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李大鑾,湖南瀏陽人,世代務農,父親受地主迫害中年喪命,不得不同妹妹與表弟楊青山外出逃亡,先後來到宜豐的黃崗、奉新的甘坊、銅鼓的雙坑等地幫紙槽業主做紙。他為人謙和,俠肝義膽;兄妹倆從小都練過武藝,在這一帶的紙業工人和其他「棚民」中有很高的威信。公元1574元(萬曆二年),他兄妹與表弟楊青山在銅鼓大溈山正式揭竿起義,打「劫富濟貧」的旗幟,抗稅、抗糧、捕殺貪官污吏,到處開倉濟貧。

從宜豐縣城西行去銅鼓,一過芳溪,群山擋道,公路只好從兩山夾著的幽谷中穿行。越往前,山體將幽谷夾得越緊,到了黃崗鄉「哨前」,突然有一座大山橫亘,公路就象撞到了一堵綠色的牆上,不得不拐著彎兒在牆上的裂紋中攀爬。這座大山,名叫黃崗山,又稱「官山」,地跨萬載、宜豐、銅鼓、修水、奉新五縣,延綿百里,磅礴聳秀。山中峽谷眾多,當地人稱它為「洞」,其中尤以山體東南的黃崗洞為最,東起院前,西至黃崗,長約四十餘里,險要異常。「哨前」便是這洞的西部洞口。要說這「官山」和「哨前」的來歷,它還與一位大名鼎鼎的農民起義軍領袖李大鑾有關呢。


  明朝中期,土地高度集中,廣大農民急劇破產,紛紛逃亡,有的流向城市,大部流向深山,過著「靠山吃山」、搭個「草棚」居住的「棚民」生活。當時贛江以西、湘江以東的廣闊山區中,就聚集著大量的「棚民」。然而,「棚民」生活並非世外桃源,封建統治者大肆搜獲「荒田」、「閑田」為「官田」,把剝削的魔爪也伸向了「棚民」;再加上當地財主惡霸的敲詐,「棚民」的生活實在是十分凄苦的。官逼民反,終於在明萬曆年間爆發了以李大鑾、楊青山為首的農民起義。


  得到了四方棚民的積極響應,很快聚集了七萬人的隊伍。為了建立可靠的根據地,李大鑾選擇了黃崗洞這個天險,以洞內李家坪的一個寺廟為聚義廳,大修「點校場」和「跑馬場」並揚言黃崗山有王者之氣要出真命天子,自封「楚王」。除了黃崗洞駐重兵外,他還遣義軍在銅鼓古橋與大緞、奉新百丈、萬載黎沅、宜豐車上等地建立分寨;可攻州陷府,退可固守老巢,表現出了高超的軍事才能。義軍曾一度攻下和佔據寧州(修水)、宜豐、銅鼓、武寧、靖安、奉新、萬載、上高、瀏陽、平江等縣,引起了統治者的極大恐慌。明王朝多次派兵「征剿」,均告失敗。公元1576年夏,明王朝起用一代名將、鄱陽守備鄧子龍,會同平江、瀏陽、宜豐、萬載、寧州、武寧、奉新等八個州縣的地方武裝,採取兵進五路、步步為營的戰爭策略,將義軍壓縮至黃崗山地區;當義軍需要供給之時,鄧子龍又「密令數十騎」,假扮商人,混入義軍老營,實行「中間開花」,迫使義軍轉移,然後設許殲擊。1577年(萬曆五年)11月,在明王朝軍隊的「文武協剿」中,李大鑾、楊青山戰死,轟轟烈烈的李大鑾起義終告失敗,歷時僅三年余。


  李大鑾起義失敗以後,江西巡撫潘季馴奏請朝廷「增設城堡,封禁黃崗山洞,盡徙居民,而設黃崗哨於洞口,以鞏江楚之防」。從此,黃崗山便成了皇室封禁的「官山」,黃崗洞的西部「洞口」也成了「哨前」。過了二百來年,清代乾隆年間「有旨,山洞歸新昌(今宜豐)縣管理,洞外民山歸寧州(今修水)管理」,「官山」才得以解禁,但它的名字卻一直流傳至現在。如今,風景秀麗的「官山自然保護區」就設在這裡,當年的聚義廳、點校場和跑馬場均存遺迹,等待著遊人去憑弔。

下一篇[索姆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