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杜黑:1869年5月30日出生於義大利南部那不勒斯以北23公里處一個名字叫卡塞塔的小鎮。他出身於軍人世家,家中幾代都為薩伏依王室服務。由於受家庭熏陶,他自幼立志繼承父業,從軍習武。義大利著名軍事理論家、制空權理論的倡導者。他曾以敏銳的眼光看到了飛機對未來戰爭的影響,並首先系統地提出了制空權理論,從而在世界軍事理論家之林佔據了不可動搖的一席。杜黑的制空權理論對兩次世界大戰之間各國的空軍建設,尤其對轟炸機的發展有過重要的影響。然而他卻曾因思想先進不被人接受,經歷了牢獄之災。

1名字全稱

朱利奧·杜黑Giulio Douhet(1869.5.30~1930.2.15)

2個人經歷

出任官職
無論在哪裡,他都致力於科學技術與軍事應用相結合。深厚的科技知識和軍事知識功底,使他工作成績十分突出,很快就晉陞為上尉,並調到陸軍參謀部工作。20世紀初,他受命參加研究義大利軍隊的機械化問題,預見到飛機在軍事上將有重大的作用,從此走上了一條探索研究空軍理論的坎坷人生之路。
1912年他出任義大利第一個航空營營長的助手。在當年的最後的幾個月中,他經過大量細緻的調查研究,向陸軍部遞交了一紛關於航空兵的研究報告,通常稱之為「杜黑報告」,他在這篇報告中詳細論述了組建空軍的必要性以及空軍的組織結構,飛機和人員的數量等等。這篇報告中的幾乎所有結論後來都為陸軍部所接受,並成為義大利空軍建設的基本框架。隨後到1915年,他一直擔任航空營營長。1915 年5月義大利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任師參謀長。杜黑多次建議組織500架轟炸機的航空隊參戰,轟炸奧軍後方以奪取勝利,但遭到最高軍事當局的拒絕。
理論成形
提出一個新的思想、創立一個新的學說非常困難,而讓人們普遍接受一種新思想、新學說就更加困難。然而,菲納斯第爾監獄的高牆、鐵門並沒有使一心探求空中戰略理論的杜黑向保170里拉守勢力低頭。他利用在獄中的時間,給政府和軍隊中的當權者寫信,陳述自己對發展義大利航空兵的建議。同時,他深入思考了協約國的戰略問題。1917年6月,杜黑提出了明確而完整的戰略轟炸理論。他認為,敵人強有力的防禦,已使運用協約國陸軍進行突破的任何希望成為泡影。因此,他主張,最好的方法是奪取制空權,然後摧毀敵人生死攸關的部分,包括敵人的供給源和人民的抵抗意志;敵人會由於工業潛力被摧毀而屈膝投降。在獲釋的前幾天,他給義大利內閣寫了一封長信,建議組成一支統一的協約國航空兵部隊去攻擊敵人國土。從8月2日起,義大利陸軍使用卡普洛尼式轟炸機對奧匈帝國進行了十幾次空襲,相當成功。杜黑獲悉此事,即刻寫信給卡普洛尼,以示祝賀。1917 年11月,意軍在卡波雷托戰役慘敗。事後,義大利政府調查戰敗原因,認為杜黑當年對統帥部的批評是正確的,1918年為其恢複名譽,同年1月出任義大利陸軍航空署主任。但不久,他體會到軍隊中保守勢力強大,因此選擇退役。1920年初,義大利軍事法庭開庭審議杜黑的上訴,很快做出判決,完全免除杜黑先前的罪名,為其公開平反昭雪。此後,他便將全部精力投入到總結一戰的經驗教訓,創立空軍戰略理論的研究工作之中。1921年,在義大利陸軍司令迪亞斯和陸海軍部的支持下,他的第一部著作《制空權》一書正式出版發行,這標誌著他的空軍戰略理論終於創立了。他很快就被重新邀請回到軍隊,並被授予少將軍銜。1922年,他參加了墨索里尼組織的「向羅馬進軍」的行動。墨索里尼奪得政權后,邀請他出任義大利航空部部長。由於不願為政務纏身而妨礙自己自由發表見解,於6月4日離開了他曾想盡職終生的軍隊,成為一名普通老百姓。專事空軍理論的研究,先後出版了《未來戰爭的可能面貌》、《扼要的重述》、《一九xx年的戰爭》等有關空軍建設和運用的論著,在與各種不同意見的爭論中,不斷發展和完善了他所創立的空軍戰略學說。《制空權》流傳較廣,主要論述空中戰爭、空軍的組織、制空權、獨立航空與輔助航空、軍用航空與民用航空等。杜黑根據飛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運用,第一個比較系統地提出空軍建設和作戰的理論。杜黑的理論,對兩次世界大戰之間各國的空軍建設,尤其對轟炸機的發展曾有過重要影響。實踐證明,他的一些觀點直到今天仍然值得重視。但他誇大空軍的作用,認為單靠空軍轟炸就能贏得戰爭勝利,則是錯誤的,(1999年,美國對南斯拉夫的空襲是「不對稱戰爭」,也就表明在「不對稱」情況下,完全可以依靠空軍取得勝利。但在雙方力量均等的情況下,空軍強大的握有優勢。)但是聯繫當時的實際情況,杜黑對於空軍作用的過分誇大不過是為了引起當局對於《制空權》理論的足夠重視,卻也無可厚非。
簡介
1921年,杜黑傾盡畢生心血的空軍戰略研究終結碩果——他的空軍戰略名著《制空權》一書問世了。該書以「制空權」為中心,從戰略高度論述了有關空軍建設和作戰使用的許多問題,是一部專門論述空軍戰略理論的著名軍事著作,也是地緣政治理論中空權理論的代表作,在軍事學術史上佔有重要地位,曾先後3次再版。1921年,《制空權》初版時只有「戰爭的新形式」、「獨立空軍」、「空中作戰」、「空中戰爭的組織」4章。1927年再版時,原有的4章合為第一篇,此外又新增了第二篇,進一步強調了制空權的重要性。1932年,出版第三版時,原有的兩篇合為第一部,仍名為「制空權」,並在此基礎上,增加了新收入的「未來戰爭的可能面貌」、「扼要的重複」和「一九××年的戰爭」3部論著。第三版後來被譯成英文。這個英文本成為《制空權》一書流傳最廣的一個版本。1955年,杜黑逝世25周年時,義大利出版了《制空權》第四版。第一部確立了杜黑空軍戰略學說的基本思想,其後3部則逐步發展和完善了這一理論體系。

觀點

1. 制空權是贏得一切戰爭勝利的前提。杜黑認為:「掌握制空權就是勝利。沒有制空權就註定要失敗,並接受戰勝者願意強加的任何條件。」他把此信條視為進行戰爭的基本原則,把奪取制空權作為保證國防的必要和充分的條件。杜黑並不是最早提出制空權概念的人,但他第一個給出了「制空權」的較為科學的經典性定義,即「掌握制空權表示一種態勢,能阻止敵人飛行,同時能保持自己飛行」。
對於奪取制空權的方法,杜黑認為就是採取空中進攻行動。積極的進攻行動不僅是奪取制空權的重要方法,也是掌握整個戰爭主動權的前提。進攻行動中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摧毀敵機於地面,通過空戰或採取其它防禦性措施是不可能奪取制空權的。
對於奪取制空權的條件,杜黑認為:「制空權除了依靠一支強大的空軍外是無法奪取的。」為保證有效地奪取制空權,空軍應該由轟炸機、戰鬥機和少量偵察機組成,其中進攻性力量應該佔主體,也就是說,空軍是一支進攻性力量,不適用於防禦,這是由其特性決定的。
2. 獨立的空中作戰是未來戰爭戰略行動的主要樣式,空中戰場將是決定性戰場。杜黑敏銳地注意到,隨著工業化進程的擴展,戰爭行動出現了「總體化」的趨勢。他認為:「現今的社會組織形式已經使戰爭帶有一種全民特性,即國家全體居民和全部資源都被吸入戰爭熔爐中。而且,既然社會肯定繼續沿著這個方向發展,人類現在能預見到,未來戰爭在特性和範圍上都將是總體的。」在這種總體戰爭中,影響戰爭勝負的諸因素已經發生了變化。民眾擺脫了在以往戰爭中所處的被動從屬地位,成為可以影響戰爭勝負的能動因素。同時,在工業化程度逐步提高的情況下,物質條件的影響程度和軍民抵抗意志的反作用力都空前增大。這種全新的戰爭特性必然要求全新的戰略思想、作戰理論、力量結構。在這一見解的基礎上,杜黑認為,在總體戰條件下,國家進行戰爭的物質基礎、軍隊及民眾的戰鬥決心與抵抗意志是影響戰爭勝負的力量重心,對力量重心的直接打擊,將有助於加速戰爭進程並影響戰爭結局,而航空武器的出現使未來戰爭的面貌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提供了直接打擊對方力量重心的手段。因此,未來戰爭將不再是類似於第一次世界大戰那樣的線式作戰,由空中力量進行的獨立空中作戰是未來戰爭的主要戰略行動樣式,空中力量所具有的獨特能力將使空中戰場成為決定性的戰場。只要對敵國城市和居民進行狂轟濫炸,必能摧毀其抵抗意志,使敵國在軍事力量尚存的情況下認敗求降。
3. 空軍應當成為國家軍事力量的主體。這是前述觀點的引申。杜黑指出:「為了保證國防,一個國家所做的一切都應當為著一個目標,即在一旦發生戰爭時掌握最有效的手段奪取制空權。」因此,他明確提出了與義大利以及其它許多國家國防政策格格不入的,甚至是嚴重對立的觀點,即「除非擁有一支在戰爭中能奪取制空權的空軍,充分的國防才可能得到保證」。
在空軍建設方針上,他用「獨立空軍」一詞概括這個新軍種的性質,其使命是在獨立於傳統陸上、海上戰場的全新的空中戰場執行奪取制空權的任務。他主張獨立空軍應該由突擊敵人地面(水上)目標的轟炸隊和對付敵方抗擊的空戰隊組成。他堅決反對組建配屬於陸軍和海軍部隊的航空兵部隊,認為這種部隊「無用、多餘且有害無益」。同時,他也極力反對發展防空力量,認為這種防禦性的措施不僅徒勞,而且還將有損於獨立空軍的建設。
杜黑認為,由於空中力量獨特的能力,傳統陸軍、海軍的作用在迅速下降。在未來戰爭中,陸、海軍的價值是「虛構的」,在他看來,繼續注重陸、海軍的建設就是「在做損害國防準備的蠢事」。因此在國防建設上,他要求保持一支能對付敵人有限進攻的小規模陸、海軍部隊即可,而應大力擴充空軍部隊;在戰略運用上,陸、海軍部隊應該實施防禦,而由獨立空軍實施進攻,奪取制空權,就能最終贏得戰爭的勝利。此外,他還提出,應發展民用航空事業,作為軍用航空的後備。

3評價

義大利將軍朱里奧·杜黑,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頗有影響的一位資產階級軍事理論家,在世界空軍學術思想史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他最先系統地闡述了建設空軍和使用空軍的思想,創立了制空權理論,因此,被稱為「戰略空軍之父」。 杜黑是一位富有創新意識和開拓精神的資產階級軍事理論家。他一生積極進取,在空軍還處於幼年時期就不顧來自各方面的非難,衝破傳統的束縛,大膽預見了「飛機這一新技術成就用於戰爭,必將引起戰爭的革命,將出現新的武裝力量——空軍,新的戰爭領域——空中戰場,新的戰爭樣式——空中戰爭」,系統地提出了有關空軍建設和作戰使用方面獨到的見解,並熱情地、堅持不懈地為宣傳自己的理論主張而鬥爭。一生坎坷,勵精圖治,最終他如願以償,創造了舉世聞名的制空權理論,奠定了自己在空軍學術思想發展史上的獨特地位。
作為一位善於深謀遠慮的戰略思想家,杜黑在20世紀初就已預見到了未來戰爭特性的變化,經過艱難探索磨礪之後,最終創立了一整套成熟的空軍戰略理論系統。由於其理論大膽創新,具有創造性,杜黑被西方譽為卓越的軍事思想家和研究空軍軍事學術的先驅。與杜黑並稱為世界「三大空軍戰略家」的美國的米切爾、英國的特倫查德,都大量採用了他的思想,米切爾因而被稱為「美國的杜黑」。杜黑的空軍戰略理論對世界各國的空軍建設、世界戰爭的形式乃至20世紀中葉世界和平的維持,都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