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杜伯是中國古代的一個人物,是河南人。

杜伯杜伯畫像
早年間,河南省有個姓杜的秀才,自幼與鄰村金家之女定親,18歲上將金氏娶過門來,小兩口你恩我愛歡樂無比。誰知沒多久,二老相繼下世,家道中落,日子一下陷入困境。杜伯從未理過農活,拿不起鋤弄不動钁,這可咋辦?本家有位大叔長年在關東開藥鋪子,這年回家探親,看他生活困迫,便有心帶他下關東吃勞金,小兩口一商量,杜伯便跟大叔去了。

1 杜伯 -簡介

吃勞金有個規定,不到3年不準回家。杜伯一去就是3年,頭一年在內打下雜,第二年在櫃房裡幫忙,第三年才讓坐鋪子學醫道。3年內杜伯起早貪黑吃苦受累且不說,3年到頭熬得好不容易,一準探家,杜伯便去向大叔告歸。大叔看他回家心切,便給他結算了工錢。杜伯拿了銀子便星夜往回趕路,數日後的傍晚來到自家村口,正要進村回家,忽地又想,我離家這麼多年,妻子在家能耐住寂寞嗎,該不會找個男人混混吧,不妨我今晚偷偷看看究竟。想到此在村外等到辨不清人時,這才偷偷進村,摸到自家院落,一看屋裡還亮著燈,金氏還未睡覺,自己便蹲在角落裡聽動靜。不多時,果然從外進一人,一進院關了門,然後就進了屋。只聽金氏說:「來了?」那人說:「來了。」「來了咱睡覺吧。」杜伯不知這人是誰,來窗下悄悄濕紙破洞往裡一看,原來是東街張發。杜伯在外心裡好不自在,恨不得闖進去將他二人生吞活剝方解心頭之恨。可是又一想,果真鬧將起來,把她逼上絕路,落得魚死網破不可收拾,對自己也沒好處,給張發弄個名聲狼藉,也白白結下冤讎。思來想去正無主意,屋裡忽又說話。

張發說:「我好餓呀。急著來哩也沒吃飯。」

金氏說:「昨天你拿來的蕎麥麵,我包了餃子,還給你留著哩,我這就去煮給你吃。」

說話間金氏下地捅火坐鍋,邊煮餃子邊說:「這二年虧你幫補不少,不然我可沒法過來。」

「哪裡話!雖這麼說,要讓你男人回來知道了咱的事,說不清要恨死我哩!」

「3年到了,恐怕他也該回來了,他回來若知道我在家的苦處,也就不該怪你了。」

「他若回來了,你有了依靠,我就不來了。」

說著話餃子煮熟,二人各盛一碗吃起來。杜伯在外聽得屋裡無了動靜,心裡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齊湧來,思想一陣,最終還覺得忍為上策。一個弱女子,3年來在家苦熬日子也夠難為的了,虧她心裡還有我。且不去撕破臉皮,妻還是妻,夫還是夫。待明日略施小計,給金氏一個警告,勸她日後改過也就罷了。

杜伯想了想,到五更聽門一響,張發去了,他也悄悄出去到村外溜達一陣,天亮后才回了家。進門金氏一見杜伯回來,喜不勝喜,連忙燒火做飯,問這問那。「你咋一大早就回來了呢?」

「還不是想你想的,急著回來趕了一夜路。」

金氏聽了,自覺在家對不起杜伯,心中不安,連忙倒水端飯忙個不停。飯後杜伯故意看了金氏一陣說:「我看你面色不好,是否我離家3年你在家混了人了?」說罷一笑。

金氏臉一紅說:「哪有此事,是你多心了。」

「不會,我在外學了本事,你混不混人,我一摸脈就知道了。」

「真的?那你給摸摸,我看準不準。」

說著金氏把胳膊伸過去讓杜伯摸。

杜伯把手指按住金氏手腕,故意仰臉琢磨一陣說:「你這脈,忽哩忽嗒,混著東街張發,昨夜裡辦罷事,吃的是蕎麥麵疙瘩。」

喲!還真能摸出來,連吃的蕎麵餃子都知道了。那時鄉間女子不懂這些,信以為真,哪裡還敢隱瞞,只好向杜伯說了與張發相好之事。

杜伯說:「以前的事就算過去了,我不去追究,以後可不許胡來了。」

金氏連連點頭稱是。這日街坊都知杜伯回來,張發自然不敢前來。數日後杜伯想,到底我看他二人關係是斷不斷,遂又生一計同金氏說:「我給人家捎著個信忘了去送,今兒就去吧,路遠,明天才能回來。」

同金氏說妥,杜伯便故意從東街人多的地方走過,別人問起他便說去某村,明天才回來。果然張發聞信,到了晚上就又來找金氏。其時杜伯早又溜進院子在角落裡偷看哩,只見張發來叫門,金氏不給他開,只在屋內說:「你走吧,俺男人回來學了本事,一摸脈就知道了咱倆的事,以後就斷了吧。」

「就這樣斷了叫人多難受呀,我回去也睡不著,最後再讓我摸你一回也算沒有白來。」

「那你就從門縫伸手摸摸吧。」

金氏心中也不忍,說著將門開一條縫,二人又親昵一番,張發才離去。

次日杜伯回來一見金氏又說:「看你身上又沾了外人氣,昨夜張發又來過了不是?」

金氏這次沒讓張發進家,便不承認。

金氏伸過來胳膊,杜伯一摸,笑道:「你這脈還是忽哩忽嗒,昨晚又來張發,雖然沒有辦事,隔著門縫摸了摸。」

金氏的臉一紅低下了頭,以後再也不同張發來往了。

2 杜伯 -相關詞條

宙斯波塞冬哈得斯
阿波羅雅典娜刻爾柏洛斯
美杜莎奧丁洛基




3 杜伯 -參考資料

1.http://www.sanzuniao.com/2j.asp?id=4
上一篇[濴]    下一篇 [東條英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