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柳下惠(亦稱柳下季),姓展,名獲,字子禽。春秋時人,稍早於孔子。

  詞典解釋「坐懷不亂」:柳下惠將受凍的女子裹於懷中,沒有發生非禮行為。形容男子在兩性關係方面作風正派。典出《詩經·小雅·巷伯》毛亨傳:「子何不若柳下惠然,嫗不逮門之女,國人不稱其亂。」

  究竟如何坐懷,如何不亂,史料的演變很有趣:

  《荀子。大略》載:

  子夏貧,衣若縣鶉。人曰:「子何不仕?」曰:「諸侯之驕我者,吾不為臣;大夫之驕我者,吾不復見。柳下惠與後門者同衣而不見疑,非一日之聞也。」

  唐楊倞註:「柳下惠,魯賢人公子展之後,名獲字禽,居於柳下,謚惠,季其伯仲也。後門者,君子守後門至賤者。子夏言昔柳下惠衣之弊,惡與後門者同,時人尚無疑怪者,言安於貧賤,渾跡而人不知也。非一日之聞,言聞之久矣。」楊之注根本不涉女色,荀文原意也和後世所謂的坐懷不亂無關。

  成於西漢初年的《毛詩故訓傳·巷伯》云:

  昔者,顏叔子獨處於室,鄰之釐婦又獨處於室。夜,暴風雨至而室壞,婦人趨而至,顏叔子納之而使執燭。放乎旦而蒸盡,縮屋而繼之。自以為辟嫌之不審矣。若其審者,宜若魯人然。魯人有男子獨處於室,鄰之釐婦又獨處於室。夜,暴風雨至而室壊,婦人趨而托之。男子閉戶而不納。婦人自牖與之言曰:「子何為不納我乎?」男子曰:「吾聞之也,男女不六十不間居。今子幼,吾亦幼,不可以納子。」婦人曰:「子何不若栁下恵然,嫗不逮門之女,國人不稱其亂。」男子曰:「栁下恵固可,吾固不可。吾將以吾不可,學栁下恵之可。」孔子曰:「欲學栁下恵者,未有似於是也。」

  這裡具有了坐懷不亂故事的雛形,可是,這個時候和柳下惠所處的年代已經相去數百年。

  直到元時的胡炳文(1250—1333),在《純正蒙求》卷上才有成型的故事:

  「魯柳下惠,姓展名禽,遠行夜宿都門外。時大寒,忽有女子來托宿,下惠恐其凍死,乃坐之於懷,以衣覆之,至曉不為亂。」

  元末明初的陶宗儀《南村輟耕錄·卷四·不亂附妄》則記述為:

  「柳下惠夜宿郭門,有女子來同宿,恐其凍死,坐之於懷,至曉不亂。」

  元明去春秋時期,已經有一千六七百年,柳下惠的坐懷不亂故事才完全成型,能不讓人奇怪么?

  因此,這故事的真實性不能不令人懷疑。

  首先,事情的本身有太多的疑點。

  我們縱使不從柳老先生的生理角度來理解,換個角度想一想:假使真有其事,又是誰傳出來的?只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那女子說的。但是,可能嗎?一個女子能夠大大方方躺在一個陌生男人懷裡過上一夜,然後還惟恐天下不亂地大事宣揚?

  另一種可能是,柳下惠自己說的。如果真的如此,這個柳老夫子也就夠無恥的了。這不是要壞別人的名節嗎?

  其次,假如柳下惠真有坐懷不亂的事,為什麼在發生之初,世界上沒見傳播,直到漢朝才有人知道一點點,元明時人才完全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呢?

  是元明時期出土了大量文物,才讓胡炳文、陶宗儀得窺故事全豹么?明顯不是。縱使有文物出現,也展現不了坐懷不亂這樣極富戲劇性的情節。只有一個解釋:胡炳文、陶宗儀等人在撒謊!

  大家知道,宋明時期,是中國理學盛行的時期,號召「存天理,滅人慾」,推崇男女授受不親,鼓吹「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為了給這種理論樹立典型,找當時人不可能,誰不了解誰啊?於是,就只好乞靈於古代,而讓這神經病一般的行為附麗到誰身上好?春秋時的柳下惠是合適人選。一、年代久遠,誰也無法考證。二、他曾經為儒家的大成至聖先師極力推崇。他擔任過魯國大夫,以禮治邦,以信修身。又任魯國士師,掌管刑獄,執法以平,治國以德。孔子高度評價他「言中倫、行中慮」,孟子則稱讚他是「聖之和者」,把他與伯夷、伊尹、孔子相提並論,後世尊之為「和聖」。聖人推崇的人物,就是發生了這樣不合常情的事,大家容易接受。

上一篇[國腳]    下一篇 [無硫天然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