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查爾斯·泰茲·羅素

標籤:耶和華見證人守望台社社長新教教徒

查爾斯·泰茲·羅素(英語:Charles Taze Russell,1852年2月16日-1916年10月31日),也稱作羅素牧師、牧者羅素,是美國賓西法尼亞州匹茲堡的一位基督新教教徒,他發起了聖經考查運動。1879年7月他創辦了宗教刊物《錫安的守望台與基督臨在的先聲》,1881年他也創立了美國第一個聖經協會——錫安守望台書社。羅素去世后,守望台新社長律師盧瑟福成為新一任社長,他對組織機構進行改革,後來在1930年代時將之前的「聖經研究者」的名字改為「耶和華見證人」。

1早期生活

查爾斯·泰茲·羅素1852年2月16日星期一出生在美國賓西法尼亞州匹茲堡市Allegheny,父母分別是 Joseph Lytel Russell和Ann Eliza Birney。查爾斯是5個孩子中的老二,是未夭折的兩個孩子之一。羅素家其他孩子是托馬斯(1850年–1855年9月4日), 瑪格麗特(Mae,婚後名Margaret Land)死於1940年代晚期, 露辛達 (1857年–1858年7月21日),小約瑟夫·Lytel (1859年–1860年4月25日)。它們的母親於1861年1月25日去世,只有29歲。父親約瑟夫於1897年12月17日去世,享年84歲.
羅素一家曾住費城和Allegheny。他們搬到匹茲堡后,全家成為長老會成員。在幼年時期,查爾斯是他父親在匹茲堡裁縫店的幫手。12歲那年他就已經開始跟客戶簽訂單,打理其它幾家分店了。13歲他離開長老會,加入公理會,因為他更喜歡這個教會的組織形式。在他青年時期,羅素在市區人行道上書寫《聖經》經文,讓人們注意關於地獄的表述不準確。16歲時,與兒時好友關於這個問題的討論把他引導這個問題上來。(例如聖經的敘述和中世紀依賴的傳統的矛盾)。之後他開始研讀其它觀點和哲學包括儒教, 佛教, 道教和印度教,但很快就停止了。1870年, 他18歲那年謹慎的出席了當時著名的耶穌復臨論者Jonas Wendell的佈道。 Wendell的觀點正是羅素關心的關於聖經合理的解釋,聖經的預言的邏輯推斷和1874年耶穌可能是基督再臨的日期。這之後,羅素意識到只有聖經才是上帝的話語,而且每個人又有責任傳揚真理。

2傳道生涯

與巴伯分道揚鑣
1878年4月,基督復臨沒有如羅素、巴伯和其它人所預期的出現。《Faith on the March》27頁上羅素的同事A.H. 麥克米倫所寫,「當我和羅素討論關於1878年的事情時,我告訴他匹茲堡的報紙已經報道了你在耶穌受難日那天晚上穿著白色長袍站在第六街的橋上, 與很多人一起期待者被帶走到天上。『我問他這是真的嗎?』羅素大笑說:『那天晚上10:30-11:00我在床上呢。不過,某些激進分子可能在那,但是我不在。但我並不期待被帶到天上,因為我覺得在除去所有教會之前,還有很多要去做來向人傳揚王國的好消息。』」
由於受到計算錯誤帶來的錯誤估計的困擾,羅素重新檢查了自己的結論看是否符合聖經或者只是一個傳統。他的結論是,他開始就是根據的一個傳統,所以整個的基礎不是基於聖經的。巴伯深受他們錯誤預期的挫折的壓力,又拒絕羅素的解釋,從1878年春天到1879年夏天伴隨者每一期刊物出版都有一場爭論。在這段時間,巴伯選擇放棄之前與羅素所共同擁有的觀點包括預言年代表等。後來他否認耶穌的贖價導致了二人最終的絕裂。事情的導火索是1878年8月巴伯在《清晨先聲》發表的文章否認耶穌的贖價,接著羅素在接下來的9月刊寫了一篇名為《救贖》的文章予以駁斥,自此二人的觀點在刊物中不斷發生衝突。最終羅素不得不退出《清晨先聲》。羅素不再提供經濟支持並創立了自己的期刊,刊名為《錫安的守望台與基督臨在的先聲》(Zion's Watch Tower and Herald of Christ's Presence),創刊號是1879年7月。同年巴伯創立了刊物《陌生人的教會》(The Church of the Strangers)並繼續出版《黎明先聲》。

3羅素的婚姻

1879年3月13日,羅素與瑪利亞·弗朗西絲·Ackley (1850年-1938年)結識幾個月後結婚。儘管他們進展迅速,但是他們的婚姻並不是基於浪漫的愛情,而是基於共同傳揚上帝真理的信念。1897年他們因她在《錫安的守望台》雜誌社有一個適當的管理角色產生分歧而分居。1906年7月15日出版的羅素對這一事件的記錄可以閱讀這裡。1906,她提起離婚訴訟,在庭審中她間接聲稱,查爾斯與一個守望台速記員有不正當性關係,這個人是他們很長時間以來一起照顧的一個養女。但是法院並不接受這一事實,布魯克林每日鷹報出版了當時的庭審報告。羅素妻子,瑪利亞·羅素1938年8月因霍奇金氏病於佛羅里達州聖彼得斯堡去世。

4主要作品

1881年,錫安守望台書社成立,它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散發小冊子、宣傳頁和研修論文和聖經。所有材料的印刷和裝訂都是與當地印刷商通過合同完成,分發工作則交給 「賣聖經的小販」。這個出版社到1884年才獲得合法地位。從這開始,羅素的組織才可以成長。他的聖經研修小組已經有了本地好幾百名居民,遍及新英格蘭, 弗吉尼亞, 俄亥俄等地,每年他們都選他做「牧師」。其它國家的會眾也最終沿習這一慣例。
1881年羅素投入了差不多他總財產和所有捐助的十分之一用來印製和分發《Food for Thinking Christians》。同一年還有《The Tabernacle and its Teachings》和《Tabernacle Shadows of the Better Sacrifices》兩本書出版發行。1886年,由於取得了巨大的反響,羅素計劃出版大篇幅巨著《The Plan of the Ages》(后重命名為《上帝的歷代計劃》The Divine Plan of the Ages)。在準備期間,羅素決定只出版七卷的頭一卷,其餘部分被稱作《千禧年黎明》, 后命名為《聖經的研討》來澄清這些內容並不是小說:
·The Time is at Hand 《時間近了》(1889年)
·Thy Kingdom Come 《王國來臨》(1891年)
·The Day of Vengeance 《復仇之日》,后命名為The Battle of Armageddon《哈米基多頓之戰》 (1897年)
·The At-one-ment Between God and Men 《上帝與人之間的和解》(1899年)
·The New Creation 《新的受造物》(1904年)
羅素還沒有完成第七卷就去世了。1916年羅素逝世以後,一本名為《完美的秘密》(The Finished Mystery)第七卷作為遺稿於1917年出版。按照羅素的計劃,這部第七卷是一個詳細解釋啟示錄的作品, 但是也詮釋了以西結書和所羅門的詩歌(詩篇)。接下來對這部作品的出版和其中的內容爭議不斷。很快就發現,這部書的作者其實是羅素的2位故交Clayton J. Woodworth和George H. Fisher,主編是約瑟夫·富蘭克林·盧瑟福。
1903年報紙開始出版他書寫的佈道文章。這些佈道通過報業辛迪加很快向全世界傳播,最後估計在美國的讀者要達到1200-1500萬。通過辛迪加佈道,和辛迪加報紙聯盟的廣告效應,羅素牧師的形象成為當時世界上最為人熟知的面孔。在很多城市,羅素被扣上異端的帽子,隨之而來的批評家數量也是直線上升。

5逝世,影響和遺產

就在他從美國西部和西南部返回途中,多病纏身的羅素牧師終於在1916年10月31日夜裡去世,他乘坐的火車證經過德克薩斯的潘帕。他逝世的消息成了全球很多報紙的頭版頭條。他被埋葬在賓西法尼亞州匹茲堡市Rosemont聯合公墓。墓地上除了墓碑還有1924年守望台聖經書社的朋友們為他製作的八英尺高的錐形紀念碑。。
1917年1月 約瑟夫·富蘭克林·盧瑟福被選舉為第二任守望台聖經書社社長,儘管在選舉過程中充滿了爭吵。接下來的爭論來自羅素的遺願和遺囑中提到的錫安守望台雜誌未來的內容和走向,還有誰被授權出版新的著作的解釋。接近四分之三的會眾不接受1918年早期盧瑟福在守望台雜誌中越來越多的新增信條數量。對很多聖經研究者來說, 盧瑟福1928年11月否認大金字塔理論和1927年2月關於羅素的角色問題成為事態發展的焦點。但是很多成員都支持他的做法,但是事實上直到1931年才正式啟用了耶和華見證人這個名字,書社的名字也從「Watch Tower」改為「Watchtower」。
當會眾逐漸多起來以後,盧瑟福試著改變守望台書社的組織結構,他把原來各地獨立的會眾中較年長的抽調出來,組成中央長老團,而各地的會眾中的重新產生原來的職位。很多因為守望台書社改變而停止參加聚會的聖經研修者在1929年試圖重新組織起來在羅素牧師曾經長期使用過的「聖經之屋」召開「首屆年度聖經研究大會」。這個大會每年都要舉行,但是取得所有人的認同耗費了大約20年時間。
一些新教徒也借用或者接受羅素的一些觀點如「全球上帝會眾」,「耶和華會眾」,還有眾多的聖經研修分支團體如田園聖經學院, 「普通信徒家庭傳道運動」等。

6神學和教導

通過對聖經的分析研究,羅素牧師和其它的聖經研究者認為基督徒的一些信條和傳統都是十分錯誤的。他們要重建一世紀時候的純凈基督教。這樣的觀點在當時被很多教會領袖和學者看作異端,儘管在後來的10年有些人改變了他們的觀點。羅素模式同意新教徒聖經至上的觀點,認為聖經本身沒有錯誤,但是錯誤的解釋被引入進來。他十分贊同很多19世紀新教教徒,包括基督復臨派教徒關於公元一世紀基督徒大背叛的觀點。他也贊同同時期新教教徒關於基督即將再次來臨的信條和哈米吉多頓。在他的闡述中有很多跟天主教和基督新教不同的地方,主要包括以下部分:
羅素質疑永火地獄的概念。他主張14萬4000義人將在天上復活,而大多數其它人,在死去後進入沉睡等待新世界的來臨。有一個地上的樂園給大多數人居住。
不接受基督教三位一體的概念。羅素相信基督的神性,但是不同於正統教派關於基督的神性作為天賦來自於聖父,並死在十字架上。他還宣揚說,聖靈並不是個體,而是上帝動力的表現。
羅素估算出1874年是基督再臨的日子,直到去世他還認為,人眼無法看到的基督在那個日子已經降臨。他還預言,「異教的日子」將於1914年結束,基督那時將要接管地球。他認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標誌著哈米基多頓的開始;他的觀點是文明社會逐步惡化,多個國家之間和復國的以色列征戰不斷。
他拒絕接受Bishop Usher出版的聖經年代表,而是通過直接的推理比較計算出自亞當開始6000年的人類歷史。根據與預言的翻譯對比,1874年正是語言上的日子根當前公曆對應的基督返回的日子。
羅素利用金字塔往後推算時間。根據一些基督教作家如John Taylor, Charles Piazzi Smyth和Joseph Seiss的觀點,他認為吉薩金字塔是希伯來人建造的(關聯希克索斯王朝),而且是按照我們今天才能理解的上帝的方向。他利用用於的措辭,指出那是「石頭裡的聖經」(「the Bible in stone」)。根據聖經原文如以賽亞書19:19,20等,各種上升和下降的通道秒揮了人最初的墮落, 摩西律法的預言,基督的死, 和天上聖徒的喜悅。這一計算的尺度是金字塔每年一英寸的文字圖案。1874年,1914年,1948年等這些日子據傳說就是從這些遺迹中研究的來的。
羅素是最早宣揚後來被稱為猶太復國主義的傳教士。借用Nelson Barbour的觀點,1879年初他教導說,作為1878年預言的雙重結果,上帝的關懷重新回到猶太人。(雅各-Jesus受寵時期;Jesus-1878年失寵時期)1910年他在紐約著名的競技場劇院主持的會議上,有上千的猶太人參加。Jews and Christians alike were shocked by his teaching that Jews should not convert to Christianity. 羅素認為巴勒斯坦國屬於猶太人,上帝現在讓他們回到自己的國度,他們將是上帝王國在地上的領導機構所在地。早期羅素認為猶太人1910年應該佔領巴勒斯坦他們自己的國度,但是這並沒有發生。在他去世前,他利用猶太人的壓力強調,就是預言的所有猶太人應佔領巴勒斯坦,收回這塊土地的時間。

7批評和論戰

1892年早期,團體內部幾個人對羅素的觀點和管理方式提出批評。1893年 一份文件寫給位於匹茲堡得聖經研究者,作者包括包括Otto van Zech, Elmer Bryan, J.B. Adamson, S.G. Rogers, Paul Koetitz等。這個文件里寫道,羅素是一個獨裁者,精明的商人,通過出版《千禧年黎明》聚斂錢財,在收入上作假,還用一個女性假名出版了上千份此書。羅素所著叫做《A Conspiracy Exposed and Harvest Siftings》的特別冊子於1894年4月由錫安的守望台雜誌出版發行用來向所有聖經研究者澄清此事。羅素出版了這些人來往的書信,以證明他們所說為捏造事實,只是魔鬼撒旦通過他們來干擾傳福音的工作。
1897年羅素的妻子馬利亞·羅素因為錫安守望台雜誌管理權問題離開他。她聲稱,作為他的妻子應當享有對該雜誌平等的管理權,在編寫文章、傳講道理,海外巡查服務上享有平等的特權。1903年她以夫妻感情不合,缺乏溝通,羅素由不檢點行為為由向法院申請提出離婚,但是法院1908年給出判決為可以分居,不支持離婚。 1906年的聽證會上,羅素答應分居並給與贍養費,而法庭刪除了原先在對羅素行為不檢點的指控。羅素夫婦收養的一個小姑娘Rose Ball跟羅素的關係很不錯,她從十幾歲就跟他們一起生活,有人根據這一點推斷羅素有個人的不檢點行為,但是庭審記錄表明,當律師問馬利亞·羅素她是否認為她的丈夫有通姦行為時,她的回答是:不是。另外,在1897年,基督徒長老組成的委員會聆訊馬利亞關於對羅素的指控時,並未提到這些事情,馬利亞完全是出於想儘快結案捏造的事實。事實上此案根本沒有共同被告。
1913年間,有一個叫做John Jacob (J.J.) Ross的人,他是加拿大安大略漢密爾頓的一個官員。發表了一篇有趣的演說,名為《關於自詡為」牧師「的查爾斯·T·羅素的一些事實》。之後羅素以誹謗罪將他告上法庭。Ross試圖在庭審證明羅素並沒有之前聲稱的具有希臘語知識,在他的反覆詢問下羅素收回這一聲明,之後他還證明羅素沒有得到正是頒布的,牧師資格,儘管他說過自己具有牧師資格。應對Ross指責,羅素回答說他從來就沒有說自己具有希臘語知識,只不過認識希臘字母。由於這一指控與本案無關,這本書最終被禁止發行。另外,他相信他的任命根據聖經的模式來自上帝,不需要任何教派認可,而且本人得到全世界每年超過1200次會議的選舉認可。
最近,羅素還背人指為與共濟會成員有密切聯繫。批評家不但試圖把他和共濟會的一些儀式聯繫起來,還試圖展示這些神秘的習慣。他最後編纂的聖經的研討系列刊物封面被指出使用了有翅膀的太陽圓盤是共濟會的典型標誌。 在他的著作中, 羅素指出共濟會成員, Knights of Pythias, 通靈術和其它類似團體並不是基督教。他也否認有關於共濟會的直接知識,認為這些東西都是「及其邪惡」。他所使用的標誌來自於聖經瑪拉基書4:2的描述,表示基督的千年統治開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