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來源

Doukhobors——杜霍波爾派(意為靈魂力士派)產生於18世紀的俄國。這個名字的含義是「精神角鬥士」。這個帶有嘲諷意味的稱謂是東正教教堂給他們起的。杜科波爾派教徒拒絕東正教。他們還拒絕各種形式的現實政府。除了上帝之外,他們不承認任何權威。杜科波爾派的獨立就像卡在沙皇喉嚨上的一根刺,俄國政府願意讓他們遷移到加拿大。1899年,第一批移民的杜科波爾派教徒抵達哈利法克斯。移民官員在大草原上向他們提供了土地,而且如果他們同意遵守加拿大法律還可以免除服兵役。但是,僅僅一年之後,杜科波爾派教徒便食言了。他們宣布不打算註冊出生、死亡和婚姻。他們感到這與他們信奉的「神聖真理」的指示相抵觸。他們聲稱是宗教迫害的受害者。他們以絕食和遊行示威來戲劇性地表現他們的觀點。1903年,他們在薩斯喀徹溫省埃爾伯附近舉行了第一次裸體示威。1908年,由於杜科波爾派教徒拒絕宣誓效忠皇家,他們被剝奪了政府在大草原上授予他們的土地。他們的領袖彼得· 「上帝的」維里(Peter 「The Lordly」 Verigin)決定在英屬哥倫比亞省的大福克斯(Grand Forks)重新開始。此時,他的追隨者中爭端紛起。「獨立」的杜科波爾派教徒們不再迷戀傳統的公社式游牧制度,而要像其他加拿大人一樣生活。他們註冊了他們的土地,把他們的孩子送到了學校。

2故事

但是,「自由之子」派杜霍波爾信徒拒絕與加拿大社會做出任何妥協。他們使用黑手黨式的脅迫手段強制其他杜科波爾派教徒們支持他們的溫和抵抗。自由之子派信徒特別反對公共教育制度。1923年,他們焚燒了英屬哥倫比亞省布里朗特(Brilliant)城的一座學校。這引發了杜科波爾派社區里的一股放火和爆炸浪潮。大多數暴力都是針對政府機構的,但是自由之子派教徒們也相互傾軋。1924年,維里金自己也被一顆自由之子派教徒的炸彈炸死了。當局感到很為難。自由之子派恐怖主義似乎完全沒有意識。裸體示威變得特別令人憤怒,以至於議會在1931年修改了刑事法典,將對當眾裸體的處刑增加到3年。立法者全然沒有意識到的是,許多杜霍波爾派教徒渴望著被捕。他們的新領袖彼得·維里金二世(Peter Verigin II)告訴他們:「我們將通過監獄移居」。許多杜霍波爾派教徒相信,如果他們使自己足夠麻煩,加拿大就得為除去他們付出代價。1929年,一群赤裸的杜科波爾派教徒聚集在布里朗特城。在加拿大歷史上最大的一次「逮捕」中,725個男人、女人和兒童被羈押。兒童們被送到撫育院和工業學校。1932年,一些成人被監禁到在喬治亞海峽(Strait of Georgia)皮爾斯島(Piers Island)上專門為杜科波爾派教徒建立的特別刑罰殖民地上。新囚犯們除了滿足自己的需要之外拒絕做任何工作。即使對他們實施肉刑也沒用。除了厭惡勞動之外,皮爾斯島的杜科波爾派教徒的表現相對較好。他們不放火,還放棄了在受到新教徒刺激之後就裸體示威的作法。1935年,絕大多數囚犯都符合了假釋的條件,皮爾斯島刑罰殖民地便關閉了。在此後的15年裡,自由之子派罪犯都被送到英屬哥倫比亞感化院。在50年代,可列斯特瓦(Krestova)定居點的杜科波爾派居民焚燒了他們的家園。這導致了另一輪大逮捕。這一次,加拿大在英屬哥倫比亞感化院的地界上建造了一個特別的杜科波爾派教徒收容所。但是,自由之子派教徒繼續放火,既在監獄內放火,也在監獄外放火。最終,聯邦監獄局決定設計一所杜科波爾派風格的監獄。

3結局

1983年8月,3個同為女性的老年杜霍波爾派縱火者在英屬哥倫比亞省地區心理治療中心開始了絕食抗議。她們被決定假釋,但是拒絕遵守任何假釋條件。她們甚至不答應不再放火了。到10月,她們的身體狀況特別糟糕,便被附條件赦免了。1984年6月,在她們被釋放8個月之後,其中兩名婦女又放火燒卡斯爾加的杜霍波爾派博物館。她們被逮捕之後,便又開始了絕食抗議。7月,她們獲得釋放,被宣告緩刑3年。今天,在聯邦感化院里已經沒有被劃分為杜科波爾派的囚犯了。在長達50多年裡,加拿大的自由之子派恐怖主義造成了2000多萬加元的損失和至少23人的死亡。
上一篇[司科蒲奇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