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潮汕文化潮汕歷史人物林大欽潮學

林大欽(1511~1545),明嘉靖壬辰科狀元。字敬夫,號東莆。潮州市潮安縣金石鎮人。幼家貧,聰穎嗜學。1532年中狀元。授翰林院修撰。以母老乞歸,結講堂於桑浦華岩山,與鄉子弟講貫六經,究性命之旨。1540年母逝,哀傷過度而大病。1545年葬母於桑浦山之麓,在歸途中病卒。林大欽是潮汕史上唯一一位封建朝代文科狀元,其學術思想主要是當時盛行的王陽明學說。後人集其生前作品結集《東莆先生文集》,潮學學者黃挺補充整理為《林大欽集》。林大欽在潮汕地區有大量傳說故事,不少潮汕熟語亦與其相關,他的蟾宮折桂,為一代代潮汕學子樹立了一個奮發向上良好榜樣。

1人物生平

林大欽,字敬夫,號東莆,1511年12月25日(明正德六年十二月初六日。折算據《辭海》附錄.中國歷史紀年表)生,1545年9月17日(明嘉靖二十四年八月十二日)逝。享年34歲。1532年(明嘉靖十一年),林大欽高中嘉靖壬辰科狀元,授翰林院修撰。林大欽以不足21周歲的年齡折桂,在中國歷史上極其罕見,他同時是科舉時代嶺南近十位文科狀元之一,也是潮汕地區在封建王朝唯一一位文科狀元。[2-3]
科舉入仕
1531年(明嘉靖十年),林大欽參加潮州府鄉試,一出手便嶄露頭角,他「就試有司,督學王公(按:廣東提學副使王世芳)得其文,奇之,以薦於巡按御史(按:即吳麟),相與嘆曰:是必大魁天下者。」
同年,1531年(明嘉靖十年)秋,林大欽參加府試,提學使王世芳奇其文,推薦於巡按吳麟,乃更試以「李綱十事」,見其文「考據詳核,詞旨凜烈。」大為稱讚,謂「是必大魁天下」。同年秋,林大欽抵省城參加鄉試,獲舉人第六名。
應試期間,林大欽大量的應試文章中,已顯示出一定的憂國憂民政治情懷和不俗的水準。如《李綱十事》就很有「醫國」的獨到見解。他認為李綱「忠義勇略,允孚時望」,其「規劃措置,真足以收拾夷虞」,其「十事之議,皆當時國事所特急」。李綱是兩宋之交主戰派名臣。高宗即位,李綱拜相,力圖恢復,聯合河東、河西各路義軍抗金,並上疏議十事:國是、巡幸、赦令、僭逆、偽命、戰、守、本政、責成、修德。林大欽認為,這十議都是救國抗金良策,直截了當地指出:「使此策能行於建炎之前,則固不至建炎之禍;使此策能行於建炎之後,則亦不至有南渡之恥。」為此,他確切地斷定:「宋未嘗無可為之勢,亦未嘗無可為之臣,第無能為之君!」這就是說醫國需要有「豪傑」,更要有「明君」。其文一針見血,確如薛侃所說:「考據詳核,詞旨凜烈,讀之覺奕奕有生氣。」
1532年(明嘉靖十一年),林大欽赴京會試,在禮部會試上獲第12名貢士,取得殿試資格。再參加由明世宗親自主持的殿試,1532年4月24日(明嘉靖十一年三月戊辰。折算據《辭海》附錄.中國歷史紀年表),被明世宗欽點「御擢第一」,即狀元。授翰林院修撰(從六品),參與編修《武案實錄》。[2-3]
林大欽中舉后赴京,順利通過禮部會試取得廷試資格,殿試那天,「天子臨軒賜對。一時待問之士,集於大廷者凡三百餘人」。「先生年二十二對大廷,咄嗟數千言,風飆電爍,盡治安之猷,極文章之態」。終為嘉靖帝所器重,御擢第一。這裡所說22,當為虛齡。以《林氏家譜》所載出生年月推算,實際上只有20周歲又3個月。以如此年輕的歲數奪取了三年一科的舉世矚目的狀元桂冠,在中國科舉歷史上實屬罕見。[2-3]
林大欽的人生亮點在壬辰科廷試中體現,當時所作的約5000言《廷試策》,是他最為著名的作品。該文持論剴切,論述明快而透闢;切中時弊,措施得力而實用;流暢奔放,文筆犀利而平實。歷代論者均不約而同地以其比之賈誼、蘇軾的策論,丁自申謂其「以合於蘇長公制科之策,不辨其孰為長公者」。郭子直謂其「氣鬯詞雄,翩翩乎蘇長公風骨」。曾邁稱其「出入兩漢,馳驟長蘇」。洪夢棟則謂「排盪屈注,直與子瞻《萬言書》爭千秋之價」。陳衍虞說得更透,稱讚林大欽「諸策已高距千仞峰頭,令人攀躋俱絕,所謂屈注天潢,倒連滄海者,於寸璣尺幅見之。雜置蘇集,誰判澠淄。」
卅四而逝
1540年(明嘉靖二十四年),林大欽母親亡。林萬念俱灰,在辦理喪事過程中數度咯血。此後更無心世事,徹底歸隱山林。[2-3]
1545年9月17日(明嘉靖二十四年八月十二日。折算據《辭海》附錄.中國歷史紀年表),林大欽逝。
林大欽在翰林院當了約三年修撰,即以「母病」為由,疏請歸養,回到家鄉潮州府的華岩山宗山書院(今屬廣東省潮州市潮安縣。見李宏新《1991:潮汕分市紀事》附錄.潮汕地區的歷史沿革)講學,回潮后,朝廷多次召喚,林大欽卻「屢趣不起」,「屢促不就」,始終「視富貴如浮雲,溫飽非平生之志;以名教為樂地,庭闈實精魄之依」。一直至34歲逝。

2作品一覽

後人整理著述《東莆先生文集》6卷(即《林大欽集》6卷)。
林大欽生前未曾成書。到1716年(清康熙五十五年),其從玄孫鳳翥搜輯前明所存詩文,加以校勘,合刊為該《集》。以後光緒及民國期間有重刻、重排本。1995年,潮學學者黃挺教授依據之前各種版本及選本,補充整理成《林大欽集》,並加校注,成為最為完備的林大欽著作。[1-2]
《東莆先生文集》6卷(即《林大欽集》6卷)
卷序
內容
簡介
第一卷
試策8篇
第一篇《廷試策》,第二篇《李綱十事》等
第二卷
論、表、判、策24篇
多為論說文,包括考舉人考進士時的策論
第三卷
雜著8篇
包括序、記、祭文等
第四卷
書札54篇
與友人論學之作,如《與王汝中論東廓》等
第五卷
各體詩歌作品350餘首,風格簡樸自然,蕭散清曠
第六卷
附錄一
詩文補遺6篇
附錄二制義
學庸8首(篇),兩論13首,兩孟11首,詩義5首

3軼事傳說

初當先生
當林大飲讀書讀到十六歲的時候,他父母親覺得實在難以支持下去了,便對他說:「欽兒啊,你已經不小了,咱家實在太窮,你還是想辦法掙錢吧。」林大欽的確是個很聽話的孩子,他聽了父母的話后,便退學回家。但要幹什麼呢?做生意無本錢,做苦力欠力氣。最後經人介紹,決定到附近一個鄉村去當教書先生。
第二天,林大欽便隨這個介紹人來到這個鄉村,見過族長。族長見他還是個孩子,有點看不起他,但又未知這個孩子的學識如何?決定當場試他一試,便笑著對他說:我們這裡有個地方叫『銀湖院』,院後生長了許多『虎耳草』,我曾以之打算作一副對聯,可是只擬出上聯,下聯怎麼也擬不出來。你既然是來做先生,就請麻煩幫我想一想吧。」林大欽笑著問:「那上聯你是怎麼擬的?」族長答:「銀湖院后虎耳草」。大欽聽后又問道:「你們村后不是有個『金石宮』嗎?聽說宮前面種有不少龍眼樹,你可以用它來作個下聯吧。」族長聽后即答道:「那就有勞先生了!」林大欽聽畢即隨口吟道:「金石宮前龍眼花。」族長見大欽思路靈敏,才華不凡,下聯又對得如此工整,遂答應他在這裡當教書先生,同時對他十分器重。
吟詩借宿
林大欽在外教書時,有一次因事外出,回來時不想天色已晚便到一個叫「黃山」的鄉庄借宿。但他一連敲了好幾家的門,人家都不讓他借宿,生怕是強盜或歹徒化裝來尋麻煩。林大欽氣得罵了一句「黃山腳牛,唔識大鳥!」此時,鄉間有一長者上前對大欽說:「你既是教書先生就是懂得文墨的人,若能以你剛才罵的那八個字,做首『藏頭詩』,我們就讓你借宿。」林大欽聽后心裡也就明白了:因為當時各地鄉村盜賊甚多,為安全起見,黃山鄉人才不肯輕易讓林大欽投宿。而做好這首藏頭詩,也足以證明他的身份。於是他略思一下,便大聲地吟頌起來:「黃昏步行到此間,山路崎嶇實艱難,腳酸手軟行不得,牛羊歸巢客心寒。唔嘗結交路朋友,識讀詩書也枉然,大鵬飛過庭前樹,鳥巢棲鳳有何妨!」那長者和眾人聽了,都佩服林大欽的高才,也確認他不是壞人,就讓他在黃山鄉借宿了。
助鬼解難
在林大欽定親后第二年,適逢正趕上魁期,林大欽遂決定上京考取功名,時潮人往京城,都必先從揭陽嶺上之古道,然後過惠州直達番禺,再轉道上京城。這一天近晚,林大欽行至揭陽嶺時(今豐順縣境內),有一些當地人告訴他,前面有個地方叫「白水際」,夜間是不可趕路的。聽說從前有個秀才,也要上京趕考,走到這裡,看見「白水際」這地方山清水秀,別具特色,便無意中哼出一隻上聯來,但怎麼搜腸刮肚,也找不出只下聯來,被同行的人笑個半死。這個秀才頓覺無地自容,一氣之下,競尋短見死了。自此他的陰魂不散,每天天一黑,便在「白水際」附近不斷地、重複地念他那隻上聯,那凄厲慘然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弄得過路的人,每到天黑,都不敢從這裡經過,通常是在離「白水際」不遠的小鄉村「黃泥壠」投宿過夜,第二天早上,才敢趕路通過「白水際」.林大欽聽后,心裡想:都是同仁,理當有事相幫,若能為之找只好下聯,以後使他的鬼魂免在這裡作祟,既幫了同仁,又為當地做了一件好事。主意既定,他即乘著月色,單身往「白水際」而來。
林大飲剛走進「白水際」不久,就覺得陰風陣陣,寒氣迫人,加上明月被烏雲蓋住,使之一片陰陰森森,令人可怕。突然,在林大欽的耳邊響起一串異常凄厲的聲音:「『白水際,白屋白雞啼白晝』下聯何在?哈哈哈……」鬼魂在慘笑著。林大欽見狀,挺起眉頭,大著膽子,迎著鬼魂的方向大聲喊:「下聯在此一一『黃泥壠,黃家黃犬吠黃昏』」。林大欽吟畢,很奇怪,那鬼魂長嘯一聲而逝。
自此「白水際」又恢復了平靜,人們又在這裡自由自在地通過。
戲弄村姑
林大欽中狀元回家度假時,有一次獨自一人外出閒遊,不覺來到一個鄉村,看見有一個年輕貌美的村姑正在河邊洗衣服,褲腿卷得高高的,露出一雙雪白光滑的大腿,幾點水珠綴在腿上面,更顯得美麗迷人。林大欽一見頓覺魂消魄散,心血來潮,遂情不自禁地吟道:「一雙玉箸插銀河,紅裙綠襦映碧波;狀元夫人你不做,豈欲嫁給種田哥?」
林大欽的意思是藉此表白自己的身份,也抒發一下自己惜玉憐香的情懷。然而那村姑也非等閑之輩,她雖然身居山村,但也是個頗懂文墨的人,聽大欽的口氣,分明是個狀元爺,但這樣毫不斯文,口出穢語,公開戲弄她,也就毫不客氣來個「回禮」:「狀元頭上戴烏紗,十年八載難回家;雖然嫁給農夫婿,日間種田夜回家。」
林大欽被她這麼一頂,甚感不光彩,但為了顯示他「狀元爺」的威嚴,又硬著頭皮念道:「我家住在潮州城,刀劍斧頭隨我行;敢取千年老松柏,何況一個婦人家!」
那村姑見林大欽越來越不象話,氣得圓睜杏眼,橫豎柳眉回擊道:「我家就在這河邊,內有火爐共鐵鉗,任你刀槍有多硬,拋進爐中軟如綿!」
林大欽聽罷,知道棋逢敵手,很是後悔,便十分狼狽地離開了。
短命緣故
林大欽是明代潮汕一個俊秀穎慧的才子,是嘉靖年間考中殿試第一名的狀元,尤以文章超群而名於世。但他這樣一個人才,僅壽長三十五歲,這實在令人痛惜!他為何如此短命,有這麼一段傳說。
相傳古時,每逢有人考中狀元,皇帝就賜他遊街三天,讓他威風一下。林大欽也不例外,當他遊街至御街時,適逢皇后在樓上看見,見他是個漂亮的狀元,甚為憐愛,在他走過皇樓后,皇后情不自禁地呼喊林大欽的名字,意為讓她多看一眼。這時林丈欽聽到皇后在呼喊他,要回頭又恐犯「偷看皇帝內人」而被治罪,林大欽遂想出一個辦法來:頭臉保持原來方向,把狀元帽的正面轉向背面向著皇后,這樣算是朝見皇后了。皇后在樓上看得真切,也就明白他的意思,不由喃喃地稱讚說:「林大欽這個短命仔真聰明。」
不久林大欽因對已去世的家慈思念過度,也病逝了。後人傳說:皇后也是「聖君嘴」,林大欽的早逝,是皇后說他「短命仔」的應驗。

4史籍記載

  • 張廷玉《明史》卷十七.本紀第十七.世宗一:
(嘉靖)十一年春正月辛未,祈谷於圜丘,始命武定侯郭勛攝事。二月戊戌,免湖廣被災稅糧。三月戊辰,賜林大欽等進士及第、出身有差。
  • 鄭昌時《韓江聞見錄》:
先生正色立朝,與附勢者不相入。後有貴人屢書招先生去,先生辭謝,知權貴之難熄也。
  • 郭子章《潮中雜紀》卷九郡邑志補《林東莆遺事》:
林東莆遺事

  林東莆遺事

田汝成記云:林大欽,字敬夫,自號東莆子,海陽縣人,年二十二及第。先是,禮部尚書夏言知貢舉,上言:舉子經義策論,各有程式。邇來文體詭異,舊格屢更。請令今歲舉子,凡刻意騁詞,浮誕割裂,以壞文體者,擯不取。
上從之。會試既畢,夏公復召予語曰:進士答策,亦有成式,可諭諸生,毋立異也。予曰:唯。因諸舉子領卷,傳示如前。諸舉子皆曰:唯。既廷試,諸達官分卷閱之。時內閣取定二卷,都御史汪公鋐得一卷,大詫,曰:怪哉,安有答策無冒語者。大學士張公孚敬取閱一過,曰:是雖破格,然文字明快,可備御覽。遂附前二卷封進。
上覽之,擢無策冒者第一。啟之,乃林大欽也。夏公大駭,謂予何不傳諭前語。予無以自解,乃就大欽詢之。對曰:某實不聞此言,聞之,安敢違也。予乃檢散卷簿,則大欽是日不至,次日乃領之。因嘆榮進有數,非人所能沮也。已而,授翰林院修撰。以疾告歸,未久卒。
  • 乾隆《潮州府志·坊表》云:
「狀元坊,在大街。為嘉靖壬辰科狀元林大欽建。」

5歷史評價

林大欽對提倡道學可謂是不遺餘力。不論是在講學中,還是在與友人切磋探研中,他都竭力加以倡導、闡述,以至於使舊里儒生,不致惑於佛老。而且,他還對其母也竭誠地加以渲染,使其母「不焚香以徼福,不供養以幸報,平心易行,起化門內以及於眾人。」這在迷信佛老之風盛行於全國的情況下,的確是有一定進步意義的。
林大欽生活的時代,正是王陽明心學開始盛行,並進而發展到足以與程朱理學分庭抗禮的時期,潮州各地不少名人顯宦,諸如薛侃一家,楊驥兄弟,陳明德,陳思謙,以至功名顯赫的翁萬達等,都是陽明心學的崇拜者。王陽明便曾直言「海內同志之盛,莫有先於潮者」。林大欽與這群學人,多是至交,常與切磋心學心得,深受陽明學說影響,實際上,他上京赴考,已曾參加過王門學者40多人的聚會。后回潮講學,講的就是陽明心學。《華岩講旨》就是他的講稿,也是他心學研究的代表作。
在《華岩講旨》一文中,林大欽論說的中心內容全在論心學道,這是心學的內核,是研習心學者首必弄清的問題。他明確指出:「諸賢進學,先須理會此心。」林大欽認為,「此心廣大虛空,原無取捨愛惡」,「此心神秘無二,本自條理」。這顯然與此前區彆氣性善惡,區別「本體無欲是非之心」與「世情之心」的主張(這種主張一如朱熹的區別「道心」與「人心」),已有原則上的區別。儘管文中還有「妄心」與「正心」的區別,但他將這個區別限定在「妄心即正心」的前提下,其區別也只是從體用動靜上來說,正所謂心體原本「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心動則妄,不動何妄之有」?也就是說,妄心復於不動,也就無善惡,就是「正心」了。因此「心本無欲,以妄為欲;心本無妄,見欲則妄」,「見可欲而不亂,則性定矣」,「天下殊途同歸,百慮一致」,「是以君子擴然大公,物來順應」。
潮籍學者黃挺一再指出:林大欽的「《講旨》論述是以陽明學說為依歸的」;「《華岩講旨》論心說道的言論,幾乎都祖述陽明」,「連用語都從王陽明那裡搬來」。在王陽明看來,人人都有良知,因而「致良知」的修持方法自然也應該是簡易的。林大欽在《華岩講旨》中在強調讀書窮理的重要作用時,也強調了這一良知說:「諸賢須知吾道原從自心,實存自得」;「聖賢百言,異世同符」;「堯、舜、孔、顏之道,原是愚夫愚婦天然之心」。本著這個精神,他在給友人的信中一再強調修持簡易說:「夫道之至邇至易,不得外求」,「良知故易,良能故簡,易簡天下之理得也」。「易簡之性,本不落於想象」。對因主易簡而出現的「不須讀書」的誤解,他在《講旨》中給予反駁:「若謂讀書為心累,則必不讀書,便有必不讀書心累」,「無心累者,安得書累」。
林大欽的論述,對陽明學說還是有所發揮的。特別是《講旨》中說:「千古聖賢說學,真實平心,原從吾人各足之心。如堯曰執中,文曰緝熙,孔曰一貫,顏曰博約,曾曰至善,思曰明誠,孟曰性善,周曰無欲,程曰性定。」林大欽又分析說,這些學說,誰都聽到了,誰也都能講了,但如果「不察其義,不會於心」,就如同「暝目而辨五色,閉耳而審五音」,那麼,即使是「師曠耳提,離婁面命」,也不能得到了。為此他強調說:「諸賢須知聖賢千言萬旨,皆是形容吾心妙義,乃知至道真從心得,非由擬議。」然後逐—進行闡發「執中」,「緝熙」,「—貫」等,這一定程度上在構建他自己的心學道統,確有其獨特見解,非唯陽明之馬首是瞻。聯繫到他對薛侃《惠生八問錄》的評斷:「近蒙寄《惠生八問》,雖辨問周明,莫非實事,然覺毀譽之心未忘,而精察之功少慢,若顧形跡聲色之末,非我廓然無情之體,勢將治己約,而望人周矣。」其不完全囿於王學的傾向就更明顯了。這一裁斷是很不客氣的,其精神與《華岩講旨》有關」妄欲之心「的分析可謂一脈相承。
此後,由於與羅洪先(字達夫,號念庵,嘉靖八年狀元,授修撰),王畿(字汝中,號龍溪),林春(字子仁,號東城)等信札往還密切而深受龍溪、泰州學派的影響,他的學術思想越來越突破了陽明學說的藩籬。他不但在給友人的書信中經常闡述他的新觀點,而且似還有新的學術手稿問世,所謂「年因無事,遇興輒書,遂爾滿軸」:「欲獻疑於兄(指王畿),以求反啟於我」。同時,還修改了他的《華岩講旨》。因「近有友人刻傳,偶取一帙讀之」,「覺舊日字義有未融處,故而略加刪定」。綜觀林大欽的信札,他後期的學術思想主要有三個方面的新的主張:
一、以「現成良知」論,否定了王陽明的「良知」說。林大欽在《與王汝中兄》信中說:「善惡同於幻化,思慮等於冥濛,清凈均於大道,滅絕齊於生髮,故混於物而不垢,離於物而不凈。」他認為「人心之真,萬古不磨,原自廓然,非由聖傳而有」;「不傳而自明,不求而自至」。這就是說,「道」妙在「無為」,一切都不必去做,求其自然。
二、以「無思無慮」否定「讀書明理」「致良知」的修持方法。林大欽主張本體即工夫。他認為,由於「道以無為為妙」,「非人力為之」,所以心學之道只在於讓心縱橫自在,無思無慮,即滅即生。在他看來,什麼「致良知」,什麼「讀書明理」,都是不可為的,也是多餘的,而且可以說是書讀多了反而把人弄糊塗了。他在組詩《感興》中,對這一思想更是抒發得淋漓盡致,諸如「所困在群書」,「開顏抑遺帙,茫然失所宜」,「神德本自然,豈為知識迷」,「斯理苟能明,何必讀多書」等等否定「讀書明理」的詩句,觸目可見。
三、以「托志泉石,安命樂天」否定「立德、立功、立言」的道德觀念。立德立功立言是中國封建時代土大夫公認的價值準則,被稱為「三不朽」。林大欽撰寫了《駁<左史書>》一文,對這「三不朽」給予無情鞭笞。他嚴肅指出,以此「三立」為不朽,讓人們去「奔走功名,蹺足富貴」,那是「詭異流遁,飾行動眾」,使人喪失本性。為此,他極力主張「托志泉石,安命樂天。縱心容冶,逍遙自然」。與此同時,他一反「無欲」主張,提出了「今之所稱無欲者,寡慾而已矣」的新的道德價值取向。當然,這種「寡慾」主張與否定「三不朽」似一致,又不一致。否定「三不朽」不是「無欲」了么?大概「托志泉石」也是一種欲罷。
林大欽學術思想上的變化,有他個人的社會經歷的特殊原因。嘉靖讚賞他的文章,但嘉靖遠非明君。他的政治主張得不到實施,朝政日非以至根本就不可收拾,「從此功名之心益消,任放之情轉篤「陽。從積極人世到消極出世,從致良知到道妙無為,從讀書明理到何必讀書,這都是林大欽的必然歸宿。而陽明心學的發展規律似也可從中悟到其必然性。
上一篇[散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