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人物簡介

杜悰(cóng)(794年—873年)字允裕(一說永裕),京兆萬年(今陝西長安)人。唐中
杜悰像

  杜悰像

葉宰相杜佑之孫,晚唐詩人杜牧之堂兄,又與李商隱為表兄弟。父杜式方為杜佑次子,杜悰以蔭遷太子司儀郎,元和九年娶唐憲宗第十一女岐陽公主為妻,授予從四品上階的殿中少監,加封銀青光祿大夫銜。歷官京兆尹、淮南節度使、左僕射兼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劍南東川節度使。復鎮淮南,再拜相。以檢校司徒為鳳翔、荊州節度使,加太傅,封邠國公。
《資治通鑒》稱他為「宗閔黨也」,宋代孫光憲又言:「無他才,未嘗延接寒素,甘食竊位而已」。

2新唐書文載

杜悰,字永裕,以門廕三遷太子司議郎。權德輿為相,其婿翰林學士獨孤郁以嫌自白。憲宗見郁文雅,嘆曰:「德輿有婿乃爾!」時岐陽公主,帝愛女。舊制,選多戚里將家,帝始詔宰相李吉甫擇大臣子,皆辭疾,唯悰以選召見麟德殿。禮成,授殿中少監、駙馬都尉。太和初,由澧州刺史召為京兆尹,遷鳳翔忠武節度使。入為工部尚書,判度支。會公主薨,悰久不謝,文宗怪之。戶部侍郎李珏曰:「比駙馬都尉皆為公主服斬衰三年,故悰不得謝。」帝矍然,始詔杖而期,著於令。
會昌初,為淮南節度使。武宗詔揚州監軍取倡家女十七人進禁中,監軍請悰同選,又欲閱良家有姿相者,悰曰:「吾不奉詔而輒與,罪也。」監軍怒,表於帝。帝以悰有大臣體,乃詔罷所進伎,有意倚悰為相矣。逾年,召拜檢校尚書右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仍判度支。劉稹平,進左僕射、兼門下侍郎。未幾,以本官罷,出為劍南東川節度使,徙西川,復鎮淮南。時方旱,道路流亡藉藉,民至漉漕渠遺米自給,呼為「聖米」,取陂澤茭蒲實皆盡,悰更表以為祥。獄囚積數百千人,而荒湎宴適不能事。罷,兼太子太傅,分司東都。逾歲,起為留守,復節度劍南西川。召為右僕射,判度支,進兼門下侍郎同平章事。
始,宣宗世,夔王以下五王處大明宮內院,而鄆王居十六宅。帝大漸,樞密使王歸長、馬公儒等以遺詔立夔王,而左軍中尉王宗實等入殿中,以為歸長等矯詔,乃迎鄆王立之,是為懿宗。久之,遣樞密使楊慶詣中書,獨揖悰,它宰相畢諴、杜審權、蔣伸不敢進,乃授悰中人請帝監國奏,因諭悰劾大臣名不在者抵罪。悰遽封授使者復命,謂慶曰:「上踐祚未久,君等秉權,以愛憎殺大臣,公屬禍無日矣。」慶色沮去,帝怒亦釋,大臣遂安。未幾,冊拜司空,封邠國公,以檢校司徒為鳳翔、荊南節度使,加兼太傅。會黔南觀察使秦匡謀討蠻,兵敗,奔於悰,悰囚之,劾不能伏節,有詔斬之。悰不意其死,駭愕得疾卒,年八十,贈太師。葬日,詔宰相百官臨奠。
悰於大議論往往有所合,然才不周用。雖出入將相,而厚自奉養,未嘗薦進幽隱,佑之素風衰焉,故時號「禿角犀」。

3遺聞軼事

白話
邠公杜悰,小時候,常到昭應觀,和很多兒童在觀外野地里遊戲。忽然有一個道士,只招呼杜悰,用手撫摩他說:「公子應該勤奮讀書,不要和那些小孩子遊戲。」道士又指著那座觀說:「我住在這,你能不能去看望我?」道士說完就離開了。杜悰馬上就到觀內去看望道士。進觀之後,只見一片荒涼,別的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座殿宇立在那裡,內有老君的塑像。方才看見那個道士的半邊臉是紫黑色的。到這詳細看那老君塑像,很像方才他看見的那個道士。是塑像的半邊臉被漏雨所淋的緣故
上一篇[鴟頭]    下一篇 [大德重校聖濟總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