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東方陽熹:,原名郭紅。東方陽熹為其筆名,1963年生於北京一貧苦家庭,雖然身世卑賤,但虛靈不昧,幼知前世,兒時食肉便嘔。記得五歲時他在一次觀察地上螞蟻的時候,心中豁然開朗,覺知人和螞蟻本不自有,乃無限大之虛空所主宰。后習佛法,方知此為見性境界。1987年,隻身騎自行車旅行,行程5000多公里,遍及十多個省市, 27歲那年,機緣成熟,得獲《六祖壇經》《金剛經》《心經》《菩提達摩入道四行觀》等真理性書籍,隨即開悟見性,知道世間一切苦樂、生死、天堂、地獄不離自心。1999年經過種種的人生魔難后,自己更加感嘆人生之苦難,故毅然發心,誓願盡己所能,拯世人於苦難。 2000年2月15日東方陽熹通過Email給聯合國秘書長去過一封信,希望聯合國不要整天在形式上用功,而是要成立專門的理論機構,探索和接受能夠使世界實現永久和平的真理性理論。他對宗教的論述多收集於《東方陽熹言道錄》中。

東方陽熹,原名郭紅。東方陽熹為其筆名,1963年生於北京。
  東方陽熹誕生於貧苦家庭,雖然身世卑賤,但虛靈不昧,幼知前世,兒時食肉便嘔。記得五歲在一次觀察地上螞蟻的時候,心中豁然開朗,覺知人和螞蟻本不自有,乃無限大之虛空所主宰。后習佛法,方知此為見性境界。
  兒時好學,撿拾廢品所積零錢,多購買書籍。但此時正值文革時期,不但聖賢道德書籍無處可尋,即使是傳統的文學史籍亦難尋覓。加之在學校中所學,不是批林批孔,就是遊行、寫大字報。久而久之,經不良教育和環境的熏染,漸失本性……。
  東方陽熹沒有接受過高等教育,此既與當時的社會環境有關,也與他本人的志向和身世有關。他幼時父母離異,家境貧寒,缺衣少食,常因交不上2.50元的學費,倍受老師和同學惡意欺凌。
  東方陽熹從少年開始便不斷思考「人為什麼活著」、「人存在的意義」等別人認為不可理解的問題,成年後,這些問題更加折磨自己的心靈。別人能夠從物慾中獲得快樂和滿足,而在別人眼中另類的他,反而比常人活得更加的迷惘和痛苦。
  東方陽熹雖然出身貧賤,但卻並不喜歡金錢,更不喜歡追求名利,喜歡過疏散狂放的生活。工作后,幾乎把所有的錢都用於購買書籍,希望能夠從書中找到人生的真諦,但書中的各種人生理論,反而使他對人生更加的困惑。古人云:「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東方陽熹認為「行萬里路」也許能夠找到人生的答案。1987年,隻身騎自行車旅行,行程5000多公里,遍及十多個省市,結果除了腿變得粗壯,自行車變得破爛不堪外,在精神的渴求上,並沒有得到什麼真實的收穫。
  27歲那年,機緣成熟,得獲《六祖壇經》《金剛經》《心經》《菩提達摩入道四行觀》等真理性書籍,隨即開悟見性,知道世間一切苦樂、生死、天堂、地獄不離自心。
  儘管如此,以後的修行道路卻並不平坦。因為自恃聰明利根,所以輕乎戒律,狂狷不羈,疏於克己,加上魔教、魔障、惡緣、怨親債主結集,致使他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再次迷失本性。1999年經過種種的人生魔難后,自己更加感嘆人生之苦難,故毅然發心,誓願盡己所能,拯世人於苦難。
  2000年2月15日東方陽熹通過Email給聯合國秘書長去過一封信,希望聯合國不要整天在形式上用功,而是要成立專門的理論機構,探索和接受能夠使世界實現永久和平的真理性理論。並引用《道德經》的理論:「罪莫大於可欲,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憯於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和「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強則滅,木強則折。強大處下,柔弱處上。」來說明世間災難產生的道理。
  道德網站:http://www.daode.org/
上一篇[南雅廳]    下一篇 [玉液金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