甘受斧鑕,以釁軍鼓。伏惟大晉,天網恢弘,澤及四海,恩過陽日。逼迫倉卒,自投草野。即日到白水城,謹遣私署散騎常侍王幼奉箋以聞,並敕州郡投戈釋杖。窮池之魚,待命漏刻。」勢尋輿櫬面縛軍門,溫解其縛,焚其櫬,遷勢及弟福、從兄權親族十餘人於健康,封勢歸義侯。昇平五年,死於建康。在位五年而敗。
上一篇[嘉寧]    下一篇 [玉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