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獨立製表師杜福爾

生平經歷
Philippe Dufour(菲利普·杜福爾),出生於瑞士鐘錶製造搖籃和中心的Valle de Joux。在十五歲時進到位於
菲利普·杜福爾

  菲利普·杜福爾

Sentier的工藝學校學習製表,並在1967 年成為製表師(Master Watchmaker)。隨後受聘於Jaeger-LeCoultre(積家表) 工作,並在這段期間內向製表大師Gabriel Locatelli 習得了廣博而深奧的製表技術。後來他遠赴加勒比海工作,在1974 年才回到瑞士,又先後任職於AudemarsPiguet(愛彼) 和Genta。
Philippe Dufour(菲利普·杜福爾) 一直覺得錶廠里的制式工作不適合他的心性和理想,終於在1978 年離開固定的工作,回到他位於Le Sentier 的家中獨力開設工作室,以修復具歷史價值的珍貴古董懷錶維生。他藉此維持家庭的生計,同時增進了自己對古典製表工藝的鑒賞能力和視野,並嫻熟了諸家製表大師技藝的精華。
重要作品
1、粉紅金雙輪雙置大小自鳴三問腕錶,備琺琅錶盤,約1992年制。於2012的香港蘇富比春拍會以482萬港元成

重要作品

重要作品
交,刷新Philippe Dufour(菲利普·杜福爾)腕錶拍賣世界紀錄。
2Philippe Dufour(菲利浦·杜佛)為愛彼製作的精緻及罕有黃金雙輪大小自鳴三問懷錶,Asprey發行,編號1。約1982年制

2法國時尚設計師——比福爾

Name: Gilles Dufour
杜福爾
他曾經為Chanel工作了15年,是Karl Lagerfeld這位「時尚界的凱撒大帝」的左膀右臂;他還為當今最熱門的法國老牌Balmain當過三季的設計總監;2008年,法國總統薩科奇親自為他戴上了法國國民最高榮譽「騎士榮譽勳章」……現在,他在中國為鄂爾多斯工作,他說自己是「一名中國設計師」。
從醜小鴨到時裝大師
一個曾經為Chanel、Balmain、Pringle等國際一線品牌工作的時裝大師為什麼願意來一個中國本土品牌工作?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帶著這些疑問,我敲開了Gilles Dufour工作室的門。Dufour正在準備著2011秋冬系列的lookbook拍攝,工作室的衣架上正掛著剛剛從發布會上卸下的新裝。雖然同樣是Chanel的設計師,Dufour和Karl Lagerfeld截然不同。比起老Karl那張像面具一般冰冷的面孔,身材高大的Dufour那張面孔就可以稱之為天使般的溫柔了:一雙孩童般的眼睛閃爍著迷人的光芒,謙和靦腆,整個人散發著親和力。
作為一個時裝大師,Dufour卻毫不諱言他的過去,「我小時候在家裡總是覺得自己是個醜小鴨。」 Gilles Dufour生長在一個很傳統的法國家庭,家裡從來沒有出過一個藝術家,父母給他的規劃是做一名心理醫生。但,他熱愛藝術,他熱愛畫畫。在孩童時代,他就喜愛塗塗抹抹,那時候,他常常一邊接電話一邊描繪出自己所想象的電話那頭的人物表情。所以當他大學一畢業,他就拋棄了父母期望的心理學專業,去Pierre Cardin那裡謀得了一個助手的職位。
在Pierre Cardin工作室里,他開始了自己的時裝設計生涯。他開始自己做一些設計,一些Collection。當時,他一個朋友認識Yves Saint Laurent,Dufour那時非常喜歡Yves Saint Laurent,想到那裡去學習工作。不過,當他抱著自己的設計給Yves Saint Laurent看了之後,結果卻不盡如人意。Yves認為他太年輕了,作品不夠成熟。命運是神奇的。幾年之後,他鬼使神差的結識了Yves Saint Laurent的「死對頭」Karl Lagerfeld,Karl很喜歡他的設計,於是他成為了Karl的助手,和他一起開始設計Fendi、Chanel。Gilles Dufour一路從助手變成Karl Lagerfeld的左右手,一做就是15年。
在Chanel,Gilles Dufour成長起來。他曾經是一個害羞的孩子,對自己充滿著懷疑,對自己的作品不敢於不肯定。與Karl Lagerfeld一起工作,讓他學會了「信心」。比起年輕時,Dufour說他更喜歡現在的自己。時裝設計是一份有趣的工作,可以讓自己和不同領域的傑出人物合作,與Chanel的設計總監Karl lagerfeld一起合作,為俄羅斯芭蕾大師Rudolf Nureyev在紐約大都會劇院的演出設計戲服,給法國影后Catherine Deneuve設計禮服……之後,他們都成為了他最好的朋友。
離開Chanel,他在法國著名老牌Balmain做了時裝總監,設計了三季系列。此後,他還為英國老牌奢侈品毛衣Pringle of Scotland做了四年設計總監。2008年榮獲了法國國民最高榮譽「騎士榮譽勳章」,由法國總統薩科奇親自為他頒獎。
作為一個過來人,Gilles Dufour希望學習時裝設計的網友知道:「設計師不能太多的關注流行,需要對自己有信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作為一個藝術家,你們往往會更敏感,面對事物會有更多細微的、與眾不同的想法,這個時候,你因為年輕可能不知道這些東西是否是好的,不知道怎樣來釋放自己,不知道怎樣解釋你所想到的,因此會對自己產生懷疑。但是,相信自己是最重要的。」
一顆溫柔的童心
在採訪Gilles Dufour的前一天,他為鄂爾多斯設計的2011秋冬系列剛剛發布。他像一個剛剛參加過考試的心急的學生等待著成績,我還沒有提問,他就對我提出了問題:「你覺得昨天的秀怎麼樣?」他告訴我,秀場上那些背景音樂全是他親自挑選,從法國專門帶過來的:法國80年代最熱門的流行歌曲、貓王的情歌、還有柴可夫斯基……都是他心愛的音樂。
Dufour是個充滿童心的完美主義者,鄂爾多斯2011秋冬秀場從主題、造型到音樂,他都親力親為,思維天馬行空。他聽到我很喜愛鄂爾多斯秀場上羊絨套頭衫與透明薄紗裙的搭配時,相當開心,當即把我領到一排排衣架前,向我展示他的創意:鑲有彩色水晶的羊絨開衫搭配透明紗質長裙,富於女人味;而同樣的紗裙當配以簡單的艷色高領羊絨毛衣就充滿了女孩兒氣質;而當這種羊絨針織衫搭配塔夫綢長裙就可以當作晚裝。他撫摸著那些面料,告訴我羊絨如何與其他面料碰撞帶來神奇的魅力。Dufour說他熱愛羊絨,他愛肌膚觸摸羊絨那種柔軟舒適。他雖然給鄂爾多斯帶來了時裝全品類的開發,但他的設計離不開羊絨,那些襯衫、長裙、連衣裙、外套總是圍繞著羊絨展開,以羊絨為核心。
Dufour的羊絨是充滿故事性的。Dufour給鄂爾多斯2011秋冬系列帶來了童話般的印花:夜空下的兔子、星空下的兔子、噩夢裡的兔子、中國畫中的兔子、狐狸與烏鴉的寓言、貓與耗子的追逐遊戲、飛舞在花叢中的蝴蝶、背著孩子的猩猩媽媽。他像一個清點玻璃彈珠的小男孩兒,說起每件針織衫上的故事都掩飾不住的滿足,眼神中流露出陶醉的光澤,鮮花、小動物和大自然都給他以快樂和靈感。
當我舉起相機給他拍照,他卻說他想讓我拍拍桌上那些花朵,他愛它們,它們是那樣美麗,給他帶來了靈感。說到靈感,他向我展示了他的「靈感牆」,他和他年輕的中國助手已經開始了2012年春夏新品的設計師工作。牆面上釘著來自日本的丹寧布、蕾絲、印花,來自日本的明信片,70年代雜誌(他告訴我要把這張封面做成新的印花),一張充滿擁擠人群的照片……這些都給他帶來了無限奇思。
「我是一名中國設計師」
雖然Gilles Dufour表示他沒有偏愛的顏色和不變的造型線,但Chanel的工作經歷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他的設計:對低調的精緻與對細節的追求,所謂Chanel的「隱藏的奢華」。那些輕薄的印花雪紡襯衫,悄悄地,和輕薄柔軟的艷色羊絨外套的襯裡相呼應。雙層真絲裙裝,每層擁有著不同的印花,當裙擺隨著身體的運動而飄飛時,印花就會如夜晚的影子一樣婆娑。還有那些扣子,每種都是專門定製,用來搭配那些外套。
Dufour試圖給鄂爾多斯帶來一些標誌性的產品,比如上一季大獲成功的俄羅斯構成主義印花,他在2011秋冬把這些彩色幾何圖案變成了羊絨長外套,羊絨開衫上的彩色扣子。就像人們用黑白色調、花呢套裝辨別Chanel一樣,Dufour希望人們通過他的設計一眼能辨識出鄂爾多斯。
Dufour認為,在Chanel工作,在鄂爾多斯工作,並沒有差別。鄂爾多斯作為一個本土化的羊絨品牌,它太需要改變原有的形象。Dufour想把自己作為歐洲人的設計靈感注入進來,將自己作為一個歐洲設計師的視角、理念、對於顏色的感知融匯到中國的文化中,成其為鄂爾多斯,把鄂爾多斯變成一個國際化的品牌。
鄂爾多斯之前有很穩定的熟齡客戶群,Dufour想讓鄂爾多斯的客戶分層,用他的設計來吸引年輕人。不過,年輕化並不代表著「低檔」。在中國,年輕人們的選擇很少,他們想追趕歐美時尚只能選擇H&M、Zara,但他們同時也抱怨這兩個品牌面料的不如人意。Dufour所設計的鄂爾多斯想為中國年輕人們製作設計別緻和面料優質的時裝。
在接手鄂爾多斯之前,Gilles Dufou做過一個個人品牌。但他發現,藝術家畢竟不是商人,一個品牌不只需要一個好的設計師,它還需要優秀的生產團隊和推廣團隊、物流團隊。這正是鄂爾多斯可以為他提供的。Gilles Dufour成為了第一個受雇於中國服裝品牌的外國設計師。
現在,在北京上海,鄂爾多斯為Gilles Dufour開闢了他設計作品的專廳。除開不懂中文所帶來的困擾,Dufour說他更喜愛在中國工作:「這裡比法國更有趣,更有挑戰,這裡的人們工作起來也更充滿激情與活力」,時裝設計師不是單一的個人,時裝產業並不是單打獨鬥可以完成的,設計師需要團隊合作,團隊會給設計師以支撐、協調,這樣才能做更多的事情。鄂爾多斯為他組建了一個全是年輕人的新團隊,在這裡與年輕人一起工作,Dufour感到很快樂。他風趣地表示,「我現在是一名中國設計師。」

3球員比福爾

姓名:杜福爾
英文名:Dufour
生日:1981-10-30
場上位置:前衛
合同到期:2010-06-30
身高:189厘米
體重:81公斤
慣用腳:右腳
出生地:未知(法國)
國籍:法國
代表國家隊:出場0次,進0球
歐洲三大杯:出場0次,進0球
歐洲冠軍聯賽:出場0次,進0球
轉會記錄
(註:轉會費單位為萬歐元)
開始日期
合同到期
轉會性質
轉會費
轉出球隊
轉進球隊
2007-07-01
2010-06-30
自由轉會
歐塞爾
格勒諾布爾

4將軍杜福爾

日內瓦人亨利·杜福爾將軍是首任國際紅十字組織的主席,杜福爾1787年出生在日內瓦,他早年學習醫學,後來棄醫從戎。杜福爾曾在拿破崙一世的法國軍隊供職,並在巴黎和梅斯接受嚴格的軍事訓練,直到1847年他才回到瑞士聯邦軍隊,在此後的歲月中,他率領軍隊贏得了一個又一個重大勝利。
亨利.杜福爾

  亨利.杜福爾

在杜南1862年出版《索爾弗利諾戰爭回憶錄》之後,日內瓦公共福利會會長莫瓦尼埃倡議成立了一個行動委員會,由5位知名日內瓦公民組成,其中就包括杜福爾將軍和杜南。五人委員會於1863年2月正式成立,鑒於杜福爾的醫學專業的學術背景和傑出的戎馬生涯,眾人一致推舉他為委員會首任主席,杜南任秘書長。
委員會成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著手起草一份國際性協定,說服各國政府不再把傷兵和救護傷員的人員視為敵人,並為各國軍隊規定一個保護標誌,使醫務人員、醫院和救護車能被識別。為此,杜福爾將軍說服瑞士聯邦政府出面邀集歐洲各國在日內瓦召開國際會議進行商討。
1864年8月8日至22日,來自10餘個國家的代表出席了日內瓦外交會議,會議通過了由杜福爾將軍主持起草的《萬國紅十字公約》,決定在各國建立救護團體。為了表示對
瑞士的敬意,會議決定把白底紅十字作為這個救護傷兵組織的標誌(瑞士的國旗是紅底白十字),這就是今天的紅十字會標誌。
上一篇[莫諾]    下一篇 [倫巴第地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