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漢語詞語

詳細解釋
⒈ 軟和;不堅硬。
漢 陸賈《新語·資質》:「在高柔軟,入地堅彊。」《隋書·隱逸傳·徐則》:「身體柔軟,顏色不變,經方所謂屍解地仙者哉!」 宋劉克莊《賀新郎·四用縷字韻為王實之壽》詞:「輸與靈和殿前柳,柔軟隨風學舞。」 明 劉基《驀山溪》詞:「玄華柔軟,摠被秋霜染。」 魏巍《東方》第六部第四章:「對人民要像銀子一樣柔軟。」
⒉ 柔和。
唐 朱灣 《同清江師月夜聽堅正二上人為懷州轉法華經歌》:「前心后心皆此心,梵音妙音柔軟音。」 巴金 《秋》六:「沒有別的聲音,除了水波的低語,柔軟的月光罩住了一切。」 楊朔《潼關之夜》:「那位青年軍人站在我的眼前,一種熟習的柔軟的話語滾動在我耳邊。」
⒊ 軟弱,不剛強。
宋 蘇舜欽《城南歸值大風雪》詩:「又不知胸中肝膽掛鐵石,安能柔軟隨良媒。」
⒋ 謂處事隨和,凡事不多計較。
《水滸傳》第二四回:「柔軟是立身之本,剛強是惹禍之胎。」
⒌ 猶細軟。指軟便而容易攜帶的貴重物品。
明 孫梅錫《琴心記·歸途遇寇》:「內中柔軟的都去了,縱使後車無恙,也濟得許多事?」
形聲。從木,矛聲。本義:樹木可曲可直
簡介
柔軟是廖一梅「悲觀主義三部曲」的第三部。劇中廖一梅讓一個緋聞纏身的女醫生和一個年輕的病人產生了糾結的情感。與她先前深藏著哲理的劇本風格不同,她此次在《柔軟》中對兩性間微妙的關係進行了露骨的剖析,台詞也比較刺耳。
孟京輝 廖一梅

話劇《柔軟》導演和編劇照片

話劇《柔軟》導演和編劇照片
1999年《戀愛的犀牛》、2005年《琥珀》,2010年,孟京輝、廖一梅夫婦將再度攜手為「悲觀主義三部曲」畫上句號。11月17日,三部曲的完結篇《柔軟》將亮相保利劇院,橫跨11年之久的「愛情系列」終將寫下驚嘆號還是破折號只有等大幕拉開才見分曉。
從《戀愛的犀牛》到《琥珀》,廖一梅和孟京輝讓成千上萬的觀眾在劇中找到了自己。最新的《柔軟》雖然與《戀愛的犀牛》和《琥珀》一樣,執著而坦率,毫無保留地對人性和情感展開最犀利最深邃的剖析,但是這一次,觀眾在欣賞「廖氏」對白的同時,也會發現《柔軟》其實是「悲觀主義三部曲」最堅硬、最具有顛覆性的一部。劇中的角色把自己徹底袒露在舞台上,除了要撕去外表的偽裝,他們甚至還要撕去內心的偽裝,因而對於觀眾來說,觀看《柔軟》將會是一次獨一無二的劇場體驗。
孟京輝和廖一梅的圈內好友洪晃在看過劇本之後,滿懷期待:「這戲像穿刺一樣準確地表現了中國中產的性生活隱痛,很商業的演員看了劇本,喜歡但是不敢演,敢演的據說孟導又不敢用,所以更加期待演員名單的公布。」據悉,該劇將由京、港、台三地的實力派人氣演員擔綱。雖然演員陣容尚未公布,但該劇的部分台詞已先期在網上披露,引起的爭論讓劇組始料未及。「我以後不再使用『愛』這個字。網友的點評犀利而中肯,可謂戲未上演劇本先火。
一部新戲 文藝經典
《柔軟》是廖一梅「悲觀主義三部曲」的完結篇,前兩部是被稱為「年輕一代的愛情聖經」的《戀愛的犀牛》與《琥珀》,三部作品的創作橫跨11年之久。這11年裡,成千上萬的人用廖一梅的語言描述著自己的愛情和痛苦,她的作品在年輕讀者和觀眾中的影響深遠而持久。
《柔軟》在這三部作品中是最為異類的一個,可以說它與愛情有關,但與人們通常所說的「愛」南轅北轍。《戀愛的犀牛》與《琥珀》談論了愛的力量和性的困惑,《柔軟》卻直接撕開你的身體,直達你的靈魂。《柔軟》講述了一個緋聞纏身的女醫生和一個性別模糊的年輕人糾結的情感和微妙的兩性關係。
孟京輝把《柔軟》的部分台詞放到自己的微博上,立時引起網友熱議,透過僅有的幾句台詞,《柔軟》的犀利已經刺到了網友的神經上,甚至有網友自發團購《柔軟》的戲票。可以說還未上演,《柔軟》的劇本已經先火了。
網友的熱情一部分來自廖一梅與孟京輝以往合作的成績,另一部分無疑來自這些台詞勾起了他們內心的慾望。
11年前觀看《戀愛的犀牛》和6年前觀看《琥珀》的觀眾可能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參與了經典的誕生,但《柔軟》的經典氣質是一開始就顯露了出來。
幕後花絮
廖一梅的新作《柔軟》的劇本一完成,但凡看過劇本的圈中好友無不稱讚。孟京輝這次排練《柔軟》一反過去創作那樣高歌猛進,而是兩個人極為低調地將劇中的故事「隱瞞下來」,悄悄地將演員敲定,並在北京開始了排練。昨天,廖一梅、孟京輝帶著三位劇中的演員亮相,他們分別是內地的影視明星郝蕾、台灣新生代小生范植偉和香港明星詹瑞文。
一直秘而不宣的《柔軟》到底是怎樣的「柔軟」?廖一梅依然拿出她的矜持:「具體是什麼故事,大家等著看吧。」廖一梅說:「我是一個不願說廢話的人,《柔軟》這齣戲其實是一把刀,刀的出發點來自內心最柔軟的地方,而到刀的終點依然是內心最柔軟的地方。如果說《戀愛中的犀牛》是文藝青年生活的開始,那麼《柔軟》應該說是文藝青年文藝時代的終結。」
郝蕾是從孟京輝的《戀愛中的犀牛》中走出來的,她在《犀牛》中演唱《氧氣》被認為是最優秀的演繹者,因此直到最新的版本,這首歌的錄音一直沿用郝蕾的版本。她對記者說:「接演孟導的戲,我不存在心理準備的問題,因為是我們互相的信任。對於在《戀愛中的犀牛》中演出的明明,我覺得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明明,而對於這次《柔軟》中的角色,我則想用劇中的台詞來解讀她:『我不會再說愛,愛是世界上最模糊的詞,卻被使用了很多次……』廖一梅的戲確實不好演,每一句台詞都有無數的意義,我們演員需要通過動作手段將台詞以外的含義表現出來,最重要是演出精神和意境來。」
范植偉出演過很多台灣影視作品,他的《美麗時光》和《地下鐵》都受到好評,他說:「期待與孟京輝導演合作,就像在網路微博拿到ⅥP通行證那樣的感覺。我覺得將是一次大的考驗。這兩天我們斷斷續續地排練,還沒有找到角色的感覺,正在等待導演的指點。這次我演的是一個悲劇角色,我也願用劇中的台詞來解釋:『演悲劇比演喜劇好,因為演悲劇不用裝著高興和真摯。』我想,這是我演繹角色的座右銘。」
詹瑞文的戲劇風格在香港獨樹一幟。他說:「以前看《戀愛中的犀牛》讓我看到了在內地發展出的戲劇力量。我每次到北京都會看孟京輝的戲,我們互相激勵,做瘋狂的事,而這一次又是與廖一梅和孟京輝一起瘋狂。昨天開始的排練讓我感受到我們劇組的氛圍,導演和演員一起找到好玩的表演方法,我也可以把我的演戲經驗與其他演員分享,我們一起瘋狂一次。」
2012年11月17日在保利劇院亮相的《柔軟》到底是一出怎樣的戲?孟京輝說:「它講述一個緋聞纏身的女醫生和一個性別模糊的年輕人糾結的感情和微妙的兩性關係。」到舞台上會是什麼樣,主創人員一定要讓記者到演出現場才可以知曉。

經典台詞

「每個人都很孤獨。在我們的一生中,遇到愛,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我以後不再使用「愛」這個字。愛?這幾乎是這世界上最含糊不清的一個詞,因為被使用得太多喪失了全部意義。大家嘴邊都掛著愛,卻南轅北轍說的根本不是一件事。」
「習慣鼓掌習慣禮貌習慣讚美習慣給面子,哪裡有一件事情能比偽善讓我們學習得更久駕馭得更渾然天成不著痕迹?
我知道我準定是悲劇,我就沒想從悲劇的架子上下來,你們還真別往下拉我。……我就覺得悲劇這隊挺好,起碼不用演高興,沒有比演高興演正確更累的了。」
「據說好的婚姻激發人天性中好的一面,壞的婚姻激發人天性中壞的一面。希望你們是前者,我們所有的人也都這麼衷心祝福。但如果是後者也沒什麼,誰能總那麼幸運呢,不必互相指責,死不認錯,計較自己所付出的,都去尋找更好的,更有益於雙方成長的關係就是。婚姻只是所有人類關係中的一種,不比別的關係更好,也不比別的關係更壞。如果你們都明白這一點,現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人生在世,一生不過一瞬,生命變幻不居,感官猶如微弱星火,肉體無非蛆蟲餌食,靈魂乃不安的漩渦,命運一片黑暗,名譽難以捉摸。到頭來,有形肉體似水循環復始,靈魂盡成夢幻泡影。」
上一篇[辭章]    下一篇 [萬千師奶賀台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