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李廌(zhì)(1059-1109) 北宋文學家。字方叔,號德隅齋,又號齊南先生、太華逸民。漢族,華州(今陝西華縣)人。6歲而孤,能發奮自學。少以文為蘇軾所知,譽之為有「萬人敵」之才。由此成為「蘇門六君子」之一。中年應舉落第,絕意仕進,定居長社(今河南長葛縣),直至去世。文章喜論古今治亂,辨而中理。

1主要作品

《答趙士舞德茂宣義論宏詞書》是重要的文學批評作品。《師友談記》1卷,記載了蘇軾、黃庭堅、秦觀等人關於治學為文的言論。為研究宋代文學史提供了重要的資料。趙令畤(德麟)元符元年(一o九八)官襄陽。行槖中諸畫,廌皆為評品之曰《德隅齋畫品》。趙序有"鑒裁明當,語勝理詣,翰墨娟秀"之語。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亦稱其"妙中理解"。卒年五十一。《四部總錄藝術編》詩歌以七古和七絕為佳。內容多寫山水和羈旅,亦有贈答、題畫等作品。風格雄健奇麗。著有《濟南集》(一名《月岩集》)二十卷(《直齋書錄解題》)已佚。今本8卷是從清四庫館臣據《永樂大典》輯為八卷輯出。《師友談記》有《叢書集成》本。《宋史》卷四四四有傳。
李廌詩,以影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為底本,校以近人李之鼎宜秋館《宋人集》丙編本(簡稱宜秋本)。新輯集外詩附於卷末

2代表作品

鑒賞
此詞描寫春夏之交的雨景以及由此而生髮的懷人情緒。
上片寫景,既寫出了近景,又寫出了遠景,為下文的抒情作鋪墊。「好風如扇」句比喻新穎,近代詞人況周頤《蕙風詞話》以為「似乎未經人道」。春夏之交,往往有這樣的景色。陶淵明詩「春風扇微和」的扇字是動詞,作虛用;這裡的扇是名詞,作實用:同樣給人以風片柔和的感覺。「雨如簾」的繪景更妙,它不僅曲狀了疏疏細細的雨絲,像後來楊萬里《小雨》詩「千峰故隔一簾珠」那樣地落想;而且因為人玉闌干內,從內看外,雨絲就真像掛著的珠簾。
「岸花汀草漲痕添」,也正是從隔簾看到。「微雨止還作」(蘇軾《端午遍游諸寺得禪字》),是夏雨季節的特徵。一番雨到,一番添上新的漲痕,所以說是「時見」。「漲痕添」從「岸花汀草」方面著眼,便顯示了一種幽美的詞境。作者與景,精工描繪,細緻入微,引人入勝。
下片承上片的景物描寫抒情見到天涯的雨,很自然地會聯想到離別的人,一種懷人的孤寂感,不免要湧上心頭,於是窈想就進入了枕上關山之路。(「青林」句是化用杜甫《夢李白》詩:「魂來楓林青,魂返關塞黑。」)乘鸞處,即遊仙處,亦即喻冶遊處。乘鸞的舊蹤何?只有模糊的夢影可以回憶。碧蕪千里的天涯,怎能不引起「王孫游兮不歸」的悠悠之思呢!可是溫馨的會面,夢裡也不可能經常遇到。「惟有霎時涼夢到南州」,這麼一結,進一層透示這僅有的一霎歡娛應該珍視,給人的回味是悠然不盡的。
此詞一反尋常懷人念運詞的凄惻,極淡遠清疏之致地表情達意,為這類題材詞作境界的開拓作出了貢獻。
點評:
李方叔虞美人過拍云:「好風如扇雨如簾,時見岸花汀草漲痕添。」春夏之交,確有此景。「好風」句尤新,似乎未經人道。歇拍云:「碧蕪千里思悠悠,惟有霎時涼夢到南州。」尤極淡遠清疏之致。
上一篇[南塔拉瓦]    下一篇 [善惡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