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柳慶,字更興,生於北魏孝明帝熙平元年(516年),卒於北周武帝天和元年(566年)。北魏解(今山西永濟)人。天性抗直,無所迴避,為當時少有的直臣。

1人物生平

走上仕途
孝武帝

  孝武帝

北魏孝武帝元修為大丞相高歡所逼,被迫由洛陽遷都長安,投靠執掌重兵的宇文泰。便命柳慶為散騎侍郎,騎馬入關傳報。柳慶到高平見到宇文泰,共論時事,宇文泰即準備迎駕,要柳慶先返回復命,孝武帝對遷都長安有所疑慮,便屏退左右對柳慶說:「高歡已屯兵河北,關中兵未至,朕欲往荊州,卿意如何?」柳慶則答道:「荊州地非要害,眾又寡弱,外迫梁寇,內拒歡黨,斯乃危亡是懼,寧足以固鴻基?」他勸孝武帝還是遷都長安。
孝武帝人關后,柳慶任相府東閤祭酒,戶曹參軍,西魏文帝大統八年(542年)升為大行台郎中,領北華州長史,大統十年任尚書都兵。
廣陵王元欽的外甥孟某,經常逞凶作歹,經人告發,被柳慶囚捕。元欽派人申辯孟某無罪,孟某身陷囹圄竟有恃無恐,還威脅柳慶。柳慶便召集群僚,公布孟某罪狀並將其笞殺。大統十三年(547年),柳慶被封為清河縣男爵,兼計部尚書右丞。
原文
後周柳慶,初仕後魏,為雍州別駕①。有賈人持金二十斤,詣②京師交易,寄人居止。每欲出行,常自執管鑰。無何,緘閉不異而並失之。謂主人所竊。郡縣訊問,主人遂自誣③服。慶聞而疑之,乃召問賈人曰:「卿鑰常置何處?」對曰:「恆自帶之。」慶曰:「頗與人同宿乎?」對曰:「無。」曰:「與人同飲乎?」曰:「向者④曾與一沙門⑤再度酣宴,醉而晝寢。」慶曰:「主人特⑥以痛自誣,非盜也。彼沙門乃真盜耳。」即遣吏逮捕沙門,乃懷金逃匿。后捕得,盡獲所失之金。
(——選自宋·鄭克《折獄龜鑒》)
譯文
後周有一個人名叫柳慶,起初在後魏做官,充任雍州別駕。有名商人帶了二十斤黃金到京城做買賣,寄住在一家客棧中。商人每次出門總是隨身攜帶寶箱的鑰匙。不知道為什麼,房間緊閉如常金錢卻全部消失。他認為是客棧老闆所偷。官府詢問他,客棧老闆禁不住嚴刑拷問就無辜負罪。柳慶聽到這個消息后卻表示懷疑,詢問商人平日鑰匙放置何處,商人答:「經常自己帶著。」又問:「你可曾同別人一同住宿過嗎?」答:「不曾。」「曾與人一起喝酒嗎?」答:「前一陣曾與一位僧人痛飲過兩次,醉得大白天就睡著了。」柳慶說:「房主人只是因為刑訊痛苦才被迫認罪的,那個僧人才是真正的小偷。」於是立即派人追捕。出家人在偷得黃金后雖然立即逃逸,但是仍被柳慶捕獲,尋回所丟失的黃金。
故事一
北周的柳慶,起初在後魏做官,任雍州別駕。
廣陵王元欣,是魏皇室的親族。他的外甥孟氏,屢次橫行不法。有人告發孟氏盜牛。柳慶將其逮捕審訊,確認情況屬實,立即下令把他監禁起來。
姓孟的完全沒有一點害怕的神色,他竟然對柳慶說:「今天你如果給我帶上了鐐銬,以後你又該用什麼(方法)放掉我呢?」元欣也派人辯解孟氏無罪。孟氏因此更加驕橫。柳慶就隆重召集僚屬吏員,公開宣布孟氏倚仗權貴虐害百姓的罪狀。說完,就命令用笞刑將孟氏打死。
從此以後,皇親貴族收斂氣焰,不敢再侵害百姓。

故事二

有個商人,攜帶二十斤金錢到京城做買賣。借人房屋居住。每次要外出,常常自己拿著房間的鑰匙。沒有多久,房間緊閉如常而金錢卻全部丟失了。商人以為是房主人偷的,郡縣官府對房主人進行拷訊審問,房主人只好被迫認罪。
柳慶聽說后,覺得可疑,便找來了商人,問他說:「你的房間鑰匙經常放在什麼地方?」
商人回答說:「經常自己帶著。」
柳慶問:「你可曾與別人一同住宿過嗎?」
回答說:「沒有。」又問:「與別人一同喝過酒嗎?」
回答說:「前一陣曾與一個僧人痛飲過兩次,醉得大白天就睡著了。」
柳慶說:「房主人只是因為刑訊痛苦才被迫認罪的,並不是盜竊犯,那個僧人才是真正的盜竊犯。」
當即派遣差吏前往逮捕僧人,結果僧人已經攜金潛逃。後來捕獲歸案,全部查獲了商人所失之金。
上一篇[李相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