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松岡錠司,日本愛知縣一宮市人,日本著名導演,日本大學電影導演學科畢業。從中學時代就開始拍攝八厘米電影,在日本大學取得電影藝術的學位之後,他以自己製作的《三月》等電影,獲獎無數,才華也受到影壇的肯定。 1990年,他拍攝了第一部商業電影《笨金魚》,改編自暢銷的漫畫書,敘述一個男孩強迫自己加入游泳隊,只為了他單戀的女孩;這部電影贏得了無數的新銳導演獎項。 其後作品有:《星光燦爛》 、《鬼娃娃花子》等。

1 松岡錠司 -簡介

日本大學電影導演學科畢業的松岡錠司,應該算目前活躍於日本影壇的最正宗的科班出身導演。大學畢業后,松岡在影

松岡錠司松岡錠司
界沒謀上職,感情上的失意、個人生活的挫折曾使他一躡不振。他離開了東京,回到家鄉,在麵包房找了一份工作。就在他決心切斷與電影的聯繫時,他在學期間拍攝的8毫米作品《三月》在日本匹亞(PF F)電影節獲獎,於是,命運又把他推回影壇,讓他又重新站到了攝影機前。    1990年,松岡根據著名漫畫家望月峰太郎的長篇漫畫《打水金魚》改編的同名作品像一顆耀眼的新星,為日本電影的蒼穹添染了一抹明亮的光彩。《打水金魚》以輕快的節奏講述了一對少年男女曲折的戀愛故事。在某學校的游泳池,校游泳隊正在訓練。阿草偶然路過游泳池與游泳隊的苑子一見鍾情,他跑到校隊辦公室,立即提出申請,參加了苑子在籍的游泳隊,並奪下海口要做奧運會選手。他抓住各種機會討好她。苑子開始無動於衷,可是,不知不覺地被阿革猛烈的求愛攻勢摧垮了心靈的堤坊,她陷入了口不對心的混亂狀態。她找了同校的另一個男同學,佯裝與他談戀愛,這一舉動刺痛了阿素的心,他也跑去和過去的女友約會,做給苑子看。這種心理拉鋸戰終於使苑子心神不寧,精神失控,她悶在家裡不斷地往嘴裡填塞食物以排解內心的痛苦,結果卻得了過食症,像吹氣氣球似的胖得面目全非。阿草去看望她,告訴苑子不管她變成什麼模樣都仍然喜歡她,但苑子出於羞恥心,再次拒絕了阿素。她一心一意地治病,又恢復了原來的窈窕身材。她來到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游泳池,抄起一把木杴追打阿黛,兩人你來我去,最後扭作一團跌進了游泳池,當他們一起浮出水面后,阿素神色飛翼,高聲叫道:我愛你。苑子露出了歡快的笑容,渾身散發著青春的活力。 

2 松岡錠司 -影片介紹

《打水金魚》是一部拍得十分精製好看的青春戀愛劇。說其精製好看是因為影片調動了生動的電影語言來揭示男女主人

松岡錠司松岡錠司
公複雜的心理活動和一般戀愛劇容易忽視的少年少女的生理狀態。苑子開始清高自負,對阿草視而不見,後來心情混亂,煩躁不安,最後陷入熱戀而不能自拔的感情變化都是通過精心安排的細節刻畫的。例如,苑子開始用尖刻的話語譏諷阿素;到心有所動時,反而把矛頭轉向熱情招待阿草的母親;心煩意亂時,獨自拿出夏令營時的合影照,給照片上的阿爸臉上戳個洞;而到最後游泳池那場戲,則抄起清掃工具,迫打阿素。這些細節不僅把性情剛烈的苑子個性活脫脫地傳達給觀者,還準確地勾畫了女性青春期的那種無意識的性  萌動。
   

 繼《打水金魚》后,松岡連續拍攝了好幾部描寫城市男女感情生活的作品。《星光閃閃》寫了患有酒精依賴症的女翻譯與她當醫生的同性戀丈夫和丈夫的情人、男大學生之間的奇妙的三角關係。《我們曾經喜歡的事》寫了偶然相遇的兩對男女一段短暫的同居生活,他們像一個協調的共同體,一人有難,大家相助。然而,當其中一人在大家的援助下考上了醫科大學,並愛上了自己的老師后,貌似平衡穩定的關係傾斜崩潰了,最後大家終於各奔前程。《美好的季節》則通過幾個年輕女性的戀愛經過,塑造了性格回異的女性形象。松岡作品最大的特點是增長刻畫女性的細微心理和人與人之間的微妙關係。他的影片不以情節取勝,人物的心理動態是他的觀察對象和描寫對象。從某種意義上說,他的作品像一幅信手拈來的普通人的人生斷面圖。一般來說,文學家用筆觸摸的人的內心世界是不太適合影像化的,但松岡的才能就在於他能把攝影機伸進人物的內心,因此,欣賞他的電影,要像吃一道精細菜一樣,需要細細地品味,慢慢地嚼。 
 

《楊槐小道》是松岡推出的又一部女性影片。這次,他選擇了一對母女。松岡在導演手記上寫道:這是一部刻畫母女感情糾葛的作品。但同時描寫了自己和他人的緊張關係,這種關係即便是親生母女也不例外。影片的大致內容如下:美和子尚年幼時,父母離了婚。當教師的母親生性倔強好勝,她對美和子嚴厲管教,時而為了一點兒小事惱怒,甚至動手打女兒。美和子高中畢業后就離開了家。幾年以後,母親患了老年性痴呆症,美和子只好回到家裡照顧母親。母親的性格依然如故,美和子在照顧母親的日常生活時仍與母親衝突不斷,每次的口角衝撞,都勾起她幼年的不快記憶。有一天,她終於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竟然伸出雙手掐住了母親的脖子,但隨後她便意識到了自己的愚蠢舉動。一個少年的出現緩解了母女的緊張關係。少年也有著類似的經歷,他曾經差點兒失手殺害自己的生父。從少年管教所出來后,他也離開了家,偶然遇到了美和子的母親。少年的關撫使母親露出了少有的安詳的表情,她像孩子一樣趴伏在少年的身上。一年後,母親的病情加重了,喪失了辨認能力,甚至把紛飛的花瓣兒當成了雪花兒。美和子和母親並肩走在楊槐成蔭的小上,對著表情獃滯的母親,美和子像是在自言自語:我一直想讓媽媽牽著我的手,現在讓我來牽著媽媽的手吧。
   

這是一部出色的現實主義影片。松間再一次將攝影機伸入人物複雜的內心世界,剝卻一切堂皇華麗的包裝,毫不修飾地把殘酷的現實搬上了銀幕。近幾年,隨著人均壽命的增長,反映看護老年人問題的文學藝術作品也逐漸增多,就電影電視劇而言,就有《老親》,《折梅》和電視劇《岳父的風景》等。而松岡的《楊槐小道》明顯與上述作品的切入點不同,實際上,它並未脫離松同觀察人與事物的一貫主題,這次他將血緣連帶關係一一母女關係也放到了一般人和一般男女關係的次元上解析。母親年輕時的失戀和離婚的心傷決定了她日後對女兒的態度,而後來女兒的失戀又與幼年的壓抑、母親的病情不無關係。母親與少年的交往出於對過去戀人的思念,女兒則從母親和少年相處時的表情中發現了自己未曾見過的女性的溫柔。松岡儘力與故事、人物拉開距離,盡量褪去作者想象中的情感,不做技高,不加粉飾,保證現實生活的原湯原汁。所以,嚴格地說,《楊槐小道》只是借一個看護老人的故事來闡析人,主人公的愛與增與《打水金魚》中少男少女的戀愛心理以及《星光問問》中的男女情感的波折是異曲同工的。

上一篇[磯村一路]    下一篇 [迦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