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此詩作於大中三年(849)春,時義山方從桂林鄭亞幕府歸京,暫為京兆府掾曹。《偶成轉韻》詩自敘其時處境:\"歸來寂寞靈台下,著破藍衫出無馬。天官補吏府中趨,玉骨瘦來無一把。\"劉、余《集解》:\"此乃高樓風雨之時適讀杜牧詩文,深有會心,別有寄慨之作。

杜司勛

1 杜司勛 -作者:

李商隱

高樓風雨感斯文2,短翼差池不及群3。

刻意傷春復傷別4,人間唯有杜司勛。

2 杜司勛 -全部註釋



1.杜司勛:即杜牧,曾於大中二年(848)三月入朝為司勛員外郎、史館修撰(見《樊川集》中《上周相公啟》及《宋州寧陵縣記》)。

2.《詩·鄭風·風雨》:"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抒寫風雨懷人之情。此借意以懷杜牧,並以風雨迷茫之景象徵時局之昏暗。斯文:此文。即第三句所謂"刻意傷春復傷別"之作。王羲之《蘭亭集序》:"后之覽者,亦將有感於斯文。"

3.《詩·邶風·燕燕》:"燕燕于飛,差池其羽。"此謂自己翅短力微,不能與眾鳥群飛比翼。此自謙才短,又自傷不能奮飛遠舉。

4.刻意:有意為之,此指別有寄託。

此詩作於大中三年(849)春,時義山方從桂林鄭亞幕府歸京,暫為京兆府掾曹。《偶成轉韻》詩自敘其時處境:"歸來寂寞靈台下,著破藍衫出無馬。天官補吏府中趨,玉骨瘦來無一把。"劉、余《集解》:"此乃高樓風雨之時適讀杜牧詩文,深有會心,別有寄慨之作。杜牧素以才略自負,喜議兵論政,指陳利病,而時值衰世,國運日頹,仕途偃蹇,抱負不遂。其憂國傷時之慨,困頓失意之感,不特發之於《感懷》、《郡齋獨酌》等直接抒懷議論之作,亦每寄寓於傷春傷別、深情節纏綿之作中。當時讀者,或有徒賞其風流綺靡,而忽其'刻意傷春又傷別'之真旨者,故義山特藉此以發明之。'傷春''傷別',諸家均未得其本義,實則義山已於一二句中自作註解矣。'高樓風雨',正昏暗時局之象徵。因'高樓風雨'而彌有感於斯文,已明示其詩文多憂國傷時之感,此即所謂'傷春'。……'傷別',亦非單純指尋常言別,而兼包慨嘆'短翼差池',壯志不遂。"

商隱認為:"刻意"寫作"傷春傷別"之作,寄託深遠者,當時唯杜牧一人。而知杜牧之詩者,唯己可當。二人乃當時才俊,然皆浮沉下僚,懷才不遇,可謂窮途知己。商隱為杜牧作詩共兩首,另一首是七律《贈司勛杜十三員外》,茲錄於下參讀:

杜牧司勛字牧之,清秋一首《杜秋》詩。前身應是梁江總,名總還曾字總持。

心鐵已從干鏌利,鬢絲休嘆雪霜垂。漢江遠吊西江水,羊祜韋丹盡有碑。
上一篇[時空少年]    下一篇 [才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