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查理·衛斯理(Charles Wesley,1707年12月18日-1788年3月29日)是18世紀英國循道運動的領袖之一,約翰·衛斯理的弟弟。查理·衛斯理主要以創作大量聖詩著稱。

1衛斯理的家族淵源

查理·衛斯理

  查理·衛斯理

查理·衛斯理的祖先巴多羅繆·密斯理(Bartholomew Wesley)曾任聖公會牧師,原是一個騎士的兒子,他的妻子與他門當戶對,也是一個騎士的女兒。在清教徒得勢的年代,英國的查理士王子(Prince Charles)——後來登基為查理士二世——在逃亡到法國之前,曾有一晚秘密投宿在巴多羅繆家裡。那時有一個鐵匠向那一教區的主任牧師告密,適逢主任牧師在禱告,而且不停息地禱告,直至查理士王子脫險,逃逸到法國。
查理·衛斯理的祖父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與查理的哥哥約翰·衛斯理同名不同人——在牛津大學攻讀東方文學。他曾因講道惹上官司,坐監好幾次,以致飲恨而死。
老約翰·衛斯理(Matthew Wesley),是倫敦一位很富有的外科醫生;另一兒子塞繆爾·衛斯理(SamuelWesley),亦即本書主角查理·衛斯理的父親。
塞繆爾·衛斯理從先祖遺傳了兩樣愛爾蘭人的特性:抒寫押韻的詩和喜歡與人爭辯。查理·衛斯理就有乃父的寫詩的天賦。
一六二二年,英國執行統一法案(Act of Uniformity),強迫每個牧師要向會眾公開表示,他同意英國國教公禱文(CommonPrayer)中所寫的一切;法案規定每個牧師必須英國的國教按立,結果約有二千位牧師拒絕服從統一法案而被革職,內中就有老約翰——查理·衛斯理的祖父。
老約翰被革除牧職之後四個月,塞繆爾·斯理生了下來,塞繆爾一直在異見者(Dissenters)
——或稱獨立教派——的資助學校受教育。塞繆爾十八歲時,父親老約翰逝世。
當獨立教派委派塞繆爾·衛斯理撰文攻擊聖公會——英國國教——由於他深入研究聖公會的教義,加上他在獨立教派的一些不愉快經驗,導致塞繆爾竟認同聖公會。在一個早晨,他向母親不告而別,前往牛津大學,在大學半工半讀,直至修畢學業,才在聖公會擔任牧師。
一六九七年,塞繆爾·衛斯理被聖公會委派到林肯郡(Lincolnshire)的厄普卧(Epworth)地區任牧師。
厄普卧這個偏僻地區的區民,對於聖公會委派的牧師毫不友善,他們最反感的,是塞繆爾·衛斯理是傾向保守黨的。特別是塞繆爾·衛斯理的性格直率,說話不給人留情面,引起了當地居民對他的普遍敵視。
當地的居民向來仇視保守黨,塞繆爾·衛斯理的親保守黨的談吐言論,惹來了一連串的災禍:他的牲畜被殘害;他的五穀被焚毀;後來他的房子被人縱火焚燒。據說所有的破壞都是出自同一批人。
塞繆爾·衛斯理除了為人不夠圓滑外,脾氣又很暴躁;但是上述造些缺點,掩蓋不了他的優點和長處。作為一個牧師,他忠心職守,不時探望信徒,規勸灰心者,告誡犯錯者。他就是這樣不屈不撓地、毫不鬆懈地服事和牧養那一地方的群羊。
塞繆爾·衛斯理喜歡寫詩。他的詩略嫌太長;他又不像他的兒子們——成為絕代的偉大詩人
——肯花時重寫,肯對每一個字進行修飾和斟酌。但他寫詩的毅力卻是令人敬佩的,直至他老年時,身體癱瘓了,一雙手麻痹了,他仍以譜寫詩歌為樂。
塞繆爾一生中最大的建樹,就是娶了蘇撒拿·安尼斯理(SusannaAnnesley)為妻。蘇撒拿是這麼能幹、賢淑;透過她的優良家教,才教導出查理·衛斯理這樣一個偉大的詩人來。
說真的,約翰·衛斯理和查理·衛斯理能成為歷史上的偉大的人物,應歸因於他們兄弟有一位偉大的母親。

2童年的學習生活

查理·衛斯理是塞繆爾·衛斯理和蘇撒拿的第十八個孩子。
根據懷赫德醫生(Dr.Whitehead)透露、查理·衛斯理是早產生下來的。查理·衛斯理一生下來。就被人用羊毛衣服包裹起來保暖,他既不會睜開眼睛,也不會哭,他的生命就是這樣戰戰兢兢地被延續和被保存下來。由於他先天不足、底子很薄,一生孱弱多病。
查理·衛斯理是於一七○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出生,當時蘇撒拿已經三十九歲,由於她養育了太多兒女,家庭經濟桔據,生活擔子把蘇撒拿壓得喘不過氣來。
一七○九年二月九日,塞繆爾·衛斯理的住宅突然失火;起火的原因很可疑,約翰·衛斯理述及這場火災時,強調說很明顯地有人在縱火。那場火蔓延得很快,有一個護士,奮不顧身地抱出只有一歲大的查理·衛斯理。六歲大的約翰·衛斯理,則被人從窗口救出來。
查理·衛斯理和他的姊妹們從小就在家裡受到母親蘇撒拿嚴格的教導。
蘇撒拿對每一個孩子都很嚴厲,對查理也不例外,若查理犯了過錯,蘇撒拿不惜用鞭打來懲罰他。蘇撒拿特別在順服的事上,要求得特別嚴格,她訓練孩子們從小就要懂得順服長輩。
她又訓練他們從小自己管理自己的生活,不貪食懶作,學習作一個自立的人,她除了定時給孩子們三餐外,不許他們在其間吃零食。
蘇撒拿又要求孩子們在任何事上要誠實。在查理還不會說話的時候,蘇撒拿就教他用手勢來表示對神的感謝;在查理懂得說話的時候,她又教他用主禱文來禱告。查理·衛斯理遵照母親的囑咐,每天背誦主禱文兩次,起床時一次,臨睡前一次。
在這樣一個孩子眾多的家庭里,查理小時在物質方面是被忽略的,他從來沒有穿過一件比較象樣的、整齊的衣服。
查理·衛斯理是從五歲起,才開始由他母親教他識字的。開始學習的第一天,母親蘇撒拿從早上到晚上,寸步不離地陪伴著他,很細心地教他認英文字母。在第一天,查理就展露了他非凡的才華和超人的聰明,一天之內就用字母拼出了許多英文字。到了第二天,查理竟能用英文字母,拼讀聖經第一卷創世紀第一章第一節『起初神創造天地』。在讀熟了第一節之後,他又拼讀第二節『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查理的記憶力和智能是這麼突出,連他母親蘇撒拿也驚訝不已。——
到了查理八歲的時候,他父親把他送到倫敦的威斯敏斯特學校(WestminsterSchool)就讀,該校校長是查理的大哥塞繆爾(Samuel,與父親同名),這樣塞繆爾可以對查理善加照顧。查理已往從未和大哥一起住過,兩人在倫敦相處了一段日子之後,建立了深厚的手足之情。塞繆爾是聖公會的牧師,他的嚴謹的、有紀律的生活成為查理良好的榜樣。查理·衛斯理又受到他大哥塞繆爾的影響,對詩歌特別喜愛,後來他真的往這方面發展,成為絕代的詩人。這時候,查理·衛斯理的另一個哥哥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則在倫敦的查特學校(Charterhouse School)求學。
查理·衛斯理在威斯敏斯特學校讀了五年書之後,在考試中成績優異,榮獲『御前學者』(king Scholar)的名銜。從而他的學費獲得基金會的資助。查理除了在學習上有了飛躍的進步,在同學中也備受敬重,在這個擁有四百名學生的學校,他被推選為學生的總隊長(Captain),成為校長和學生們溝通的居間人士。這項榮譽的職位,給他機會從小就鍛煉他領袖的才能。
一七二六年,查理·衛斯理因在威斯敏斯特學校成績卓越,得到每年一百英鎊的獎學金,並被保送到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的基督教會學院(Christ Church College)讀書。查理的曾祖父、祖父、父親,和兩個兄弟都是該學院的校友,整個家族和基督教會學院實有悠久的歷史淵源。
查理在威斯敏斯特學校時受到了大哥嚴格的約束,如今在牛津大學突然有一百英鎊的年收入,生活開始放鬆。當年一百英鎊是一個龐大的數目,這筆錢一直維持到他結婚的日子。那時候他另一哥哥約翰·衛斯理正在隔鄰的林肯學院(Lincoln College)當院士(Fellow),約翰就想在靈性上多幫助弟弟查理。但是查理卻認為約翰是在干預他的自由,大聲嚷道:「莫非你要我立刻搖身一變,成為一個聖人?」
一七二八年,約翰·衛斯理在父親負責的厄普卧(Fpworth)教區協助父親料理教會事務,間中也回到牛津大學探望弟弟查理。奇怪得很,查理對於生命的切身問題的態度開始嚴肅起來,願意虛心聆聽約翰的開導。查理把自己的轉變歸因於某些人的代禱;他甚至推斷代禱者是他的母親蘇撒拿。
約翰·衛斯理出乎愛心的話語深深地在查理的心裡運行作工,查理於是向哥哥約翰坦白,在這些放浪形骸的年間,他迷戀一位女伶,如今他停止向女伶獻殷勤,結束了這段不成熟的愛情。
查理在神面前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尋求,主在他心中作工,他的生活行為有了明顯的改變;他開始說服兩三個同學,每主日去領聖餐,他們並遵守學校所規定的校規和學習方法。
查理雖然在生活上有見證。但大學里的同學多年來早已不再墨守成規,於是把查理視為嘲笑的對象,稱呼循規蹈矩的查理和他的朋友為循道友(Methodists)。一個循道友,就是一個以聖經的話語來規範自己的人。

3成立了聖潔會

一九二八年底約翰·衛斯理回到故鄉厄普臣,在魯特(Wroot)教區擔任副牧師,查理仍留在牛津讀書,一種屬靈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就從查理心中油然而生。
查理·衛斯理在牛津大事,找到了一些有心追求的人,成立了聖潔會(TheHoly Club)。根據懷特腓(GeorgeWhitefield)的說法,創會者包括查理·衛斯理、羅伯特·柯克漢(Robert KI。Kirkham)和威廉·摩根(William Morgan)。
查理等人成立了聖潔會之後,仍然希望約翰從魯特教區回來帶領聖潔會,查理不時向約翰傾訴他的屬靈情況。一七二九年一月,查理寫給約翰的信這麼說:
「當你不在這裡幫助我和輔導我時,我更應該凡事小心翼翼。實在是神在扶持我,我深信我會堅守在這崗位,直至我們相會的一天。你是神用來幫助我的最合適的器皿。我深信神既然在我裡面動工,他將繼續地保守我,直至作成他的工作。」
聖潔會的成員除了每周守聖餐外,又互相幫助,殷勤讀書。
一九二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林肯學院院長摩利博士(Dr.Morley)發信通知約翰·衛斯理,說他身為林肯學院的實習院士(JuniorFellow)和班長(ClassModerator),必須常駐學院。約翰·衛斯理不敢怠慢,於一九二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從魯特教區趕回牛津大學報到。
約翰回到牛津大學,與查理重逢,快樂之情,不在話下。查理在主面前,寧願隱藏自己的能幹和才華,謙卑自己;查理自願地服在約翰的權柄之下,讓約翰擔任聖潔會的領袖。
在約翰·衛斯理的帶領下,聖潔會的工作如火如荼地展開了。聖潔會的成員每天上午六時至九時集合在一起禱告,又勤讀聖經,每個人都對自己嚴加審查和反省,此外,每星期有兩天的禁食禱告。
當其它人嘲笑和戲弄聖潔會的成員時,聖潔會的成員表現得非常平靜,臉上總是露出喜樂和平安。他們又到監獄里探訪犯人,他們那種忘我的獻身精神和俯就卑微的服事態度,在那時代是罕見的。
在那時候,懷特腓(George Whitefield)正在牛津大學半工半讀,聽到聖潔會的成員所作的美好見證,很渴望認識這些聖潔會的弟兄們。懷特腓沒有料到,查理·衛斯理竟然主動地邀請他共進早餐。懷特腓述及這件事:「我很感恩地抓住這個機會。這件事實在是神的祝福,在我一生之中,這是最有益的一次會晤。」查理·衛斯理接著把懷特腓介紹給他哥哥約翰·衛斯理和其它聖潔會的成員。
懷特腓效法其它聖潔會的成員,到監獄里去為犯人禱告;至於衛斯理兄弟兩人,則抓住每個機會,向監獄的犯人傳福音」
懷特腓後來成為神大用的器皿,是循道宗三大屬靈領袖之一(其它二人為約翰·衛斯理和查理·衛斯理)。有關懷特腓生平,可閱讀《懷特腓小傳》。
下一篇[天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