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史湘雲是《紅樓夢》中的主要人物。她是賈母的侄孫女,別號枕霞舊友。身型蜂腰猿臂、鶴勢螂形,容貌十分美麗。有「憨湘雲醉眠芍藥裀」一回,其美感足與葬花撲蝶抗衡。為人天真,性格豪爽,也以話多活潑而著稱於大觀園,且頗有詩才,薛寶釵稱之為話口袋子,詩瘋子。同時,寶釵寶玉有金玉,湘雲寶玉也各有一副金麒麟。據周汝昌考證脂硯齋可能就是史湘雲的人物素材原型。

1 枕霞舊友 -簡介

枕霞舊友枕霞舊友

史湘雲在詩社裡的別號。

探春道:"你也該起個號 。湘雲笑道:「我們家裡如今雖有幾處軒館,我又不住著,借了來也沒趣。」寶釵笑道:" 方才老太太說,你們家也有這個水亭叫`枕霞閣',難道不是你的.如今雖沒了,你到底是舊主人。」

表面看,史家以前有個別院叫"枕霞閣",湘雲以前住過那裡,所以大家就給她起了"枕霞舊友"

在賈府落魄,寶玉出家之時,湘雲曾和寶玉患難與共,卻是舊友,暗含著寶玉與湘雲的特殊關係。

2 枕霞舊友 -人物

史湘雲,賈母娘家的侄孫女,寶玉的表妹。父母早亡,原籍金陵,自幼父母雙亡,由叔父忠靖侯史鼎撫養。嬸母待她不好,「在家裡竟一點兒作不得主」。針線女工都須自己動手,每被人問及家計,她便紅了眼圈,史鼎遷任外省大員,賈母捨不得她,接來園中居住。

性格

她平日敬佩寶釵穩重平和,人情練達。也曾勸說寶玉要熱心仕途,多結交官宦,講談經濟學問。但封建禮教對她的影響又不及寶釵那樣深。她的思想性格與寶釵並不相同。有一回,她叮囑新來賈府的薛寶琴道:「到了太太屋裡,你別進去,那屋裡人多心壞,都是要害咱們的」。這是,寶釵評她:「說你沒心,卻又有心,雖然有心,到底嘴太直了。」這正是與心機很重、城府甚深的寶釵的性格不同之處。
史湘雲就其身世看,與林黛玉有相似之處,她們都有孤苦無依、寄人籬下的身世之感。但兩人性格又很不相同。林黛玉多愁善感,多疑任性;史湘雲嬌憨活潑,開朗豪爽。有她在場,總是氣氛活躍,歡聲笑語不絕。無論蘆雪庵割腥啖膻,凹晶館月夜連詩,還是女扮男裝,打扮成小子模樣,都表現出她嬌憨天真、襟懷坦蕩的性格。「醉眠芍藥裀」一回,浪漫氣息更為濃烈:醉卧花下,紅香散亂,蜂圍蝶繞,香夢沉酣,猶囈語著「泉香酒冽,醉扶歸……」,以其獨特的個性光彩,一掃大觀園女兒國中的脂粉氣息。
曹雪芹在塑造史湘雲這一形象時,還表現了她的熱情豪爽和心直口快。她是一個極愛說話的人,是「話口袋子」,對人對事都表現出熱情。香菱要學詩;不敢羅唆寶釵,向湘雲請教,她「越發高興了,沒晝沒夜,高談闊論起來。」為此,寶釵批評她「不守本分」;「不像個女孩兒家」。她表裡如一,心直口快,說話不防頭兒。一次看戲,鳳姐兒指著戲台上的一個小且說:「這孩子打扮起來活像一個人。」眾人都知道鳳姐所指是何人,恐怕得罪人,只是不肯說出來,湘雲卻直言不諱地說:「我知道,像林姐姐。為此得罪了林黛玉,也與寶玉發生了矛盾。有一次,她勸寶玉走「仕途經濟之道」,讓寶玉下了「逐客令」。有人說,這表現了湘雲封建意識濃厚。其實並非如此,而恰恰說明她的天真幼稚。後來她到賈府,總與寶釵同住,受其影響是有的,但勸寶玉的那些話,絕不是湘雲自己的思想,只不過是鸚鵡學舌罷了。
作者還表現了湘雲超逸的才情和詩思的敏捷。蘆雪庭聯句、凹晶館聯句以及每次詩社賽詩,湘雲的詩來得最快,也來得最多,並且表現出了她那瀟洒迭宕的風格。詠白海棠,她來遲了,在別人幾乎已將意思說盡的情況下,她竟一連弄了兩首,且新穎別緻,另有意趣,贏得了眾人的讚歎和激賞。蘆雪庭聯詩時,由於她吃了鹿肉,飲了酒,詩興大作,爭聯既多且好,竟出現了寶琴、寶釵、黛玉共戰犯雲的局面。

3 枕霞舊友 -判詞

:幾縷飛雲,一灣逝水。

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
展眼吊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

〖註釋〗
這一首即是寫史湘雲的。
「富貴」二句:說史湘雲從小失去了父母,由親戚撫養,因而「金陵世勛史侯家」的富貴多她來說是沒有什麼用處的。違,喪失、失去。
展眼:一瞬間。吊:對景傷感。斜暉:傍晚的太陽。這句既「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意思。 史湘雲可能是嫁給衛若蘭的。只是好景不長,可能婚後不久,夫妻就離散了。
「湘江」句:詩句中藏「湘雲」兩字,點其名。同時,湘江又是娥皇、女英二妃哭舜之處;楚雲則由宋玉《高唐賦》中楚襄王夢見能行雲作雨的巫山神女一事而來。所以,這一句和畫中「幾縷飛雲,一灣逝水」似乎都是喻夫妻生活的短暫。

:樂中悲

襁褓中,父母嘆雙亡。
縱居那綺羅叢,誰知嬌養?
幸生來,英豪闊大寬宏量,從未將兒女私情略縈心上。
好一似,霽月光風耀玉堂。
廝配得才貌仙郎,博得個地久天長。
准折得幼年時坎坷形狀,終久是雲散高唐,水涸湘江。
這是塵寰中消長數應當,何必枉悲傷?

〖說明〗

這首曲子是說史湘雲的。曲名「樂中悲」,是說她的美滿婚姻畢竟不長。

〖註釋〗

1.綺羅叢——指富貴家庭的生活環境。綺羅,絲綢織物。
2.霽月光風——雨過天晴時的明凈景象,這裡是比喻史湘雲胸懷開朗。
3.「廝配」句——據脂硯齋評註提到,史湘雲后與一個貴族公子衛若蘭(曾出現於十四回)結婚。八十回以後的曹雪芹佚稿中還有衛若蘭射圃的情節。
4.「准折得」句——折得,抵銷得。坎坷,道路不平的樣子,引申為人生道路上曲折多難。這裡指史湘雲幼年喪失父母寄養於叔嬸的不幸。
5.雲散高唐,水涸湘江——兩句中藏有「湘雲」二字,又說「雲散」、「水涸」,指湘雲早寡。見前「題詠」注。6.「這是塵寰中」句——塵寰,塵世,人世間。消長,消失和增長,猶言盛衰。數,命數,氣數。

〖鑒賞〗

《紅樓夢》以「寫兒女之筆墨」的面目出現,這有作者顧忌當時政治環境的因素在。因而,書中所塑造的眾多的代表不同性格、類型的女子,從她們的形象取材於現實生活這一點來看,經剪裁、提煉,被綜合在小說形象中的原型人物的個性、細節等等,恐不一定只限於女性。在大觀園女兒國中,鬚眉氣象出以脂粉精神最明顯的要數史湘雲了。她從小父母雙亡,由叔父撫養,她的嬸母待她並不好。因此,她的身世和林黛玉有點相似。但她心直口快,開朗豪爽,愛淘氣,又不大瞻前顧後,甚至敢於喝醉酒後躺在園子里的青石板凳上睡大覺。她和寶玉也算是好友,在一起有時親熱,有時也會惱火,但畢竟襟懷坦蕩,「從未將兒女私情略縈於心上」。不過,另一方面,她也沒有林黛玉那種判逆精神,且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薛寶釵的影響。在史湘雲身上,除她特有的個性外,我們還可以看到在封建時代被讚揚的某些文人的豪放不羈的特點。

4 枕霞舊友 -結局

史湘雲是一個正在發展中的人物,她的性格和形象有待進一步豐富和充實。書中有「因麒麟伏白首雙星」的回目;脂批有「衛若蘭射圃」的提示;特別是有關她的判詞和曲子中,我們大致知道她的命運和歸宿;她寫的一些詩詞里,也屢屢有所流露和暗示。紅學家的一般看法是:史湘雲后與衛若蘭結婚,她對自己的「蘇貌仙郎」和婚後的幸福生活十分滿意。但好景不長,由喜轉悲,最後是「雲散高唐,水涸湘江」,歸入了太虛幻境的薄命司。

5 枕霞舊友 -相關詩詞

供菊-枕霞舊友
彈琴酌酒喜堪儔,几案婷婷點綴幽.
隔座香分三徑露,拋書人對一枝秋.
霜清紙帳來新夢,圃冷斜陽憶舊遊.
傲世也因同氣味,春風桃李未淹留.
詠白海棠 枕霞舊友

其一
神仙昨日降都門,種得藍田玉一盆.
自是霜娥偏愛冷,非關倩女亦離魂.
秋陰捧出何方雪,雨漬添來隔宿痕.
卻喜詩人吟不倦,豈令寂寞度朝昏.

其二
蘅芷階通蘿薜門,也宜牆角也宜盆.
花因喜潔難尋偶,人為悲秋易斷魂.
玉燭滴干風裡淚,晶簾隔破月中痕.
幽情慾向嫦娥訴,無奈虛廊夜色昏.
對菊-枕霞舊友
別圃移來貴比金,一叢淺淡一叢深.
蕭疏籬畔科頭坐,清冷香中抱膝吟.
數去更無君傲世,看來惟有我知音.
秋光荏苒休辜負,相對原宜惜寸陰.
菊影-枕霞舊友
秋光疊疊復重重,潛度偷移三徑中.
窗隔疏燈描遠近,籬篩破月鎖玲瓏.
寒芳留照魂應駐,霜印傳神夢也空.
珍重暗香休踏碎,憑誰醉眼認朦朧.

詠柳 如夢令
豈是綉絨殘吐,捲起半簾香霧,縴手自拈來,空使鵑啼燕妒. 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別去.

上一篇[君傲]    下一篇 [掛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