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紅樓夢》里的柳湘蓮的小廝名叫杏奴。

有紅學家據此認為柳湘蓮為同性戀,並將三姐自殺歸於其特殊愛好。筆者認為此說法不妥。

紅樓夢裡杏奴是柳湘蓮同志的性奴嗎?柳湘蓮也斷背嗎?

紅學家王翀給出了自己的一些考證:

《紅樓夢》里的痴男怨女,最令人扼腕的當數柳二郎和尤三姐。這一對烈性鴛鴦,男的"素性爽俠,酷好耍槍舞劍,吹笛彈箏,且生得又美";女的"風流標緻,丰姿綽約,堪稱是個古今絕色的尤物"。怎麼看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想作者亦有此意,於是乎讓這兩人有了談婚論嫁之說,只可惜成就的卻是一場悲劇,有人會說這場悲劇的原因是出於誤會,但我認為,拋開那些誤會不談,兩人還是不會真正的走到一起,因為柳湘蓮是一個同性戀。

  首先,柳有寵養孌童的癖好。且看書中柳因有事便"命小廝杏奴先回家去",大家都知道,曹公為書中人物起名字,決不是憑空亂起,一貫愛用隱喻和諧音,往往越是小人物的名字越有著特殊的含義,偏湘蓮的小廝名叫杏奴,諧音即是性奴。再看他對薛蟠說"你隨後出來,跟到我下處,咱們另喝一夜酒。我那裡還有兩個絕好的孩子,從沒出門。"雖是騙薛蟠之話,但亦不無此種可能。

  其次,書中說柳湘蓮"最是冷麵冷心,差不多的人,都無情無義"。此話只說出了一半而已,其實他的"冷心冷麵、無情無義"是指對女人或者自己不喜歡的男人,對自己喜歡的男人如秦鍾、寶玉乃至賴尚榮就不同了。如書中所寫,寶玉問他最近去了秦鐘的墳地沒有,湘蓮道:"怎麼不去?前日我們幾個人放鷹去……我背著眾人,走去瞧了一瞧",儘管他本是個"一貧如洗,家裡是沒的積聚,縱有幾個錢來,隨手就光"的人,但是當他看到了秦鐘的墳被雨水沖壞了一點之後,馬上"回家來便弄了幾百錢,第三日一早出去,雇了兩個人收拾好了",看他對秦鐘的這份情意,又豈像是個"冷心冷麵"之人?

  第三,柳湘蓮為什麼要暴打薛蟠?難道僅僅是因為薛蟠對他無禮嗎?我認為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他打薛蟠更主要的原因應該是為了秦鍾。從他和寶玉的對話:湘蓮道:"眼前我還要出門去走走,外頭逛個三年五載再回來。"寶玉聽了,忙問道:"這是為何?"柳湘蓮冷笑道:"你不知道我的心事,等到跟前你自然知道。我如今要別過了。"由此,我們能看出他打薛蟠應該是早有預謀的。讓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書中第三十四回,在此回中,寶釵說:"難道我就不知我的哥哥素日恣心縱慾,毫無防範的那種心性。當日為一個秦鍾,還鬧的天翻地覆,自然如今比先又更利害了。"既然連寶釵都知道了他哥哥和秦鍾之間的事,那就說明,整個賈府都會知道,可見這件事一定是件大事,因此,寶釵才會用"鬧的天翻地覆"來形容。可如此之大事,書中卻隻字未提,想來此事定是那種有傷風化的不堪入目之事,才會被作者刪去了,就像刪去天香樓一節一樣。可見,柳湘蓮和秦鍾之間有著非同一般的交情,說白了就是同性之愛。所以,柳湘蓮才會一直對秦鍾念念不忘,並對曾經得罪過他的人飽以老拳。

  第四,馮淵是書里明確提出過,確定無疑就是同性戀的人,而馮淵和湘蓮之間又有著很多相似的地方,且看:馮淵是因為香菱被薛蟠暴打;薛蟠是因為秦鐘被湘蓮暴打,此為一報還一報。馮淵本是一個"酷愛男風,最厭女子"的同性戀,卻突然間發生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轉,偏偏就看上了香菱,結果他這種違反自己特有習慣的行為直接導致了他的死亡。湘蓮也是如此,本來是對女人最"冷心冷麵、無情無義"的,卻突然間和尤三姐有了婚嫁之論,結果呢,和馮淵一樣,這種違反自己特有習性的行為只能導致樂極生悲,尤柳二人一死一出家。由此可見,馮淵即是湘蓮之副,那麼馮淵是同性戀,同時也就影射了柳湘蓮,間接告訴讀者柳湘蓮也是同性戀。

  第五,寶玉原是生長在深宅大院里,也就不大可能會接觸到柳湘蓮這種身份的人,所以,湘蓮定是和秦鍾認識在先,之後又被秦鍾介紹給寶玉的。秦鍾死後,湘蓮對寶玉又產生了那種同性之愛的情感。如書中所言:"次日(湘蓮)又來見寶玉,二人相會,如魚得水。"魚水之歡指男女之情,盡人皆知,作者將這個詞語用在此處,意圖非常明顯,就是向讀者暗示了湘蓮和寶玉之間的曖昧關係。

  最後,讓我們分析一下柳湘蓮的名字:柳者,"柳"也;湘蓮者,"相憐"也。若"花"用來指女性,那麼"柳"就可以用來指像寶玉、秦鍾、湘蓮這樣俊美的男性:"柳相憐"就是指他們之間互相憐愛也。

上一篇[認鐙]    下一篇 [白蛤]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