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理查德-阿維頓(Richard Avedon 1923-2004),男, 生於1923年5月15日 ,美國紐約,逝世於2004年10月1日星座: 金牛座是上世紀最著名的時尚攝影家。從高級藝術到商業影像,再由前衛時尚到波普藝術

1 查德·阿維頓 -攝影生涯

  

查德·阿維頓

阿維頓的職業生涯被蘇珊·桑塔格列為「上個世紀職業攝影的典範之一」(另外幾位是布列松、愛德華·史泰欽和比爾·布蘭德),以時尚攝影起家的阿維頓,在日後的成就遠遠超出了這個領域。

  阿維頓是個地道的紐約客,他的父親是俄裔猶太人,在第五大道有一家時裝店。上中學的時候,他和高中同學詹姆斯·鮑德溫編了份文學小報,那時他的理想是當一名詩人。後來他去海軍服役,被派去給人拍證件照,上千張照片拍下來,他找到了自己的職業方向。

  剛剛21歲,阿維頓就開始為時裝雜誌《Harper's Bazaar》工作,在傳奇藝術總監布羅德維奇的領導下,他在Harper's當了20多年的專職攝影師,直到1966年,他去了紐約《Vogue》在黛安娜·弗里蘭手下工作。

  《Harper's Bazaar》是在東海岸出版的著名時裝雜誌,它為阿維頓提供了一副高大的骨骼框架,使得他得以長成一隻羽翼豐滿的大鳥。可以說,阿維頓在一個正確的時間出現在一個正確的地方,在布羅德維奇時期,他從來不曾墨守成規,阿維頓在他的鼓勵下,不斷實踐他對攝影的新認識。

  1955年,阿維頓為迪奧晚裝拍攝的一輯黑白圖片《多維瑪與大象》,皮糙肉厚的大象和纖細時尚的女模特形成強烈反差,給人的視覺帶來很大衝擊,一舉奠定了他在時尚攝影界的地位。1957年,好萊塢甚至以阿維頓的事業為藍本,拍了部由弗雷德·阿斯泰爾和奧黛莉·赫本主演的電影《Funny Face》。

  阿維頓的攝影逐漸形成鮮明的個人特色:他的拍攝對象都是擺拍的,被置於畫面的最前方,背景是白色或深深淺淺的灰。他從來不使用自然光源,也不喜歡影子,他想法設法避免閃光燈打亮時在背景板上留下陰影。他從來不試圖掩飾人物的生理缺陷,皺紋、眼袋、疤痕在畫面上很顯眼,但就是這種不太有誘惑力的真實面貌,比完美更引起了觀者的興趣。

  阿維頓成名后,與活躍在紐約的藝術家和知識分子一直保持著密切聯繫。1959年他出版了作品集《觀察》,為之撰文的是杜魯門·卡波特;為1964年的《事不關己》配文字的是已成為著名黑人作家的高中同學詹姆斯·鮑德溫。在60年代,阿維頓還是一個活躍的政治攝影師,他去南方拍攝黑人爭取自由權力的運動、在美國各地拍攝反戰活動並且親臨越南拍攝越戰。

  70年代以後,阿維頓走向人文攝影,他拍攝患癌症的父親,去西部拍攝普通的油田工人和卡車司機,這些照片比明星或事件更具震撼力,他的攝影生涯也走上了一個新的高度。

  時尚從來不是阿維頓從事攝影的興趣所在,他的興趣在人身上,他很重視攝影師與拍攝對象的關係。在他看來,拍攝一張照片,重要的是他對拍攝對象的興趣,他們之間應該是有故事的。

  安迪·沃霍的幾張經典照片就是由阿維頓拍攝的,有一張是在沃霍遇刺后,阿維頓為他拍攝的上半身特寫,一尺長的傷疤橫亘在照片中央,觸目驚心。

  1999年,阿維頓出版了攝影集《60年代》,書的封面照片是阿維頓為約翰·列儂拍攝的一張肖像,因為安迪·沃霍的後期加工而變得非常著名,濃烈的黃紫紅著色,只留下列儂頭部和標誌性眼鏡的輪廓線。

  在這本書中,你不會看到熱鬧混亂的60年代紐約文藝圈景象。藝術家、搖滾明星、宇航員、政客、嬉皮士、和平主義者出現在空曠的素色背景前,顯得靜謐、清晰而真實,令人對那些逝去的年代和人唏噓感懷。他的照片總有種憂鬱色彩,你可以看到鮑勃·迪倫、弗蘭克·扎帕等人「之前」和「之後」的照片,看到滄桑在他們臉上的變化。

  1992年,近70歲高齡的阿維頓成為《紐約客》的首席攝影師。2004年10月1日他在德克薩斯為這家雜誌拍攝照片時,因為突發腦溢血而去世。

  「人像照不是臨摹。當情緒或事實轉化成照片的一刻,它就不是事實,而是意見。」美國人像攝影大師理查德阿維頓(Richard Avedon)抱著這個宗旨,將時裝攝影升華成藝術,以人像攝影展現名人和市井小民的神韻,贏得「世界最著名攝影師」的美譽。

  阿維頓早年以時裝攝影開展事業,當年時裝照中的模特兒都僵硬呆板,阿維頓卻為照片注入情緒和動感,拍攝模特兒在戶外活動、展露笑靨的片刻,掀起攝影界的革命。50年代的名模蘇茜帕克曾說:「他是這一行最優秀的,因為他知道模特兒不只是衣架。」

  人像攝影是阿維頓的最愛。他最擅長的做法,是將拍攝的人物置於空白背景前,以鏡頭捕捉他們不為人知的本質。

  芭蕾舞王紐瑞耶夫的雙足,在他的鏡頭下呈現出個人表演的精髓;「性感女神」瑪麗蓮夢露,更在他的作品中意外展現極度哀傷與深沉的面容。前總統艾森豪威爾成了一個迷惑老人;發明原子彈的科學家歐本海默則是一臉困擾。

  曾寫得一手好詩的阿維頓,卻因戰爭而必須輟學,一九四二年加入美國商船隊,他拿著父親送他的相機,替船員拍證件照,因緣際會而成了攝影師。「我必定是拍了十萬張困惑的面孔,然後突然驚覺,我正在當攝影師。」

  兩年後他在一家百貨公司拍廣告照片,很快就獲得賞識,翌年加入時裝雜誌《哈潑時尚》,漸漸闖出名聲。二十年後他跳槽到《Vogue》雜誌時,年收入已達二十五萬美元。

  阿維頓結過兩次婚,都以仳離收場,大概攝影才是他意外邂逅卻痴戀一生的情人。他曾說:「我當上攝影師這個意外,讓我這一生充滿了可能性。」

2 查德·阿維頓 -作品成名人標記

  早自他一九五九年為蘇茜帕克拍攝的泳裝照,就被譽為對引發比基尼潮流功不可沒。

  一九八一年他為俄國女星娜塔莎金斯基拍的蟒蛇纏身人像照,也為她奠定性感女星地位。

  近期則有名模辛迪克勞馥,一九八五年她初出道時,藉艾佛登操刀的《Vogue》雜誌封面照,開啟超級名模之路。

  女星蜜拉喬娃薇琪得以踏上星途,也是因為十一歲時被艾佛登相中當模特兒。

  正如美國《出版家周刊》所說,艾佛登的作品已是名人標記,能成為他鏡頭下的主角,就等於已晉身名人行列,所以很多明星都主動找他拍照。

3 查德·阿維頓 -理查德阿維頓語錄

  ●論人像照及攝影本質:

  ○人像照不是臨摹。當情緒或事實轉化成照片的一刻,它就不是事實,而是意見。照片沒有不準確這回事。所有照片都是準確的,沒有一張是(全部)真相。

  ○我拍的人像照關於我自己多於我所拍攝的人。

  ●論人像照拍攝技巧:

  ○我從一連串的『不要』出發,不要精緻的燈光、不要表面的構圖,不要擺姿勢或述事。這些『不要』迫使我變成『要』。我要白色的背景,我要自己感興趣的人,要我們之間發生的事。

  ●談拍時裝照和人像照的分別:

  ○時裝攝影是我謀生之道,我沒有挑剔它,這樣謀生是種樂趣,只是拍攝我的人像照,有更深刻的樂趣。

  ●談攝影人生:

  ○如果一整天都沒做些跟拍照有關的事,就像忽視了我存在的真諦,彷佛忘了醒來一樣。

上一篇[敏感姬]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