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查士丁尼大帝

標籤:東羅馬帝國

查士丁尼大帝,東羅馬帝國(拜占庭)皇帝,西元 526 ~ 565 年在位。他曾經鎮壓平民起義,征服汪達爾王國,東哥特王國,主持建造聖索非亞大教堂以及位於帝國西部義大利拉芬納的聖維托教堂。統治期間,不僅阻擋了野蠻民族在邊疆的騷擾,甚至幾乎恢復了昔日羅馬帝國的光輝,因此後人稱這段時間為拜占庭帝國的第一次黃金時代。編纂的《國法大全》是四部法律的統稱,包括《查士丁尼法典》、《查士丁尼法學總論》、《查士丁尼法學彙纂》以及《查士丁尼新律》。它是歐洲歷史上第一部系統完整的法典,也是歐洲大部分國家法律發展的基礎。

1概況

查士丁尼483年生於托萊索(在今南斯拉夫境內)的農民家庭。他是查士丁一世的侄兒。查士丁一世只是一個目不識丁的色雷斯農民,靠軍隊發跡,爬上東羅馬君主寶座。查士丁一世對自幼跟隨著自己的侄兒查士丁尼寄予了厚望,讓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從518年後,查士丁尼就協助叔父掌理政務,擔任帝國行政指導。公元527年,他繼承了叔父的權位,正式成為羅馬皇帝。   查士丁尼在即位的那天起,就把重建羅馬奴隸制帝國的統治當作終生奮鬥的目標。為實現這一目標,在軍事上,他東征西討,花了20年的時間打敗波斯帝國,擊潰汪達爾族,從哥特人手中收復了義大利、北非和西班牙的一部分,地中海再次成為羅馬的內湖;在國內,查士丁尼把注意力集中在反對政府里的腐敗作風上,鼓勵發展商業、工業,著手大興土木,建築城堡、修道院和教堂。君士坦丁堡著名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就是其中的一座。大興土木及應付戰爭耗資巨大,導致稅收加重,釀成許多地方叛亂,幾乎推翻查士丁尼的統治。565年,查士丁尼去世,不久東羅馬再度走向衰落。

2生平和歷史評價

公元527年,查士丁尼一世即位,其隨即任命名將貝利薩留為元帥,向夙敵波斯帝國宣戰。公元528年波斯軍大將扎基西斯率3萬大軍,於次年在尼亞比斯以壓倒性兵力逼退貝利薩留,隔年雙方軍隊在兩河流域的德拉城再次會戰,貝利薩留的軍隊少到可憐……但波斯軍隊犯了愚蠢的錯誤,他們背城列陣而且要命的是背的不是自己的城,於是多於對手數倍且裝備精良的波斯軍理所當然(或者匪夷所思)地慘敗……隨後波斯軍一敗再敗,但還是於531年卡爾基斯阻擋了貝利薩留的前進步伐,兩國終於532年簽下停戰協議。隨後雄心勃勃的查士丁尼再跟汪達爾人開戰,貝利薩留出征非洲,可憐的拜占庭遠征軍步騎兵總數連馬都算上才2萬還多個零頭!更要命的是其中還包括了大半粗魯且毫無組織紀律性可言的蠻族雇傭兵。搭船出海取道伯羅奔尼撒、途經西西里一路磕磕碰碰,直到9月初才踏上非洲大地的貝利薩留不僅不知對手的實力到底是1萬還是100萬甚至連個詳細點的地圖都無,幸好當地願意當嚮導賺小費的人還算不少,貝利薩留終於在9月中旬在迦太基撞上汪達爾人的大軍。人說強龍難壓地頭蛇,但貝利薩留卻敢於在地頭蛇門口大玩迷蹤步,一番錯綜複雜的迂迴使汪達爾人的軍隊失去了有利地形並分散作幾部失去了銜接,慘遭和當年的波斯軍同樣的命運。外強中乾的汪達爾人此後再也沒組織起任何一次較像樣的反擊,終於534年3月投降,汪達爾王國滅亡。查士丁尼的非洲戰役使拜占庭帝國控制了非洲廣大的畜牧基地。
強勢的君主顯然並不熱衷於和平,查士丁尼很快又和波斯重開戰端,接著哥特也成了他的眼中釘!接下去連續數十年戰事不斷,原羅馬帝國的版圖現已大多併入拜占庭,連年的征戰使拜占庭帝國的版圖空前擴大,查士丁尼大有恢復羅馬雄風的架勢。但征服的地盤瘋狂擴張之餘,拜占庭軍隊數量顯然還遠沒龐大到足於控制如此之多的土地,因此那些名義上已被征服的區域實際上仍十分危險,而帝國的勝利實際是以廣大被征服土地的衰弱來換取帝國的中心區域的繁華。不過必須承認的是查士丁尼大帝是相當成功的,他使拜占庭帝國進入了全面的法制時代,並且一改以往軍隊以步兵陣推進為主的戰術,建成了無與倫比的裝甲騎兵團,這是拜占庭在對外擴張戰爭中的主要支柱。
查士丁尼是非凡的君主,上帝賞賜給羅馬人的明珠——至少對於羅馬人來說確實是這樣。

3查士丁尼法典

影響
《查士丁尼法典》是世界上第一部完備的奴隸製成文法,它系統地搜集和整理了自羅馬共和時期至查士丁尼為止所有的法律和法學著作,卷帙浩繁,內容豐富。它標誌著羅馬法本身已發展到極其發達、完備階段,對以後歐洲各國的法學和法律的發展有著較大的影響。
另外,法典的內容和立法技術遠比其他奴隸製法更為詳盡。它所確定的概念和原則具有措詞嚴格、確切和結論明晰的特點,尤其是它所提出的自由民在「私法」範圍內的形式上平等、契約以當事人同意為生效的主要條件和財產無限制私有等重要原則,為後世法律奠定了基礎。

4查士丁尼皇帝和廷臣

評價
年代與時間雖然看上去不過是一些數學迷宮裡的數字,但它們的作用卻如同釘在牆上的掛鉤,有了它們,我們才能清晰便捷地將一幅幅歷史的畫卷鋪展開來。公元313年無論如何都是一個特殊的年份,在同一年裡,古羅馬的君士坦丁大帝做了兩件大事:第一,宣布基督教為羅馬國教,使這支誕生於公元前1世紀的宗教勢力與世俗的皇權政治緊密結合在一起;第二,在羅馬帝國東端城市建立起一座新的首都——君士坦丁堡,也就是今天的伊斯坦布爾,從此將帝國分為以羅馬為中心的西部帝國和以新首都為中心的東部帝國。這兩件事對日後歐洲的歷史都有著深遠的影響,從而也深刻地改變了繪畫的面貌。
下面我們將要看到的是一幅東羅馬帝國的美術作品,它由許多細小的彩色玻璃石子拼貼鑲嵌而成,屬於義大利拉文那城聖威塔爾(S·Vitale)教堂內的裝飾壁畫。它上面描繪的是東羅馬帝國的皇帝查士丁尼(公元527-565年在位)和他的廷臣們,而在其對面,還有一幅同樣規格的作品,表現的是查士丁尼的皇后狄俄朵拉及其侍女。這些人物全都僵硬而筆直地站立著,一條條勾勒出來的外衣輪廓使他們的身體宛如被貼在牆壁上的紙片,八字形踮起的腳尖又似乎使人感覺他們並沒有穩穩地站在地上,而是飄飄然地懸浮在空中一般。是什麼使得我們在希臘、羅馬繪畫中看到的那些真實而生動的因素突然消失了?在這種奇特的形式背後又發生了怎樣的故事?
首先,不能不談的是基督教的影響。自從313年被古羅馬的君士坦丁大帝奉為國教,表現基督教義便成為歐洲美術史上的一個最基本主題。在這幅作品中,具有宗教含義的事物隨處可見。中間身穿紫袍的人是查士丁尼大帝,他手捧的那個橢圓形盒子是裝盛聖水的容器。其右邊身穿白色和茶色服飾的是當時的大主教馬克西米安,他手持的是象徵教會的十字架。再旁邊的人手中捧著一本經過精心裝飾的書籍——《聖經》。聖水、十字架、《聖經》,這三件基督教中的聖物被三位畫面上的主要人物端莊地捧在左胸口前——我們知道,這個位置是心之所在。即使最右邊人手中提著的油燈,也是教會裡必不可少的器物,光明意味著對人類靈魂的指引。細心的觀眾還可以計算一下畫面中人物的個數,一定不要忘了左側侍衛後排那三張隱藏的臉,那麼除了查士丁尼,總共是有十二個,這不禁使人聯想到耶穌與他的十二門徒。而查士丁尼也的確把自己打扮成基督的樣子,華麗的皇冠與獨一無二的光環證明他既具備世間的權力又享有神性的榮耀。
那麼,查士丁尼大帝如此做的意圖又是什麼呢?他為什麼要使自己的樣子永久保留在聖威塔爾教堂的牆壁上?這個問題將我們帶回到一段動蕩不安而又充滿光榮與夢想的世界歷史。在公元3至6世紀,歐亞大陸上的龐大帝國普遍遭受了來自北方游牧民族的襲擊,整個歐洲陷入了後來所稱的「中世紀」。然而,當公元476年,以羅馬城為中心的西羅馬帝國在入侵者的鐵蹄下土崩瓦解時,帝國的東部卻因為強大的海軍勢力、豐富的財政資源以及天然的地理位置而得以安然無恙。實際上,在1453年被突厥人徹底攻克之前,它又繼續存在了500年。這幾個世紀中,東羅馬帝國有機會發展起一種獨特的文明,後人將之稱為——拜占廷。即使羅馬帝國的大部分地區都丟給了入侵者,拜占廷的皇帝們仍認為他們是愷撒的繼承人。尤其是畫面的主角,查士丁尼大帝,他堅持用拉丁語說話、思維,決心收復西方領土,一心想將恢復帝國的夢想變為現實。經過18年苦戰,他終於重新控制了被東哥特人征服的義大利地區。於是,為了紀念這次帶有光復性質的勝利,查士丁尼下令在當地首都拉文那建造聖威塔爾教堂,以銘記下這段激動人心的歷史。
了解過建造的背景,再回過頭來看這幅畫,我們也許會有一種不同的感覺。原來,士兵所持的盾牌和武器與宗教聖物一樣,是畫面上除了人物以外唯一的幾件裝飾,它們同樣也具有重大而特別的含義。而且,人物的表情似乎也不如初看起來那麼僵硬了,反倒是由於整齊劃一的秩序而顯得格外莊重。他們都堅定而目不轉睛地直視前方,如同懷揣一種神聖的理想。在這裡,現實中的人物被高度概括而抽象化,畫面關心的似乎只在於忠誠、允諾、使命和信仰。
上一篇[三崎柱頭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