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李森科(T.D.Lysenko,1898—1976)出生於烏克蘭一個農民家庭。。1925年畢業於基輔農學院后,在一個育種站工作。烏克蘭和亞塞拜然雖然地處較偏南方,但是冬季農作物也偶爾會受到霜凍天氣的威脅。1929年,李的父親偶然發現在雪地里過冬的小麥種子,在春天播種可以提早在霜降前成熟。李森科在此基礎上,發展了一種稱為「春化處理」的育種法,即在種植前使種子濕潤和冷凍,以加速其生長。

1專家型領導

春化處理
李森科誇大自己的發現是解決霜凍威脅的靈丹妙藥,為此,烏克蘭農業部決定在敖德薩植物育種遺傳研究所里,設立專門研究春化作用的部門,並任命李森科負責。「春化處理」在俄國的農業史上曾經有過,李森科對此給予了理論上的解釋。技術和理論,在指導農業生產上的價值與作用,需要由實踐來檢驗,而李森科推廣這種技術,不是依靠嚴格的科學實驗,卻是藉助於浮誇和弄虛作假。他理所當然地受到了正直科學家的批評。

2政治

鬥爭
李森科從1920年代後期繞開學術藉助政治手段把批評者打倒。1935年2月14日,李森科利用斯大林參加全蘇第二次集體農莊突擊隊員代表大會的機會,在會上做了「春化處理是增產措施」的發言。李森科在他的演說中談到,生物學的爭論就像對「集體化」的爭論,是在和企圖阻撓蘇聯發展的階級敵人作鬥爭。他聲稱反對春化法的科學家:「不管他是在學術界,還是不在學術界,一個階級敵人總是一個階級敵人……」。李森科用自我否定的檢討,來改頭換面地對學術界知識分子進行攻擊,這一手段得到了斯大林的首肯,李森科把學術問題上升為政治問題。儘管在烏克蘭50多個地點進行了5年(1931—1936)的連續實驗,表明經春化處理的小麥並沒有提高產量,但這動搖不了李森科已經取得的勝利。
李森科的反對者開始面臨噩運。穆勒逃脫了秘密警察的追捕,而瓦維洛夫則於1940年被捕,先是被判極刑,后又改判為20年監禁,1943年因營養不良在監獄中死去。1935年,李森科獲得烏克蘭科學院院士、全蘇列寧農業科學院院士的稱號,併當上了敖德薩植物遺傳育種研究所所長。

3科學院院長

米丘林生物學
然而,由於李森科尋求斯大林的支持再次獲得成功。1948年8月,蘇聯召開了千餘人參加的全蘇列寧農業科學院會議(又稱「八月會議」)。李森科在大會上作了《論生物科學現狀》的報告。他把自己全部的「新理論」、「新見解」,概括為幾個方面,作為「米丘林生物學」的主要內容,聲稱「米丘林生物學」是 「社會主義的」、「進步的」、「唯物主義的」、「無產階級的」;而孟德爾——摩爾根遺傳學則是「反動的」、「唯心主義的」、「形而上學的」、「資產階級的」。經斯大林批准,蘇聯正統的遺傳學被取締了。李森科在大會上宣布,這次會議「把孟德爾—摩爾根—魏斯曼主義從科學上消滅掉,是對摩爾根主義的完全勝利,具有歷史意義的里程碑,是偉大的節日」。
「八月會議」使蘇聯的遺傳學遭到浩劫。在高等學校禁止講授摩爾根遺傳學;科研機構中停止了一切非李森科主義方向的研究計劃;一大批研究機構、實驗室被關閉、撤銷或改組;有資料說,全蘇聯有3000多名遺傳學家失去了在大學、科研機構中的本職工作,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八月會議」的惡劣影響,波及到包括中國在內的眾多社會主義陣營國家。「八月會議」使李森科達到了「事業」的巔峰。李森科的個人勝利,無疑是科學的悲劇。
真理的聲音依然沒有因此而銷聲匿跡。由蘇卡切夫院士主編的蘇聯《植物學雜誌》於1952年底起衝破阻力,再次發出了與李森科不同的聲音,揭開了蘇聯關於物種和物種形成問題的大論戰的序幕。之後,該刊發表大量文章,揭露李森科及其追隨者弄虛作假的事實和不道德的行為。1953年3月5日斯大林死後,蘇聯的文化生活出現了一次解凍。1955年底,300多名蘇聯著名科學家聯名寫信給蘇聯最高當局,要求撤銷李森科的全蘇列寧農業科學院院長職務。1956年2月,蘇共第20次代表大會後,對於斯大林的個人崇拜受到批判,李森科迫於形勢提出辭職,並得到蘇聯部長會議的批准。但是,由於赫魯曉夫重蹈斯大林的覆轍,再度以政治力量干預學術論爭,使得李森科依然得以繼續他的反科學事業。1958年12月14日,《真理報》發表了題為《論農業生物學兼評〈植物學雜誌〉的錯誤立場》的社論,指責《植物學雜誌》發起的那場論戰,錯誤地否定了李森科。蘇卡切夫院士被解除了《植物學雜誌》的主編職務,一大批反對李森科物種和物種形成 「新見解」的科學家被撤職,一批實驗室被關閉。1961年李森科被重新任命為全蘇列寧農業科學院院長。

4教訓與反思

歷史的教訓
科學不等於聖潔。科學家不等於道德高尚。這樣的教訓古今都有。公元前500年,古希臘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學派的弟子希帕索斯(Hippasus)發現無理數,卻被老師處死。
歷史的教訓在於給人類以教益。科學完全走出政治強權的陰影,完全走出李森科之流的陰影,這在今天仍然是人類的一項艱巨的任務。控制論的創立者諾伯特·維納的話提供了這一事件的反思:「科學是一種生活方式,它只在人們具有信仰自由的時候才能繁榮起來。基於外界的命令而被迫去遵從的信仰並不是什麼信仰,基於這種假信仰而建立起來的社會必然會由於癱瘓而導致滅亡,因為在這樣的社會裡,科學沒有健康生長的基礎。」

標準與創新的矛盾

事實上,科學的存在和發展中一個永恆的問題是標準與創新的矛盾。一方面,科學知識的出現必然形成相關的評判正誤的標準,另一方面,科學知識出現的過程就是對原有標準突破的過程,因此也必然受到原有標準的限制或壓制。這就需要我們更深刻地反思兩種科學的悲劇:一種是推行錯誤的標準所導致的後果;另一種是肆意創新所帶來的人道主義災難。聶文濤面向基層醫院適宜技術培訓講演中說:人類推行糖尿病「限制碳水化合物」飲食標準(John rollo標準),到重新執行「高碳水化合物」標準(如北京協和醫院標準),這期間無數患者因為錯誤的糖尿病飲食治療進一步喪失了健康。醫學界要如何面對這樣的情況?該講演引發的強烈震動,正在於他提出了一個深刻的科學倫理問題。
斯蒂芬·茨威格在《異端的權利》原文中的兩段話:「(卡斯特里奧與加爾文)在這場戰爭中,存在著一個範圍大得多並且是永恆的生死攸關的問題。」「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時代,每一個有思想的人,都不得不多次確定自由和權力間的界標。因為,如果缺乏權力,自由就會退化為放縱,混亂隨之發生;另一方面,除非濟以自由,權力就會成為暴政。」這兩段話隱藏著這樣的意思:(1)應該給所有持異端見解的人證明自己的權利,或者說一切反對異端見解的人必須提供證據;(2)所有持異端見解的人都需要證明自己的正確,而無需在此之前抱怨社會的不理解。(3)所謂科學發展的意義,正在於改變人類原有的認識。因此,選擇錯誤是一種權利,否則就沒有科學探索的合理性。

5個人簡介

李森科 Lysenko,Trofim Denisovich 1898.9.17—1976.11.20。蘇聯農學家、生物學家。曾提出與基因學說相對立的遺傳學說,並進一步將他的觀點普及化而提倡米丘林生物學,從而也與全世界生物學界在思想上處於對立的地位。生於烏克蘭,畢業於基輔農業專科學校。曾於基洛佛巴德農場工作時研究春化處理,於1929年提出植物階段發育理論。以後任奧德薩遺傳選種研究所所長,1939年任農業科學院院長。在這期間(1935—1936)曾提出冬小麥可向春小麥轉化的理論。並與瓦維洛夫(N.I.Vavi-lov)等人發生爭論。到30年代末在蘇聯學術界已有人認為李森科學說的基礎是正確的。以後於1941年李森科報告得到了無性雜種,並在「遺傳性及其變異」一書中提出了他自己的理論體系(1944)。以後又提出穴播的實踐和理論,否定種內有鬥爭的理論。1948年蘇聯生物學界進行討論的結果完全承認了米丘林生物學,對反對米丘林學派的學者採取了流放的手段。在1954年以後蘇聯國內開始批判李森科,1955年李森科主動地辭去農業科學院院長,不久也就完全失敗了。人們對李森科所作的實驗方法和結果都非常懷疑。他的論文收錄在《ArpoóИoЛorИЙ》(農業生物學)這本書中。
上一篇[John rollo]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