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林譯小說指中國清末民初著名翻譯家林紓(字琴南,1852——1924)譯述的西洋小說。

   「林譯小說」是對林紓翻譯的外國小說的簡稱。這項殊榮恐怕是同時代、同省籍的嚴復、林語堂等翻譯家所羨慕的了。林紓在翻譯界享有「譯壇泰斗」的美譽,他是近代成功引進西洋文學的第一人。康有為盛讚「譯才並世數嚴林,百部虞初救世心。」(《題萬木草堂圖》)認為他的小說翻譯取得的影響堪與以譯介西方思想家著作而馳名的嚴復並駕齊驅,但比較而言,嚴復的譯作不如林紓之多。
   據林紓研究權威張俊才先生在《林紓評傳》中的仔細統計,我們可知:
   林譯作品共計246種,已發表或出版作品222種。
   原著者清楚的作品統計可知,林譯涉及的國家及其作家、作品數目為:
   英國:作家62名、作品106種(含未刊5種)。   
   法國:作家20名、作品29種(含未刊5種)。
   美國:作家15名、作品26種(含未刊10種)。
   俄國:作家3名、作品13種(含未刊2種)。
   希臘:作家1名、作品1種。
   德國:作家1名、作品1種。
   瑞士:作家1名、作品1種。
   挪威:作家1名、作品1種。
   比利時:作家1名、作品1種。
   西班牙:作家1名、作品1種。
   日本:作家1名、作品1種。
   總計:涉及國家11個,作家107名。
   這種成就在歷史上簡直無人可及,至今也無人能夠打破、超越他創造的這個翻譯的世界記錄。
   把莎士比亞戲劇、《唐吉訶德》、《福爾摩斯探案》、伊索寓言等眾多外國名著介紹給中國人的第一個翻譯家是誰?
    答案都是一個人:林紓。
    伊索寓言——《伊索寓言》(嚴培南、嚴璩口譯,光緒二十九年1903)
   莎士比亞戲劇——《英國詩人吟邊燕語》1904、《雷差得紀》(《理查二世》)《亨利第六遺事》等
《福爾摩斯探案》——《歇洛克奇案開場》 ( A Study in Scarlet 1908)
《唐吉訶德》——《魔俠傳》  Don Quixote de Ia Mancha,l(1922年)
    林紓是怎樣走上翻譯的道路呢?林紓翻譯的處女作是小仲馬的《茶花女》。之前由於喪妻,林紓陷入抑鬱牢愁的境地,去馬尾船政局找魏瀚等好友散心時也是滿懷愁緒。魏瀚見狀,就讓同事,從法國留學歸來的王壽昌邀請林紓翻譯《茶花女》,以此來排遣落寞,讓他暫時忘懷喪妻之痛。於是在蕩舟去鼓山一游的路上,林紓筆錄、王壽昌口譯,踏上了林紓與人合作、時間長達數十年的的翻譯道路。

林譯小說林紓與王壽昌


    林紓被後人稱為「不懂外語的翻譯家」。他自述說: 「畏廬,閩海一老學究也。少賤,不齒於人。今已老,無他長,但隨吾友魏生易、曾生宗鞏、陳生杜蘅、李生世中之後,聽其朗頌西文譯為華語,畏廬則走筆書之。」 即在翻譯時,由懂外語的人口述,把翻譯關,他主要做筆錄、文字改寫。林紓自嘆年老不能從學洋文,規勸青年學子為了吸收先進的西學,應該好好掌握外語。
    按錢鍾書的看法,林紓的翻譯生涯基本可以分為前後兩個時期,以民國二年譯完《離恨天》為界標。在此之前,林紓所譯十之八九都很醒目;此後,林紓譯筆逐漸退步,「這並非因為後期林譯里缺乏出色的原作。分明也有塞萬提斯的《魔俠傳》,有孟德斯鳩的《魚燕抉微》……塞萬提斯的生氣勃勃、浩瀚流走的原文和林紓的死氣沉沉、支離糾繞的譯文,孟德斯鳩的『神筆』(《魚燕抉微序》,《東方雜誌》第十二卷九號)和林紓的鈍筆,成為殘酷的對照。」(錢鍾書《林紓的翻譯》)林紓對中國古文造詣很深,前期的翻譯已經不自覺的顯露出歐化與世俗大眾化的傾向,然而後期他在翻譯中恪守古文法則,並將他的古文理論運用到翻譯中去;但這些古文法則基本上並不適合小說的現代發展方向,最終成為小說向現代轉型的障礙。
    林譯小說比較系統地介紹了西方主要的文學流派和主要作家,給孕育期的中國近現代文學提供了可以學習、仿效的藝術範本,促進了中國第一代作家、藝術家的脫穎而出、迅速成長。據周作人回憶,他和青年魯迅都曾是林譯小說熱心的讀者。1902年魯迅赴日留學前,專門以《巴黎茶花女遺事》一卷留贈周作人;1904年,又從日本給周作人寄去林譯小說《利俾瑟戰血餘腥記》、《滑鐵廬戰血餘腥記》、《撒克遜劫后英雄略》等。1906年周作人也赴日留學以後,閱讀林譯小說仍然是周氏兄弟共同的愛好。從最早的《巴黎茶花女遺事》到1909年魯迅回國后購買的《黑太子南征錄》,都曾是他們兄弟喜歡的讀物。魯迅當年在日本決定棄醫從文,首先注重的不是自己創作,而是介紹和翻譯。他當時的翻譯作品,如《月界旅行》、《地底旅行》、《斯巴達之魂》等,在運用文言、意譯為主、適量刪改等方面,與林譯小說的風格也有很多相似之處。周作人則在自己的回憶錄中指出:晚清文人中林紓對他的影響最大,因為大量地閱讀林譯小說,才「引我到西洋文學里去了」。他在自己翻譯的西方小說集《點滴》的譯序中明白無誤地寫道:「我從前翻譯小說,很受林琴南先生的影響。」林紓辭世以後,周作人公允地指出:「他介紹外國文學,雖然用了班、馬的古文,其努力與成績絕不在任何人之下。……老實說,我們幾乎都因了林譯才知道外國有小說,引起一點對於外國文學的興味,我個人還曾經很模仿過他的譯文。」(《林琴南與羅振玉》,《語絲》周刊,1924年12月1日)。 五四時期最偉大的詩人郭沫若,則在其自傳《我的童年》中熱情洋溢地說道:「林譯小說對於我後來的文學傾向上有決定影響的,是Scott (司各德)的《Ivanhoe》,他譯成《撒克遜劫后英雄略》。這書我後來讀過英文, 他的誤譯和省略處雖然不少,但那種浪漫主義的精神他是具象地提示給我了。我受Scott的影響很深,這差不多是我的一個秘密。 我的朋友似乎還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我讀Scott的著作也並不多。 實際上怕只有《Ivanhoe》一種,我對於他並沒有深刻的研究, 然而在幼時印入腦海中的銘感,就好象車轍的古道一般,很不容易磨滅。」他還說林紓翻譯的莎士比亞的戲劇故事集《吟邊燕語》「也使我感到無上的興趣,他無形之間給了我很大的影響。」眾所周知, 中國第一個話劇團體春柳社, 1907年在日本演出的最成功劇目《黑奴籲天錄》,就是根據林紓所譯美國作家斯脫夫人的小說《湯姆叔叔的小屋》改編而成的。正是由於該劇上演大獲成功,才墊高了年輕的春柳社同仁從事創作和演出的起點,激發了柳社同仁繼續從事新興話劇事業的動力,形成了五四以前中國新興戲劇運動的第一個高潮。由此看來,林譯小說的歷史功績,顯然已經從文學開拓到戲劇,理應考慮可否把林譯小說看作中國近現代文學藝術孕育、發展的基石之一,催生的動力之一。(周曉莉《論林紓的翻譯事業對新文化運動的貢獻》)

林譯小說林譯小說

   譯作一覽(維基)
《巴黎茶花女遺事》,法國小仲馬,林紓、王壽昌合譯(1895)
《吟邊燕語》,莎士比亞著,林紓、魏易合譯。(1903)
《伊索寓言》,希臘伊索(1903)
《利俾瑟戰血餘腥記》林紓、曾宗鞏譯(1904)
《黑奴籲天錄》,即《湯姆叔叔的小屋》,美國斯托夫人,林紓、魏易合譯(1905)
《迦因小傳》,英,哈葛德(H·R·Haggard)(1905)
《埃及金字塔剖屍記》,林紓、曾宗鞏合譯(1905)
《英孝子火山報仇錄》,林紓、魏易合譯(1905)
《鬼山狼俠傳》,林紓、曾宗鞏合譯(1905)
《斐洲煙水愁城錄》,林紓、曾宗鞏合譯(1905)
《玉雪留痕》,林紓、魏易合譯(1905)
《埃斯蘭情俠傳》,林紓、魏易合譯(1905)
《撒克遜劫後英雄略》(1905)
《洪罕女郎傳》,林紓、魏易合譯(1906)
《霧中人》,英國哈葛德,林紓、曾宗鞏合譯(1906)
《蠻荒志異》,英國哈葛德著,林紓、曾宗鞏(1906)
《橡湖仙影》,英國哈葛德著,林紓、魏易合譯(1906)
《紅礁畫槳錄》,英國哈葛德著,林紓、魏易合譯(1906)
《海外軒渠錄》,英國斯威夫特,林紓、魏易合譯(1906)
《拊掌錄》,英國歐文,林紓、魏易合譯(1907)
《金風鐵雨錄》,林紓、魏易合譯(1907)
《滑稽外史》,英國狄更斯,林紓、魏易合譯(1907)
《劍底鴛鴦》,英國司各德,林紓、魏易合譯(1907)
《神樞鬼藏錄》,林紓、魏易合譯(1907)
《旅行述異》,英國歐文,林紓、魏易合譯(1907)
《大食故宮餘載》,英國歐文,林紓、魏易合譯(1907)
《空谷佳人》,英國博蘭克巴勒著,林紓、魏易合譯(1907)
《雙孝子喋血酬恩記》,英國大畏克司蒂穆雷著,林紓、魏易合譯(1907)
《孤星淚》,法國囂俄(雨果)著,林紓、魏易合譯(1907)
《旅行述異》,英國歐文,林紓、魏易合譯(1907)
《愛國二童子傳》,法國沛那,林紓、李世中合譯(1907)
《花因》,林紓、魏易合譯(1907)
《孝女耐兒傳》,英國狄更斯,林紓、魏易合譯(1908)
《賊史》,英國狄更斯,林紓、魏易合譯(1908)
《塊肉餘生錄》,英國狄更斯,林紓、魏易合譯(1908)
《塊肉餘生述後編》,英國狄更斯,林紓、魏易合譯(1908)
《新天方夜譚》,斯蒂文森(1908)
《髯刺客傳》,柯南達利著,英國柯南達利,林紓、魏易合譯(1908)
《恨綺愁羅記》,柯南達利著,英國柯南達利,林紓、魏易合譯(1908)
《電影樓臺》,柯南達利著,英國柯南達利,林紓、魏易合譯(1908)
《蛇女士傳》,柯南達利著,林紓、魏易合譯(1908)
《西北亞郡主別傳》,馬支孟德著,林紓、魏易合譯(1908)
《荒唐言》,林紓、曾宗鞏合譯(1908)
《大俠繁露傳》,林紓、魏易合譯(1908)
《鐘乳骷髏》,林紓、曾宗鞏合譯(1908)
《不如歸》,日本德富健次郎著,林紓、魏易合譯(1908)
《黑太子南征錄》,英國柯南達利,林紓、魏易合譯(1909)
《璣司刺虎記》,英國哈葛德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09)
《藕孔避兵錄》,英國斐立伯倭本翰著,林紓、魏易合譯(1909)
《西奴林娜小史》,安東尼·霍普,林紓、魏易合譯(1909)
《蘆花餘孽》,林紓、魏易合譯(1909)
《慧星奪婿案》,林紓、魏易合譯(1909)
《歇洛克奇案開場》,英國柯南道爾
《玉樓花劫》,法國大仲馬(1908)
《凱撒遺事》,英國莎士比亞
《鸇巢記》,瑞士威斯
《鬼山狼俠傳》,英國哈葛德
《洞冥記》,菲爾丁
《梅孽》,挪威易卜生的
《魯濱孫飄流記》(RobinSon Crusoe),英國笛福,林紓、曾宗鞏譯
《利俾瑟戰血餘腥記》林紓、曾宗鞏譯
《美洲童子萬里尋親記》,林紓、曾宗鞏合譯
《天囚懺悔錄》,林紓、魏易合譯(1908)
《脂粉議員》,林紓、魏易合譯(1909)
《三千年豔屍記》,英國哈葛德著,林紓、曾宗鞏合譯(1910)
《古鬼遺金記》,英國哈葛德著,林紓、陳家麟譯(1912)
《離恨天》,森彼得著,林紓、王慶驥合譯(1913)
《哀吹錄》,法國巴魯薩(巴爾扎克)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5)
《薄辛郎》,林紓、陳家麟合譯(1915)
《鷹梯小豪傑》,林紓、陳家麟合譯(1916)
《織錦拒婚》,林紓、陳家麟合譯(1916)
《香鉤情眼》,林紓、王慶通合譯(1916)
《奇女格露枝小傳》,林紓、陳家麟合譯(1916)
《橄欖山》,林紓、陳家麟合譯(1916)
《詩人解頤語》,林紓、陳家麟合譯(1916)
《社會聲影錄》,林紓、陳家麟(1917)
《癡郎幻影》,林紓、陳家麟合譯(1918)
《現身說法》,林紓、陳家麟合譯(1918)
《恨樓情絲》,林紓、陳家麟合譯(1919)
《鐵匣頭顱》,林紓、陳家麟合譯(1919)
《賂史》,英國亞波倭得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20)
《顫巢記》,林紓、陳家麟合譯(1920)
《金梭神女再生緣》,林紓、陳家麟合譯(1920)
《歐戰春閨夢》(續編),林紓、陳家麟合譯(1920)
《戎馬書生》,林紓、陳家麟合譯(1920)
《炸鬼記》,英國哈葛德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21)
《僵桃記》,林紓、毛文鐘合譯(1921)
《馬妒》,林紓、毛文鐘合譯(1921)
《雙雄義死錄》法國預勾(雨果),林紓、毛文鐘合譯(1921)
《情海疑波》,林紓、林凱合譯(1921)
《魔俠傳》,即《唐吉訶德》,林紓、陳家麟合譯(1922)
《矐目英雄》,林紓、毛文鐘合譯(1922)
《情翳》,林紓、毛文鐘合譯(1922)
《情天補恨錄》,林紓、毛文鐘合譯(1924)

上一篇[迂晦]    下一篇 [聚合物煙塵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