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李惟岳(?-782),河北范陽(今北京)人,唐朝藩鎮。成德軍節度使李寶臣之子,為成德道行軍司馬。李寶臣死後,被推為留後,佔據河北七州之地。德宗不準,李惟岳便舉兵謀反。德宗以張孝忠為成德軍節度使,與朱滔聯兵征討。建中三年正月,朱滔、張孝忠破李惟岳於束鹿(今河北辛集)。成德兵馬使王武俊倒戈,生擒並縊殺李惟岳,傳首京師。

1人物簡介

兵敗被殺
當時,魏博節度使田悅、平盧節度使李正己正與唐朝官軍對抗,李惟岳與他們聯合后,朝廷即命盧龍節度使朱滔出兵討伐,並派神策都戰候李晟、河東節度使馬燧、昭義軍節度使李抱真、河陽節度副使李芃率兵來會合,另以永平軍節度使李勉為汴、滑、陳、懷、鄭、汝、陝、河陽三城、宋、亳、潁節度都統。眼看朝廷大軍壓境,李惟岳的大將張孝忠以易、定二州歸降朝廷,唐德宗任命張孝忠為成德軍節度使,要他與朱滔聯兵討伐李惟岳。李惟岳聞訊,即派精兵屯束鹿進攻張孝忠,田悅也派大將孟佑率兵五千來助。782年1月,朱滔、張孝忠大破成德叛軍於束鹿,李惟岳燒營而遁,不久,成德大將、趙州刺史康日知也以城歸降,李惟岳命大將衛常寧率步兵五千與兵馬使王武俊率騎兵八百往討。
三月,王武俊與常寧自趙州回軍直逼恆州,天亮時抵達,王武俊之子王士真為內應,打開城門,王武俊的士兵沖入節度使帥府,生擒李惟岳,縊死於轅門之外,誅殺王他奴等二十餘人,傳首京師。

2史籍記載

舊唐書
《舊唐書·卷一百四十二·列傳九十二》
寶臣卒時,惟岳為行軍司馬,三軍推為留後,仍遣使上表求襲父任,朝旨不允。魏博節度使田悅上章保薦,請賜旄節,不許。惟岳乃與田悅、李正己同謀拒命,判官邵真泣諫,以為不可。惟岳暗懦,初雖聽從,終為左右所惑而止。而所與圖議,皆奸吏胡震、家人王他奴等,唯勸拒逆為事。
惟岳舅谷從政者,有智略。為寶臣所忌,稱病不出,至是知惟岳之謀,慮其覆宗,乃出諫惟岳曰:「今天下無事,遠方朝貢,主上神武,必致太平。如至不允,必至加兵。雖大夫恩及三軍,萬一不捷,孰為大夫用命者?又先朝相公與幽帥不協,今國家致討,必命朱滔為帥。彼嘗切齒,今遂復讎,可不懼乎!又頃者相公誅滅軍中將校,其子弟存者,口雖不言,心寧無憤?兵猶火也,不戢自焚。往者田承嗣佐安祿山、史思明謀亂天下,千征百戰。及頃年侵擾洺、相等州,為官軍所敗,及貶永州,仰天垂泣。賴先相公佐佑保援,方獲赦宥,若雷霆不收,承嗣豈有生理!今田悅凶狂,何如承嗣名望?苟欲坐邀富貴,不料破家覆族。而況今之將校,罕有義心,因利乘便,必相傾陷。為大夫畫久長之計,莫若令惟誠知留後,大夫自速入朝。國家念先相公之功,見大夫順命,何求而不得?今與群逆為自危之計,非保家之道也。」惟岳亦素忌從政,皆不聽,竟與魏、齊謀叛。
既而惟岳大將張孝忠以郡歸國,朝廷以孝忠為成德軍節度使,仍詔朱滔與孝忠合勢討之。惟岳以精甲屯束鹿以抗之,田悅遣大將孟佑率兵五千助惟岳。建中三年正月,朱滔、孝忠大破恆州軍於束鹿,惟岳燒營而遁。惟岳大將趙州刺史康日知以郡歸國,惟岳乃令衙將衛常寧率士卒五千,兵馬使王武俊率騎軍八百同討日知。武俊既出恆州,謂常寧曰:「武俊盡心於本使,大夫信讒,頗相猜忌,所謂朝不謀夕,豈圖生路!且趙州用兵,捷與不捷,武俊不復入恆州矣!妻子任從屠滅,且以殘生往定州事張尚書去也,孰能持頸就戮!」常寧曰:「中丞以大夫不可事,且有詔書雲,斬大夫首者,以其官爵授。自大夫拒命已來,張尚書以易州歸國得節度使。今聞日知已得官爵。觀大夫事勢,終為朱滔所滅。此際轉禍為福,莫若倒戈入使府,誅大夫以取富貴也。況大夫暗昧,左右誑惑,其實易圖。事苟不捷,歸張尚書非晚。」武俊然之。三年閏正月,武俊與常寧自趙州回戈,達明至恆,武俊子士真應於內。武俊兵突入府署,遣虞任越劫擒惟岳,縊死於戟門外。又誅惟岳妻父鄭華及長慶、王他奴等二十餘人,傳首京師。
上一篇[里行]    下一篇 [柳宗元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