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林沖之妻,美麗動人,后因被高俅之乾兒子看上,逼嫁不成,自縊而死

1 林娘子 -人物簡介

林娘子林娘子

《水滸傳》中豹子頭林沖之妻,美麗動人,后因被高俅之乾兒子看上,逼嫁不成,自縊而死。

2 林娘子 -人物結局

自縊而死

是自己上弔死的啊。 

到了五十八回也就是魯智深上山後再次見到林沖的時候。 
大排筵慶賀新到山寨頭領:呼延灼、魯智深、楊志、武松、施恩、曹正、張青、孫二娘、李忠、周通、孔明、孔亮,共十二位新上山頭領。坐間,林沖說起相謝魯智深相救一事。魯智深動問道:「洒家自與教頭滄州別後,曾知阿嫂信息否?」林沖答道:「小可自火拚王偷之後,使人回家搬取老小。已知拙婦被高太尉逆子所逼,隨即自縊而死。妻父亦為憂疑,染病而亡。」 


 

3 林娘子 -怎樣理解施耐庵的婦女觀是矛盾的

《水滸傳》作為中國古典小說四大名著,它集納、吸收了民間傳說與平話中水滸英雄的傳奇故事,創造了梁山起義軍主要英雄人物精彩的性格傳記,廣泛地描繪了封建社會複雜的生活面貌,塑造了林沖、魯達、武松、李逵等一系列主要人物的典型性格和鮮明形象。它的韻味的確可謂品之不盡。例如:它的主題到底是什麼?它在歷史上為何多次遭到查禁?宋江的招安路線該如何評價?水滸英雄的許多行為舉止,尤其是他們動輒訴諸武力解決問題的方式該如何看待?難道所有的水滸英雄都不得不上梁山嗎?水滸英雄到底是賊寇還是走投無路的被壓迫階級?他們所謂的「義」和「忠」是可取的嗎?我們應該怎樣看待他們南征方臘的舉措?民間有「老不看三國,少不看水滸」之說,為什麼?…….. 可以說,每當閱讀一次,對以上諸多問題都會產生新的看法和感受。我想,作為中國古典名著,《水滸傳》的魅力也許恰恰就在這裡。《水滸傳》主題內涵的不一而足和百家爭鳴的歷史和現狀,正是《水滸傳》由一部小說而演變成一種文化現象,甚至成一門被專門研究的學術的根本原因。在此,本人想簡單地談一談該書對女性人物的形象塑造問題。

《水滸傳》塑造了不少女性形象,她們大多都是美麗的,然她們全部又都是醜陋的,在我看來既美且丑是《水滸傳》絕大多數女性形象共同的特點,而醜陋又是她們最主要的特點。根據作品的描寫,她們的美似乎都是外在的,而她們的丑主要是內在的,可以說,作品中的主要女性都丑不忍睹!女性作為人類社會的另一半,對人類的繁衍、發展和進步有著巨大的貢獻,而作者為什麼會如此塑造女性形象呢?原因可能很多,但是本人以為,從該書對女性人物形象的塑造過程來看,我們應當看到作者的主觀思想對作品中的女性都賦予了原罪!可以說,她們之所以醜陋,是因為她們的性別。下面,我就這個主題重點分析以下幾個問題:第一是《水滸傳》女性人物分類的問題;第二是《水滸傳》女性形象塑造分析;第三,試談一下作者如此塑造女性形象的原因。 

《水滸傳》女性人物分類的問題

 《水滸傳》的女性人物很多,主要的有:林娘子、潘金蓮、潘巧雲、孫二娘、顧大嫂、扈三娘、李師師、王婆、閻婆惜等。這些女性形象我認為可以分這麼幾類,第一類是上附天罡地煞之數的梁山三位女英雄扈三娘、孫二娘、顧大嫂;第二類是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四個淫婦,即二潘,一個是《水滸傳》中最主要且最著名的女性形象潘金蓮,還有一個是楊雄的妻子潘巧雲。再就是閻婆惜以及盧俊義的夫人賈氏。第三類是京城名妓李師師。第四類是《水滸傳》裡面描寫的一個貞節的女性,林娘子。第五類就是面目可憎的王婆。此外還有其她一些女性形象,比如張督監家的丫鬟玉蘭,還有那個面目不太清楚的閻婆惜的母親閻婆等等。在《水滸傳》的描寫中,這幾類人物各自的分量,也就是做為一個藝術形象是不同的。 當然,對《水滸傳》女性人物形象分類的觀點很多,比如徐江博士在CCTV-10《百家講壇》欄目演講時將她們分為三類,即第一類自然是梁山的三位女英雄;第二類是四個淫婦;第三類是貞節的女性形象林娘子。然而,面目可憎的王婆在《水滸傳》女性形象的塑造中可以稱得上是一個被塑造得非常真實而成功的女性形象;李師師儘管形象不太豐滿,但在整個《水滸傳》中,她出場的頻率及對情節發展的作用是很有分量的。我以為,此二人情況特殊,應各為一類的好。因為,李師師做為京城名妓,她和潘金蓮、潘巧雲、閻婆惜、賈夫人完全是兩回事,不能相提並論;而王婆,不但無外在之美,且其內心也極其醜陋骯髒。她對家長里短異乎尋常的熱心、她對別人(尤其是對青年男女)心思過分的好奇和揣測、她對錢財的貪婪(如不斷向西門慶加碼索要)、她損人利己的品行、做牙婆的下賤本事和手段以及在作品中那「高超」、「精彩」的表演都使她與《水滸傳》中的其他女性儼然有別。王婆靈魂的醜惡可以說,在《水滸傳》所有的「壞女人」中是登峰造極的。她是一個非常真實、豐滿、鮮明的藝術形象,是一個以那種方式牟利的社會閑人。作者將她塑造得很典型,所以完全有資格單列一類。 
   

《水滸傳》女性形象塑造分析

 
《水滸傳》中主要的女性形象都是美的,又都是丑的(王婆除外);美的是她們的花容月貌,而丑的那一面卻情況各異。根據作品的描寫來看,或品行、或感情、或職業、甚至是因為美貌本身所至。 


  首先談一談最熱門的人物和話題——潘金蓮。潘金蓮本是清河縣大戶人家的使女,年方二十餘歲,頗有些顏色,因為那個大戶要纏她,金蓮不肯依從,大戶以此記恨於心,卻倒賠些妝奩,不要一文錢,白白地嫁於「三寸丁谷樹皮」的武大郎。潘金蓮的美貌和婚姻使清河縣的浮浪子弟們感嘆說:「好一塊羊肉,倒落在狗嘴裡!」我們再通過武松的眼睛看看她。兄弟重逢后,武松來到哥哥家,「只見蘆簾起處,一個婦人出到帘子下應道:大哥,怎地半早便歸?…….. 武松看那婦人時,但見:眉似初春柳葉,常含著雨恨雲愁;臉如三月桃花,暗藏著風情月意。纖腰裊娜,拘束的燕懶鶯慵;檀口輕盈,勾引得蜂狂蝶亂。玉貌妖嬈花解語,芳容窈窕玉生香。」如果拋開作者描寫的褒貶色彩偏向,我們不得不承認,潘金蓮的確生得很是美貌動人。那麼,她最後為什麼墮落了?醜陋了呢?或者說潘金蓮的美為何最終死亡了呢?我認為《水滸傳》中許多女性的美的誕生本身就註定了她們的美的死亡!何以如此?罪惡的世道環境和作者的主觀思想早就註定了她們的命運。對她們而言,出淤泥而不染,說起來輕巧,做起來難之又難!她們的美麗一旦誕生,可以說,就是以死亡為目的的。我們從潘金蓮之「寧嫁武大郎,也不從張大戶」的選擇上可以判斷出她的基本品行,她還「頗識些禮數,又作的好針線,燒得好菜,」用她自己的話說,也是「響噹噹的婆娘!」;用今天的話來說,她也是既有本事又有自己活人的原則和理想的。很可惜,她被張大戶殘酷地懲罰式地嫁給了武大——如果潘金蓮嫁的即便不是武松似的英雄俊男,哪怕是一個身材相貌正常的普通人,而不是「三寸丁谷樹皮」的武大郎——一個侏儒,按潘金蓮的基本品行分析,我想她不至於走上與西門慶私通,乃至於毒殺親夫之路的。浮浪子弟們的騷擾罪不在她;世道的險惡不公、潘金蓮的美貌動人和武大郎的弱小無助,都決定了兄弟重逢前他們夫妻坎坷的際遇。即便這樣,她還是整天足不出戶,與武大郎過著安生的日子。

武松的出現喚醒了潘金蓮沉睡的心靈,使她強烈地感受到自己命運的極大不幸;從而使她不斷自覺地審視自己所得到的極不人道的婚姻家庭生活,並只能以自己的方式尋求改變或者哪怕是一點點的補償。潘金蓮看了武松這表人物,自心裡尋思道:「武松與他(武大)是嫡親一母兄弟,他又生得這般長大。我嫁得這等一個,也不枉了為人一世!」這是她在此後的時日里對武松問寒噓暖,操持飲食,無微不至的伺候含有了別的心思,以至後來發展到多次挑逗武松。然則,武松自小沒了爹娘,由哥哥含辛茹苦地撫養長大。他視兄若父,與兄感情篤深;再加上武松是極重義氣,名播江湖的打虎英雄。無論從個人情感、家庭倫理,還是社會道德而言,拒絕是他必然而唯一的抉擇。且不要說是他的嫂嫂潘金蓮了,哪怕是一個不相識的人的渾家,按照武松的性子,都是萬難從命的。潘金蓮儘管必然地遭到了武松的拒絕,但被喚醒了的心靈再也未能就此甘心。失落的痛苦從此開始咬噬她的內心,同時也使以後她的墮落成為可能。後來,武松因公事出差東京數月,王婆貪賄說風情,從中牽線,就自然而然地引出了西門慶跟潘金蓮一段苟合之事。潘金蓮的越軌行為本不至於喪了武大郎的命,但武大和鄆歌一起捉姦,致使武大被西門慶一腳踢傷,這就完全改變了他們一干人命運的發展方向。在武大郎養病期間,王婆出了個最壞的主意,並在王婆和西門慶的操縱威嚇下,潘金蓮來了個一不做,二不休,毒殺了親夫武大郎。

我們也可以看到,潘金蓮最初還是有追求的,而張大戶的垂涎和報復、所嫁非人的不幸婚姻、心靈的覺醒和慾望的膨脹、外人的挑唆和威逼,終使她一步一步走向了深淵。儘管武大郎說潘金蓮「頗識些禮數」,但是一個使女出身的人,大概也不識幾個字,沒有什麼見識的,也許是自然屬性高於她的社會屬性,本能壓倒了理智,所以最終走向了毀滅。潘金蓮的毀滅是美的毀滅,是古代女性以自己的方式抗爭命運,反抗男權社會的一次挫敗,客觀上是對罪惡的封建社會吃人本性的一次大暴露,是一個令人痛心的悲劇!

其次,我們以扈三娘、孫二娘為例,分析一下《水滸傳》里的女英雄形象。梁山上三位女英雄給人印象最深的是扈三娘。因為扈三娘漂亮、美貌、英武,武藝好生了得。但在《水滸傳》中,對梁山三位女英雄的描寫,雖然給扈三娘的筆墨最多,出場次數也最多,表現也最英雄,功勞也最大,卻是一個被醜化了的很不成功的文學形象。為什麼要這樣說?扈三娘是毫無是非觀念的。本來扈家莊和梁山已經結盟了,但是李逵把她一家全部殺光,只逃走了她的一個哥哥,結果扈三娘一點反應都沒有。按理說,她和梁山有血海深仇的,可宋江讓她嫁給王矮虎,她居然就答應了。同時,「一丈青」,自然個兒是特別地高,王矮虎又是特別地矮,而且王英人品又特別惡劣,但扈三娘居然就能跟他結合。這就是對她的形象醜化。另外,在整個水滸英雄的功勞中,扈三娘功勞顯著。她陣前交鋒,當場活捉敵將最多,一共三個,而且三將都是108將之數。林沖英雄蓋世,也就捉了一將,扈三娘。但就這樣的赫赫戰功,排座次的時候她竟然居地煞星第23位,整體排名59位。而她活捉了的她那個不中用的丈夫王英卻在她前邊,居第58位;她陣前活捉的兩位將軍,郝思文,居第41位,彭玘居第43位,都比她高出許多位。梁山英雄排名是大有深意的,而對扈三娘這種不公平的待遇說明了什麼呢?也許只能從作者的態度里找答案了。 

扈三娘的確長相美麗,武藝高強,戰功赫赫。但作為一個文學形象,扈三娘卻是個沒有性格的啞美人。金聖嘆批評《水滸傳》說,該書寫一百八人有一百八種性格。但對扈三娘除了概念化地介紹其長相、武藝和戰功外,再沒有作細緻地刻畫。她甚至是個啞美人,她上梁山之前跟上梁山之後只說過一句話,還沒出聲。 那就是她跟王英對陣的時候,王英一看她漂亮,在馬上就有點下作,所以扈三娘在抓他的時候就說了「這廝無理」四個字。從此以後,扈三娘一句話沒說。她在水泊梁山上沒有什麼突出的表現,只以宋江義妹的身份,可以說是下嫁王英。因為從人品、形象、武藝上,王英跟她都不匹配。女人一丈青,高個兒,漂亮;而男人王矮虎(王矮虎全名叫矮腳虎),他個兒低,主要是腳短,最丑。宋元人說的腳就是腿。再說,扈三娘的結局也是莫名其妙的,寫得沒有一點點英雄氣。在征方臘這一戰里,梁山好漢一共折了59位,戰死59位。但是別人的戰死都是正常的交戰,當陣陣亡,中伏兵遇難,重傷不治而死,或者是被俘而殺。只有扈三娘夫妻死得莫名其妙。因為,她遇到了一個做妖法的,鄭魔君。王英是跟鄭魔君做戰,鄭魔君使出妖法,王英一看雲中有一個金甲神人,於是大驚失色,一不小心就被對方一刀砍於馬下。扈三娘一看要給丈夫報仇,拍馬衝上前去,被鄭魔君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鍍金銅磚,砸在面門上,倒下馬死去。為什麼在陣亡的59位好漢裡邊,作者對57位的結局描寫都是正常的戰爭死亡,而就他夫妻兩個人是這樣一種結局呢?莫名其妙。所以說,不管《水滸傳》寫扈三娘英雄了得,用了如何重墨濃彩,作為人物形象,作為藝術形象,她都是單薄的,可以說沒有性格可言。她只是一個概念,一個能征慣戰,美貌佳人的符號而已。從這裡面,我們可以看出,作者對女性的一種態度。
    另外一位女英雄就是孫二娘。她是黑店老闆娘,孟州道十字坡開人肉包子鋪的,綽號母夜叉。她的形象是什麼樣呢?在武松眼中,「系一條鮮紅生絹裙,擦一臉胭脂鉛粉,敞開胸脯,露出桃紅紗主腰,上面一色金鈕」。這是她的衣著。她的身體呢,「眉橫殺氣,眼露凶光」。而且母夜叉跟她丈夫之間的關係是倒過來的。孫二娘的丈夫武藝沒她高強,而且這個店也不是姓張,而姓孫,為什麼呢?因為孫二娘的黑店是祖傳的,她父親叫山夜叉孫元,在江湖上的前輩綠林中是有名的。所以我們就看到在菜園子張青跟孫二娘這樣的關係裡邊,是以孫為主,以張為副。但是這個形象的作為,很難叫人接受。 孫二娘開人肉鋪子、賣人肉包子,曾害過許多客商的性命。武松、魯智深都是在她圖財害命的過程中認識的。她當年曾經用蒙汗藥麻翻了一個和尚,這個和尚身材高大,也是一個英雄了得的人物。武松前後兩次到十字坡,都看到孫二娘的黑店牆上掛了幾張人皮,樑上吊了幾條人腿。可以說,孫二娘是一個有見識的、嫻熟於江湖黑道的、殺人不眨眼的女魔王。這樣的「好漢」是起義的農民嗎?她不僅是丑的,而且是惡的。任何一個朝代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恐怕都是要法律追究的。

最後,再簡單地說一說其他幾個水滸女性。一個是林娘子。林娘子表面上看來被描寫成了一個貞潔女性,而且長得十分美貌。而實際上,作者早就把她醜化了——她被描寫成了「禍水」——是林沖不幸命運的唯一根源。八十萬禁軍槍棒教頭林沖武藝蓋世,社會地位不低。高衙內看上了林娘子,於是厄運便連連落到了她丈夫林沖的頭上。先是誘入白虎節堂、刺配滄州、野豬林險遭毒手;后是火燒草料場,被置之死地,逼上梁山……儘管林娘子主觀上沒有一絲的邪念,她是《水滸傳》里唯一乾淨的女人,但是作為林沖的不幸遭遇的唯一起因,她的美招致家庭悲劇的誕生。這使她的形象在客觀上被否定了!同時,作者的觀點也很明顯。可以說,叫人很不忍心看到的客觀上實際存在的林娘子的「丑」是她的美本身導致的。再一個就是潘巧雲。作品對她的描寫也比較簡單,只是概念化地把她寫成了一個淫婦。至於她何以如此?作者並未作細緻地刻畫。她的淫蕩,似乎只是為了讓楊雄上梁山落草而設的局。潘巧雲其實沒有可殺之罪,但最後還是沒有逃脫悲慘的結局。閻婆惜原本只想和宋江過一種相互斯守的小日子,由於宋江對她的存在持一種冷漠無視的態度,最後才導致她紅杏出牆,命喪黃泉。

總之,我們今天所能看到的《水滸傳》里的女性形象除了王婆外,都是非常單薄的,更加可惜的是整部作品幾乎沒有一個正面的女性形象。無論是扈三娘、孫二娘、顧大嫂,還是潘金蓮、潘巧雲、閻婆惜、盧俊義的夫人賈氏,或者是貞節的女性,林娘子,她們大多數都生得美貌,但她們全部給讀者感受到的實際形象或客觀效果都是醜陋的,結局大都是非常悲慘的。這些美麗的女人在作品中的所作所為和人生悲劇,實際上否定了整個的中國古代女性!這是極其違背生活真實的,也是極其不公正的!我認為,作者的這種創作思想和態度應該受到批判! 
    

作者如此塑造女性形象的原因探析

為什麼《水滸傳》要如此塑造和安排這些女性形象呢?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由作者的思想局限所決定的。施耐庵(約1296—1330),元末明初小說家。字子安,一說名耳,興化(今屬江蘇)人,也有人說是錢塘人。關於施耐庵的生平記載,歷史上可查到的資料很少,民間傳說他曾參加過張士誠領導的農民起義。施耐庵是在《宣和遺事》一書及民間口頭傳說、話本、雜劇中水滸故事的基礎上加工創作了被金聖嘆稱之為「六大才子書」之一《水滸傳》的。由於作者資料很少,我們缺少了探究水滸許多秘密的鑰匙。但根據作者對女性的描寫情況,我認為,處在改朝換代的大動亂中的施耐庵很可能由於家庭的不幸被女人傷害過,比如缺少母愛、被妻子背叛等等。這使他對女性產生了一種心理病態般的仇視和歧視。所以,水滸里幾乎沒有一個正面的女性形象。林娘子是禍水,一丈青無是非觀,孫二娘是開黑店賣人肉包子的母夜叉,顧大嫂成了殺人狂;二潘、閻惜、賈氏自不必說,就連張督監家的丫鬟玉蘭也散逸著作者對女人濃厚的不信任感。她們要麼是禍水,要麼是妖魔,要麼是淫婦或長舌婦,總而言之,就不是慈母、賢妻和好女兒。作者對女性命運的安排先天性地充滿了悲劇,那侏儒娶美女,巾幗嫁色狼等一系列古怪離奇的婚姻安排,教人不得不相信,她們之所以醜陋,是因為她們的性別。可以說,作品中的女性剛一登場,就已被賦予了原罪!——想一想,在那就連平頭百姓也都非常注重家聲名氣的中國封建宗法社會,作者甚至給累世官宦的河北玉麒麟也安排了一個毫無德行的夫人。這叫人如何相信?可以說,作品客觀上透露的信息告訴我們,在如何對待女性上,施耐庵與《水滸傳》里的張大戶幾乎有著相同的想法。作為同時代的中國古典名著《三國演義》同樣塑造了劉、關、張、趙、孔明、周瑜、孟德、孫權等無數英雄形象,但我們就未見一個被污衊的女性——從貂禪到孫尚香,從漢宮太後到吳國太,她們都是那麼的真實可親——而《三國演義》所表現的思想主題和英雄主義氣概,都是《水滸傳》不可同日而語的。看來,即便是施耐庵生活的時代,並非所有的文人學者都持有他那樣奇怪而落後的婦女觀,鴻篇巨製更不一定非要以荼毒女性才能誕生!所以,「水滸」女性觀的主因無疑是作者的主觀思想在作祟。

第二個原因,就是創作的需要。為了突出刻畫武松這位古代英雄智、勇、力、義等一些美學特點,作者便設計了「打虎」、「殺嫂」、「斗殺西門慶」 等一些精彩篇章,也就根據需要塑造了潘金蓮這麼一個淫婦形象;為了讓楊雄上梁山,又粗糙地突然地描寫了一個符號般的潘巧雲……人到中年、達官顯貴的夫人賈氏被寫成了與家僕私通的淫婦,可以說是最不具有生活真實性的了。然而,為了絕盧俊義落草的念想,還就這麼安排了!可以說,為了梁山聚義,為了塑造「英雄」,施耐庵把《水滸傳》中所有的女性就這麼或深或淺(指人物塑造)地胡亂豁了出去。

 第三,《水滸傳》集體創作的性質決定了書中帶有濃厚的傳統的、世俗的婦女觀。施耐庵是在《宣和遺事》一書及民間口頭傳說、話本、雜劇中水滸故事的基礎上加工創作了《水滸傳》的,所以,群眾的、劇作家的、說書藝人的世俗觀念、傳統觀念和封建思想必然滲透其中。我們知道,從文化上說,信奉儒教的中國社會是一個典型的男權社會。在這個社會裡,幾千年來,婦女一直處於從屬和附庸的地位,她們只被視為累贅、物品和工具。再加之由來已久的「女人禍水觀」,更使她們遭到普遍地輕視和歧視。那麼,文學作品中根據寫作的需要,隨意拿女人設局是很可能的。在整個的明清小說創作中,「紂王亡國妲己擔罪,幽王昏庸褒姒為禍」的觀點和描寫是非常普遍的。而《水滸傳》對女性的歧視和污衊尤甚!

總之,《水滸傳》的婦女觀是非常矛盾的,它沒有塑造出一個正面的女性形象。《水滸傳》中的女性即便是被描寫得美的一面,也是被陰險地用於功利目的,即為了反襯她們的丑和惡(同時反襯梁山好漢的英雄氣概)。而她們許多的丑和惡,很明顯是被有意塗抹上去的。這些女性之所以遭到如此的厄運,主要因為她們的性別。性別使所有的水滸女性都被賦予了原罪,因此她們的命運也就全部慘不忍睹了

4 林娘子 -京劇中林沖首次出場的原文

林娘子林沖

 林沖   (內西皮導板) 日上三竿清風暖,

(林沖、林娘子、林壽、錦兒同上。)

林沖   (西皮原板)  樹發芽綠葉間百鳥聲喧。

林娘子  (西皮原板)  都只為身染病許下心愿,

林沖   (西皮原板)  東嶽廟謝神靈保佑安全。 

 一路上觀不盡,  (西皮散板)  花紅成片,

霎時間來至在東嶽廟前。 

 (白)     啊,娘子,來此已是東嶽廟前,我有意去至左右領略風景,娘子意下如何?

林娘子  (白)     如此我等先行廟內拈香,等候官人就是。

林沖   (白)     好好好!林壽!

林壽   (白)     有!

林沖   (白)     接馬伺候!

林壽   (白)     是!

林沖   (西皮散板)  大丈夫屈人下無窮忿怨, 

 對鮮花與野草且散胸間。

(林衝下。)

林娘子  (西皮散板)  速進廟去拈香忙回家轉,

(高世德、富安、陸謙、家丁同上。林娘子、林壽、錦兒同下。)

高世德  (西皮散板)  抬頭只見美嬋娟。

     (白)     嘿!這個不錯,小子們,追追追!

陸謙   (白)     追追……

(高世德、富安、陸謙、家丁下。) 

上一篇[家裡有我]    下一篇 [身先士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